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分析:法國大選為何對習近平和普京都重要

法國將在周日(4月24日)舉行總統大選決選,現任總統馬克龍和極右翼挑戰者勒龐屆時將再次對陣。法國的權力更迭可能會改變歐洲的政治平衡,重塑與中俄的關係,並影響法國在歐洲與世界貿易談判中的地位。

2022年4月20日,馬克龍勒龐舉行大選前辯論。(Ludovic MARIN/AFP)

法國將在周日(4月24日)舉行總統大選決選,現任總統馬克龍和極右翼挑戰者勒龐屆時將再次對陣。法國的權力更迭可能會改變歐洲的政治平衡,重塑與中俄的關係,並影響法國在歐洲與世界貿易談判中的地位。

4月20日,馬克龍和勒龐舉行選前最關鍵的電視辯論。《日經亞洲評論》當天發表文章說,這次大選無論對習近平還是普京來說,都很重要。

日經說,這兩位候選人都熱衷於加強法國在亞洲的存在並強化對中共的立場。但他們的做法不同:馬克龍認為歐洲整體是制衡全球大國勢力的渠道,而勒龐則認為法國應與俄羅斯保持良好關係,以防止形成中俄聯合的局面。

儘管24日決選前的民調顯示,馬克龍將再次擊敗勒龐,但鑑於戰況激烈,沒有人會否認勒龐入主愛麗舍宮的可能性。日經說,馬克龍已經失去了他在2017年大選中的新人形象。

兩位候選人都主要關注國內問題和烏克蘭戰爭。在貿易問題上,他們有截然不同的看法。

勒龐強烈反對全球化,她認為全球化對法國有害。她還說,法國與中國的關係不平衡。她在去年接受日經採訪時表示,日本與歐盟之間的貿易協議「相當平衡」,但她反對歐盟與中國達成這樣的協議,並表示她不信任北京的「一帶一路」倡議。

然而,馬克龍是一位自傲的全球主義者。儘管在國內遭到左右兩邊的抨擊,但他仍支持現已凍結的歐中投資協議。

日經報導,聚焦國際安全與防務的法國智庫「戰略研究基金會」(Foundation for Strategic Research)分析師安托萬‧邦達茲(Antoine Bondaz)說,「近年來,法國和歐洲對中國(中共)的政策越來越強硬。」邦達茲提到了中共對新疆的人權侵犯問題。

他補充說,除了「語氣的改變」,在過去幾年中,「歐洲有意願展示一個對抗中國(中共)的統一戰線」。

勒龐則譴責近些年來,西方領導人對北京的「順從行為」。她在4月13日舉行的有關外交事務的新聞發布會上說,她希望與中國建立對等關係。

馬克龍也似乎在打中國牌,他近期加強了法國對華外交立場。

「當法國總統在與習近平主席召開會議時,明確提到了中國(中共)對立陶宛的制裁。」邦達茲說。

「沒有多少國家向南海派遣核攻擊潛艇。沒有多少國家派一艘情報船通過台灣海峽以顯示航行自由。」他指的是法國海軍在2021年2月和10月的活動。

2017年總統大選後,勒龐放棄脫歐言論。她在2021年5月接受日經採訪時說:「我們必須從內部改變歐盟。」這是她尋求離開歐盟的立場的改變。

勒龐說,如果當選,她將提議印度成為聯合國安理會的一個常任理事國。

她對中共的擔憂還與對俄擔憂有關。勒龐認為,如果法國不能與莫斯科保持對話關係,就有可能形成一個中俄聯盟。

「儘管我們在俄羅斯問題上有非常深刻的分歧,但我們必須努力防止俄羅斯會投入北京的懷抱。」她在2021年5月告訴日經。

她說,如果歐洲國家能夠通過外交途徑與俄羅斯對話,就會把俄留在歐洲的懷抱。

在戰略層面上,她誓言要在亞洲發展軍事夥伴關係,並提到日本和韓國。她曾表示,希望加強法國在其太平洋領土上的軍事存在。

馬克龍與勒龐一樣不信任北京,但熱衷於挖掘歐洲的潛力,強調歐洲要獨立起來,不成為中美的附庸。

但邦達茲說,沒有人相信「歐洲能夠在地緣政治層面上,在美中之間編織出自己的道路」。

「沒有歐洲的第三條路」,他說,「因為歐盟只是一個經濟行為體;它不是一個真正的地緣政治行為體,即使它越來越是如此。」

另一方面,馬克龍對北京的立場說明了法國和中國之間的複雜關係。

2021年2月,馬克龍在接受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的採訪時說,中國是「一個夥伴,一個競爭者和一個系統性的對手」。他試圖在經濟和政治方面保持強硬立場,但希望在氣候變化等問題上與北京合作。

在2021年6月召開的七國集團(G7)峰會上,馬克龍說,G7不是一個敵對北京的俱樂部,G7希望與中國在各個領域進行合作,「我們打算和中國在其同樣願意的任何國際事務上合作,包括氣候,包括真正願意去遵守國際貿易規則,包括發展政策,管理非洲債務等等問題」。

勒龐2021年5月接受日經採訪時則表示,如果當選總統,她所領導的法國將繼續站出來反對中共在印度-太平洋地區日益增長的強硬態度。她還說,法國的機會是證明法國有能力成為為該地區帶來和平的要素。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421/17380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