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首席經濟學家:為什麼中國企業在美國退市

—中國企業感受到來自北京和華盛頓的壓力

從這些情況可以明顯看出,中共和中國企業都沒有失去太多。替代投資流滿足了中企在美國證券交易所上市的主要動因。到目前為止,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和美國政府都沒有反對投資流入中國公司,儘管由於俄羅斯制裁的緊張局勢,這種情況可能會改變。到目前為止,華盛頓所希望的只是中國公司遵守普遍適用的規則。隨著退市,華盛頓當局至少擺脫了在披露問題上明顯和不公平的雙重標準。

紐約市的華爾街衝鋒公牛雕像。攝於2020年7月23日

中國公司正在以越來越快的速度從美國交易所退市。事態現在完全逆轉了。直到最近,中國公司一直在湧向美國、香港和其它地方上市,既為了提高其全球形象,也為了擴大資金來源。

根據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估計,新的退市趨勢已經使中國在美國上市的市值減少了50%。在其它西方股市,甚至在香港,中企也有類似的走勢。

中國公司在這些交易所的存在似乎將進一步萎縮。它甚至可能歸零。實際上,這種趨勢可能對融資影響不大,因為美國在中國的直接投資已經迅速增長,足以提供融資的替代品,至少到目前為止是這樣。

中國企業巨大轉變的原因在於數據。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SEC)要求中國企業比過去披露更多的數據,而北京當局對數據變得越來越保密,更不用說把有關中國商業和中國人生活的數據交給美國當局了。陷入這種兩難困境的公司要求美國和中共當局做出讓步,但兩者都沒有做出任何讓步。中企別無選擇,只能退市。

位於華盛頓的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總部。攝於2021年1月28日。(Sauk Loeb/AFP/Getty Images)

從美國方面來看,與其說是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改變了要求,不如說它決定開始執行已有的規則了。真正改變的是委員會對執法的熱情。多年來,華盛頓當局要求中國上市公司全面披露數據,就像所有美國和外國上市公司一樣。但是,當中國公司表現出不情願時,當局幾乎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為了應對不可避免的摩擦,歐巴馬政府通過談判達成了所謂的「解決方案」。它的主要內容就是使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以另一種方式行事。川普川普)政府採取了更強硬的立場。它給了中國人三年的時間來解決這個問題,否則的話就會被強行除名。

今年1月,喬‧拜登(Joe Biden)總統治下的證券交易委員會決定執行川普政府的政策。考慮到拜登對前總統唐納德‧川普的尖酸刻薄態度,這件事有相當大的諷刺意味。但撇開諷刺意味不談,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在採取行動。

根據所謂的《持有外國公司責任法》(the 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現在聲稱擁有單方面權力,可以強制將任何公司除名,如果上市公司會計委員會(the Public Company Accounting Board)無法完全審計該公司。

隨著華盛頓對信息的要求越來越強硬,北京越來越擔心所謂的「數據丟失」。中共當局一直不願與任何人分享信息,尤其是外國監管機構。北京一直樂於收到進入中國的外國投資者數據,但拒絕任何回流,即使是回流到外國投資者的總部,更不用說外國政府了。

在過去的幾年裡,在習近平的領導下,北京的這種態度變得更加強硬。如果過去中國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報告的數據不足,那麼北京現在所允許的數據報告將更不符合法律要求。

如果不是外國人,尤其是美國人,一直在向中國發送大量資金,那麼對於中國企業來說,退市將更加是個問題。然而,在某種程度上,美國投資者正在向中國注入資金,從而彌補了中國在美國交易所投資選項的不足。

無論出於何種原因,資金流量都變得巨大。2021年的數據很少,但在2020年,美國人在中國投入中國股票和債券的1.15萬億美元使之前的任何資金流動都相形見絀。事實上,這是四年前的三倍多,每年的擴張速度接近33%。

為了鼓勵這一趨勢,北京給予美國經紀人和投資銀行家比以前更多的自由,讓他們在中國擁有業務,儘管與此同時,中共當局加強了對這些公司所帶來的美國投資工具的控制。

從這些情況可以明顯看出,中共和中國企業都沒有失去太多。替代投資流滿足了中企在美國證券交易所上市的主要動因。到目前為止,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和美國政府都沒有反對投資流入中國公司,儘管由於俄羅斯制裁的緊張局勢,這種情況可能會改變。

到目前為止,華盛頓所希望的只是中國公司遵守普遍適用的規則。隨著退市,華盛頓當局至少擺脫了在披露問題上明顯和不公平的雙重標準。如果把錢投進中國的美國投資者不擔心北京強加的保密政策、兩面派手法、或雙重標準,那麼是賠是賺都是他們自己的事情。

作者簡介:

米爾頓‧埃茲拉蒂(Milton Ezrati)是《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的撰稿編輯。該雜誌附屬於布法羅大學人力資本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Human Capital at the University at Buffalo)。他也是總部位於紐約的通信公司Vested的首席經濟學家。他的最新著作是《三十個明天:未來三十年的全球化、人口統計學和我們將如何生活》(Thirty Tomorrows: The Next Three Decades of Globalization, Demographics, and How We Will Live)。

原文「Why Chinese Companies Are Delisting in America」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325/1725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