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誰懼怕馬斯克?(圖)

作者:

馬斯克以大約400億至50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推特(Twitter)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Stephen Moore撰文/曲志卓編譯

不久前,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因為支持綠色能源和電動汽車而被視為披著斗篷的自由派超級英雄。

但現在,他以大約400億至50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推特(Twitter),從而成為推特的新所有者。左翼們就像被捅了蜂巢的黃蜂一樣憤怒。數百名員工威脅要辭職,數千人表示他們要放棄他們的推特帳戶。

但究竟為什麼呢?以下是馬斯克在成功收購推特時所說的話:

「言論自由是民主運作的基石,推特是數字市民廣場,有關人類未來至關重要的問題可以在這裡討論……推特具有巨大的潛力,我期待與公司和用戶合作來釋放它。」

這聽起來對你有威脅嗎?誰能反對在社交平台上進行更加開放和自由的辯論?

答案是一小部分美國人,他們被一個激進的運動所俘虜,這個運動拒絕容忍任何有相反想法或觀點的人。

特別令人沮喪的是,一些針對馬斯克的推特包容性使命的最惡毒的攻擊來自美國公民自由聯盟(the 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和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他們甚至批評他是一個「言論自由絕對主義者」。曾幾何時,這些團體是言論自由絕對主義的警惕守護者。

現在,他們害怕某個地方的某個人可能會發表冒犯他們的言論。難道他們不明白,憲法並不保護任何人不被別人說的或寫的東西冒犯嗎?我對我在MSNBC和CNN上聽到和看到的很多事情感到生氣。但我會努力捍衛他們說出自己想法的權利。

第一修正案之所以成為《權利法案》(the Bill of Rights)的第一修正案,正是因為它保護每個人表達意見的權利——即使它可能有爭議甚至是錯誤的。否則,在萬馬齊喑的政策下,我們怎麼能在美國進行誠實和發人深省的辯論呢?

一些左翼人士擔心,唐納德‧川普很快就會回到推特,每天都會發三四條推文。如果你不希望看到這一點,請從你的平台上刪除他的推文。我有發言權,你有權不聽。

我祝願馬斯克先生好運,他的雄心壯志是創建一個開放和誠實的社交媒體平台,促進文明和知情的對話或辯論。

令人恐懼的是,左翼人士如此害怕這一點。他們聲稱他們的目標是關閉「仇恨言論」。就在兩周前,一位以自己的辛勤工作而完成大學學業的陸軍退伍軍人在LinkedIn上說,每個人都應該像她一樣,感到自己有義務去償還自己的學生貸款,而不是讓納稅人救助學生貸款。這被貼上了「仇恨言論」的標籤,並被刪除了。

也許事實是左翼不想參與任何辯論,因為他們知道,如果允許另一方發言,他們就無法贏得這場辯論。

作者簡介:

史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是一位經濟記者、作家和專欄作家。他合著的許多書中的最新一本是《川普經濟學:振興經濟的「美國優先」計劃》(Trumponomics: Inside the America First Plan to Revive Our Economy)。目前,摩爾還是經濟自由與機會研究所(Institute for Economic Freedom and Opportunity)的首席經濟學家。

原文「Who’s Afraid of Elon Musk?」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430/1742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