新聞 > 人物 > 正文

從酒窩女星到傳銷頭子:張庭的微商帝國坍塌史

2018年,林瑞陽與一位陌生女子十指相扣的照片上了熱搜。網友喊話張庭打小三,可張庭澄清:「現場都是我的姐妹們,我的家人。」

張庭、林瑞陽夫婦的TST有118萬員工,每到公司年會、節日和兩人生日,無數代理商就從全國各地趕來「朝聖」,員工們圍著林瑞陽喊「大哥」,甚至還有人喊「林爸爸」。

2020年臘八節,一則林瑞陽施粥的視頻引起熱議。視頻中,一個女孩單膝跪地祝福林瑞陽健康平安,然後雙手捧過他盛來的粥。

另一個女孩則伸出手腕,秀出自己20萬的表,說:「感謝大哥帶我賺錢。」

1970年,張庭出生在台灣彰化縣一個貧困家庭,家裡有五個孩子,張庭排行老三。

張庭爸媽是台灣南部人,南部經濟落後,常被人看不起,夫妻倆決定到台北打拼。但他們沒有本事,幾番折騰都失敗了,最後當起了流動商販,沿街串巷叫賣小吃。

有時爸媽叫賣到深夜,幾個孩子跟著他們,累了就睡在馬路邊。路過的行人誤以為是乞丐,時常朝他們扔錢。

後來家裡有了固定商鋪,懂事的張庭就在店裡幫忙,每天都要跟姐妹不停刷碗。

張庭最羨慕的就是其他夥伴可以玩洋娃娃,但自己的玩具只有碗和盤子。每逢過年,姐妹們為了穿新衣,就會互相調換著穿衣裳,苦中作樂。

張庭人小鬼大,在幾個姐妹中腦子最靈活,每次碰到難搞的客人,她總能三言兩語把對方哄得很開心,爸爸媽媽最喜歡她。

她體質弱,動不動就流鼻血,洗衣服稍微用點力都會頭暈,爸媽後來就什麼都不讓她幹了,還會單獨給她買葡萄吃。晚上其他四個姐妹睡在一起,張庭跟著爸爸媽媽睡一起。

家裡經濟拮据,張庭初中畢業就不想讀了。因為她想早點賺錢養家,去了親戚開的美容店當學徒。她最大的夢想是賺錢買一間大房子,讓家裡的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房間。

跟張庭一樣,林瑞陽小時候家庭同樣不富裕。林父經營一家雜貨店,早年是個勞工,給人搬運啤酒和煤氣罐。

林父為人憨厚,是個老好人,身邊朋友有什麼困難他都會幫助。後來他給人做擔保,結果沒想到朋友借了錢就跑了,自己卻被貸款公司追著要錢。

林瑞陽被迫放棄學業,高中服完兵役就工作了。但因沒有一技之長,他只能去賣苦力,到碼頭當搬運工,一次可以扛4箱啤酒。他還去船上刮鐵鏽,每次回家鼻子裡都灌滿鏽屑。

他身子瘦弱,有次搬著重物跟人撞到一起,對方把他一頓痛罵,還被老闆剋扣了工錢。從那時起,林瑞陽就下決心一定要出人頭地,要賺大錢。

偶然一次機會,林瑞陽靠著自己的清秀外貌進入廣告公司,拍起了平面廣告。1987年,林瑞陽的朋友推薦他去演戲劇,由此進入娛樂圈。

林瑞陽沒有表演經驗,時間一久就沒人找他拍戲了,但他能吃苦,退到幕後邊學邊干。

他在幕後幹了兩年,從場記做到了楊德昌的助導。後來在楊導的幫助下還當起了導演,拍了不少褲襪廣告和MV,反響不錯。

有了底氣,林瑞陽再次進軍演藝圈,成功簽約台視。憑藉著清秀的外表,林瑞陽被瓊瑤賞識。

1996年,由林瑞陽、陳德容主演的瓊瑤劇《一簾幽夢》引發收視狂潮。林瑞陽在其中飾演楚濂一角,表演賣力、動作誇張,如今看來「用力過猛」的一套,在當時卻是情感飽滿的體現。

憑藉這個角色,林瑞陽蟬聯台灣電視最受歡迎男演員,成了風靡一時的「台灣第一小生」。

他後來得意地說:「當你不是第一男主角時,你必須以較為誇大的方式引起注意,並且要維持一貫的風格,讓觀眾感受到你的存在,牢記住你。」

林瑞陽火得一塌糊塗時,張庭也紅了。

她先是被星探發掘拍了飄柔洗髮水廣告,後又搭檔王傑拍攝《王子不教誰之過》,出演嬌憨可愛的小太妹,成功打響了名氣。

1991年,21歲的張庭在鄭少秋趙雅芝主演的《戲說乾隆》中,飾演了「小魚兒」一角,人設古靈精怪,十分討喜,觀眾都記住了這個帶兩個酒窩的小姑娘。後來她又拍《黃飛鴻與十三姨》,人氣飆升,成了寶島一線女星。

1989年,29歲的林瑞陽跟瓊瑤劇女主,「影壇學生情人」曾哲貞成親,兩人因戲生情,生下了一對兒女。結婚後,曾哲貞就退出娛樂圈,全心相夫教子。

台灣觀眾原來非常看好這對金童玉女,但林瑞陽花邊新聞太多,1996年拍《一簾幽夢》還跟蕭薔鬧出緋聞。人傳兩人已協議離婚,曾哲貞被拍到送急診,輿論造謠說:曾哲貞不堪婚變自殺。

曾哲貞是非常傳統的女性,她不僅對蕭薔道歉,還多次維護丈夫形象。

直到1998年,媒體拍到林瑞陽、張庭在北京牽手,張庭成了人人指責的「小三」。曾哲貞才發表聲明:「我們因個性不合而分手,瑞陽是個負責任的爸爸,他給我和孩子一個可以擋風遮雨的家,每個月固定的生活費,夠了,我不會多要一分錢。」

林瑞陽因緋聞收視率受影響,她還替林瑞陽開脫:「他是負責的好丈夫,收視不好由他承擔,太不公平。」

林瑞陽的經紀人看不下去了,他替曾哲貞出頭,罵張庭是勾引唐三藏的「蜘蛛精」,心術不正。

張庭被迫召開新聞發布會。發布會上,張庭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訴:

「我決定要告夏玉順誹謗,我只想好好工作,為何紛擾總是不斷,為什麼要欺負我,你們看不到我這麼努力嗎?」她全程泣不成聲,情緒失控,最後哭到暈厥。

這件事就此不了了之,林瑞陽和曾哲貞的婚姻也名存實亡。

同張庭的緋聞讓林瑞陽事業大受打擊,他主演的劇收視率越累越差,「寶島小生」的位置逐漸被馬景濤取代。

後來林瑞陽索性退出演藝圈,開始了經商之路。

林瑞陽跟很多藝人不一樣,他喜歡讀書,尤其是商業書,最喜歡讀稻盛和夫寫的《心法》《活法》和《干法》。

在稻盛和夫的影響下,林瑞陽敏銳地判斷出房地產業要大火,上海浦東是一次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他取出所有的錢,在上海成立了一家房地產公司。

後來幾年,房地產業迅猛發展,林瑞陽的投資成功翻了數倍。綜藝節目上,主持人對他的介紹是身價330億的房地產老闆。

另一方面,林瑞陽和張庭自傳出緋聞後就很少在公開場合發生聯繫,但實際上兩人一直交往甚密,還在商業上緊密綁定。

21世紀初,網際網路行業高速發展。張庭瞅準時機,投入近千元的拍戲積蓄,開設了全宇通網絡公司。林瑞陽是第一大股東,張庭是第二股東。

公司開創的第一個網站就是成人情色網站。

外界議論紛紛,但張庭不管:「現在上網人口60%都上成人網站,要打響名號賺錢,成人網站就是指標。」為了這個網站,張庭推掉了兩、三部戲,她說:「這可是我另一個春天呢!」

有記者問她:「明星人物經營成人情色網站是否有失風雅?」張庭說:「又不是我脫……情色本來就是很美很浪漫的一個氛圍……我覺得只要不是色情的東西,我都可以接受。」

她還說:「但是投資成敗都在這一戰,比我自己上去脫衣服還緊張呢!」

後來因為拍戲無法顧及網站經營,張庭就把網站轉給了別人。

林瑞陽在房地產和網際網路賺了錢,開始轉戰股市。張庭事業受到流言波及,也轉戰大陸拍電視劇。她先後拍了《絕色雙嬌》《穿越時空的愛戀》,成了古裝女星。

《穿越時空的愛戀》號稱大陸穿越劇鼻祖,憑藉古靈精怪的「小玩子」一角,張庭再次迎來事業高峰。她還由此結交了演員徐崢,日後跟徐崢老婆陶虹成了好閨蜜。

張庭拍戲,林瑞陽偶爾會去探班,對張庭噓寒問暖,還當眾給她捏腳,只是兩人關係一直沒有公開。

2005年,在綜藝《家庭演播室》上,林瑞陽稱單膝跪地向張庭求婚,張庭拒絕了他。

這是林瑞陽第8次求婚,他甚至還說出了「(年齡越大)男人越來越增值,女人越來越貶值」這樣的話,但礙於對方「不明確」的已婚身份,張庭始終沒有答應。

2005年7月8日,45歲的林瑞陽終於和曾哲貞宣布離婚,一雙兒女跟了女方。張庭35歲,接受了林瑞陽的求婚。兩人住進了黃浦江畔一處500平的豪宅,房屋所有權狀上只有張庭一個人的名字。

林瑞陽稱他是為了張庭才退圈經商:「我要告訴她,我很愛你,但做演員會漂浮不定,不適合一個家庭的結合。」

婚後,林瑞陽早上幫張庭燉燕窩,還在裡面寫一張紙條,上面寫「我愛你」或者很多甜言蜜語。張庭在家從來腳不沾地,上廁所都是林瑞陽背;吃飯的時候筷子從來沒有超過碗的距離,都是林瑞陽給她夾菜。

張庭在節目上一臉自豪:「他像我父親一樣,我是女兒命。」

張庭不想結婚,不想生小孩,林瑞陽給她做思想工作做了三年。他說:「你看,我大你這麼多,男人壽命本來就比女人短。哪天我要是先走了呢?我們一定要有一個孩子,讓他陪伴著你。」

張庭覺得這個男人太愛自己了,非常感動。

2009年,張庭39歲生下大女兒。為了要孩子,她做了9次試管,三年打了1000多針催產針,受盡了罪。三年後又生了一個兒子。

2012年起,國內微商事業蓬勃興起,林瑞陽敏感地嗅到了商機,投入到微商大軍中來。

彼時張庭剛生完二胎,不久就恢復如初。張庭常年保持得當,年過四十但看起來只有二三十歲,林瑞陽對張庭的臉打起了主意。

他設立了上海達爾威公司,以「活酵母」為噱頭,創辦化妝品品牌TST,意為「Ting’s Secret」(張庭的秘密)。張庭聽從老公建議,打著生物、化工的名號,兜售自己的「不老秘訣」。為了神化TST,林瑞陽甚至還想出了一個堪比瓊瑤劇的故事:

20多年前,林瑞陽想要留住張庭的美貌,遠赴法國提取酵母菌,帶回了「活酵母」,由此「解開了擠奶工宛若孩童般肌膚、雙手的半個世紀的秘密」。

林瑞陽把「活酵母」應用在化妝品中,張庭正是20年來不間斷使用這款產品,才換來了青春永駐。現在,他們決定「做善事」,把這款產品「分享給更多愛美女性」,於是兩人成立了TST庭秘密。

張庭介紹活酵母說:「臉部激活它會發酵,會吃掉你臉上的死角皮質,激發細胞增長。」

創業之初,兩口子依靠自己多年積累的娛樂圈人脈,先是邀請各路明星為自家化妝品宣傳,後又邀請大牌明星給TST代言。從林志玲羅志祥、汪東城到辰亦儒,都成了TST品牌代言人。在明星們轉發微博之後,他們截圖保存,作為明星為TST站台的證據。

2014年,張庭出演《武媚娘傳奇》中韋貴妃一角,這是她在螢幕上的最後一部劇。張庭也在這部劇中,邀請同劇組的演員范冰冰、張馨予為自己的化妝品打廣告。

這些明星安利帖成了TST經久不衰的微商素材,被代理商們用在朋友圈和微信群洗版。

夫妻倆深諳明星效應,他們在全國招募了近1200萬名代理商,其中多是寶媽或者閒暇時間較多的女性。兩人藉助自己的艱辛往事,製造出草根逆襲的神話,然後收割韭菜

在TST眾多合伙人中,小陶虹是張庭最好的閨蜜,持有上海達爾威合計6.6%的股權,品牌宣傳一場不落。2015年《港囧》上映期間,TST還推出了一款「囧膜」,徐崢在浙江衛視上綜藝時,臉上還貼著「囧膜」。

2018年,張庭和徐崢聯手,推出了一款名為「崢玖」的紅酒,徐崢任「品牌享樂大使」,搭著《我不是藥神》做推廣。

《我不是藥神》一上映,朋友圈賣藥的、賣保險的都藉此宣傳,TST品牌代理商們則自豪地說:「而我們——TST不需要蹭熱點,因為徐崢就是我們TST的老闆,我們的『崢酒』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徐崢自己也為紅酒站台:「我不是藥神是酒神。」

TST發展幾年後,當初站台的明星基本都脫離了這個微商品牌,這時張庭自己成了代言人,走「富豪」人設。

張庭曬出自家黃浦江畔宛若城堡的住宅,短視頻中大到有回聲的車庫,還有擺放上百雙鞋子的衣帽間,連浴缸放滿水都需要兩個小時。張庭在視頻中說:「家裡有五個保姆天天伺候,房子大到迷路。」

為了陪伴孩子玩耍,張庭還將房子陽台改造成露天花園。平日裡沒有工作,她就在這二十萬一平方米的地方種菜。

除了炫富,張庭還特意展示自己「小嬌妻」形象。

張庭在節目中透露,自己不喜歡走路,半夜想上廁所會把林瑞陽搖醒,讓他背著自己上廁所。網友也拍到了兩人在泰國遊玩時,林瑞陽背張庭的照片。

在抖音等短視頻平台興起之後,張庭又在抖音上開闢了新陣地。2018年5月,張庭入駐抖音,三年來收穫了3291萬粉絲,發布了2644條抖音,點讚量平均幾十萬。

在抖音,張庭多角度展示自己的豪宅,還跟林瑞陽花樣秀恩愛,網友直呼「辣眼睛」,嘆息昔日「酒窩女星」如今庸俗不堪。對滿頭白髮的林瑞陽,網友更不客氣,直言他用TST化妝品發酵成了「林奶奶」,還有網友毒舌,稱看見林瑞陽那張臉會產生生理不適。

但不論網上兩人風評好壞,TST發展越來越大,8年發展成了國內頭部化妝品品牌。

官網數據顯示,TST主打女性化妝品、護膚品,覆蓋20多個系列。從面霜到美容儀,從活菌面膜到衛生棉,甚至還有嬰幼兒產品,種類多達上百種,價格也從幾十塊到上千塊不等。

林瑞陽夫婦二人,也賺得盆滿缽滿。

僅在2017年,上海達爾威年營收達36億元,淨利潤達11.4億元,淨利率為31.7%。而盛產號稱「女人的茅台」玻尿酸素的華熙生物,當年淨利率也只有27.2%。

2018年,上海達爾威納稅超過12億,獲得了「2018年度納稅最高獎」的榮譽。2019年TST還榮獲了上海市青浦區「百強優秀企業」,同時入選的,還有中通、申通、上海綠地等知名企業。

此外,2018年,中國質量檢驗協會還為TST頒發了「全國質量信得過產品」CAQI證書,這個證書被林瑞陽掛在庭秘密APP上,作為質量保障的見證。

巔峰時期的TST,更像是一個小型名利場。

每年公司年會,張庭都能邀請到很多明星藝人,辦一場小規模演唱會。宴會上,商業名流、合作夥伴都會來跟張庭兩口子套近乎,想要跟他們女兒攀娃娃親。張庭在節目中說:「我在想是不是因為家庭背景不一樣,他們想讓兒子少奮鬥20年。」

2019年,林瑞陽包下「量子號」郵輪,受邀員工達到幾千人,大家齊聲喊出「大哥」,聲音震天。

林瑞陽、張庭和陶虹站在高處,接受員工的頂禮膜拜,場面頗似領導人致辭。

2016年9月,卓偉發微博曝光TST一款面膜致使用戶毀容,並曬出用戶流膿的臉照。

不久TST客服回應:「每個人的膚質不一樣,這是排毒期的正常現象。」卓偉評論說:「美容不成險遭毀容,什麼原因?難道要怪消費者生了一張不爭氣的臉?這真是值得啐一身口水的解釋。」

事情越鬧越大,坊間指責張庭和林瑞陽無良商家,罔顧消費者生命只為圈錢。抵不住輿論壓力,張庭寫了一篇「小作文」回復。在文中,張庭回憶自己創業的艱辛,承諾必定給到客戶「滿意的答覆」,文章最後,又順便將品牌介紹了一番。

這之後,TST化妝品又出現了幾次品牌危機,比如品檢不過關、哄抬價格等。

一位美妝博主揭秘,TST產品成本極低,一款售價298元的活酵母面膜,工廠價只有14元,而生產價只有4元。

而張庭多次在電視節目中安利的活酵母面膜,也被知乎專業人士吐槽:「這就是收智商稅!按照化妝品相關法律規定,任何化妝品里都不得添加活菌。」

網上議論紛紛,可並不影響TST賣貨。

2019年雙十一期間,TST旗下爆款產品「活酵母新生面膜乳」一個小時就賣出60萬瓶。2020年張庭首場抖音直播帶貨,銷售額高達2.5億;到了2021年,銷售額更是達到了一年150億。

甚至在2020年,夫婦倆人毫擲17億買下上海一棟樓作為直播帶貨基地,轉手就送給明道、陶虹一人一層。

8年來,憑藉明星站台、權威認證以及各種榮譽獎章,TST成功收割一批批「信徒」。

截至2021年,上海達爾威擁有118萬員工,而「全球最大的製造廠」富士康,員工也才120萬。

每個月,夫妻倆光工資就要發出3億,年終獎發10個月工資,倉庫里一囤貨就是40、50億。林瑞陽每月還要支出7000萬解決員工問題,他在演講時激動地喊:「118萬人站在我肩頭吃飯!我不敢倒下,我要帶領所有信任我和庭姐的人走向財富,做你們的好大哥!」

2019年,他們鼓勵員工5個月賺20億,並因此上了熱搜。

他對代理們說:「我不想當中生、老生,也不想當房地產大亨,我想當大家的財神爺!」

時間一久,TST的代理模式也受到網友質疑。

按照TST的代理模式,代理商分為不同等級,每個等級都有固定指標和基本工資,獎金提成視賣貨業績而定。

為了漲業績升級,代理商們前期要不斷自己囤貨。林瑞陽還把自己的微信號作為「福利」,兩萬塊貨物就可以加林大哥微信,10萬可以成立公司,公司成立後,想要賺取更多錢,只能不斷發展下屬「騙錢」。最後下線越來越多,後面的人發現貨賣不出去,為了不破產只能繼續發展下線,就這樣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TST一位內部代理稱,她在現場見過汪東城、張信哲、羅志祥等很多明星,明道還被要求親吻業績好的女代理。在活動前,每個「家族長」會發給他們合影券,誰業績高,誰就有機會跟明星合影。而要跟「庭姐」合影,更是需要業績百萬的「董事長級別」代理才有資格。

為了跟明星合影,代理商們削尖腦袋賣貨賺業績,貨沒人買就自己墊錢囤貨,最後都砸在了手裡。

在TST內部,「庭姐」和「林大哥」對員工們以「家人」相稱。TST所有代理商都互稱姐妹,拍照時摟腰貼臉,非常親密。

2018年,一張林瑞陽與陌生女子十指相扣的照片上了熱搜。網友喊話張庭打小三,誰知張庭出面澄清:「現場都是我的姐妹們,我的家人。」

每逢公司年會、重要節日和兩人的生日,無數代理商從全國各地趕來「朝聖」,抽獎、開會、喊口號,現場氣氛像打了雞血。員工們圍著林瑞陽「大哥,大哥」地喊,甚至還有人喊「林爸爸」。

2020年臘八節,林瑞陽施粥的視頻衝上熱搜,視頻中,一個女孩單膝跪地祝福林瑞陽健康平安,然後雙手接過他盛來的粥。另一個女孩則伸出手腕,秀出自己20萬的表,說:「感謝大哥帶我賺錢。」

2021年5月23日,袁隆平院士去世當天,抖音各大帶貨帳號都在默哀。

張庭團隊先是錄製一個默哀袁老的視頻,但幾分鐘後就開始直播賣貨,甚至還拿出來一床大紅色喜被。

網友指責她「不分輕重」「掉進錢眼裡」。張庭受不了網友辱罵,哭訴道:「你們知道我有多努力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工作三百六十五天。我每天早上六點起床,我要看稿子,我要吃飯,我要看病……我每天要忙到10點多才能休息。」

但網友對她的流淚毫無反應,還調侃說:「吃飯也成了努力了?」

2021年11月底,陶虹突然退出上海達爾威公司股東,張庭和陶虹合夥開創的「陶不庭文化傳媒」公司也更名「淘不庭」,網上議論紛紛,猜測張庭夫婦要出事了。

一個月後,TST因涉嫌傳銷,被石家莊市裕華區市場監管局查處,凍結資產6億元。

面對鋪天蓋地的爭議,林瑞陽和張庭先後轉發公司微博,宣稱自己是合法經營,產品也符合標準,庭秘密APP還打出了「歲月如新,美好繼續」的標語。抖音上,兩人秀恩愛、做公益的視頻也還在,但留言多是罵兩人的,網友打出「打擊傳銷,人人有責」。

兩天後,兩人的微博、抖音帳號接連被封禁。《人民日報》也發文批評,呼籲「剜掉網絡傳銷毒瘤」。

林瑞陽、張庭出事後,網友跑到曾哲貞的微博留言:「大仇得報了姐姐」、「你前夫終於東窗事發了」、「不是不報,時間未到」、「蜘蛛精完了」等等。

曾哲貞在1月4日公開發文:「你們的留言我都看到了……媒體的報導不代表我的立場,而你們的留言不代表我的感受,相信沒有人會希望看到周遭的人正面臨困境,而再落井下石。」

早年林瑞陽跟曾哲貞離婚,十幾年來一對兒女一直跟著媽媽。

兒子林禹是個演員,演一些小角色,還參加過《快樂男聲》的選拔,記者問他父親的問題,林禹絕口不提。女兒是一名空姐,疫情期間一直不停工作,曾哲貞很擔心她的安全。

12月28日,曾哲貞在微博上分享女兒30歲生日的視頻,稱「她在防疫館跟我們視頻過生日」。沒過多久,林瑞陽公司被查的消息就被傳出,網友艾特曾哲貞,她說:

「身為母親的我,更加謹慎作為孩子的典範,這也是我一直嚴苛自我要求做人的基本原則。」

自從抖音帶貨之後,張庭經常拉來兩個孩子跟自己同台直播。

有次她讓兒子在直播間大喊祝自己帶貨破三億,孩子喊了十幾分鐘,喊道最後嗓子都啞了,張庭也絲毫不顧及。

還有一次,張庭扎著兩個辮子,直播幫女兒扎頭髮。她讓女兒喊自己「姐姐」,女兒一臉嫌棄地翻了白眼,大喊「我要拆台了」,張庭見女兒不停地說,就瘋狂朝她噴髮膠。

50歲生日宴上,一位員工的孩子對張庭喊「媽媽」,張庭一扭頭,氣呼呼地說:「我才不是你媽,我才18歲,人家還沒戀愛呢。」

————————

部分參考資料:

1、《張庭夫婦的背後,是割韭菜的局中局》,風聲島

2、《張庭的微商帝國,為什麼活到現在才坍塌》,人物

3、《從女神到女騙子,張庭怎麼走到今天的?》,十點人物誌

4、《富婆張庭的迷惑行為:身家300億,日花費不到10元?》,蓋飯人物

5、《非常靜距離》,張庭專訪

6、《魯豫有約》,張庭專訪

7、張庭、林瑞陽微博、抖音帳號

8、《張庭的秘密》,南風窗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往事叉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117/1696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