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當代晉惠帝:白岩松,你能不能閉嘴啊?

我真的笑死。

白岩松是不是想做當代晉惠帝?

真心實意想為民發聲,最後憋了半天來了句「何不食肉糜」?

上次那一連串的「不會吧,不會吧」,既得利益者的爹味都快湧出來了。

而這次,他甚至已經不甘做人民群眾的爹了,而要做「爺」,開始教育起人民群眾的爹媽了。

谷愛凌成功的秘訣,就是每天睡夠10個小時!你們要向谷愛凌媽媽學習!計算好時間安排孩子的生活和學習,反思一下自己,必須讓孩子睡夠10個小時!」

真的,我白眼都快翻上天去了。

哪來的勇氣我的天?哪來的勇氣,讓一群每天996,卷的黑眼圈都掉地上的父母,保證孩子十小時的睡眠?

你看呀,這又是既得利益者的「滑頭」——永遠不去碰問題的本質。

我就想問,誰不想睡?

谷愛凌當然能睡。

他媽讓她睡,你媽讓嗎?

就算她沒能成為冠軍,還能去斯坦福,去不了斯坦福,還有一位投資人媽媽給她兜底,她不需要考慮現實問題,沒必要卷在高考工廠、常規賽道和大眾競爭。她可以調動全世界優質資源提升自我,可以不考慮價格請最好的老師,可以嘗試各種生活,可以純粹的去追求自己的理想......

這當然是人人羨慕的最理想生存狀態,可這是人人都配擁有的嗎?

你就說全紅嬋吧!

人家也是冠軍,但她敢每天睡10個小時嗎?她能選擇這選擇那嗎?

她不敢,也沒得選。跳水一定意義上就是她唯一的選擇,但她做到了行業頂級,也就才改善了自己貧窮的家庭生活!

而在體育賽場之外的現實世界,還有無數的普通學生,還有無數底層的打工人,他們甚至都沒有全紅嬋的天賦,只能在常規賽道卷,為了生活起早貪黑。

他們不想睡嗎?但有資格嗎?

我小時候早上7點20早自習,7點我就到校,住校生6點就開始了早早自習。晚上9點40晚自習下課,住校生還要再後延。臨近藝考的時候,我在畫室日均16個小時,夜裡回家還要做試卷。

一天10個小時?我6個小時都睡不到。我不想睡嗎?可我能睡嗎?

工作後,誰不想一天睡10個小時?可工作沒做完你能不幹嗎?老闆說加班你能不加嗎?不干就沒錢,不干就滾蛋,你敢失業嗎?

真的,我感覺特別荒謬。

我覺得一個精英,最起碼的特質,該是願意共情的吧?

哪怕他在那句話後面加一句「希望社會給孩子多點空間」這樣的虛話,我也能感覺到有那麼一絲絲人文關懷。

但是,現在的某些既得利益者,對於底層大眾充滿了傲慢——

明明是大環境讓人睡不到10小時,最後被白爹說的好像都是父母的錯。

是,是父母的錯,是這群連自己生活都保證不了的父母,就草率的生孩子,才導致了不能像谷愛凌老媽那樣給孩子兜底!給孩子美好自由的生活。

是我們不配生孩子了!

寫到這,一聲嘆息。

在我看來,在自媒體鋪天蓋地的渲染之下,「谷愛凌焦慮現象」,比以前的K12還要恐怖。

因為對於大多數的普通人而言,補課班努努力至少還能卷的起來,但這種興趣班,才是貨真價實有錢人的遊戲。

你本來開開心心看著一個個17、8歲的孩子活的恣意瀟灑,看著他們父母爺奶的背景簡歷大呼「成功是有道理的」。結果突然有人打著你的臉說:別光看啊!你快學學人家!

突然,我就焦慮了。

因為我這才意識到,這才真的是差距。

是拼盡全力我可能也跨越不了的差距。

今天,我當然可以寫一篇雞湯,談談什麼努力就有回報、相信世間美好。

五年前我可能會這樣寫,但今天我越發覺得,雞湯全是毒藥。

人就是環境動物,環境不變,你也改變不了環境,那就只能老老實實去過好自己的日子。

我相信未來那些現存的問題必定會慢慢改變,人們的幸福指數也必定慢慢提高。但在此之前,就不要用理想化的狀態去指點別人不理想的人生了吧?

谷愛凌只有一個,她優秀,也並不代表其他咬牙努力睡不到10小時的孩子不如她。

人該怎麼活,哪有什麼標準答案?

只要不違背法律和道德標準,那每個人的活法都是對的。

只要認認真真,拼盡全力,每個人的活法都是值得尊重的。

我覺得現在最大的矛盾就是:很多人覺得平凡是一種罪。

所以從雞娃到內卷,再到不讓別人躺平......不僅自己累,還要逼著別人累。

可這個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人,最後都是個平凡的人啊!

沒有什麼豐功偉業,也不能名留青史。

每天睜眼為的就是一日三餐,生活瑣碎。

是躺是站還是跪,都是個人選擇。追求不同,選擇自然不同。

想飛的人自然會拼命揮動翅膀,但也有人只想舒舒服服的躺下休息。

只要他們的欲望和選擇一致,那不就行了嘛?

放過別人吧?

活著已經夠累了!

過好自己的生活,閉上你的嘴吧!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辣筆小尖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211/1707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