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岳山:「清零姐」四處撲火 孫春蘭後繼無人?

作者:
事實上,不管哪一任女性副總理,其在任內都完全是中共的黨控工具,比如在教育系統推行謊言洗腦教育,數十年來變本加厲。至於如今孫春蘭所操盤的中共「清零」防疫,也已臭名昭著。無論誰接班都等於攤上了燙手山芋。如果女性副總理罕有無人接班,「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抗疫的習近平要拍馬上陣?

2018年3月20日星期二,在中國北京人民大會堂,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閉幕後,中國副總理孫春蘭李克強總理一起出席了新聞發布會,圖中未提及

今年5月就滿72歲的中共副總理孫春蘭,因為四處巡查督辦中共的「動態清零」防疫政策,被稱為「清零姐」。其所到之處,作為強硬。比如4月初到上海,馬上傳達習近平指示,推動上海全面封城,強調要「咬緊牙關持續奮戰」,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不猶豫不動搖」,快速篩檢、轉運隔離。

孫春蘭的「清零姐」角色

這是一場不人道的所謂抗疫大戰。面對傳染力強卻形同大號流感、致死率極低的變種毒株奧密克戎,和世界各地與病毒共存的防疫措施不一樣,中國仍然是採取嚴厲的封鎖措施,號稱「動態清零」,叛逆動作令世人大為驚訝。封城之下次生災難頻發,製造天怒人怨。民間批之為新文革,那些至少部分是軍警的「志願者」被稱為「白衛兵」。那孫春蘭就如同江青

據知孫春蘭曾多次對上海的防疫提出嚴厲要求,還「發了火」表示「不滿意」,傳聞她曾對上海官員扔下一句狠話:防疫不力「你們先脫了官服再說」。

4月12日,上海虹口區衛健委信息中心主任錢文雄在辦公室自殺,據稱原因之一是疫情期間工作壓力過大,孫春蘭的施壓有沒有責任?

孫春蘭在全國多地視察時都遇上居民喊出類似「缺吃的」、「沒菜吃」這些聲音,但看來她無動於衷。近日在上海嘉定區黃家花園幼兒園門口視察時,又有居民呼喊「我們要餓死了!」她似乎充耳不聞,逕自走進公車。

中南海一幫大男人,卻讓七旬高齡老婦四處「撲火」。孫春蘭本應獲得尊重,可惜乾的是不人道的活,只關心完成政治任務,不真正關心民生,這就是共產黨官員的樣板。

中共副總理孫春蘭近日在上海社區視察時遭遇市民喊樓事件。(視頻截圖)

孫春蘭出身車間女工,15歲進入鞍山市工業技術學校機械專業學習。中專畢業後,曾在鞍山鐘錶總廠當工人。

孫春蘭發跡之地是婦聯,正是最近因為鐵鏈女事件被人們罵慘的中共的裙帶機構,孫還擔任過全國總工會副主席,曾擔任過遼寧省委副書記,兼任大連市委書記,後任福建省委書記,2012年中共十八大上晉升政治局委員,並任天津市委書記。曾有北京政治觀察人士說,孫春蘭個人能力很有限、很差,把她放在天津市委書記這個位置上,實際上有些「趕鴨子上架」。

但被指聽領導話的孫春蘭,照樣於2014年底接替落馬的令計劃出任統戰部長。2017年,孫春蘭連任政治局委員,次年獲任副總理,分管婦女兒童、教育、醫療衛生、體育等事務。

前邊講過了,孫的能力一直倍受質疑,多年來碌碌無為。不過,藉助兩年前開始的疫情,孫春蘭四處督戰,推行中共最高層的強硬「清零」政策,儼然中共不可缺少的副國級「欽差大臣」。

中共在2020年1月成立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李克強是組長,王滬寧是唯一副組長。下屬有辦事機構中央指導組,組長是孫春蘭,副組長是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此前成員中還有已落馬的前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

實際上,李克強就是掛名的領導小組組長,中共抗疫政策的任何調整,主要拍板者還是習近平,而具體操盤手,則是孫春蘭。

正是在孫春蘭本身所分管的婦女兒童領域,在「清零」政策中屢現悲慘事件。

2021年12月19日,孫春蘭赴西安督導防疫,要求儘快實現「清零」。陝西當局不顧一切地於今年1月5日宣布西安市「社會面基本實現清零」。

西安在這期間就出現多名孕婦因為沒有核酸被拒診,而導致的流產事件。

這次在上海,也是在孫春蘭要求「用最短時間實現社會面清零」之下,被曝光數百名幼兒被從父母身邊強制帶走,集中隔離,結果有些孩子屁股都爛了。這些幼兒照片和視頻在網上流傳,看了令人揪心。

孫春蘭或後繼無人

中共權力圈一直由男性主宰,但歷來也有慣例讓個別女性進入權力層,充當門面。在孫春蘭之前有四名女性副總理(倒數):劉延東、吳儀、陳慕華、吳桂賢。在吳儀之後,中共的女性副總理的角色是相對固定的,一般是分管教育衛生之類。

因為年齡原因,孫春蘭明年3月兩會上卸任副總理,已是板上釘釘的事。在她之後,誰能擔當這名女性副總理,現在可能是中南海的一個難題。

現在中共國務院各部委中,並沒有女性部委主官。在地方省份黨政主官中,則有三名女性。

一是已漢化的蒙古人王莉霞,1964年生,她剛於2021年8月取代轉任人大閒職的布小林任內蒙古主席。她是十九屆中央委員會候補委員。

另一個是2020年底起任貴州省委書記的諶貽琴,白族,1959年生,到2022年年屆63歲。諶貽琴是目前中國唯一一位女省委書記,之前擔任過省政法委書記。她是十九屆中央委員。

還有寧夏自治區政府主席咸輝,回族,1958年3月生。她是十九屆中央委員。

早前有傳說諶貽琴最有可能接班孫春蘭,不過諶貽琴還只是中央委員。而之前的女性副總理,孫春蘭先當了5年政治局委員,也就是本來已是副國級,再擔任副總理。

紅二代背景的劉延東,2003年就是全國政協副主席,副國級,2007年十七大成為政治局委員,2012年中共十八大連任,次年任副總理。

吳儀1997年9月在中共十五大就晉升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副國級。1998年3月任國務委員。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成為政治局委員,2003年3月任副總理。

陳慕華情況特殊,她本身是紅一代,文革後的1977年8月中共十一屆一中全會上,獲任政治局候補委員;於次年3月人大會議獲任副總理。1982年5月,增設「國務委員」職務後又改任國務委員。

至於中共歷史上第一位女性副總理吳桂賢,本是以「童工」身份進入陝西咸陽西北國棉一廠的擋車工。文革期間,吳桂賢先後當選為中共中央委員、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1975年,毛澤東為了培養所謂革命接班人,提出要從工人中選拔一名副總理,而且要求是女性,結果欽定了吳桂賢,那年,她才37歲。

吳桂賢擔任副總理是在荒唐年代,也比較特殊。但不管怎樣,按照前例,幾位女副總理任職前至少是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

外傳最有可能接班孫春蘭的諶貽琴,履歷單一,一直待在一省,沒有跨省任職和在北京部委任職經歷,這在中共官場中處於弱勢。故此諶貽琴在中共二十大先從中央委員直接跳到進入政治局委員,明年再擔任副總理,這樣的可能性並不高。

中共官場一直是逆淘汰,得上高位者往往是迫害人權的強硬角色,比如諶貽琴在擔任貴州政法委書記期間,在迫害法輪功方面也很賣力。

事實上,不管哪一任女性副總理,其在任內都完全是中共的黨控工具,比如在教育系統推行謊言洗腦教育,數十年來變本加厲。

至於如今孫春蘭所操盤的中共「清零」防疫,也已臭名昭著。無論誰接班都等於攤上了燙手山芋。如果女性副總理罕有無人接班,「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抗疫的習近平要拍馬上陣?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415/17353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