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顏純鉤: 永續清零 國人埋單

—原標題:抽象肯定具體否定,永續清零國人埋單

作者:
獨裁統治的死症是,既沒有科學的決策機制,也沒有有效的糾錯機制,一國之大,就憑獨裁者拍腦袋決定人民生死。人民的痛苦是獨裁者濫權的成本,人民為獨裁者的胡作非為埋單。 病毒永遠清不完,社會代價永遠付不完,最終,經濟與民生問題會轉化為政治問題,一付爛攤子還是要習近平去收拾。自欺欺人自有天收,我們不妨放長雙眼睇。

最近中共內部出現一些不尋常的跡象,防疫與經濟政策都出現反覆,反映中共內部兩條路線的鬥爭激烈,不同的思想傾向較量過招,互有進退,不知鹿死誰手。

動態清零不可持續,任何人都知道,經濟扛不住,民間怨氣衝天。近期上海修改了檢測陽性的標準,使大量原先被定義為染疫者,突然間轉陰性離開方艙,全市染疫數目也大幅降低。這是以人為數字操弄疫情,表面上仍維持清零口號,實際上落實了與病毒共存。

動態清零已在香港破產,林鄭一度為方艙醫院和大陸醫護援港大作文章,結果白花了錢不了了之。香港與病毒共存後,疫情也趨於平伏,證明清不清零,病毒自有爆發﹑流行﹑高峰﹑回落的規律。當年爆發沙士,既無疫苗也無藥物,疫情也是自行消弭。

香港與上海都是經濟與政治重地,大規模動態清零影響民生,打擊經濟,受創的不只是本地,而是全國乃至全世界的經濟,經濟受挫影響社會與政治穩定,代價之大,無法估計。

中共黨內兩條路線鬥爭永遠存在,是政治第一,還是經濟與民生第一,之間有不可調和的鬥爭。這種鬥爭反映到習近平身上,習近平內心也必有兩種路線的掙扎,問題只是面子重要,還是理智重要而已。

放棄清零,意味著一尊地位被質疑,意味著中共領導層失敗無能,意味著資本主義制度優於社會主義,那是沉重的政治代價。但不放棄清零,經濟社會與民生無了期地付出巨大代價,病毒一日存在,個案隨時發生,野蠻清零政策將無了期地持續下去,直到社會承受不起。

香港與上海採取的是放棄清零,默許與病毒共存,緩解經濟與民生壓力,讓生活逐步走上正軌。港滬兩地執全國經濟牛耳,與全球供應鏈關係密切,牽一髮而動全身,因此在港滬兩個大城市政策鬆動,讓社會慢慢復原,這是可做而不可說的事情。

中共處理國計民生,向來有抽象肯定具體否定的傳統。抽象層面冠冕堂皇,肯定再肯定,一到具體層面,就不動聲色一一否定。你說他否定,他說我很肯定,你要求他肯定,他又強橫否定,反正他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不管怎麼做,他永遠都正確。

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憲法,在這部很漂亮的憲法下面,香港還有一部基本法,其中條文都寫得很動人,依憲法和基本法,香港幾乎就是天堂了。但在這兩部大法之下,中共又訂立一部國安法,一部國安法就把香港人的自由與權利剝奪殆盡。你說香港人沒有自由人權,憲法與基本法明明都保障了,你說香港人有自由人權,國安法就把你剝奪了。

按理憲法與基本法凌駕國安法,只有國安法服從憲法基本法,沒有憲法與基本法服從國安法之理,但偏偏中共的做法就是,憲法與基本法抽象肯定,然後以國安法具體否定,經過具體否定,抽象肯定就沒有意義了。

香港全面放棄清零,採取與病毒共存,情況向好。上海清零做不下去,就降低陽性檢測標準,疫情數字當堂好看。數字好看不等於疫情真正平伏,只是人為小動作而已,表面上沒有放棄清零,實際卻悄悄實行了與病毒共存,其中的把戲,就是抽象肯定具體否定。

近日習近平又召開政治局常委會,堅持動態清零的政策,看會議報導,並沒有什麼新意,整篇大話套話,強調堅持到底。全國範圍內,對經濟全局影響不大的中小城市,嚴厲封城不會手軟,但在香港與北上廣深等經濟要害部位,則掩耳盜鈴放鬆管控,或以人為數字誆騙公眾,或以不明文的做法鬆手放行,總之面子上要好看,實際利益也不能耗損太多。

深圳一度疫情反覆,並未實施大規模封城,而北方小城,一個陽性就把一間大學一兩萬師生全部轉移封控。廣州疫情反覆來回好幾次,每次只是局部管控,沒有無限放大層層加碼。北上廣深會繼續採取這種以清零為名﹑與病毒共存為實的策略,維持習近平的一尊地位,其餘中小城市卻繼續嚴防死控,不惜代價。

獨裁統治的死症是,既沒有科學的決策機制,也沒有有效的糾錯機制,一國之大,就憑獨裁者拍腦袋決定人民生死。人民的痛苦是獨裁者濫權的成本,人民為獨裁者的胡作非為埋單。

病毒永遠清不完,社會代價永遠付不完,最終,經濟與民生問題會轉化為政治問題,一付爛攤子還是要習近平去收拾。自欺欺人自有天收,我們不妨放長雙眼睇。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07/17453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