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武毒所稱不會刪除數據 美文件顯示該說法錯誤

據武漢實驗室和「加爾維斯頓國家實驗室」(Galveston National Laboratory)所簽署的一份合作備忘錄(MOU),兩間實驗室中的任何一方,都有義務在對方要求下刪除「機密文件」或材料。

2020年4月17日,位於中國武漢市的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

一份法律文件顯示,武漢病毒研究所(WIV)有權要求合作的美國國家實驗室,刪除他們合作工作中產生的所有數據。

據武漢實驗室和「加爾維斯頓國家實驗室」(Galveston National Laboratory)所簽署的一份合作備忘錄(MOU),兩間實驗室中的任何一方,都有義務在對方要求下刪除「機密文件」或材料。

備忘錄寫道:「一方有權要求另一方在沒有備份的情況下,銷毀和/或歸還機密文件、材料和設備。」

該備忘錄是由「美國知情權」(U.S. Right to Know)以《德州公共信息法》(the Texas Public Information Act)提出申請而獲得的,該機構是一家專注於公共衛生的非營利調研機構。

這份備忘錄簽署於2017年,有效期到今年10月,其重點是促進兩個實驗室之間的研究和培訓合作。但該協議指出,即使在協議的五年有效期結束後,保密條款仍具約束力。

文件對於「機密」的定義相當寬鬆,使得合作中的任何文檔和數據,都可能遭要求刪除。

備忘錄表明:「所有合作和交流的文件、細節和資料,都應被各方視為機密信息。」

由於有越來越多人猜測,導致全球數百萬人死亡的中共病毒(COVID-19病毒),可能是從該設施泄漏,武漢病毒研究所一直處於爭議的中心。該實驗室否認了這些指控,但北京卻阻止了國際調查人員查閱該設施的數據和記錄,從而阻止對這一假設任何有意義的調查。

根據《科學》雜誌上的一份聯合聲明,武毒所和加爾維斯頓國家實驗室於次年正式宣布他們的夥伴關係,以「簡化未來在危險病原體上的科學和業務合作」。

專家們說,備忘錄中刪除數據的條款敲響了警鐘,可能構成違法行為。

「坦白說,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條款。」監督政府項目誠信的Guttman, Buschner& Brooks公司的合伙人古特曼(Reuben Guttman)說。

「每當我看到一個公共實體,我都會非常關註銷毀記錄的問題」,他說,「你不能無可奈何地說,『嗯,你知道的,中國人可以要求我們在什麼時候銷毀文件。』」

「不能這樣做」,古特曼補充說,「必須有一個完整的協議。」

「加爾維斯頓國家實驗室」是由德克薩斯大學醫學部(UTMB)所管理的。UTMB

發言人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告訴「美國知情權」,該實驗室是「由國家衛生研究院建立的,幫助對抗全球健康威脅」。

他表示,「作為一個政府資助的實體,UTMB必須遵守適用的公共信息法義務,包括保存其研究和調查結果的所有文件」。

大紀元時報》已聯繫了UTMB和該實驗室。

2021年2月3日,在世界衛生組織(WHO)COVID-19病毒溯源調查小組訪問武漢病毒研究所(WIV)之際,保全人員在外面站崗。(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武毒所說法前後矛盾令人生疑

加爾維斯頓國家實驗室是兩所聯邦資助的最高級別大學生物安全實驗室之一。它自2013年開始與武毒所合作,以培訓武毒所的科學家,開展聯合研究項目。去年退休的前加爾維斯頓實驗室主任勒杜克(James Le Duc),多年來曾多次前往武毒所。

加爾維斯頓實驗室,也是世界上第一批從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收到SARS-CoV-2(導致COVID-19的病毒)樣本的實驗室之一,這是在勒杜克敦促他的中國同行分享材料近3周之後。

這份2017年的合作備忘錄,似乎與武毒所科學家聲稱,他們永遠不會清除關鍵研究信息的說法相矛盾。

中國病毒學家石正麗是武毒所「新發傳染病中心」的負責人,她認為,有關她的實驗室將數據刪除的指控是「毫無根據和令人震驚的」。

「即使我們把所有記錄給他們,他們仍會說我們隱藏了什麼,或破壞了證據。」她在2月接受《麻省理工科技評論》採訪時說。

2017年2月23日,石正麗在武漢P4實驗室。(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9月,亦即幾名武毒所研究員據稱出現類似COVID-19症狀的前幾個月,該設施關閉了其主要的病毒樣本資料庫。

自大流行病從武漢市爆發以來,武漢實驗室的安全標準也引起了審查。2017年的錄影顯示,該機構的一些研究人員在給一隻蝙蝠餵食時,只戴著外科手套,至少有一名研究人員在外出收集蝙蝠樣本時,只戴著一副普通的眼鏡和外科面具。

2020年4月,美國教育部對加爾維斯頓國家實驗室與武漢實驗室的關係進行了調查。《大紀元時報》已與該部門聯繫,請求發表評論。

同月,勒杜克曾要求石正麗審閱他為大學、調查該問題的國會工作人員準備的簡報草稿。

在「美國知情權」獲得的一封電郵中,勒杜克對石正麗說:「請仔細審閱,並做出任何你想做的修改。我希望這篇文章儘可能準確,我當然不想歪曲你的任何寶貴貢獻。」

此前一天,石正麗因為「局勢複雜」拒絕與勒杜克通電話,但仍堅稱該病毒「不是從我們的實驗室,或任何其它的實驗室所泄漏」。

UTMB發言人史密斯曾告訴調查小組,「勒杜克博士希望石博士查閱的資料,是他所理解的她對冠狀病毒的研究描述」。

在與其他人的通信中,勒杜克還是承認,他認為實驗室事故是大流行病的可能來源。

根據「美國知情權」獲得的另一封電郵,他在2020年4月10日寫道:「實驗室事故當然有可能是疫情的來源,我也同意我們不能相信中共政府。」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英文大紀元記者Eva Fu報導/陳霆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421/1738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