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範疇:習近平的抉擇台灣的預策——政治全光譜福禍解析

作者:

【前言】

習近平的歷史定位,已經等不到年底的中共20大了。等不到兩個月,甚至兩個星期內,他對中國、中共政權的功過就會板上釘釘了,只是他自己還不見得知道。

台灣的長久國際角色,如同2019年出版的《2022:台灣最後的機會窗口》一書中所預判,今年就是一翻兩瞪眼的開始。只是,多數台灣人自己還沒充分意識到。

【台灣之福禍】

上周在《習近平的恐怖情人台灣的韓戰效應》一文中說,就像史達林用韓戰玩了毛澤東一把,普丁也用烏克蘭戰玩了習近平一把。若說韓戰「救了台灣」,那畢竟是一種歷史馬後炮的說法;韓戰還在打的當下,沒人知道對台灣是福是禍。同樣的,俄烏戰事之收場方式,對台灣的國際政治角色是福是禍,當下也沒人敢斷言。然而,作為台灣自己,必須清醒、做出「預策」——若是福,如何進取;若是禍,如何接招。

【大局】

對於俄烏戰事之收場方式及時間,說法紛紜,此處不再贅述。本文要點出的關鍵要點如下:

(1)無論如何收場,全球現實政治大勢下,歐美各國只能兩邊選一邊:對俄國,選擇「安普保歐」或「去普保俄」;對中國,視習近平識相與否,選擇「去習保共」或「去共保中」。如同前文所說,這個選擇的空窗期很小,長不過兩個月,短可至兩周。

(2)覆水難收,普丁已走過幽明兩界的奈何橋,習近平還在橋中間:自普丁十個月前在烏克蘭邊境布兵、共機同期在南海、台海、東海的動作,一直到習普的冬奧會二人密談後即刻對烏動武,已經坐實了習普二人已結成命運共同體。在不歸路上,普丁已經沒有回頭路,而習近平還有一絲毫的回頭路,但前提是他願意做出「我是被普丁綁架的」這類表述,並以實際行動支持歐美對俄國之制裁。抉擇的時間,只有兩周到兩個月。之後,習也沒有回頭路了。

(3)俄烏之戰,無論如何收場,普丁已成過去式:若不及時跳下普丁號戰車,習近平的最好出路也不過就是過去進行式。美歐不見得不願意看到習氏跳下普丁戰車,但這對習在中共權鬥場內乃權位自殺行為。何況,美歐不見得願意看到習近平擺脫國際困局,因為他會妨礙美歐建制派(如你高興也可稱為「深層政府沼澤地」)對全球秩序「重置」(Reset)之進程。

(4)核戰威脅:自二戰結束以來,世界發生過兩次核戰危機,一是俄美之間的古巴核彈危機(1962),二是俄中之間的珍寶島戰役(1969),兩次俄方都是首度威脅方。此次俄烏之戰,一周戰情不順,普丁立馬就提出核威脅,意氣不輸史達林、赫魯雪夫。普丁早已不屑且揚棄共產主義,這意味「隨時可動用核武器」這態度,不是共產主義之特色,而是「大俄羅斯民族特色」。中國並無此態度特色,雖擁有美國1/20之一的核武,但在「威脅使用」這件事上,卻強烈寄生依賴它國,如與美國旗鼓相當的俄國,還有小弟北韓。烏戰還在進行,普丁這次敢不敢出格動用戰術核武,尚為未定之天。若敢,台灣必然得到韓戰效應。若不敢,或令習近平得到核威懾依然有效之結論,但在他自忖傳統軍武犯台帶來之全面制裁後果也經不起之戒慎心態下,台灣依然可得到若干韓戰效應,當然,這是假設習近平神智尚清。

(5)即使「安普保歐」,也只是權宜之計,最終依然是「去普保俄」:俄國可以保,因為共產蘇聯已經不可能死灰復燃,俄國現代化進程依然有望。至於對中國,鑑於其龐大的14億人口以及共產黨蛛絲般、深入肌理之機制,美歐可能選擇階段性的「去習保共」,再徐圖「去共保中」。當然,如果中共集體不識相,那又另當別論。

(6)經濟上,只要普丁還在位,西方將一直加大制裁力度,直到徹底脫鉤:即使普丁下位,制裁的動力還會持續至少十年。習近平至今綁定普丁之作為,已經使得中國成為「留校察看生」,即使習近平表現出悔意,此「留校察看效應」亦或長達十年以上,期間隨時可被退學。換句話說,中國的世界地位已經處在「保釋緩刑十年」狀態,隨時可被解除保釋。

【習近平的世紀抉擇】

在如此大局下,習近平的選項有哪些?

扭扭捏捏的兩面不得罪,如聯合國投棄權票、放任部分國企參加制裁俄國行列。但如前所述,這些花俏頂多拖幾周,之後,歐美各國就會強迫他拿出實實在在的投名狀,否則就把普丁的帳記在習身上。即使習近平於20大勉強連任成功,普丁的帳還是會記在他身上。

事實上,普丁與習近平之間的關係,乃標準教科書中描述的零和博弈關係,也就是囚徒困境–不是我占你便宜,就是你占我便宜。現在,普丁吃習近平的蛋糕是吃定了。若普丁在烏克蘭陷入持久戰,他會綁架習近平做出中國無法負擔的、進一步威脅歐美的政經軍動作。若普丁失利,俄國被迫接受美國及北約的秩序,從此一蹶不振,那麼,普丁就會拖中國下水,以能源、原物料為要脅,對中國需索無度,再以聯印度制中,以中亞鬧中,使俄方變成中方的某種另類「超級大北韓」負擔,終致反目成仇。這種結局也是歐美日樂見的。

在內外交困的神智不清下,習近平破罐破摔,以台海動武為脫身之計。但台灣之地緣戰略重要性十倍於烏克蘭。烏克蘭前例已告訴世人,只要第一聲槍響,美歐將在數日之內以雷霆萬鈞之勢,全面無縫製裁中國,令中國政治、社會「一夕回到解放前」。普丁侵烏,因為有中國撐腰,那普丁跌落後,習近平侵台,誰替他撐腰呢?

習被迫接受黨內次世代之條件,放棄20大連任第三任期。但即使如此,也得過歐美這一關。歐美肯定會要求整個共產黨對台灣地位、新疆地位、香港地位、南海島礁地位,做出行動上的承諾。

無論習近平如何表現,如果中共整體延續習近平路線,美歐對中國全面經濟制裁之槍已經上膛,隨時可扣扳機。

【台灣預策的光譜】

實力上,台灣已經是個中型國家。但由於地緣處在面積300倍、人口60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旁邊,相對只是個小國。大國可以憑蠻力,小國必須懂政治。過去十年來,隨著國際形勢之變化,我曾從各種角度為台灣思考預策-從謀和避戰、連橫捭闔、國力自強、一直到備戰應戰,全光譜式、無預設立場的思索。無論從哪個角度切入,我認為台灣都必須掌握兩個核心概念:第一個是「關鍵少數」,原諒我用大白話來講,那就是在區域政局中扮演一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博弈角色以求「攬炒求生」的意思。第二個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凡事都有代價,願賭服輸。

21世紀乃美中之爭,這點已是全球共識;台灣處於夾縫中,這也是全球共識。對於美中之爭,我提出的基本原則是「對美不掉隊,對中不插隊」,但真沒料到,普丁跑來插隊了。普丁插隊,對台灣國安是福是禍?其實這繫於習近平的一念之間;若他聰明,就是福,若他不聰明,就是禍。他若聰明,俄烏之戰對台灣帶來的就是「韓戰效應」,若反之,帶來的就是「攬炒效應」。

對這兩種可能性,台灣之「預策」必須同時備齊。否則,危險來時措手不及,機會來時舉棋不定、錯失良機。

以下將過去十年思索之預策,整理陳列。世事難料,全光譜中的任何頻率,都可能隨著局勢出現、消失、再出現。台灣的國安思維,必須像一個中央廚房,食譜及備料儘可能齊全,以應付隨時可能現身的意料中、意料外客人或敵人。

【謀和避戰之道】

和平是台灣人的企求,這點毋庸置疑。但在美中爭霸的夾縫中,向美國跪下,中共想打你,向中共跪下,美國想打你。這是台灣身為「兵家必爭之地」之地緣悲哀。但真的沒有謀和之道嗎?2015年在《與習近平聊聊台灣和中國》一書中,提出一個東亞區域和平之方案,隨後數年由於習氏之作為,似乎已經時過境遷,但在最新的俄烏局勢下,此光譜的條件有再現之跡象,值得再度陳述。同書中,我預判習近平將尋求連任20年,當時被世人視為天方夜譚,但隨後事態之展開,時序及事件均如書中所判。

這2015年的謀和避戰方案中,以台灣的地緣地位為基點,提出東亞區域的「和平公式」如下:

打開天窗說亮話,中國最擔心的,恐怕不是台灣這個地方獨不獨立,而是美國(及日本)會不會有朝一日完全掌握台灣,從而威脅到中國的國防安全以及未來對東海、南海、太平洋的戰略延伸。台灣的有識之士,完全認知到這一點,但小小台灣沒有能力改變大國之間的地緣政治,只有中美兩國可以。

中美雙方於上世紀70年代所簽署的三項聯合公報,以及美國國會所訂立的《台灣關係法》,明顯已難以堪任接下來20年的區域和平基石;雙方在台灣議題上需要一個與時俱進的新基石。站在中國的角度想,對百年中國最有利的策略就是讓台灣「永久的中性化」。中國一直想在「一個中國」原則下和台灣簽署的「兩岸和平協議」,其實找錯了對象,中國應該找美國簽署一個「台灣永久中性化協議」(Agreement on the Permanent Neutralized Status of Taiwan),將台灣因素排除在中美兩國的戰略競爭之外。這樣做,對中國、美國、世界都有絕大的好處:

一、美國本來就承認「一個中國」政策,因此中美雙方是在「一個中國」共識下簽署協議的,而台灣(如同過去近40年)既沒能力也沒意願去挑戰美國的一中承諾;

二、由於中國主動提出台灣中性化,美國也失去在台灣進一步部署攻擊性軍事力量的正當性;

三、台灣海峽已經被世界戰略界列為可能引起世界大戰的脆弱點之一,因為此地區若發生軍事衝突,日本、韓國不可能不被捲入,朝鮮可能伺機而動,俄國可能藉此對歐洲、中東、北非採取行動,中國再一次被捲入世界戰爭,美國也吃不完兜著走;換言之,世界將倒退至少30年。台灣海峽若得到中美雙方的中性化保證,整個世界,尤其歐洲,都會鬆一口氣。

至於台灣本身呢?只要得到了永久不被中共統治的中美共同承諾,台灣人會很快的回過神來,跳脫統獨的羈絆,他們急於建設寶島都還來不及呢。這樣,中國得到了面子,世界得到了里子。眼下的中美在亞洲的對撞氣氛,也都得到根本性紓解。

「永久中性化」這個概念,或許在當前主權體系下是個陌生概念。需要特別指出的是,「中性化」(neutralization)不等於「中立化」(neutrality);後者可能隱含了中國承認台灣的獨立國家地位,但前者完全沒有這層政治含義,而僅僅表達了中國同意使台灣從一個目前處於「衝突公式」中的元素,改變成為一個「和平公式」中的元素,並以中性的地位參與國際事務。出身國際法學界的前比利時參議員亨利‧方亭(Henri La Fontaine)於1917年4月28日發表了一篇22頁的宣言,詳細論證了「中性化」和「中立化」的差異,若以一句話表達,就是後者是戰爭時期保持中立的地位,而前者則是即使在和平時期也保持中性的地位。

中國當下有6個和絕對主權有關的燙手山芋:新疆問題、西藏問題、香港問題、台灣問題、東海(釣魚台)問題,以及南海問題。其中任何一個問題若深化爆發,改革開放30餘年的成果都會被攔腰砍半。

六大問題是連動的,而使其連動的就是「絕對主權」這個概念。簡單扼要的說,絕對主權概念在地球上不過400年的歷史,國家成立因為它,但國家毀滅也因為它。接下來,威脅整個世界的嚴重問題,諸如ISIS問題、難民問題、氣候暖化、南極冰帽溶解、北極資源開採、太空兵器及通訊,沒有一個是所謂的「絕對主權體系」可以解決的,人類只有發展出「後主權」的時代思維及哲學,才能避免整體的崩盤和戰禍。

種種跡象顯示,人類的「後主權思維」已經啟動,至少「跨主權思維」已經是世界顯學。換句話說,今天的中國如果不開始深切反省其「絕對主權思維」,30年之間的中國,雖然或許還可以保持一個大陸帝國的地位,但是與世界政治文明接軌的能力將越來越薄弱。

前述六大問題,若分開一個一個解套,時間夠嗎?資源夠嗎?若「打包解套」,槓槓點又在哪?其實,「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一步到位、讓世界驚艷的槓槓點就落在「中美簽署台灣永久中性化協議」這個動作上。

【政治捭闔之道】

以上的謀和之道,有賴於習近平的聰明,但至今為止,他的表現是不聰明,不但不謀和,且動作連連欲將台灣之國安送進急診室。因此,台灣不得不做政治光譜挪移–急診室中選擇白宮大夫,遠離中南海大夫。

在這段光譜上,我先後提出了《美國借名片論》、《國格比國名重要論》、《方塊字文化圈民主燈塔論》等等預策。分別陳述如下:

【「美國借名片論」- Taiwan還是 R.O.C.?】

2018年,我判斷美國將向台灣「借名片」,先後就此判斷發表了三篇文章:《川普如果向台灣借名片》(2018/11/18)、《美中文明對撞下,台灣的角色?》(2019/01/03)、《黑天鵝—「中華民國ROC」的品牌轉移價值》(2019/02/20)。

此三文後收錄於《2022:台灣最後的機會窗口》一書中,據可靠消息,中南海早已就此三文及該書內容做了深入探討。當下,事態正往這方向發展,台灣社會必須對以下三問題開始探討及辯論:究竟是出借哪張名片?一步到位還是分兩步走?中南海的可能反應及台灣的對策?

先簡要介紹前述三文中對「美國借名片」這概念的要點:

(一)若美國認定只有改變中共政體才能遏止中國的軍事擴張,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向台灣借用名片,因為惟有通過台灣名片的力道,才能動搖甚至瓦解中共的統治。

(二)地球上沒有「台灣問題」,只有「中國問題」;中國問題的解方在台灣,尤其繫於台灣的主體性,也許台灣人自己不這樣看,但世界是這樣看的。

(三)2016年發表《中共不等於中國》(2016/07/25),其後隨著形勢發展,「反中共不反中國」、「反共產體制不反中國人民」成為美國共和、民主兩黨的共識。

(四)不論台灣社會喜不喜歡「R.O.C.」,這張名片對美國具有重大的可操作品牌價值,而「Taiwan」這張名片對美國有重大的長期戰略價值。

接下來探討三大核心議題。首先,從台灣利益的角度,應該出借哪張名片?若能在無恐懼的理想狀態下舉辦公投,當下的台灣多數人肯定是希望美國及國際一步到位的承認「台灣共和國」(R.O.T.)這張名片。但若如此,從中南海的角度看,等於是美國向中華人民共和國(P.R.C.)直接主動宣戰,這並不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即使對美國的死忠盟友而言,國際法上的操作也過於複雜難行。因此,台灣社會不得不深思,如此一步到位真的符合台灣在現實政治下的最佳利益嗎?

但是,若「一步走」切割成為「兩步走」呢?我在《香港國安法北京跨過奈何橋》(2020/05/24)一文中寫到:「……如今北京強渡關山,不惜撕毀《中英聯合聲明》,這樣一來,英國在法理上也可以要求WTO取消香港的實體地位,美國也可以理所當然的取消對香港的所有特殊待遇。甚至,中共跨過的這條國際紅線,有朝一日也可能成為美國撕毀「美中三公報」的案例援引》。」

當下,美國通過的種種對中共政權的法案,加上《台灣防衛法》(Taiwan Defense Act)及《防止台灣遭侵略法》,實質上已經動搖了「美中三公報」的基礎,只差對峙形勢進一步惡化後的宣示了。台灣現在得問自己:假設美國要借「R.O.C.」這名片,屆時政府同不同意?當然美國也可技巧模糊的避開「China」和「Taiwan」這兩個字,而用例如「2 Chinese nations」(兩個華人國家)這樣的字眼,屆時台灣人同意嗎?台獨工作者同意嗎?

美國若走這條路,最終目的當然不是為了創造「兩個中國」,那對美國利益一點好處都沒有。這樣做一定只是過渡性的「品牌操作」,若干年後可進行「品牌轉移」。那麼,台灣在「中華民國R.O.C.」品牌被「先借後轉」之後,剩下什麼?你很聰明,你猜對了。

再來就要談中共的反應及台灣的對策了。中共會如何?那就要看美國的智慧及中國人民的反應了。台灣社會得綁好物理及心理的安全帶,此點可參考《台灣訣:不掉隊、不插隊、除肉桶、固社區》(2019/01/20)一文。另外,也須意識到,在世界眼中,台灣的主體性的唯一落腳點就是真正的民主自由法治,三者缺一不可。台灣還有很大努力空間。

【國格比國名重要】

人格比人名重要,不知道你同不同意這句話?以我自己為例,我可以明天就把我的名字改為「范美麗」,但那並不會把我在他人眼中變得更美麗,或我也可改名為「范高大」,但那也不會讓我的身高提升20公分。不論我改什麼名字,最本質的還是我的人格,人格不進步,改什麼名字都一樣。為人處事的方式不被別人尊敬,名字再氣派也沒用。名字,不是一個人吃得開吃不開、走路是否有風的要素。

同樣道理,一個國家的國格,遠遠比國名重要。台灣,糾纏於國名問題太久了,耗費了大量的精力,陷入了「國名情結」,以至於無暇追究台灣的國格。

讓我們誠實的自問,今天台灣內部大多數的難解問題,從黨爭到政策,是不是都直接、間接的源自這個「國名情結」?爭議不分性質、大小,最終總是會被不分青紅皂白的引導到與「國名情結」相關情緒中?

台灣社會的大部分精力,應該儘快聚焦在「國格」問題上:台灣要做怎樣的一個國家?台灣要以怎樣的國格立足於世?你我作為公民,怎樣才可形塑國格?沒共同體意識就沒國家

當然,「國格」這概念,有如「人格」這概念,牽涉到方方面面。在萬象社會中,要樹立一個獨立出眾的人格並不容易,同樣的,在萬花筒般的世界上,要建立一種他人一眼就認出的國格也不容易。尤其以台灣尷尬的國際地位,需要一些腦筋急轉彎。

我個人認為,只要能打破「國名情結」,以台灣今日的既有基礎,國格問題會自然迎刃而解。其中道理,有如佛家所說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把眼光放長來看,台灣其實只有兩個關鍵問題:一個是中共武力威脅的問題,一個是社會內部的「國名情結」心理問題。前者8成操之在人,後者百分之百操之在己。操之在人的七分靠打拼、三分靠運氣;操之在己的,若做不到只能算活該。

「國名情結」在台灣如此頑固,根本上是個心理問題:今天生活在台灣的活人,由於舊情綿綿或舊恨綿綿,不願意承認自己屬於一個命運共同體。容我把話說得再狠一點:請注意上面說的是「活人」而沒說「死人」,因為死人已經死了,不會陷入舊情綿綿和舊恨綿綿,還活著的,才是問題。

繞了一圈,回到重點:一個國家有沒有國格,最最基本的就是生活在這個國家的人有沒有命運共同體的意識。有這意識,才有國格的基礎,沒這意識,就沒國家,管它的名字叫什麼。

我們來做個簡單測試,看看你有沒有命運共同體的意識。請回答以下3個問題:

(1)你願不願意變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

(2)你願不願意被共產黨統治?

(3)你同不同意,以上兩個問題都回答「否」的人,和你同屬一個命運共同體?

期待某個民調機構,用以上3個問題做一次全民調。這民調的結果,才能代表台灣的國格,管它國名叫什麼。

基於以上,讓我們,尤其是年輕一代,一起來重新定義最關乎台灣命運的問題:國格先於國名,還是國名先於國格?依我個人觀察,很快的,台灣就會面臨這個問題。到時逼你回答的壓力會來自國際,台灣若到時還沒有一個基於命運共同體的回答,恐怕會耽誤了大事。

【「方塊字圈」的政治文明燈塔】

台灣所使用的文字,必須正名為「方塊字」。方塊字博大精深,可詩可詞,可文可武,然冠以「漢字」、「華文」、「中文」等名均框限了其文化意義,自陷於人類文明演化角落,實有正名為「方塊字」之必要,以凸顯文字演化之廣闊可能。

時至今日,方塊字使用圈內人,實不宜拘泥於舊詞、舊意、舊形、應勇於創新詞、新意、新形、乃至與其他文種融合,以達跨地域、跨血緣、跨族裔、跨國界之無限可能,與世界各類文明並駕齊驅。

方塊字使用者遍全球,可分為兩部分,其最大宗約14億人生活在今天稱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那塊大陸地(以下簡稱「A組」),第二部分總數大約5000萬至6000萬人,生活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以下簡稱「B組」)。

由於方塊字承載了數千年來累積的文獻、典籍、文學詩詞,上至儒道法釋的思想,下至小說、戲曲、成語,無可避免地,凡是方塊字使用者,腦袋裡的意識和思維都多多少少有某些共通性,也就是文化的紐帶。這是人腦的結構使然,就像盎格魯薩克遜文字,俗稱「英文」的使用者,無論身在地球何處,都避不開某種文化紐帶一樣。以突出的例子講,南非受英文教育的黑人,和紐西蘭受英文教育的白人之間,其文化紐帶遠遠大於西班牙白人和魁北克法文區的白人。

Civilization這個字被翻譯為「文明」,而非「血明」、「種明」、「語明」或「祖明」,是有深刻意義的,因為文字的紐帶力量,遠遠地超過血緣、種族、語言、祖先來源的紐帶力量。因此,前述的方塊字使用圈中的A組和B組,不管在地球的哪個角落,都具有文明的紐帶。話雖如此,由於歷史的因緣際會,A組和B組生活在不同的政治制度下,這也不稀奇,就像同樣接受法文教育的地區,法國的民主政治制度和非洲法文地區的集權政治制度,也因為歷史際遇之不同而南轅北轍一樣。

從文明內政治制度的統一性來看,英文文明圈內最為統一。在英文圈內,我們幾乎想不出來一個不走民主自由法治的國家;相對而言,西班牙文圈,發源地西班牙已經走上民主自由法治,而南美洲的西班牙文國家卻不乏還生活在極權或集權的政治制度下,儘管這A、B兩組西班牙文使用者共享政治制度外的一些文明紐帶。

回過頭來看方塊字文明圈內的A、B組,很明顯地,在共享某種因方塊字而來的文明紐帶的同時,它們處於政治制度的競爭,甚至衝突。非中華人民共和國管轄的台灣,具有2300萬人口,可說是方塊字字B組中的最大者。尤其有意思的是,台灣的方塊字使用者橫跨了至少十幾種血緣族群,甚至幾十種;宗教上,全世界的教種,或多或少地在台灣都有一塊;性別價值觀上,台灣也是亞洲最寬容的。簡而言之一句話:台灣在地球上的方塊字使用者圈內,是最包容的一塊寶地。在政治制度的開放性上,儘管還有所不足,台灣也無疑地是方塊字字使用圈內最為民主自由法治的地方。

我們真的不知道,方塊字使用圈中的A組─中華人民共和國,會不會有一天走上民主自由法治的政治制度。或許會,但也或許不會。但如果,這是一個很大的如果,它有一天走上這個方向,那麼,與其不隸屬的台灣就成了一群大雁的雁頭。

台灣絕不能妄自菲薄。要知道,文字的力量是超越一切的,同樣是使用方塊字,只要你的方塊字上所承載的理念和經驗具有吸引力,終究有一天你會成為燈塔。台灣今天所需要警惕的是兩件事:其一,自我破壞了政治制度文明;其二,方塊字能力不足以承載你的理念、不足以表達你的經驗。若台灣能夠精進其政治制度文明以及方塊字使用的能力,有朝一日將成方塊字圈內之燈塔。

【被迫一戰下的應戰之道】

台灣固然愛好和平,但若被迫一戰,今日就得準備好。以下是過去數年不斷嘮叨之預策:

〖尊軍〗「軍」作為一個為你我赴死的角色,必須給予足夠的榮耀與報酬,尤其在此戰雲密布時期,募兵制下,我認為台灣社會對志願參加戰鬥部隊者,必須做到「一人參軍、照顧全家」,從戰鬥部隊退役者,應重視其經驗的價值。請記住,這裡談的不是「福利」;一位曾經願意、將來可能為你流血的人,獲得的認可不應該被稱作「福利」,而是你我欠他/她的。

〖肅軍〗導致軍心渙散的歷史殘留官僚體制應該立即整治。政府應該立即明確一個立場,以消弭軍人的認同疑慮:台灣軍人的效忠對象,就是那群和軍人拿同一張身份證、同一本護照、向同一個政府納稅的人民,而不是任何抽象概念或符號。對於此立場持異見者,應立刻逐出軍人行列,無論現役還是退役。

〖恢復軍事法庭〗為了令絕大多數軍人服氣、為了維持這個角色的社會榮耀,台灣當年衝動魯莽取消的軍事法庭系統應該立即恢復;軍事法庭若有問題,可由軍事專業角度批判,而不是將問題丟給處理民間事務的司法法庭交差。若不恢復軍事法庭系統,國安危矣!

〖恢復徵兵制〗民氣才可定軍心。恢復有效的徵兵制度、改善復役制度,才能堅定職業軍人的軍魂,以及國際支持台灣國安之定心。

〖向方塊字使用圈招募兵源〗由於在東南亞生活過多年,我有把握說,只要台灣推出「服役五年過關就給予公民證」之政策,兩年之內會有接近兩萬名海外華人願意報名,供中華民國軍方挑選其精壯可靠者。

〖不對稱戰術及武器〗只要排除非軍事的政治、商業利益干預,發揮台灣最成熟、最擅長的軍事科技,不追求二十年才能半生不熟的技術,針對保衛台灣為目標,集中力量於不對稱戰術及武器。

〖廣募女兵〗三個理由:

其一,台灣社會當下,女青年向上心高於男青年,雖然僅占軍中8.2%;但,從飛行官、傘兵、電子兵一直到陸戰隊,女性表現優異比率,超過男性,這已是軍界都知的事實。

其二,在台灣文化下,女性傾向追求「成就認可」;而男性除此之外,還會猛追權力和金錢利益。軍隊必須職業化,不能成為權力場和利益場。其三,台灣只打自衛戰,靠的是有不對稱威力的武器、精巧的操作、細緻的流程,這正是女性長處。雄三誤射,如果現場是一群受過訓練的女兵,不太可能發生;甚至可說,若是有目的發射,女兵肯定強過男兵。

〖廣設電戰靶場〗兩點理由:

一、以台灣的地理條件,國家安全上,民防比軍防更關鍵;

二、民防備戰是一種「明碼標價」的舉動,明確標出敵意方將會付出的最高代價,以及明確標示善意方介入的最低代價。沒人喜歡戰爭,但若被迫一戰,就要事前知道輸贏的關鍵。台灣若戰火燒身,一定是被迫的;在被迫的情況下,什麼叫贏?什麼叫輸?台灣只要不被土地占領,就叫做贏。全台土地被占領了,才叫做輸。敵方若占領不了整個島,敵方就算輸了。因此,駭止敵方啟動戰爭的最有效方法就是:讓敵方知道,無論是用封鎖戰、電磁戰、飛彈戰、登陸戰,或任何形式的摧毀戰,它都無法占領全台的土地。當敵方百分之百清楚認知到這點,它的計算公式里才會認真考慮「賠了夫人又折兵」的結果:攻擊了台灣而又無法全面占領,等同瞬間拉拔了台灣的國際聲勢,到時要求台灣獨立的恐怕不是台灣自己,而是國際社會。只要台灣社會現在就表現出「絕對不被你占領」的意志力,就是止戰、避戰的最有效武器,比軍機、軍艦、潛艇、飛彈還有效。

因此,台灣應該廣設包含精準射擊、無人機操控、實景戰術電子遊戲之廣義靶場,讓全台養成卅萬的不懼戰者,就是敵方無法占領台灣土地的最有效、最即時的方式。直白的講,這比招募卅萬正規士兵還要有效,因為一旦成為正規軍,就只能聽從統一號令、服從上級。其對占領企圖的駭阻力,遠遠比不上一群散落各地本鄉本土、自發組織的不懼戰者。只要得到國防部的同意及相關單位的支持,台灣民間絕對有能力在半年之內,在主要城鎮以經營自足的模式,至少創建卅個電戰靶場。可採證照方式進行,如效法世界潛水界規範,以初級、中級、高級、教練級、特殊級劃分SOP。如此,退役的特戰人員、實戰兵種、績優刑警等等國家花費了巨額培養的人才,就有了做靶場教練、管理人員的第二春職業生涯,不必去屈就與專業無關的業種。

【不得已的關鍵角色求生法】

即使做了以上一切,台灣還是有可能被逼到純粹的戰爭邏輯中。兵不厭詭,甘冒大不諱,以下略述幾項「死地求生」之術(請回顧前文中對「關鍵少數」之定義):

〖出兵釣魚台〗2018年在香港的「香江論壇」中,我直接對聽眾內的中聯辦高官說:「如果北京膽敢對台灣動武,是我的話,我就會出兵釣魚台,引出日本來和中國決鬥」。此話當時被台灣社會視為天方夜譚,然而就在2021年11月分,意外的從台灣一位退役高級將領得知,多年前在一場美、日、台的聯合軍棋推演中,得到的結論就是如此,日本政府嚇得隨即祭出官方買下釣魚台的動作。

〖太平島國際招標〗2018年提出,台灣在國際上雖缺少法理主權(de jure sovereignty),但包括無邦交國在內的許許多多國家,都接受台灣的實質主權(de facto sovereignty)。且所有國家都知道,台灣最不需要的就是軍事衝突。這極為特殊的世界地位,其實給了台灣一個極為特殊的條件:作為一個缺少法理主權的國家,台灣其實沒有完全的義務遵守以「法理主權」為先決條件的國際法或國際仲裁,而可以有創意的施展實質主權。

以太平島的處置為例,辦法如下:

(一)台灣向國際宣布太平島為「中性化領域」(Neutralized Zone);

(二)台灣把太平島劃分為兩塊,對聯合國內所有成員國之中的任何二國,開放租借太平島,展開公開透明競標。請注意,以上說的是「中性化」(Neutralized)而非「中立化」(Neutralized),這兩者在國際法上有著微妙差異;後者的提出需以法理主權為基礎,而前者不必。因此,台灣可用參加WTO的主體身份進行此競標。

競標條件只有5項:

(A)1美元起標,競標期內出價最高的兩方得標;

(B)租借期為99年,只得作為和平使用;

(C)得標兩國與台灣簽訂,租借期內互不武力侵犯並協防台灣安全;

(D)太平島海域內若產生經濟利益,台灣可得其中一定比例(例如10%或20%);

(E)倘若流標(競標者不符合前述條件或沒有國家競標),則此標案永久有效,台灣隨時可再度啟動招標。

這個處置太平島方式的好處是:

(甲)將太平島這個變數,由南海衝突的公式中移除;

(乙)保障了台灣的國家安全;

(丙)最高分貝的向世界表達了台灣追求區域和平的願望。

〖核廢料放到東沙群島〗基於以上「太平島招標」之同樣法理,台灣可逕自加固東沙群島之地下防禦工事,將社會詬病多年的核電廢料轉移至東沙。

〖軍事威脅庫頁島〗此舉最具爭議性,但可能最符合「關鍵少數原則」的實效性。台灣直接訴諸中國人民之民族情緒,控訴中華人民共和國無能,未能由俄國收回「自古以來」之失地、繼續容忍1860年「北京條約」割讓予俄國之庫頁島。日俄之間至今猶在庫頁島、北方四島之主權上存在爭議,台灣艦艇只要接近庫頁島,日艦、俄艦、美艦必然出動,中國必須調兵,由而牽動台海態勢,此舉可生「圍魏救趙」之效。

【台灣獨立之道】

愛好和平的台灣,如果可能落入被迫一戰,當然也可以被迫獨立。2020年8月10日,前總統馬英九表示,中國的攻台戰略就是「首戰即終戰」,我當天就在臉書上大大貼了兩句話:「首戰即獨立、終戰即共亡」,至今尚在。這就是台灣應該做的明碼標價動作。

【援引普丁「住民自決原則」打臉中共】

俄烏戰爭正酣之際,讓我們記得普丁在2014宣稱克里米亞獨立時,至少三次引用了以下的國際法原則,並逐字逐句的覆述了相關的聯合國憲章及美國在支持科索沃獨立時的宣言:

(1)是否成為獨立國家乃住民自決之事,非住民無權干涉;

(2)住民自決,公投就可決定,不需要任何「中央政府」的同意;

(3)2014年克里米亞住民中92%公投贊成獨立。然後,2022年2月26日的全球講話中,普丁宣布,俄國正式承認烏克蘭東部頓巴斯地區的兩區域為獨立共和國: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LPR)及頓內茨克人民共和國(DPR);因為,盧甘斯克及頓內茨克住民公投中96%贊成獨立。

【兩階段獨立論——從台灣基本法到正名修憲】

憲法,或任何下位法,都是建構於最底層的法學概念,只要打通了法學概念,上位∕下位是可以互通無礙的,就像人們可以在蘋果作業系統底下執行微軟作業系統一樣。

《中華民國憲法》可以視為蘋果作業系統,而《台灣基本法》可以視為微軟作業系統。有關「台灣基本法」的研究、草擬,早已有法學耆宿、學術界進行多年。至於法學上是否可憲法外掛,這是個不證自明的問題,當年可以依憲外掛《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今日當然可以外掛《台灣基本法》。

台灣今天想做的一切憲法改革,都可以呈現在《台灣基本法》中,並依其實施一切事務,無需修憲。當天時、地利、人和條件到位之際,脫掉外衣即可。

【台灣當下正道】

想定歸想定,實務歸實務,二者不可混;路是人走出來的,量變會帶來質變。當下台灣處境下的實務,我曾提出一句話總結:反共去統不反中國平民。

1.反共:台灣其實並沒有那麼反對自由的社會主義;事實上,台灣社會本身在日常生活型態中就含有明顯的自由社會主義的痕跡。但是,台灣絕不會容忍社會主義精神脫序到共產主義的地步。若然,那種社會主義就是敵人,沒有討論的餘地。台灣海峽彼岸的中國共產黨(CCP),就屬於這一類。

2.去統:在台灣,不但老一輩了解中共天天掛在嘴邊玩弄的「統一」,只不過是其用來維持政權、控制已經被洗過腦平民的一種虛偽口號,而年輕一輩只會以荒謬視之。

因而,此處並沒有用過去的「反統」一詞,而是用「去統」,表示了一種將「統一」概念徹底由腦中去除的意思。就像「大掃除」的意思一樣,老早就該扔掉的東西就把它扔掉。

3.不反中國平民:指的是對中國平民保持中性的態度。中共不等同中國,更不用說等同中國人民了。中共是一個具有9千8百萬黨員的巨大政黨,但那只是住在那塊土地上的14億人當中的7%。簡單的算數就可以呈現真相。對任何國家,如果僅占7%的人口可以在政治上完全控制100%的人口,唯一的可能就是實施殘酷暴力或通過暴力改變人的頭腦。

中國平民本身就是受害者。其它的國家,不應該膝蓋反應式的把受害者視為天生就是邪惡的。因此,無論在心態上還是現實地緣政治考慮下,台灣社會都應該把「必反」這詞留給共產黨而不是受害的平民。

【結語】

俄烏戰爭,無論以何種方式收場,都將改變全球之權力格局、經濟格局、乃至社會格局,這已經是地球人的共識。對台灣,危中有機,機中有危。它一定牽動台海形勢,台灣必須準備有所作為,做出「預策」,否則,危險來時措手不及,機會來時舉棋不定、錯失良機。以此長文,與和我拿同一張身份證、同一本護照、向同一個政府交稅的公民們互勉互惕!

轉附:

火線推出電子新書造訪

https://www.insightfan.com/insights4tw2022/

習近平的抉擇台灣的預策–政治全光譜福禍解析

《前言》

習近平的歷史定位,已經等不到年底的中共20大了。等不到兩個月,甚至兩個星期內,他對中國、中共政權的功過就會板上釘釘了,只是他自己還不見得知道。

台灣的長久國際角色,如同2019年出版的《2022台灣最後的機會窗口》一書中所預判,今年就是一翻兩瞪眼的開始。只是,多數台灣人自己還沒充分意識到。

章節

《台灣之福禍》

《大局》

《習近平的世紀抉擇》

《台灣預策的光譜》

《謀和避戰之道》

《政治捭闔之道》

《被迫一戰下的應戰之道》

《不得已的關鍵角色求生法》

《台灣獨立之道》

《台灣當下正道》

《結語》

俄烏戰爭,無論以何種方式收場,都將改變全球之權力格局、經濟格局、乃至社會格局,這已經是地球人的共識。對台灣,危中有機,機中有危。它一定牽動台海形勢,台灣必須準備有所作為,做出「預策」,否則,危險來時措手不及,機會來時舉棋不定、錯失良機。以此電子新書,與和我拿同一張身份證、同一本護照、向同一個政府交稅的公民們互勉互惕!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316/17213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