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曾勵志研究宇宙的博士,現在成了包工頭

 

 

我曾勵志研究宇宙,

如今成了一個工頭

2021年初,32歲的波比離開工作三年多的一所985大學,他放棄了大學老師的工作,放棄了自己一路讀到天文學博士的學術生涯,決定徹底轉行,去做裝修工人。

在學校工作,等級森嚴,看人臉色,青年教師如他需要去幫上級的女兒取成績單,填防疫表,還要目睹學生被視作勞動力隨意差遣。這都讓他很不舒服,他感到自己在學校里是個異類,猶豫過後選擇跳出象牙塔。

裝修公司開了一年,從設計到施工一條龍,什麼都做。他有了兩個工作夥伴,告別內卷,每天工作八小時。他說,社會上有一種把體力工作矮化了的傾向,他想讓體力工作擁有它本該有的尊嚴。

以下是他的自述。

是工人,工頭,還是設計師

我辭職做裝修剛剛好快一年,從2021年年初到現在。先是不想在學校再工作下去,我就想自己能幹什麼,想起了裝修這個事情,我能幹也願意干。考慮了一年多,等到過完年發了一筆錢,我就辭職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叫工人,還是工頭,還是設計師,好像都有一點,又好像都不是。我跟別人介紹自己不知道該用什麼title,會說我剛開了創業公司,在做裝修。

最初決定做裝修,我就打算做全包的模式,從設計到施工都做。此前我買了自己的房子,是一間二手房,裝修自己房子時候,發現裝修公司太不靠譜,太糊弄了,我家很多的施工工序是我自己跟工人一起做的。

我就覺得這個事情很怪。市場那麼大,有這麼多需求,花了那麼多錢,但是沒有一個能做好的人。我家請的是南京一家挺有名的裝修公司,結果工人不會做,需要我告訴他們怎麼做,最後我還得示範怎麼做。

波比的妻子和他一起裝修工作室

說起來都很匪夷所思,比如說地面在鋪地板之前需要找平,要做一個相對平整的平面,叫自流平。它的原理就是用比較稀的液體,比如水泥漿倒在地上,因為是液體,它就會自己形成一個平面,等到凝固以後就會成為一個非常好的地基。

但是做這個東西有個先決條件,需要把灰都掃乾淨,不然液體在灰的地方會有小的凹陷。掃乾淨這一步工人都做不到。裝修公司給我保證自流平的工藝他們做過,他們也會做。

工人說掃掃就夠了,就開始倒水泥。做完第一遍效果非常糟,就把它砸掉,重做第二遍。

我告訴他們應該做到什麼程度,光用掃把掃是不行的,掃過之後還需要用吸塵器吸一遍,再用濕抹布擦一遍,才能儘量減少灰塵。第二遍的時候我買了一個吸塵器帶到現場,買了幾塊抹布,跟施工工人一起把地上的灰擦乾淨。

還有一些更簡單的事情,安裝牆面上的開關、插座,要橫平豎直,就這一點絕大多數的裝修團隊也做不到。

我覺得這中間存在信息不對等,我們作為消費者,其實對裝修一無所知,裝修隊有很多偷懶或者偷工減料的餘地。如果自己不懂,很容易被忽悠過去。加上利潤空間也很高,很多半賣半騙的行為出現了。當我需要做某種工藝,問的時候他們會說,ok,做過,沒問題,但實際上他們沒有做過,也做不到。

這個錢好賺,它是一筆一錘子的買賣。一個人很少能夠在短時間內有兩次或者更多的裝修需求。不可能說我之前在哪家有不好的經驗,下次換一家。所以裝修公司面對客人,能騙一次就騙一次,我感覺是這樣。

再比如說設計,如果現在買了一個房子,找到一個裝修公司,大概率對方會先問是哪個小區、哪個樓盤,報出樓盤之後,他就有一整套的方案了。

這些公司的資料庫里有每個樓盤的戶型,這個戶型做成什麼樣,它都有現成的方案。要選的就是風格,是中式、歐式、美式,還是北歐、日式?大多數設計師做不到幫助客戶滿足他們個人化的需求。

我判斷裝修市場裡有很大的機會,還有一個原因是發現體力工作的價值被低估了。

一處施工地

裝修工分為水電工、木工、泥瓦工、油漆工,水電工的工錢稍貴一些,但總體而言,相差不大。如果是很熟練的工人,一天8小時大概400到500塊。沒有什麼上升渠道,做得好做得差都是為了工錢,很難通過做好當天的工作,讓他們的收入或者是工作地位變好。

付給裝修公司的錢,絕大部分進不了工人的口袋。所以如果做一個公司,自己做工人,其實是有利潤空間。

我們到現在陸陸續續一共做了大概十個項目。有一些是單純做設計,交給施工團隊施工;還有一些是做項目管理,比如朋友要開一個健身房,商業樓盤需要裝修成健身房的樣子,我負責協調施工方、設計方,管控整個項目的進度,把關供應商提供的產品和服務質量。

有兩個項目正在收尾,一個是我的朋友,年輕人自己買了一個二手的小房子,想要重新裝修作為今後自己的住宅。另外一個是朋友的媽媽,她的房子比較老,想重新翻修一下,之後在這邊養老。

之前我沒有這種體力工作的經驗。只是本科大四和剛讀研究生的時候,打過鐘點工,在國外讀博士的時候端過盤子。做了裝修之後,我自己沒有很明顯的感覺,但是有朋友說我明顯變強壯了,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

離開象牙塔

曾經工作的學校是我的母校,本科上學的時候,我的想法就是以後一定要回到這裡工作,報效母校。真的,因為學校有很深厚的以學校為榮的傳統。國外博士畢業之後,我拿到了兩個工作offer,還有一個是國外高校,比較一下還是選了母校。

我沒有教學任務,是純研究的崗位,方向是研究恆星是怎樣誕生的。但進來之後我就覺得環境不像我想像的樣子,不管是硬體還是軟體都有一些失望。我可以預期到國內的高校沒有那麼好,但是它確實是非常差。

大學老師的工作不是純粹坐在辦公室里對電腦打字,它有很多外人看不到的不好的部分。學術界是一個等級森遠的地方,人與人之間等級非常明確——導師跟學生之間,老教師跟年輕教師之間,領導和非領導之間,都有很強的等級關係。在這個環境中讓我非常非常難受。

需要做很多跟學術無關的事情。比如說,應付各種各樣的項目要求,跑各種各樣的行政手續。需要看臉色。

波比妻子的工作室,由波比一手設計簡裝

剛入職的時候,我去學校的行政辦公室交材料。我當時看起來跟學生一樣,行政的工作人員因此態度非常差,甚至不會正眼看我。辦事的過程中,對方發現我是位老師,不是學生,他態度立馬180度大轉變,變得很好。

材料沒帶齊,我之後還要來一次,對方就說:「這麼大熱天,你不用自己跑,叫個學生來就行。」

在此之前,我作為學生也經歷了非常多這樣的事情,自己都沒有意識到,那一刻把我點醒了。

學生不是傭人,不是奴隸,怎麼能輕鬆地說出「叫學生來就行」。作為老師的身份去參加這個系統,你會更加真切地感受到這個體系有多麼殘酷。但是這樣的現象非常普遍。

我的上級會叫他的學生去幫他取快遞。我跟學生說非學術的事情不是你們應該做的,你們要明確拒絕。他們都會表示不可理解:老師讓你辦事情,為什麼要拒絕?

我自己當學生時候也是這樣的,體會不到自己被abuse的那一部分。上學的時候單純從學生的角度,很難看到等級金字塔的全貌。以為學校只有老師跟學生之間這一種關係,老師是被尊敬的對象,學生應該要服從老師。如果遇到一個開明的老師,對學生很好,就會感覺很幸運。

有的導師壓迫碩博士生,當時我也知道,但我會覺得它是個例,因為被壓迫得很慘的畢竟還是少數。那個時候的社會意識還並沒有覺醒到,可以去意識到這種不平等的關係是有毒的。

在這個系統之中,我也不能倖免。我需要幫我的上級領他女兒的成績單,幫他女兒填防疫登記表。他甚至還叫同組其他老師下雨天接送他。這都是這占據工作時間的,學校的其他老師習以為常。

我很難去理解領導們的很多決定。一個比較小的例子,辦公室五層樓,每層樓有一個茶水間,但都不開放,只開放院領導所在樓層的那間。我去申請,領導就說我們樓已經有一個了,你們要用的話,可以從5樓下到2樓來用一用。

再比如分配辦公室,我們學院樓還很新,蓋的時候蓋了很大一個樓,但學院規模實際沒有這麼大,將近有三分之二的辦公室空置。

我和一位同事共享一間辦公室,但他是需要輔導學生的,每天兩三個小時都有學生在辦公室和他一起討論問題。這非常打擾我工作,人家也是正常輔導學生工作,我也不好說什麼。

我就去跟學院申請,能不能給我換一個沒有學生討論需求的辦公室,或者開一間空的辦公室給我,我先坐在裡面,之後如果有一個不用帶學生的老師,把他跟我安排在一起。但被拒絕了,「我們不可以為了你開這個辦公室。」我就只能去忍受。

在工作之外,我跟我的同事沒有什麼交集。我在學校一直是個異類,我覺得跟所有同事的關係都處得不太好,他們感興趣的事情,買房、炒股、帶小孩,我也不是很感興趣。年輕老師要在六年內升到副教授,才能擁有編制,精神壓力很大。

一處施工地

天文學這個行業,大家幾乎只認發表文章。如果沒有發表文章,就約等於沒有做。但是有很多基礎性工作,比如說建立一個資料庫,造福你自己、造福後人,但這個工作做完是不會有任何成績。

我覺得這些是有意義的事情,之所以沒有人做,就是因為它不被這個系統承認,大家都覺得做這個事情吃力不討好,那就不做了。但就是因為少了這些工作,才導致整個的研究工作,所有人的工作都變得很不便利。

疫情開始之後,我感覺到很多不確定的因素。大家會覺得因為疫情的緣故,更想進入體制內的工作。但是我當時就覺得作為一個人,在這個體制下待久的話,會喪失社會生活的能力。一直做科研或者一直上課,就只會幹這個事情,如果有一天我不幹這個事情了,還能去幹什麼?

我當時感覺自己很難去融入更加真實的社會層面,這樣不行,作為一個人我太異化了。我想要走到這個社會,參與整個社會真實的運轉的過程。加上當時還年輕,如果再拖下去,年齡可能就是個問題了。

我家人很驚訝我的決定,也反對我辭職,我花了很多時間來說服他們,要相信我這個事情能夠干成。做裝修不符合他們對我的想像,我以前是一個大學老師,看起來很穩定、省時省力,基本上可以拿鐵飯碗的這種工作;搞裝修,非常不穩定的,耗費體力、耗費精力。

但離開學校,我覺得不可惜。我在上一份職業的路徑上已經收穫了很多很多東西,對社會的認知,對學術的熱愛,都是從研究工作中收穫到的。我受到了很多訓練,這種訓練也很大程度上塑造了我現在的人格、個性、世界觀。所以我沒有覺得可惜,我收穫得已經非常多。

體力工作者的尊嚴

現在我們是一個3人團隊,我在《無業游民》播客上講了自己的經歷之後,有招到兩個同事,他們都主動聯繫我想要加入。一位是從杭州過來的,一位是從美國回來的,過去是程式設計師和金融行業的數據分析師,都搬到南京來了。

現在沒有特別明確的分工,也就3個人,大家一起要處理很多複雜的事情。他們對裝修多多少少有點興趣,但更大的動力我覺得是他們也想跳出那種成天加班、坐辦公室的工作,不想參與內卷。

做完一年之後我最大的感受是,裝修比我之前想的要更複雜。畢竟此前沒有任何經驗,而且簡簡單單裝修兩個字是包括了很多項的工作,要把每一項工作統籌到一起,其實還挺難的。

以二手房為例,就我自己和身邊朋友買房子的經驗,這些房子大多數建在2000年左右,甚至有更早一點的,在那個年代適應當時中國城市市民的生活,但是現在顯然已經不太合適了。最大的通病是衛生間很小,淋浴跟馬桶不分開,很不方便。

波比的夥伴做測繪

那麼第一步就是要把舊的裝修拆除掉。拆除掉之後設計一下這個空間,重新布局。空間格局改動了,就涉及到有沒有牆的改動,有牆要拆掉或者哪裡要砌個牆。

牆的改動確定好之後,整個空間的格局就定了。接下來是一些安裝施工,比如說水管、電線以及排水、空調管道、新風管道。之後開始要做牆面,吊頂,然後是地面,再後面就是裝飾面,是刷油漆還是貼瓷磚、貼壁紙?最後是安裝電器、馬桶、衛浴等等。

有個我個人感覺不太正常的現象,大家都把錢花到了房子本身,花在跟生活關係更密切的室內裝修的錢很少。如果在一線城市,花大幾百萬去買一個房子,只花可能10萬、20萬、30萬這樣去做裝修,比例都不到10比1,我覺得這是不正常的。為什麼不多花一點錢住得更舒服呢?

其實我們現在在做的時候,一些純靠體力,比如說搬運工作、拆牆之類的工作,我們是外包的,因為我們3個人力不夠。

面對工人態度敷衍的問題,我會有意識地通過多給他一些錢,關照一下他的勞動福利,跟他說一下敬業的態度的重要性,有時候有一些幫助的。

工人如果直接面對顧客、面對消費者的話,他們會用很敷衍的態度去做事,因為他知道顧客不懂。我去跟他說的話,他們能聽出來我是懂這個事情的,我是從很多方面為他們來考慮的,所以基本上勸一勸,他們還是會儘量把這個事情做好。

我像做科研一樣去做裝修,一邊是自己試錯,一邊去youtube上看別人裝修的經驗或者教訓。裝修總是在不斷處理出現的新問題,根據不同的情況解決問題,這是我讀到博士學到的也擅長做的事情。

波比的夥伴給新項目做測繪

剛剛第一年,犯了一些錯,有一些非常細節、非常技術的教訓,是經驗累積的過程。但是從這個勢頭看,我覺得往後走應該是可以進入一個比較良性的循環。

第一年就願意找我的大都是朋友,他們天然就信任我。這一年被疫情打亂幾次節奏,加上一些試錯的時間,自己施工的項目有一些延期,我在合同上也有約定好,延期是怎麼樣賠付,我就犧牲自己一點錢了。

我們每天的工作量是少於8小時的,偶爾可能有超出8小時的情況。一個普通的施工日,8點半到9點到工地開始工作,工作到12點去吃個飯,從1點開始到下午6點左右。保證每個人一周有兩天的休息時間,我做這個事情本意就想要讓體力勞動也可以過一個體面的生活。

我覺得社會上有一種把體力工作矮化了的傾向,我比較反對這個。所以我做裝修有一部分的動因是想要成為一個比較成功的體力工作者,證明給這個社會看一看。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看客inSight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203/1703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