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解放軍報發文:在這一領域,中共要做先行者

分析人士注意到,儘管元宇宙技術和應用還處於初始階段,中國的智庫和解放軍機關報已經開始構想元宇宙對國家安全的影響,甚至考慮如何將戰爭觸角伸進元宇宙。

資料照:中國電子遊戲開發公司的員工觀看屏幕上顯示的電玩「光榮使命」。該款遊戲由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京軍區和光榮使命網絡聯合推出(2013年8月2日)

分析人士注意到,儘管元宇宙技術和應用還處於初始階段,中國的智庫和解放軍機關報已經開始構想元宇宙對國家安全的影響,甚至考慮如何將戰爭觸角伸進元宇宙。

解放軍報:從和平到戰爭的元宇宙構想

2021年下半年以來,元宇宙成為中國科技業的熱門話題。這一尚處於初始階段的技術不僅迅速吸引了大量投資,也成了中國學術界的研究關鍵詞。

與此同時,中國也出現了有關元宇宙應用的軍事討論。隸屬美國空軍大學的中國航空航天研究所(CASI)分析員鮑瑞涵(Josh Baughman)觀察到,自從2021年11月以來,中共中央軍委的機關報《解放軍》報至少發表了三篇有關元宇宙的分析和評論文章。

「運用優勢力量高壓強制或以非對稱戰法攻擊和阻斷對手元宇宙體系的關鍵節點和科技運行鏈條,阻遏其運行、壓制其功能、摧毀其存在。」《解放軍報》今年3月3日的一篇署名文章似乎在預測中國如何將元宇宙用於軍事戰略目的。

打擊對象可以是元宇宙的「數字基礎、高效通信、區塊鏈身份認證、全息AR成像、人工智慧、高性能網際網路等」,這篇題為《元宇宙:未來認知戰的新高地》的文章說。

而就在去年11月26日一篇題為《揭開「元宇宙」面紗》的文章中,《解放軍報》似乎還主要將元宇宙的暢想聚焦在和平目的。文章說,媒體可以通過打造「戰場元宇宙」、通過「實時感受」的震撼感「刺激人類社會對於和平的渴望與嚮往」。

「本質上,這從和平過渡到了戰爭,這很有意思。」鮑瑞涵對美國之音說:「如果你去看天涯社區和其他中文(媒體),他們也在大量地討論元宇宙,所以這真的是一個正在被思考的議題——中國政府、當然還有中國人和中國經濟。」

《解放軍報》的文章認為,「元宇宙作為融多種前沿科技於一體的複雜系統,在認知戰運用上具有天然優勢」,稱元宇宙作戰突出表現為以擾亂、遲滯、阻遏、摧毀、消滅對手元宇宙存在和運行為目的認知攻防作戰。

文章還預測,可集中力量對對手元宇宙內部運行或兩個世界的通聯技術裝置進行誘導攻擊,用極具迷惑性欺騙性的信息和場景「曲嚮導流」,迷茫其認知,干擾其判斷,誤導其決策。

鮑瑞涵說,中共軍方已經在分析如何利用元宇宙潛在的安全漏洞發動攻擊,與此同時,解放軍還寄希望於元宇宙提升其虛擬戰鬥演習演練的有力工具。

《解放軍報》今年1月刊文討論「戰場元宇宙」的概念,稱「戰場元宇宙」可以提升部隊的教育、訓練、試驗、研究等應用領域的能力。

鮑瑞涵說:「他們已經在這樣做了,但有了元宇宙,(模擬)會更有沉浸式。」

元宇宙基礎設施安全受關注

除戰爭用途之外,專家認為,元宇宙的所涉及的基礎設施的穩固性攸關國家安全。

鮑瑞涵把元宇宙歸屬於資訊技術領域,該領域已被美國網絡安全和基礎設施安全局(CISA)確定為關鍵基礎設施領域之一。

他發表在2022年5月《軍事網絡事務》(Military Cyber Affairs)期刊的文章指出:「必須制定規範以防止可能的衝突,但隨著元宇宙成為戰爭中的關鍵目標,其生態系統本身也必須強韌。」

他對美國之音說:「未來的元宇宙,可以被視為網絡空間和網際網路的下一個階段,這對國家安全、經濟、公共衛生、安全、商業、政府、學術界和公民至關重要。」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去年10月也發文指出,元宇宙面臨包括網絡攻擊、關鍵基礎設施安全漏洞在內的技術安全問題。文章說,元宇宙將產生新的關鍵基礎設施,這些基礎設施一旦受到攻擊或發生故障,其所帶來的影響和社會衝擊可能會超出預期。

元宇宙技術涉及計算、存儲、網絡、安全、人工智慧(AI)等基礎架構,還包括VR頭盔這樣的XR(擴展現實)硬體設備。

元宇宙技術可受攻擊和操控,這並不只是一種假設。美國紐哈芬大學的研究人員2019年的研究發現,通過操控在沉浸式體驗中的用戶的虛擬界面,可以在頭戴虛擬實境(VR)用頭盔的遊戲玩家在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在現實空間中不由自主地移動到攻擊者希望他們前往的位置。

紐哈芬大學計算機學教授易卜拉欣·巴吉利(Ibrahim Baggili)將這種網絡攻擊命名為「人肉操縱杆」(human joystick)襲擊。他對美國科技新聞網站VentureBeat說,這類惡意攻擊將會增加身體傷害的可能性。

從目前的產業規模來看,中國公司缺乏虛擬實境(VR)核心技術,在VR一體機設備方面落後於美國公司。但中國公司正在通過收購VR初創企業擴大平台生態系統的影響力。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研究員喬恩·貝特曼(Jon Bateman)說,以目前的情況來看,美國並不會擔心VR頭盔這樣的設備會成為中國攻擊的目標。不過他同時提到,「但如果我們生活在一個所有重要機構都以(元宇宙)這種方式交流的世界裡,這種情況可能會改變。」

分析人士認為,正如中國封堵國內網際網路、架設防火長城的作法一樣,未來中西方的元宇宙也將出現互聯的不對稱性。貝特曼說,中國將禁止國內用戶訪問美國的元宇宙空間,但中國開發的空間或許會對美國開放。

他說:「這取決於美國人是否最終願意容忍(元宇宙)內容層面的中國存在,並與美國社交網絡一起對其進行監管。」

中共欲作元宇宙先行者

雖然元宇宙尚未出現在中國中央政府的產業發展文件,但廣東、江蘇、浙江、山東、福建、四川等多個省份和所轄城市都將元宇宙寫入了產業發展計劃和行動計劃。去年11月,由移動通訊部門組成的中國行動通信聯合會在其名下成立了元宇宙產業委員會。

據路透社報導,在投資方面,過去一年已有一千多家中國公司申請了約一萬個與元宇宙相關的商標;9—11月,有超過100億元人民幣的資金投入了與元宇宙相關的行業,超過2020年相關行業全年吸引的21億元投資。

在輿論宣傳上,中國媒體甚至將「兩彈一星元勛」錢學森封為「元宇宙之父」,理由是他在1992年的一封信中提到了「大成智慧工程」(meta synthetic engineering)的概念。儘管國際普遍認為,元宇宙構想的首次提出源自美國小說家尼爾·史蒂芬森(Neal Stephenson)在其1992年出版的科幻小說《雪崩》(Snow Crash)中提出的概念。

美國空軍大學中國航空航天研究所分析員鮑瑞涵說,很顯然,中國希望成為元宇宙領域的先行者。

「我認為元宇宙可以被歸納為習近平一直在談論的科技和網際網路更廣泛的重要性的一部分。他認為中國科技卓越的重要性事關中國的復興。」鮑瑞涵說。

「(元宇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機會,讓他們可以採取下一步行動,形成規範,去決定使用方式。這對美國來說可能不是一件有益的好事。」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11/17469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