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大翻譯運動」遭中共批鬥 為何從未停止?

今年二月底以來,在推特上出現的「大翻譯運動」將中國官媒和社媒上支持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言論翻譯成英文等外文,並披露在全世界面前。這一行動迅速遭到中共官媒抨擊,「大翻譯運動」官方推特帳號甚至被短暫屏蔽,但這場「運動」不但沒有停止,還仍在繼續擴展其影響力。這其中的原因何在?

俄羅斯軍事入侵烏克蘭之後,有中國網友發起「大翻譯運動」,將官媒的洗腦宣傳和部分網民的仇外言論翻譯成英文等外語,以便讓外界了解中國對俄烏戰爭的態度。

今年二月底以來,在推特上出現的「大翻譯運動」將中國官媒和社媒上支持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言論翻譯成英文等外文,並披露在全世界面前。這一行動迅速遭到中共官媒抨擊,「大翻譯運動」官方推特帳號甚至被短暫屏蔽,但這場「運動」不但沒有停止,還仍在繼續擴展其影響力。這其中的原因何在?

「大翻譯運動」的官方推特號在被屏蔽一天後,4月3日美東時間上午恢復了更新。

這個推特號很快置頂了一篇《大翻譯運動官方重振聲明》,聲明的語言鏗鏘,對著那些打壓大翻譯運動的勢力直白地說:「大翻譯的浪潮絕不回頭,總有一天,當陽光重新照在這片土地上,你們會看見那血水爛泥里,有一半的腐爛,一半的青春。」

「青春」以及「年輕」

該聲明表明了自己「青春」的身份,並且說,「我們從不退縮,流血的年輕賽過苟活的安穩,我們用豎起的中指笑對社會主義的鐵拳。」

外界至今無法得知,這群從各國匯聚到一起,用英文、日文、韓文等不同語言翻譯中國官媒和社媒言論的網友到底是些什麼人?他們可能真的如聲明所說,是一群年輕的中國人。

雖然他們表明了「從不退縮」,但對自身安全的擔心還是有的。大翻譯運動的參與者從一開始就很小心,很少有人會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本台記者在推特上向「大翻譯運動」官方帳號發出採訪邀請時,得到的回覆是,「可以文字採訪,私信問答形式。出於安全考慮,不接受語音連線形式,見諒。」

與此同時,他們對發布的內容也更加謹慎。聲明中說,在官方推特號因為海量舉報而被暫停後,「大翻譯運動」的組織者對所有發布內容進行排查,以確保無敏感內容。

「運動」組織者告訴本台,所謂確保無敏感內容,是指涉及歧視性言論的都作特殊化處理。比如,中文社媒上對美國黑人的蔑稱「黑鬼」,他們在翻譯時都只寫作「N word」。

但大翻譯運動所面對的不僅僅是被外界看來屬於惡意的舉報,還有中國官媒對大翻譯運動連篇累牘的批鬥。

環球時報》在三月中旬連發兩篇文章,指責大翻譯運動是「抹黑中國的惡意言行」;海外網3月底的一篇評論《小偷小摸的「大翻譯運動」抹黑不了中國》更是在各大官媒上迅速轉載。文章抨擊大翻譯運動「通過片面截取翻譯中文社交媒體上一些過激言論,向外國受眾傳遞帶有明顯反華傾向的誘導性和標籤化信息。」

文章還以侮辱性的語言,攻擊這場運動是「恬不知恥,活脫脫一副『西方耗材』的可悲嘴臉」,並且表態說,「一個真實、立體、鮮活的中國形象,是任何『灰黑濾鏡』都無法扭曲的,更是『大翻譯運動』這種小偷小摸式的無恥行徑無法從根本上所撼動的。」

但這種官方的批鬥論調似乎就連中國網絡防火牆內的讀者都不買帳。在轉載這篇文章的社媒評論區,有人在微博上諷刺說,「翻譯不是外宣嗎,怎麼變抹黑了」、「《人民日報》沒有堅持四個自信,把中國真實的一面傳遞出去怕什麼?」,以及「不知道誰抹黑了中國人民」等等。為了避免更多類似的評論,海外網的官方微博已經在相關博文下開啟了評論篩選的功能。

(大翻譯運動推特)

去中心化的運動

在澳洲網友楊涵看來,中國官媒對大翻譯運動的批駁反而是在成就這場運動,「我想中國官媒也不理解這種現象,在網際網路上越是被反對的東西,名聲就越大,風頭越高。」

楊涵是以個人身份參與大翻譯運動的,他並不屬於「大翻譯運動」推特帳號組織的一部分。他在自己的推特帳號上翻譯的內容,不僅有俄烏戰爭的話題,還包括中澳關係、中國與立陶宛的關係、中國的防疫政策等等。

環球網在3月24日的一篇英文報導中提及楊涵的名字,指責他在人權問題、台灣問題等多方面批評中國。但楊涵對此卻笑稱,這是他的榮譽,「自從中國官媒點我名之後,我的推特跟隨者一直在上升。所以,我把它當作一個榮譽。」

他強調,所謂大翻譯運動本身就呈現出去中心化的特點,他對推特帳號「大翻譯運動」組織的行動策略也並不完全贊同,「比如,他們在接受德國媒體採訪時說,要揭露中國人的醜陋。我覺得這個說法不是很策略,否則的話,就是給中國官媒一個藉口來批判他們。而且,《環球時報》也確實用了這句話來批判他們。」

「大翻譯運動」推特官方帳號則告訴本台記者,他們說要揭露中國人的醜陋其實是為了對抗大外宣的話術。中共官方的大外宣認為,整體「中國人」是充滿愛心和熱愛和平的。但他們認為,並不是所有中國人都能被一種身份代表。

大翻譯運動在多個社交媒體鋪展開來之後,也有海外的網友對此表達擔憂,認為暴露中國負面的信息會讓中國榮譽受損,或讓海外華裔社區受到歧視。

楊涵則認為,這種擔心沒有必要,「中國官媒每年都有大量的資金在海外宣傳,宣傳的都是正面的消息,所以這些翻譯的負面消息和中國政府的輿論對比來說是微不足道的。」

持續的影響

「大翻譯運動」推特官方帳號自三月初建立至今,已經有近10萬的跟隨者。而整體性的大翻譯運動也開始受到西方主串流媒體的注意,商業內幕網站在3月31日對這一運動發表了長篇報導。

「改變中國」英文網站創辦人曹雅學從十年前就開始把中國人權、法治新聞等報導、翻譯成英文,並介紹給西方。但她也經常感到這樣做比較孤獨,因此對大翻譯運動的興起感到非常高興。她認為,大翻譯運動在俄烏戰爭這個契機找到了一個合適的方式,「在網絡時代,要靠一個人或一個機構來做這種溝通是非常非常困難的,可以說是根本舉不起來的;而你要動員大眾去做,又沒有一個合適的方式去動員他們。」

經過十年的經營,「改變中國」網站已經成為《華盛頓郵報》等西方主串流媒體獲取中國信息的參考網站。曹雅學以自己的經驗,對大翻譯運動抱有厚望,「就希望它能成為一個持續的運動,以後把其他一些可能未必是國際事件,但也特別能夠反映中共對言論的掌控、對民眾的洗腦等現象,持續地傳遞出來。」

她強調,這就需要有更多的人知道並參與到這個運動中來。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405/17307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