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能得北京信任的,多是「高級廢人」

香港前官員葉劉想爭奪香港特首已不只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而是明刀明槍。(維基百科)

香港特首選舉提名期已於日前展開。果然如筆者上文所料,「暫時無事情發生」,疫情下「中央批示穩定勝於一切」。那我們就坐下來,繼續對各個潛在特首參選人評頭品足。上回講到,林鄭月娥用衛生幫發動「長刀之夜」,在「愛國反對派」洪為民生日會上一舉掃蕩過百名自稱親北京,但疑似想政變「換人」的社會人士入集中營隔離後,「年尾流流炒人」:農曆年未過,本身是民建聯黨籍的民政事務局局長徐英偉的已被「革扯」。

「愛國反對派」隨即反擊,放出風聲說正在籌組管治班底,推舉前世衛總幹事陳馮富珍取代林鄭。陳的背景和近況我們在上一篇文章已作分析,此舉表示「社會人士」沒有希望了,可視作林鄭所屬的技術官僚派系在選戰中的「階段性勝利」。因為「愛國反對派」推舉和林鄭出身近似、不是「樣子長的很愛國」的陳,可說是完全打倒昨天的我,視幾個月前還打鑼打鼓日講夜講「愛國者治港」的所謂最高政治教條為無用的垃圾。

其後,很多心水清的讀者提出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不找葉劉淑儀做?實情是,她近日的確是異常地安靜,不像平時那樣在媒體指點江山發表意見,有理由相信此刻她正在籌備參選事宜。

其實葉劉想爭奪特首寶座,已不只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而是明刀明槍。值得注意的是,早在幾個月前「完善選舉制度」後第一屆立法會選舉都未開始,維基百科《2022年香港特首選舉》專頁上就已顯示,潛在參選人只有兩個,就是現任林鄭月娥,和「姐姐」葉劉淑儀。現在專頁上是多了幾個人,葉劉的名字卻是煞有介事地和陳馮富珍一起排在最後。

葉劉完美人生的上半場事業愛情兩得意

先說人物背景。葉劉和林鄭同樣是傳統精英出身。她畢業於聖士提反女子中學,是殖民地時代與拔萃女書院爭一日之長短的一間全球頂尖女子中學。近年該校學生在國際學術成績表現上,幾近拋離台灣的北一女中。簡單來講,她是由比林鄭畢業的傳統名校更精英主義的香港第一女校的其中一名頂尖高材生。

畢業時,葉劉也是和林鄭一樣,考入行政官僚體系做政務官「天子門生」。她老公是香港有名的大家公子,正興建築創辦人葉正平之子葉文浩;九十年代回歸前官拜入境處處長,是港英政府歷史上首位統領紀律部門的女性,在董建華政府中更進一步獲提拔升任保全局局長,為全港武官(除「錦衣衛」,即直接隸屬特首的廉政公署外)之首。就算到她因「23條立法」下台後差不多20年後的今天,仍有不少地方土豪和中產專業人士視她為人生榜樣。

全盛時期的葉劉淑儀,在官場、家庭和事業上皆擁有接近完美的履歷。如果單計學歷和工作經驗,擦掉名字後把她的履歷表和老闆董建華拍在一起看,董先生是連在後台幫她磨墨的小書僮都沒資格做。在兩年前由教聯會派系發起、批鬥香港公開考試中史科試題的爭議中,葉劉就把她自己以前在香港高級程度會考中史科奪A的成績表放上網,意思就是「你街上什麼濕鳩學者、中共地下黨員,今日之所以能有話語權,純粹因為阿姐我太忙,沒時間和你些低等文青泥漿摔角。別以為自己真是歷史學家」的嘴臉,看不起整個江湖。

但是能力這麼優秀、履歷這麼完美的「香港女兒」,何以後來仕途坎坷呢?

「IQ一百分EQ零分」關鍵時刻總站在錯的位置

用台灣人比較耳熟能詳的例子闡述,其實葉劉淑儀就是香港官僚體系的張栢芝。兩位大阿姐也是在1990年代,因個人才華配合所屬行業的時代順景快速崛起,在自己的行業裡頭呼風喚雨。但兩人後來也是因性格問題,身處高峰遭遇挫折,然後又因個人能力強而自負,養尊處優沒有財務困難,「看不見棺材流不出眼淚」,所以亦覺得沒有反省自我的必要。

張栢芝在「人生下半場」的情況,這裡不是娛樂版,筆者就不多說(而且筆者也很喜歡張栢芝,就不揭人瘡疤了),大家可以自己查資料。葉劉淑儀的情況是,因個人能力太強,仕途早段升職亦快,但也傲嬌,就是「能力沒問題,但態度有問題」,「IQ一百分EQ零分」,結果就是每次在重要時刻也是跟錯隊,以為自己能力強就可解決問題,部處失利亦非她個人問題,終於落得今日「高級廢人」的下場。

她第一次跟錯隊,當然就是回歸後接受董建華提拔,升保全局局長一職。在她任保全局局長後的好一些日子裡,因為中共方面對香港官僚體系的運作未有太多了解,而入境處主管駐京辦,有官僚人員長住北京,有很多和「真北京」接觸的機會。正所謂近水樓台先得食,所以常有入境處首長級官員獲晉升。

她當時也知道在董朝做保全局長,就要處理「23條立法」的盪手山芋。你看她當年在社會上解釋立法條文時,也是對自己工作能力感到驕傲的一臉自信,迎難而上,建立「掃把頭」的強悍政治形象。可是後來董老闆腳軟,「23條」立法失敗,她也很英式貴族精英主義地辭職下台。所以今日看著林鄭這些她眼中的二等人才超反超前「登極」,她骨子裡也是從來未坦然過。

第二次跟錯隊從此威望影響力「清零」

離開政府後,葉劉往美國史丹福大學攻讀一個什麼東亞研究政治碩士學位,回港後建立新民黨,參選立法會。她曾長期任官,對香港政府的運作方法有深刻認識(即是筆者之前文章說的「數學很高分」),又對當時大家以為是「新興產業」的選舉政治有著高尚學歷,初出道即狠打什麼民建聯工會會那些業餘建制派政黨,一度成為建制派普選路線的高票名媛。

可是選擇走建制派路線是她第二次跟錯隊。在下台前官拜局長,傳統精英人望高處,當然不會滿足於只有媒體曝光的立法路線,而是劍指司長和特首。經過在沒有實權的立法會混混噩噩十年八年,2014年中共終於推出所謂的香港特首普選方案,即是「831決定」,就是要經共產黨審批「入閘」的候選人,再拿出街上,供全香港「一人一票」選出特首。

當年的葉劉是建制派在曾在香港政府內資歷最深的「票後」,根據「831決定」,假設她能順利通過中共審查「入閘」,基本上就是她做特首了。可是她就是每次關鍵時刻也會押錯寶:「831決定」最後被香港立法會否決,香港政體維持「行政主導」,葉劉與官僚體系闊別越久,獲得足夠影響力入主的機會越微。

然後就到2018年,和新民黨有關的中國企業華信能源公司屬下的「中華能源基金會」秘書長,同是獲董建華時代獲提拔任民政事務局局長的何志平在紐約涉貪,被捕入獄。此後葉劉雖自稱曾掌管「移民局」,對外交(即英文科)很有心得,但基本上在香港政府內已沒人買帳,她的社會地位已和一個學識淵博的時事評論員沒分別,上半生的光輝令她對過去二十年在官埸上的「向下流動」更感懷才不遇。

兩星期前,她更在自己的臉書帳號上,坦白說出最新的抗疫指引,是「我們是開會前才有文件看。政府先宣布措施才諮詢行會(即是她獲委任作非官守的行政會議)!」。意思就是她自認,今時今日主政的「衛生幫」在作出抗疫政策決定前,未有找「消息人士」先和她「吃飯」「打招呼」「溝通」。用中國的官場術語而言,就是她連當權派系的「親密戰友」也已不再是了,只剩上頭做好決定後循例知會,投閒置散。

「高級廢人」坐莊有先例「懷才不遇」的人很恐怖

但當然,承接上一篇對陳馮富珍的討論,若某些建制派資歷深遠但能力低下的「老屎忽」(即台灣人所說的「舊電池」)所說,中共方面是已決定要找有一個熟悉政府部門運作、但又沒有行動能力又的「高級廢人」出任特首,那今屆選舉有可能就是現年71歲的葉劉「登極」的最後一次機會了。

而事實上,起用「高級廢人」也並不是完全沒可能。你看幾年前香港大學任命洋人馬斐森為校長、近日繼任李小加成為港交所行政總裁的歐冠昇更是阿根廷籍、持克羅埃西亞護照的香港永久性居民(在此表白:筆者連他名字叫什麼也記不得,是文章寫好後再在網上搜尋,複製貼上)。兩人也是能力高、履歷強,但很可能連廣東話都未講得好,在香港官僚體系內完全沒影響力的「高級廢人」。

不過起用EQ有問題、「懷才不遇」人士任官還有一個隱憂,就是這些人很容易胡思亂想,為了證明自己有影響力,搞出「721事件」一類震驚十四億人、為老闆添煩添亂的大頭佛。要是葉劉想要在今屆特首選舉有望入閘,就要在未來20日內,根治她在過去20年不甘「向下流動」的性格缺憾了。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薄扶林魔僧/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224/1712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