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新華社「點讚」澤連斯基,俄粉瞬間懵圈了

昨天(5月3日),新華社發文《澤連斯基如何在地堡中治理國家》,這是轉發的西班牙《國家報》的一篇報導。這篇文章對澤連斯基的報導是正面的。新華社的文章,讓一些俄粉懵圈了...

昨天(5月3日),新華社發文《澤連斯基如何在地堡中治理國家》,這是轉發的西班牙《國家報》的一篇報導。

這篇文章對澤連斯基的報導是正面的,稱澤連斯基「雖然受到安全問題的制約,但得益於一些新技術的支持,這位總統應對了這場戰爭,並在創紀錄的短時間內解決了列車運行和電力服務等常見問題。」

在這篇文章中,用到了一個詞「入侵」。但是,在「入侵」這個詞語上比較慎重的加了引號。而引號這一標點符號在漢語中的意思,正反都有,既可以視為著重強調,也可以是表示否定。(新華社文章已做修改,此處改成「衝突」)

而在此前,烏克蘭外長庫列巴有接受了新華社的書面專訪。幾天前(4月30日),多家媒體轉發了這次書面專訪的全文。文章中直接引述了庫列巴提到的「入侵」的表述。

新華社的文章,讓一些俄粉懵圈了:

澤連斯基是壞人啊,為什麼要去採訪他啊?

為什麼要用「入侵」這個詞啊,雖然加了雙引號,還是很生氣啊。

立場變了嗎?

有些俄粉真是傻的可愛。國家的立場一直是公正、中立的啊,什麼時候變了啊?

中國駐烏克蘭大使范先榮,中共外交部先後多次表態,中國是烏克蘭的朋友,尊重烏克蘭政體,願意幫助烏克蘭發展經濟。

中國駐美國大使秦剛此前也表態過,「中俄之間合作沒有禁區,但是也是有底線的,這個底線就是聯合國憲章所確立的宗旨和原則,是公認的國際法和國際關係的基本準則。」

在4月19號的文章,秦剛大使闡述中方立場時重申,中國主張尊重包括烏克蘭在內的世界各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

在文章中,秦剛大使還駁斥了一些人企圖逼迫中國放棄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選邊站隊,炮製「中俄軸心論」,極其危險地曲解中俄關係。

自從俄羅斯與烏克蘭的這場戰爭開始以來,中國始終表示中烏的關係是友好的。中國的方場是公正中立的,這一立場一直沒有變化。

只有那些俄粉大V在拼命鼓譟什麼中俄是唇亡齒寒親蜜無間的關係,一群俄粉才會跟著這些大V,傻乎乎的也把烏克蘭劃到「敵對陣營」。

不過,一些大V最近大概是嗅到了什麼風聲,近段時間的態度又紛紛有了變化。

從不缺席國際熱點的胡錫進,已經有超過一周時間沒有評論俄烏戰爭了;金燦榮教授也不再預測戰爭結局了;司馬南同志,在狠狠地批評了美帝國的邪惡用心以後,不得不承認「俄烏戰爭的拐點到了」。司馬南在說這話的時候,一臉的沮喪卻又憤憤不平很不服氣的樣子。`

說實話,我很佩服澤連斯基的。在戰爭剛一開始,澤連斯基拒絕了逃離基輔的提議:「我需要彈藥,不是搭便車」。這份擔當和勇氣值得尊敬。

這場戰爭,曾經被認為是一場沒有懸念的閃電戰,沒有人認為烏克蘭會贏。但烏克蘭人的頑強反抗,取得了成功。在熬過了最初的48小時以後,戰局發生了變化。

這是一個充滿血性又有智慧的民族,他們的勇氣和堅持贏得了世人的尊敬。

當地時間5月3日,英國首相詹森向烏克蘭最高議會發表演講。這是戰爭開始後第一位向烏克蘭議員講話的外國領導人。

詹森的演講充滿激情,他說:「你們打破了普京不可戰勝的神話,你們寫下了軍事歷史和貴國歷史上最輝煌的一篇。普京的戰爭機器在難以憾動的愛國主義面前宣告失靈。」

「英國將與你們國家的其他朋友一道,繼續向烏克蘭提供武器資金和人道主義援助,直到我們實現我們的長期目標。我們的目標必須是強化烏克蘭以確保沒人再敢攻擊你。」

詹森在演講中還宣布了英國對烏克蘭提供的價值3億英鎊的最新一攬子防禦性軍事援助計劃。

在詹森的演講中,除了對於烏克蘭不吝讚美以外,還表示了對2014年的道歉。

詹森在演講中說,英國是烏克蘭的朋友,但是在2014年克里米亞被奪走時,那是入侵開始的時候,是頓巴斯之戰開始的時候。但英國在那時沒有對普京實施足夠的制裁。詹森表示抱歉,並且承諾,不會再犯這種錯誤。

在反俄聯盟的國家領導人中,詹森是絕對的急先鋒,澤連斯基的鐵桿好朋友。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敏敏郡主玖奌雜貨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05/17443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