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防堵加威嚇!鄰國兩場重頭戲直逼中共

—烏戰成催化劑?鄰國兩場重頭戲奔中共而來

日本首相訪問英國預計簽署「里程碑式」《互惠准入協定》;美日防長討論援烏及防堵中共協商修訂新戰略文件。

日本首相訪問英國預計簽署「里程碑式」《互惠准入協定》

資料照:英國首相詹森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2022年3月24日在北約領導人峰會上會面(路透社)

英國首相詹森星期四(2022年5月5日)在倫敦與到訪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舉行會談,繼續推進英國在脫歐後深化與印太地區的國家,雙方預計將簽署一項重大防務合作協議。

英國政府5日宣布,在倫敦舉行的英日首腦會談上,將就簽署《日英便捷化協議》達成基本協定,明確兩國在安全保障方面合作的前景。該協議規定,英國將進一步加強其在印太地區的參與,以促進印太地區的穩定,實現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的構想,

首相辦公室在會談前發表的一份聲明說,「岸田文雄首相的訪問將加速推進我們密切的防務關係,並繼續增進我們的雙邊貿易合作。」

預計,兩位領導人將宣布兩國簽署一項「里程碑式的」軍隊互訪協議,讓兩國聯合部署軍事力量,並實施聯合訓練和演習與救災行動。

自從英國2020年1月脫離歐盟以來,詹森首相增加了對印太地區的關注和投入,稱這一地區越來越會是世界地緣政治的中心。

去年3月,英國政府發表一份國防與外交戰略報告《競爭時代的全球化英國》(Global Britain in a Competitive Age),提出「向印太傾斜」的政策框架。

英國外相特拉斯上個月說,北約需要在印太地區預先遏制威脅,與日本和澳大利亞等盟友一道確保太平洋的安全,並確保象台灣這樣的民主社會有能力保護自己。

美國外交政策研究所亞洲項目主任、賓夕法尼亞大學法學院教授戴傑(Jacques deLisle)這個星期對美國之音說,英國是最有能力向印太投送兵力的歐洲國家之一。

美日防長討論援烏及防堵中共協商修訂新戰略文件

美防長奧斯汀在五角大樓會晤到訪的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2022年5月4日)

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5月3至6日訪美,與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針對俄羅斯侵烏、中國議題進行討論,並協商修訂日美戰略文書。專家認為,這次會談乃為Quad與G7鋪陳,美國將促使日本加強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

為Quad與G7事前協商

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5月3日至6日訪問美國,與該國國防部長奧斯汀舉行會談,討論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局勢、日美戰略文書修訂、美國總統拜登5月底訪問東京參加四方安全對話機制(Quad)等事宜。

台灣國立師範大學東亞學系系主任林賢參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表示,日本最關注的還是俄烏戰爭對東亞的影響,特別是與中共相關的動向。西方國家因應俄烏戰爭是由北約與美國主導,日本基於是七國集團G7成員,又是美國的同盟國,希望由防長會議達成初步的同調。

他說:「岸信夫這次訪美,除了向美國表態強調跟歐美國家在俄烏戰爭議題上採取共同步調之外,主要是討論中俄合作的實際狀況,以及對東亞區域安全的影響,那麼更重要的是,如何防範中國在俄烏戰爭中火中取栗,或者趁火打劫的行為。由於Quad與G7本身並沒有防長會議,日美兩國防長想在會議前先取得共識,再爭取Quad與G7其他成員國的支持。」

林賢參指出,有鑑於中國對於俄羅斯的態度,中國與東亞的問題在今後的G7討論的比重會更有所增加。

美中關係專家、台灣高雄美國商會研究員盛仰正也認同這個看法。他對美國之音表示,日本防長訪美後,日本外長就將參加G7的外長會議,應是美日逐步溝通達成共識,再爭取北約國家合作的安排。

他對美國之音說:「日本外務大臣林芳正預定5月7日將出席在布魯塞爾舉行的G7外長級會議。這個會議是由今年G7的輪值主席國德國決定召開的,G7的外長們將趁著齊聚一堂的機會,就烏克蘭局勢交換意見,並重申G7集團的緊密合作。日本也意識到,在歐洲和印太地區的安全議題上,不可能不與北約進行討論。此次G7會議除了烏克蘭的議題,還將加強日本和北約之間的合作,以實現『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探討對俄經濟制裁。」

美將呼籲日對烏加強軍事援助

岸信夫在會談一開始即指出,俄羅斯攻擊鄰國「對國際秩序來說是項重大挑戰」,單方面用武力改變現狀的行徑,對印太地區而言同樣是個憂慮。

前美國海軍陸戰隊上校、日本戰略研究論壇高級研究員格蘭特·紐瑟姆(Grant Newsham)認為,美日兩國對於制裁俄羅斯方面採取堅定立場,日本的舉措有別於2014年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時的情形。他認為,與其說是日本不想被批評為「不合群」或是對俄羅斯示弱,倒不如說是日本對於俄羅斯的武力侵略感到切身的危機。

他對美國之音說:「我認為日本確實對俄羅斯直接入侵烏克蘭感到震驚,並且害怕如果普京在俄烏戰爭中成功了,中國就會以武力奪取台灣。日本政壇與社會近來對於『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的狀況十分警戒,因此,日本對俄羅斯的政策是基於日本對其國家利益的考慮,而不再像以前一樣盲目地追隨美國的作為,試圖討美國歡心而已。」

紐瑟姆表示,俄羅斯以武力改變現狀的侵略事實,讓日本害怕中國也會有樣學樣地以武力犯台,使得日本一改以往的消極作風。在這次美日防長會談中,日本也會試圖跟上美國與北約的制裁腳步。

台灣國立師範大學東亞學系系主任林賢參認為,美國防長奧斯汀與國務卿布林肯4月25日訪問基輔,承諾加碼軍援超過3億美元的武器,增援東歐北約成員近4億美元,間接協防烏克蘭作戰,這批軍援累計至少7億美元。日本雖然不斷加強制裁,但是在美國或西方國家看來還是差強人意,因此美國應該會在這次的防長會談中要求日本加碼。

他說:「4月26日美國在其駐德國基地召開『烏克蘭援助協議』的會議,日、澳等加盟國與北約共40多國的防長或代理人參與,岸信夫也透過視訊參加。當時奧斯汀透露,美國欲削弱俄羅斯的軍事力量,避免俄繼續危害鄰國的安全。此話意味深長,意指美國已經不只是協助烏克蘭的消極防禦,而想要透過長期的持久戰以削弱俄羅斯的力量,是一種積極防禦舉措。在這方面,日本的表現確實不符合其國力,其制裁規模也不符合日本想在國際上扮演一個舉足輕重的國家之期待。美國應該會藉由這次防長會談,敦促日本加碼提供烏克蘭防禦性的武器與裝備等軍事援助。」

烏克蘭外交部4月25日於推特上傳一段影片,向俄烏戰爭期間挺身援助的國家表達感謝,影片列出31個國家,並未提及日本。

加強軍事合作威嚇中共

岸信夫與奧斯汀的會談,還討論了共同協商修訂日美戰略文書,確保美日同盟在願景上以及優先事項上的一致性,以及強化合作能力等。

從5月份開始,美國政府將逐步制定國家安全戰略和五角大樓的國防戰略。日本計劃在年底前修改其國安三份重要文件《國家安全戰略》、《防衛計劃大綱》和《中程防衛能力發展計劃》。

岸信夫指出,防止突發事件發生最重要的即是嚇阻,他期望與美方共同合作確保美國擴大嚇阻力,包括核威嚇,並從根本上加強日本防衛能力與美日同盟威嚇與應對能力。

前美國海軍陸戰隊上校、日本戰略研究論壇高級研究員格蘭特·紐瑟姆表示,在應對俄烏戰爭的種種複雜舉措之際,美日在東亞地區的合作非但沒有因此減弱,反而更加強化。

他說:「美軍與自衛隊在東亞演習逐漸走向實際作戰,而且全部是將中國設想為敵對方。從嚇阻的角度來看,這些演習也深具效果。最近,例如前首相安倍晉三等日本政治家對中國構成的威脅更加直言不諱,美國也在大聲疾呼世界必須正視中國所造成的威脅。我認為,美日之間的政治和心理聯繫正在加深,並轉化成對中國更為強硬的軍事立場。」

紐瑟姆指出,日本接下來可能將國防開支翻倍,獲得開發高超音速飛彈和新的反擊能力。日本在試圖增強其軍事能力的同時,也將會加強美日同盟對中國的嚇阻力量。北京也明白這一點,因此在不同面向加強勢力擴張。

日本執政自民黨4月27日向首相岸田文雄提交文件,建議修改外交和安全政策長期指針,要求將「對敵基地攻擊能力」名稱,改為「反擊能力」並要求擁有這種攻擊能力,又提出將目前占國內生產總值約1%的防衛費用,增至2%以上,比照北約水平,目標在五年內強化防衛,有能力對外國,尤其是中國的攻擊予以反擊。

美中關係專家、高雄美國商會研究員盛仰正表示,美日的防衛重心是在印太戰略上圍堵中國。由於俄羅斯使用核武器的威脅已經浮出水面,美國更迫切需要一個與東亞主要盟友日本相關的防禦系統。

他說:「有鑑於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而且擁有航天技術和近千枚核彈頭,美日同盟要提升對中國威懾力實不容易。因此,美日同盟需結合北約、QUAD、AUKUS,形成一股絕對威懾力,共同牽制中國。然而,中國近期亦與所羅門群島簽署一份安全合作協議,中國軍艦將有權利停靠在索羅門群島的港口,並有權協助維護當地的社會秩序,這使中國軍力投射瞬間突破第二島鏈,對美國本土形成更大的安全威脅。對此,預料美將透過AUKUS與QUAD等盟友的組織來牽制中共。」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06/17447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