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美媒首訪從新疆集中營逃出孩童:24小時不敢關燈

維吾爾團體在土耳其伊斯坦堡抗議北京冬奧。(湯森路透

北京冬季奧運4日正式展開,但這場奧運從一開始就遭到人權團體抗議,因為北京在新疆採取的高壓政策,以再教育之名迫害當地少數民族維吾爾穆斯林。

美國媒體《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在開幕式前一天刊出長文,訪問兩名在新疆滯留長達20個月並被送到寄宿學校的維吾爾孩童,首度透露中國政府是如何摧毀兩名孩童的童年。

《NPR》訪問了Abdüllatif Kuçar一家人,他在1986年就移民到土耳其,不過因為在新疆依舊有親戚,並且進出口新疆的棉花與皮革生意,因此多年來依舊往返伊斯坦堡與烏魯木齊兩地。

事情發生在2015年,他帶著妻子與兩個小孩:6歲的姐姐Aysu與4歲的弟弟Lütfullah回到烏魯木齊探親。結果這次中共當局沒收全家人的護照,一家人被迫留在新疆無法返回土耳其。

父親Abdüllatif Kuçar最終在2017年被中國政府遣返土耳其,並禁止再度入境中國。但中國政府卻拒絕交還兩名孩童的護照,而Abdüllatif Kuçar只好讓妻子Meryem Aimati留在新疆照顧兩名小孩,他認為這可能只是暫時的。

而在2017年這年,正巧是習近親自下令要針對維吾爾族人,大規模剷除恐怖主義。《紐約時報》當時披露文件,顯示習近平要求「絕無容忍」,也就在這個時期開始,新疆開始大量非法關押監禁維吾爾穆斯林,並以「再教育營」的名義,強迫穆斯林學習中國、中共意識形態以及強迫勞動。小孩則被送到寄宿學校。

妻子Meryem Aimati留在中國新疆之後變得越來越害怕,因為她開始被要求每天參加儀式,要舉起中國國旗顯示對中共的效忠。警方也不時臨檢他們一家的公寓,甚至把她公寓弄得一團混亂。

2018年,兩名孩童被分開送到當地不同的寄宿學校,妻子也被送到在教育營。父親發現後不斷說服土耳其政府,爭取兩名孩童回到土耳其。最後在2019年終於成功,中國政府給予父親單次入境簽證到烏魯木齊把兩名孩童接回。當見到兩個小孩時,父親已經完全無法認得兩人,兩人只會講中文而不會說母語土耳其語與維吾爾語。

更可怕的是當父親去烏魯木齊接人時,打電話給所有的親戚每個都拒接電話,而走在烏魯木齊街上撞見鄰居或熟人,每個都躲避跟他說話。

《NPR》訪問了Aysu與Lütfullah在寄宿學校的情況,他們透露一系列可怕的經歷。例如被教呼喊中國政治口號,被要求唱愛國歌曲,還要唱歌歌頌「習近平爺爺」與「王君正父親」。王君正是前新疆最高負責人,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書記。在寄宿學校中一周上六天的中文課,若沒有允許說維吾爾語,就會遭到鞭打。

報導指出,中國正在新疆擴大設立這種寄宿學校,聲稱是為了「提升教育」。但維吾爾人稱不少被送到這些學校的孩子,父母都被舉捕或是關押。新疆受害者資料庫(Xinjiang Victims Database)總共紀錄了超過2400名18歲以下孩童被強制與父母分離,聯合國2018年估計,約有100萬維吾爾族人遭到監禁。

今年10歲的Aysu與8歲的Lütfullah透露,寄宿學校會安排年紀更大的小孩去「監督」年紀較小的小孩,而這往往是霸凌的開始,Aysu被扯頭髮、毆打,若哭泣就會被要求面壁或毆打,還會被要求半蹲體罰。

兩位小朋友透露最可怕的是被關在完全黑暗的地下室好幾個小時。

更慘的是母親,在2019年回去烏魯木齊接人時,父親造訪了妻子Meryem Aimati,她被判處20年徒刑,當見面時Meryem Aimati已經瘦得不成人形。中國安全人員只給15分鐘的見面時間,父親擁抱了妻子道別,發現妻子脆弱地幾乎無法站立。他告訴《NPR》,原本他放棄生活的希望,但看到兩個小孩時,他決定為兩位小孩生存下去。

回到土耳其後,Aysu與8歲的Lütfullah仍舊在恢復心理創傷,兩人在客人造訪時都躲起來,而且每次要去洗澡和吃飯時,還會下意識地請求許可。而父親在家裡24小時都不會關燈,為的是讓小孩不想起在新疆寄宿學校,被關在完全黑暗地下室的可怕回憶。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207/17055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