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美墨邊境烏克蘭人順利來美 反戰俄羅斯人被拒

2022年3月17日,在墨西哥提華納,尋求美國庇護的俄羅斯公民睡在聖伊西德羅口岸墨西哥一側的臨時營地。在過去的幾天裡,逃離俄羅斯的尋求庇護者在行人過境點附近搭建了一個小營地,希望海關和邊境保護局能允許他們進入美國。烏克蘭人現在可以進入美國,而俄羅斯人則會像其他國家的尋求庇護者一樣,被拒絕入境。

近日,很多試圖從墨西哥邊境進入美國的俄羅斯人感到沮喪,因為他們不能像烏克蘭人那樣被放行進入美國,儘管他們也是因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爭而離開了自己的家園。

路透社(Reuters)報導,本周,美國官員已經讓數十名烏克蘭人通過邊境檢查後入境。但被堵在美墨邊境外的俄羅斯人仍在為自己的未來擔憂。一些俄羅斯人不顧墨西哥當局的警告,在邊界鐵絲網附近的人行道上紮營等待。

數學老師伊琳娜‧佐爾基娜(Irina Zolkina)帶著她的四個孩子和女兒的男友離開了莫斯科。周四(3月17日),當一名美國邊境人員看了她手中的一摞俄羅斯護照後搖了搖頭,說他們將不得不繼續等待後,佐爾基娜突然大哭了起來。過後不久,美國邊境官員將六名烏克蘭男子放行進入了美國邊境。

她在加利福尼州聖地亞哥(San Diego)對面的墨西哥邊境城市提華納(Tijuana)市對路透社記者表示:「這麼多年來,我們都生活在恐懼之中……俄羅斯國內也很糟糕。」

佐爾基娜向路透社播放了一段BBC報導的視頻。該視頻記錄了她因參加2月24日的反戰抗議活動而被捕的過程。2月24日,俄羅斯發動了對烏克蘭的入侵。克里姆林宮稱這是一次「特殊軍事行動」。西方國家則譴責莫斯科發動侵略戰爭。

她說,在被拘留幾個小時後,她被釋放,並在一個星期之後帶著孩子們離開了俄羅斯。她透露說,她們途經塔什干和伊斯坦堡,然後到達墨西哥海灘度假勝地坎昆(Cancun)——俄羅斯人前往美國邊境前的一個常見出發地點。

根據聯合國的統計,目前已經有超過300萬烏克蘭人成為難民,其中大部分在與烏克蘭接壤的國家內。據媒體報導,成千上萬的俄羅斯人也因為這場戰爭離開了他們的國家。

一些在提華納跨過美墨過境的烏克蘭人,獲准在美國停留一年。

當在周四(3月17日)被問及南部邊境的烏克蘭人和俄羅斯人的情況時,美國國土安全部部長亞歷杭德羅‧馬約卡斯(Alejandro Mayorkas)回答說,政府正在幫助那些逃離烏克蘭的人,並正在考慮實施其它項目,以擴大人道主義援助。

根據中共病毒疫情政策,美國和墨西哥邊境對大多數尋求庇護者關閉。

當被問及目前對尋求庇護的俄羅斯人的政策時,美國國土安全部的一名發言人表示,該機構會根據具體情況對「特別易受傷害的個人」作出例外處理。

「這不公平」

在佐爾基娜旁邊,還有其他幾十名俄羅斯人。幾天來,他們都裹在厚厚的毯子裡,睡在離邊境牆數英尺的地方,希望美國官員能注意到他們的庇護請求。

32歲的餐廳經理馬克(Mark)表示:「不讓我們進去,這不公平!」今年3月初,他和妻子從莫斯科乘飛機經土耳其和德國前往墨西哥。

馬克要求不要透露自己的姓氏。他說,他們夫妻兩人去年因支持被監禁的反對派領導人阿列克謝‧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並參加了抗議活動,被逮捕了三天。他說,回到俄羅斯不是一個出路,因為新的法律規定,對於敗壞俄羅斯軍隊名譽的行為,將被判處高達15年的監禁。

馬克說:「我們決定就留在這裡,就在這兒等著。」他坐在毯子上,看招數百名遊客和美國公民進入聖地亞哥。「如果我們離開這個地方,所有人都會立刻就忘記我們的這個問題。」

美國政府的數據顯示,從2021年10月到今年1月,邊境官員遇到了大約6400名俄羅斯人,其中一些人說他們是持不同政見者,現在來到美國。俄羅斯大使館在當時的一份聲明中說,它已經就這些公民的事情聯繫了美國有關部門。

上周在提華納,墨西哥官員分發了列有附近移民庇護所地址的俄語傳單。並發了一封信說明,俄羅斯人可以申請美國庇護,但不應在繁忙的邊境附近紮營。

由提華納移民局局長恩里克‧盧塞羅(Enrique Lucero)簽署的這封信稱,留在那裡「有可能導致美國出於內部安全原因決定關閉過境點」。

墨西哥移民局沒有回應記者的置評請求。

目前,尋求入境美國的俄羅斯人仍呆在原宿營地未動。

35歲的米哈伊爾‧什利亞奇科夫(Mikhail Shliachkov)坐在帆布床上,撐著一把遮陽傘,以躲避刺眼的陽光。他說,在入侵烏克蘭的第二天,他就決定和妻子一起來墨西哥。他擔心自己會被召去部隊,攻擊自己在烏克蘭的近親親屬。

「我不想去殺我的兄弟,你知道嗎?」他一邊說,一邊展示了帶照片的出生證明,上面寫著,他的母親出生在烏克蘭。

在這些俄羅斯人被困在邊境線上等待的同時,美國邊境官員也拒絕了來自奈及利亞、哥倫比亞、宏都拉斯和墨西哥的庇護尋求者。這引發了關於待遇不公平的抱怨。

19歲的墨西哥人凱文‧薩爾加多(Kevin Salgado)對此評論說:「美國的做法具有種族主義。」他來自暴力橫行的米卻肯(Michoacan)。他說,他的父親和16歲的哥哥都是社區警察,都在那裡被殺害。

他說:「他們為什麼只讓烏克蘭人過去?……有誰能給我們解釋一下嗎?」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大紀元記者高杉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320/17232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