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體育 > 正文

體育洗白?三方面看冬奧難掩中共劣跡

近年來,一個名詞應運而生,即「體育洗白」(sportswashing),通過舉辦奧運會等盛大體育賽事,讓人們注意力集中在運動員的高超技藝、亮麗的場館、宏大的敘事等等,從而忽視了一系列迫害人權、信仰的惡行。

2022年2月4日晚,北京冬奧開幕式,出席的各國政要寥寥無幾。

近年來,一個名詞應運而生,即「體育洗白」(sportswashing),通過舉辦奧運會等盛大體育賽事,讓人們注意力集中在運動員的高超技藝、亮麗的場館、宏大的敘事等等,從而忽視了一系列迫害人權、信仰的惡行。

北京冬奧口號是「一起向未來」,說是要追求「團結、和平、進步、包容的共同目標」,試圖通過冬奧會轉移視線,「洗白」迫害人權等劣跡。

事實上,北京的兩次奧運會,不但沒有絲毫改善人權、新聞自由,中共利用奧運會,進一步擴大其監控、鎮壓的工具。實際上,北京冬奧是一個「政治奧運」、「審查奧運」、「迫害人權的奧運」。中共想利用冬奧「體育洗白」的算盤落空。

一、北京冬奧會的政治秀和漠視人權

《奧林匹克憲章》基本原則第一條說,「奧林匹克主義是一種生活哲學,它使人的身體、意志和精神的素質得到全面的提高和統一」,奧林匹克運動的本質,是要通過體育運動作為媒介,達到個體生命精神的提升,與政治沒有任何關係。

眾所周知,一切精神運動對中共都是危險的,一切在社會上表現突出的東西,都成了中共的資產,中共成功把體育辦成了政治,中國運動員確實像是中共手裡的一個提線木偶。

本屆北京冬奧會開幕式上,中共政府特地安排了維族越野滑雪選手迪妮格爾‧衣拉木江(Dinigeer Yilamujiang)充當主火炬手,試圖掩蓋對新疆維吾爾人的人權迫害,但弄巧成拙,反而讓人想起了1936年納粹德國希特勒辦的那次奧運會。

在1936年的柏林奧運會上,為平息國際輿論壓力,納粹德國允許有猶太人血統的運動員海倫‧瑪雅(Helene Mayer)代表德國參賽。在比賽中,海倫‧瑪雅獲得個人女子擊劍銀牌,並在領獎時行了納粹禮。同樣,依拉木江參加完首場比賽後,沒有敢回答任何外媒的提問,只接受了中共國家廣播電台的獨家採訪,對被委以火炬手的重任表示感謝。

《奧林匹克憲章》是奧運會的憲法,其基本原則第一條有「尊重世界基本道德原則」,第二條有「關心維護人類尊嚴」,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一種普世價值,是政治得以建立的基礎。

2020年3月,國際奧委會人權方針的報告寫道:「人權的核心是重視和確保個人尊嚴。尊重人的尊嚴,是國際奧委會價值觀和推進奧林匹克主義使命的根本。」並於2017年2月宣布,它已對主辦城市合同做出修訂,增加了人權原則,以防止未來的奧運會東道主侵犯人權。

但國際奧委會這個「君子協定」,對中共完全不起作用。本屆在奧運會開始前,中共當局就警告外國運動員,不要有違反「中國法律和法規」的「任何行為或言論」。

《洛杉磯時報》(latimes)本月初報導說,國際體育組織「全球運動員」(Global Athlete),最近在一份聲明中說:「由於沒有得到國際奧委會或中國(中共)當局的安全保證,我們強烈建議運動員在中國不要談論人權問題。」「彭帥的失蹤是一個明顯的例子,表明運動員發言面臨著風險。」

本屆冬奧會一些運動員只能在歸國後,才能對中國人權問題發表評論。瑞典競速滑冰運動員范德普爾(Nils van der Poel)在冬奧會上拿下兩塊金牌,他返國後說,「奧運會意義非凡,它是一場精彩的體育盛會,讓世界和國家在此相聚。但希特勒在入侵波蘭之前也是如此(舉辦奧運),俄羅斯在入侵烏克蘭之前也是如此(舉辦奧運)。我認為把它(奧運會主辦權)交給一個像中共政權那樣明目張胆侵犯人權的國家,是極不負責任的。」

瑞典競速滑冰運動員范德普爾(Nils van der Poel)在冬奧會上拿下兩塊金牌,返國後他批評中共政權明目張胆侵犯人權。

他接著說:「我真的覺得這很可怕。但我認為我不應該對此說太多,我們在中國仍有一支球隊。」

同樣在北京冬奧會拿下兩面金牌的德國選手蓋森伯格(Natalie Geisenberger)返國後表示,她上周在中國奪金後、被媒體問到中國的人權問題時表示,必須注意發言的時間點與地點,她會等到離境後再對中國發表評論。

蓋森伯格返國後,2月16日在「德國第二電視台」(ZDF)的談話節目說,由於家人為她付出很多,而且不論是人權或比賽場地的環保問題,去或不去都不能改變什麼,她最後還是決定參賽,完成任務就回家,「從此再也不去中國」。

34歲的德國選手蓋森貝格爾(Natalie Geisenberger)連續三屆冬奧會奪得女子單人雪橇冠軍。圖為2022年2月13日,她參加北京奧運會、終點過線瞬間。

二、奧運會成為人權迫害的藉口

對於中共而言,奧運會反而成為了「維穩」「迫害人權」的一個口實,或者說,奧運會給中共一個機會,完善其大規模監控、鎮壓的工具。在北京兩次奧運會前後,中共都大幅升級了對信仰者和少數族裔的鎮壓。

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夕,當時,新疆還沒有發生大規模的人權迫害,主要的鎮壓對象是法輪功學員和藏人。

加拿大製片人凱蘭‧福特(Caylan Ford)和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去年10月,在加拿大智庫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網站上合撰《睜大眼睛看中共的鎮壓機器》(Keeping our eyes open to China’s machinery of repression)一文,文中回顧:

「2008年是共產黨對法輪功進行了大規模的根除運動的第10個年頭,……人權監察員援引法輪功修煉者及其家屬的報告說,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夕,超過8000名法輪功修煉者在奧運前的打壓中被拘留,據報導至少有100人因在押期間受到虐待而死亡。迫害有時就發生在奧運場館和主要地標的步行距離之內。其中包括42歲的民間音樂人於宙,他因持有違禁的法輪功資料被捕11天後在拘留期間死亡(他的遺孀,一位名叫許那的藝術家,在二零二二年奧運會前被捕,中共欲誣判)。」

明慧網報導,《張家口市警局2020年部門預算信息公開情況》文件,涉及為應對2022年冬奧安保工作的經費增加。其中「國保專項工作經費」一欄顯示,法輪功被列為第一打擊對象。

該文件顯示張家口公安系統「2022年預算收支安排48121.30萬元,較上年預算增加5.1%」。

北京冬奧前夕,中共當局對法輪功學員實行「清零」政策,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抓捕判刑。圖為遭非法判刑8年的法輪功學員許那。(Marianne Lefebvre提供/大紀元

預算增加的主要原因是:「按照全市公安整體發展規劃要求,為做好2022年冬奧安保工作,2022年新增冬奧安保大數據建設項目資金、公共安全視頻監控項目資金及警務輔助人員經費等。」文件提及:斥資1825.2萬元,建設視頻圖像信息平台,新建監控攝影頭3680點位;2022年計劃投入1642.13萬元用於冬奧安保大數據中心建設項目。

「人權觀察」全球倡議部主任沃登(Minky Worden)表示,從2008年以來,中國國內人權狀況「明顯惡化」,中國「正處於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以來最嚴重的侵犯人權狀態中」。

德國聯邦議院曾撰寫了一份報告,對2008年北京奧運會同中國人權狀況的發展進行了評估。報告的起草人之一綠黨政治家鮑澤(Margarete Bause)表示:「當年聽信中國(中共)主辦方關於改善人權的不關痛癢的承諾,是非常幼稚的,也是不負責任的。中國的人權狀況完全沒有改善,反而變得更加糟糕了。」

自2008年北京奧運會以來,西藏就開始不再允許外國人進入。2008年北京奧運會後,中共還利用美國的9‧11襲擊事件,將維吾爾人抗議活動,定性為恐怖主義威脅,為其大規模監禁提供理由。

國際社會目前關注的很多中國人權事件,都發生在2008年夏季奧運會之後。國際特赦組織今年6月發布一份長達160頁的報告,題為《「就像我們是戰爭中的敵人」:中國對新疆穆斯林的大規模拘禁、酷刑和迫害》,由該人權組織根據拘留營倖存者的證詞寫成,報告涉及中共對維族人大規模任意拘留、家庭分離、強迫勞動、酷刑、性暴力、侵犯生育權利以及文化和宗教抹殺等等。

三、新聞審查越來越惡劣

2008年北京奧運會,國際社會對中共尚懷有期望,中共至少在面子下了一些工夫,比如2007年1月1日與2008年10月17日之間,允許外國記者在中國幾乎任何地方採訪報導,儘管事後《紐約時報》記者David Barboza撰寫了題為《四面楚歌:中國2008年奧運前夕,媒體自由在遭受襲擊》(Media Freedoms Under Assault in China Ahead of the2008 Beijing Olympic Games)的長篇報告,曝光中共對外國記者的攻擊和干擾。

而在本屆冬奧會上,記者則一律被限制在「閉環」內的泡泡里,沒有外出採訪的機會,處境變得更加惡劣。

在2月4日的奧運會開幕式上,荷蘭公共電台(NOS)記者達斯(Sjoerd den Daas)連線直播時,被一名戴著紅袖章的中共便衣推搡驅離,迫使他不得不中斷直播,這一情景讓在演播室中的荷蘭女主播目瞪口呆。

芬蘭越野滑雪運動員Katri Lylynpera,在Instagram貼圖,奧運村運動員房間漏水,變成「水簾洞」,中共官員要求其刪除。

中共治下的中國名列全球新聞審查最惡劣的十大國家名單,排名第5,是近20年來監禁記者人數最多的國家。圖為中國長城的一處烽火台上安裝的監控攝影頭。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FCCC)在奧運會前發布的年度報告中指出,在中國境內和關於中國的報導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德國之聲》報導說,參加調查的一百多名外國記者中,99%的人表示,他們認為在中國的工作條件不符合國際標準。幾乎一半受訪者表示,因當局推遲簽證審批,他們無法讓更多記者進中國,導致辦公室人手不足。2021年去過新疆地區的受訪者中,88%表示他們當時明顯受到跟蹤,34%的記者說,他們被要求刪除數據。外國媒體駐華記者俱樂部還指出,受到國家支持的網絡騷擾活動也增加了外國記者報導工作的難度。

今年1月份,《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發布的一份名為《北京奧運會,2021年回顧,中共全球輿論操縱策略》(中文版)說,當北京準備將於2月4日開幕的2022年冬奧會時,中國共產黨領導層將啟動世界上最複雜的信息控制機器,利用審查、監視和法律報復來遏制政治、宗教和其它偏離該黨路線的言論。

自北京舉辦2008年夏季奧運會以來,這一信息控制機器已經急劇增長。中國(中共)政府連續第七年成為全球侵犯網際網路自由最嚴重的國家,在100分制中,中國(中共)只獲得了糟糕的10分。

「保護記者委員會」(CPJ)也為記者準備了一份安全建議,敦促他們攜帶乾淨的個人設備前往中國,開設新的電子郵件帳戶供旅行期間使用,並「假設你的酒店房間是受到監視的」,以及「避免安裝中國的微信應用程式……因為它可能會收集大量數據,包括簡訊和通話」。

CPJ還警告記者,不要使用非官方的虛擬私人網絡(VPN),並指出「如果官員想找藉口懲罰你,訪問無證的VPN可能會被用來對付你」。

報告中還提到,即使中共及其信息控制機構在運動會期間沒有採取的行動,在運動會結束後也會有很多機會進行報復。例如,報導中國(中共)政府侵權行為的記者可能被拒絕續簽,或者為外國媒體擔任翻譯或新聞助理的中國公民可能面臨刑事指控。

例如自2020年12月以來,彭博社新聞助理Haze Fan就面臨刑事指控。將要離開的運動員、教練員和其他與會者,一旦他們感到可以更自由地發言時,也可能開始揭露那些受到的自我審查的壓力,以及與中國(中共)警察國家發生不愉快的遭遇。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宋唐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221/17114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