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索羅斯支持的檢察官推動新規:輕罪不起訴 曼哈頓大批檢察官離職抗議

近日,左翼億萬富翁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支持的美國左翼地方檢察官白艾榮(Alvin Bragg),發布了「不要對低級犯罪提起刑事訴訟,以及降低部分重罪指控。」的備忘錄,指示他的辦公指室執行者已新規。市民質疑「為犯罪開綠燈」而激起民憤,一周內就有近萬人簽名支持罷免白艾榮;還導致大量不滿新規的檢察官辭職。目前,白艾榮面臨被解除職務的壓力。

據《紐約郵報》報導,自白艾榮(Alvin Bragg)1月3日發布備受爭議的「第一天」備忘錄,示他的辦公指室不要對低級犯罪提起刑事訴訟,以及降低部分重罪指控後,在過去的兩周里,至少有十多名助理檢察官辭職。

離職人員包括資深出庭檢察官伊盧齊-奧爾邦(Joan Illuzzi-Orbon),她在2016年曾成功起訴了好萊塢大製片人哈維‧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她是一名共和黨人,自1988年以來就在曼哈頓地區檢察官辦公室工作。

在曼哈頓地區檢察官(DA)辦公室工作的貝德羅(Mark Bederow)對《紐約郵報》表示,新老闆到來通常都會出現一些人員流動,但白艾榮的到來「可能」會導致更多人離職,因為「這似乎是一種文化和激進的政策轉變」。

他說:「我預計辦公室內許多已經在那裡工作多年的人,可能與即將上任的DA有著不同的理念,很可能會離開。」「我預計未來幾年到來的助理DA將完全與白艾榮的政策一致。」

在前DA萬斯(Cyrus Vance Jr.)的領導下,曼哈頓DA辦公室去年有99名助理檢察官離職,高於2020年的83名。但白艾榮的政策似乎比萬斯更左更激進,貝德羅表示,這一波的人員流動將導致「曼哈頓DA辦公室發生幾十年來從未有過的轉變」。

白艾榮過去一周面對各界的質疑聲時,仍堅稱他的辦公室將主要精力用於起訴武裝搶劫等嚴重案件,認為應將遊民或精神上有問題的入店行竊者交給治療部門,而不是起訴他們。他說不起訴某些罪行的決定是「人道和公平的」,最終大家都「更安全」,因為過去的嚴厲懲罰「不解決問題」。

索羅斯的角色

也有團體支持白艾榮的政策。紐約「社區服務協會」(Community Service Society,CSS)總裁兼MTA董事David R. Jones在新聞稿中表示,以逃票為由逮捕起訴一個人「不是一個雙贏的局面」,白艾榮的政策可以預見會遭到反彈,但不應該阻止白艾榮。

他說,前曼哈頓地區檢察官萬斯早在2017年就大大減少了對地鐵逃票的起訴,白艾榮的政策公告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只不過白艾榮比他的前任更進了一步,他明確指示屬下不要起訴逃票的人。「這是一個受歡迎的指令」,他說。

白艾榮的政策之所以不新鮮,是因為這是美國各地的左翼政客所描繪的「進步」道路,舊金山和費城的地區檢察官已經在實施。

但那些城市的情況不佳,暴力犯罪正在飆升,大規模搶劫商店的案例也呈上升趨勢。加州近來發生的一系列「砸搶(smash-and-grab)」案中,劫匪團伙甚至在大白天明目張胆衝進商店砸毀玻璃櫃,搶劫商品。

白艾榮是左翼億萬富翁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支持的美國眾多左翼地方檢察官之一。據《紐約郵報》報導,「根據公開文件,索羅斯向白艾榮的DA競選活動捐贈了100萬美元,通過『變色政治行動委員會』(Color of Change PAC)匯集現金。」

華人批評給罪犯「開綠燈」

華埠第三社區委員會的陳家齡說,檢察官以社會正義的名義拒絕將罪犯繩之以法,等於給罪犯「開綠燈」。

他說上周就有一例:一名劫匪在華埠地蘭西街(Delancey St.)100號一家藥房打劫了2000美元的藥物,被捕後在曼哈頓刑事法庭過堂時,曼哈頓檢察官辦公室就撤銷了搶劫指控(重罪),代之以低級的輕微盜竊罪,嫌犯很快就被放回街頭。但他有很長的犯罪記錄。

陳家齡說,入店行劫每單的內容不同,有人偷食物給小孩,有人則是偷了去賣、換錢買毒品,所以不能一刀切全部降級釋放,但DA新政策傳遞出來的信息卻是「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鋪路無屍骸」「世風完全顛倒」。

他說,地區檢察官(DA)必須執行法律,而不是挑選要執行的法律。但現在DA都是政客,有自己的思想,不持守法律本位並以此為高尚。

他感嘆,古代包青天鐵面無私,現在的DA看膚色,他們的「進步」思想貫徹下來的邏輯是,「黑人做了違法事他認為不是罪犯個人的錯,而是社會的錯,是因為他從小如何可憐,社會對其不公,因此要懲罰社區。整個倒轉。」

陳家齡擔心往後治安不靖,生活品質下降,紐約很快會像加州那樣「無法無天」。

近萬人請願支持罷免白艾榮

截至昨晚8點,六天內已有9,600人在change.org的網上請願書上簽名,支持罷免白艾榮。

網上請願由共和黨州長候選人安德魯‧朱利安尼(即前市長朱利安尼的兒子)和「守護天使」創始人斯利瓦(即去年共和黨市長候選人)提出。

請願書寫道:白艾榮在嘗試危險的政策,令曼哈頓最易受害的公民和商家處於危險之中。檢察官說在起訴犯罪活動時「將監禁作為最後手段」極不負責任,除了殺人以外不尋求監禁,這暴露了白艾榮的無知,以及無法捍衛和保護他的選民。

請願書要求修改州憲法,以允許對白艾榮進行罷免,並說「如果有依據,紐約應該有機會罷免任何民選官員,正如加利福尼亞州的選舉法那樣。」修改州憲法需要州立法機構(州議會)的批准,然後選民通過公投表決,需要數年時間才能完成。如果採取更直接的方式,可以由州長霍楚根據公職人員法啟動訴訟程序,如果進行廣泛的調查後發現不當行為,就可以解除白艾榮的職務。

之所以要求州長出面介入,而不是市長,是因為美國所有政府權力都源自於州:聯邦政府是各州聯合立憲後的權力讓渡,州以下區劃都是從州獲得授權。州分為縣(County,亦譯為「郡」),曼哈頓郡(選區)檢察官辦公室是屬於州的權力管轄體系。

其他共和黨州長候選人李修頓(Lee Zeldin)也表示,白艾榮必須重新審視他對犯罪政策的軟弱態度。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117/16969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