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謝田:俄烏戰爭之後 中共離徹底滅亡又近了一步

—烏克蘭戰爭的終結和滿世界的瘡痍

作者:
對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來說,這場戰爭最後的終結,是中共的兩個軍火源頭被削弱。中共從此得不到烏克蘭的軍事技術和軍備設施,也即將承受國際社會對俄羅斯的制裁可能延伸至中國的風險。也就是說,中共威脅世界的能力,從軍事力量到經濟實力,從外交軟實力到政治影響力,都被大大地削弱;中共政權離徹底地滅亡,則更加接近了一步。

3月7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進入第12天,大批烏克蘭人逃離烏克蘭。圖為進入波蘭的烏克蘭難民。(AP Photo/Visar Kryeziu/加通社)

烏克蘭的戰爭會如何終結,還有些許變數,但似乎大勢已定。筆者2月10日的預計,是整個戰爭將在進行約一個月之後,在三月底前後,會達成停火協議;其最晚可能在再拖延兩個月後,到四月底左右,才會最後熄火。烏克蘭總統的顧問阿雷斯托維奇(Oleksiy Arestovich)2月14日也推測,俄烏戰爭最遲可能在5月初結束。但這場戰爭即便是結束了,戰爭留給世界的,是破碎的家庭和破碎的心靈,還有破碎的人際關係和國家關係,加上烏克蘭富饒土地上滿目的瘡痍。

善良的人們,看到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義憤填膺,痛斥侵略者,這都值得嘉許,也非常可以被理解。但在偏見媒體一窩蜂、一面倒的宣傳攻勢之後,仍然不能冷靜下來,重新對戰況、戰爭的背後原因和戰爭的走向有更新、更深入的評估,就很令人惋惜。因為對戰爭的理解和局勢的分析有不同的觀點,就陷入新的人際關係破裂甚至族群分裂,就模糊了對中國人、對全世界真正的敵人的認識;對人類世界面臨的更真切的危險置若罔聞,那就完全沒有必要了。難道我們到了今天,仍然不能從選舉、投票、瘟疫、病毒、口罩、疫苗等等帶給人們的撕裂和敵意中走出來嗎?當世人因為觀念的不同互相排斥、互相攻陷、互相殘殺的時候,在背後偷偷的抿嘴笑的,只有魔鬼和被魔鬼驅使的人群。

為什麼筆者認為烏克蘭最後可能不得不委曲求全、簽訂城下之盟、達成停火協議?是因為烏克蘭面臨的嚴峻局勢,大國博弈的悲劇和世界各國若即若離的立場。

俄烏之間的談判,雙方團隊持續的接觸,在人們沒有注意的情況下,其實從戰爭的開始就一直在進行。開戰三個星期之後,克里姆林宮(3月16日)表示正在考慮基輔方面提出的方案,讓烏克蘭成為類似於奧地利或瑞典那樣擁有有限軍隊的中立國家,暗示了和平談判的可能進展。

雙方邊打邊談,俄羅斯繼續維持軍事高壓,在烏南繼續連接東部和南部,對基輔則是圍而不入。烏克蘭則在頑強抵抗的同時表示,它準備通過談判結束戰爭,但不會「投降」或接受俄羅斯的「最後通牒」。但是,烏克蘭的選項,可能不是人們希望的那麼多。

令人遺憾的是,烏克蘭總統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仍然沒有意識到國際社會的多極化的反應:民眾的熱情,媒體的煽動,軍火商的興奮和各國政府的冷漠,仍寄希望與和平協議能夠保護自己的國家在未來免受威脅。他在視頻講話中說「我們能夠而且必須為烏克蘭談判出一個正當但相當大的和平——真正有效的安全保證。」烏克蘭談判代表、總統顧問米哈伊洛‧波多利亞克(Mykhaylo Podolyak)則說,基輔只能接受一個具有可執行的安全保證的「烏克蘭」模式,「在烏克蘭遭到攻擊的情況下,這些保證的簽約國不會像今天這樣袖手旁觀,而是在衝突中積極站在烏克蘭一邊,並正式向我們立即提供必要數量的武器。」

將自己的國家的安全寄希望於別的國家的「保證」、「簽約」,在放棄核武器得到安理會五常的承諾之後又看到它們不兌現承諾,在東歐鄰國、北約各國袖手旁觀,西方大國口惠而實不至的今天,仍然抱有這樣的幻想,烏克蘭政府如此的執著,只能說是烏克蘭人民的悲哀。

澤連斯基3月16日以視訊形式向美國國會議員發表講話,提到了美國總統山、珍珠港和9.11恐怖襲擊等事件,敦促美國向烏克蘭提供更多的軍事援助和人道主義支持,同時加大制裁俄羅斯。「在我們國家和整個歐洲最黑暗的時刻,我呼籲你們做得更多。」「我們現在需要你們。」

雖然美國國會議員起立給予這位烏克蘭總統熱烈的歡迎,但對於這位總統提出的要求,美國在烏克蘭上空實施禁飛區、以阻止俄羅斯的襲擊,國會兩黨議員均婉言謝絕,對禁飛區持謹慎的態度。因為他們認為,這會讓美國在烏克蘭上空直接對抗俄羅斯。拜登也拒絕了澤連斯基向烏克蘭運輸戰機的要求,雖然提供了8億美元的額外安全援助。失去了美國強有力的支持,烏克蘭全面反擊俄軍的可能性幾乎為零,而談判達成協議就成為唯一的出路。

烏克蘭戰爭,到目前已經摧毀了至少100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聯合國開發計劃署警告說,如果衝突持續下去,烏克蘭近20年的社會經濟成就可能會喪失,幾乎三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以下,另外62%的人口在未來12個月內可能陷入貧困。英國金融時報採訪一個討論會的參加者後指出,儘管俄軍推進速度不如預期,但大部分西方國家官員及分析家仍相信,俄羅斯獲得全面性勝利,這將是最可能的結果。專家預料,俄軍掌握控制權後,將會由俄羅斯政府來取代澤倫斯基政府,烏克蘭人在境外成立受西方國家支持的流亡政府,烏克蘭境內將出現長期的反抗衝突。

這樣的結果,雖然會讓同情弱小、厭惡侵略的人們會感到傷心,但在當前的國際局勢之下,在魔鬼在統治我們世界的情況之下,烏克蘭也許不得不委曲求全,接受這樣的結局,以免除更多的流血。我們的世界,即便沒有炮火的襲擊,也已經傷痕累累、滿目瘡痍。

戰爭會怎樣終結、談判會出現什麼樣的結局?俄烏之間的得失,可能會因為基輔爭奪戰的結局有所不同,但可以確定的,應該是烏克蘭的整體軍力,核電廠的全部核燃料,頓涅茨克共和國,盧甘斯克共和國,烏克蘭中立的地位和克里米亞地位的承認。對烏克蘭更壞的結局,是失去南部部分領土、包括其軍事工業基地和港口和連接南部和東部的地帶。

對於戰後的世界,一些可怕的趨勢已經開始浮現。核武器可能會加速擴散,空間的軍備競賽會加劇,人口的遷徙和難民潮會給歐洲帶來新的困擾,世界金融體系出現裂痕,世界經濟會受到沉重的打擊,更多的區域性戰爭可能已經在醞釀之中。

日本在烏克蘭戰爭之際,再次強調其北方四島的主權,並對美國的核保護傘和日本自己的核武器,都提出新的看法。普京的核武威脅使得西方卻步,但會刺激其它國家考慮其核武戰略。

烏克蘭戰爭是西方新軍事科技的試驗場,身經百戰的毒刺飛彈,屢建奇功的標槍飛彈,英國的NLAW新一代輕型反坦克武器和剛剛投入的美國彈簧刀無人機,都是俄羅斯坦克、裝甲車、戰鬥機的克星。烏克蘭戰爭中,真正有效的在打擊俄羅斯入侵軍隊的,正是美國的高科技,包括個人式的單兵反坦克武器、個人攜帶的防空武器和最先進的太空偵查、電子偵察機和無人機現場偵察和攻擊。俄羅斯的軍事裝備,預先設計好了對付烏克蘭老舊和過時的俄式裝備,但不能應付美式的最新裝備。美軍提供的種種裝備,沒有跳出防禦性武器的範圍,俄軍是啞巴吃黃連、有嘴說不出。

但是,俄羅斯的太空力量和戰略武器沒有受到影響,這次危機會讓普京更珍惜他的這些殺手鐧。美國空軍研究實驗室最近發布視頻,宣布美軍計劃把巡邏的太空領域增加到目前的千倍以上,擴展到月球那麼遠的距離。這意味著空間的軍備競賽會進入一個新的階段。

這場戰爭最後的結果,對烏克蘭和俄羅斯來說,兩個斯拉夫民族的「同胞」,再一次在世界的注視下,互相敵視,互相殺戮。俄烏已經兩敗俱傷,斯拉夫人在世界的勢力和影響力會大減。戰爭,其實從俄羅斯軍隊2月24日入侵烏克蘭之前就開始了,烏克蘭政府軍和兩個東北俄羅斯裔聚集州的民兵武裝衝突,越演越烈,迅速升級。俄羅斯正規軍的入侵加劇了兩個民族的撕裂。烏克蘭失去了自己大部分的軍力、部分的領土、與俄羅斯裔烏克蘭人和平共處的機會、和決定自己命運的能力。俄羅斯失去了威懾的力量、大量的常規武器、與基輔羅斯祖先的傳人和平共處的機會,也露出了自己的軟肋。

這場戰爭最後的結果,對美國、歐洲來說,是深深的恥辱和信譽的喪失。美國和歐洲可能因為新式武器的展覽、免費的戰場演示、有效的市場推廣,給自己的軍火商帶來巨大的商機和利益,但世人會更加清楚地看到以前被政客們標榜的崇高理念,是多麼地脆弱、不堪一擊。在利益面前,良心變得根本不值錢,諾言變得根本不兌現。國際秩序、世界和平、國際條約和公約,一夜之間,都可以被扔到腦後。西方可能看到俄羅斯常規力量的大幅削弱,但必須意識到俄羅斯的戰略力量卻因此變得更加具有危險性和威脅性。

對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來說,這場戰爭最後的終結,是中共的兩個軍火源頭被削弱。中共從此得不到烏克蘭的軍事技術和軍備設施,也即將承受國際社會對俄羅斯的制裁可能延伸至中國的風險。也就是說,中共威脅世界的能力,從軍事力量到經濟實力,從外交軟實力到政治影響力,都被大大地削弱;中共政權離徹底地滅亡,則更加接近了一步。

在這場戰爭之中,東方的、中國的共產主義勢力被圍剿殆盡;西方的、魔鬼統治世界的局面,社會主義的政策和深層政府及其幕後世界集團的勢力,其真實的面目,其嗜血、隔山觀虎鬥、火上澆油的作為,也被世界人民清楚地看到。我們世界的未來,從烏克蘭戰爭開始畫線,註定會是永遠地不同。

作者為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市場學教授暨約翰奧林棕櫚講席教授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318/17224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