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禁躺平?中國「最後一代」的吶喊

為了抵抗不合理的隔離檢疫政策,中國民眾喊出「這是我們最後一代」的影片在網上熱傳,更一度成為微博熱搜詞,但卻很快遭全網刪除。有不少網民認為,這是表達中國年輕世代絕望與悲憤的時代強音。而對照1989年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們喊出的救國有責,到2022年「最後一代」的吶喊,中國人民反抗方式的改變,說明了什麼?

身穿白色防護服的警察與民眾對話

為了抵抗不合理的隔離檢疫政策,中國民眾喊出「這是我們最後一代」的影片在網上熱傳,更一度成為微博熱搜詞,但卻很快遭全網刪除。有不少網民認為,這是表達中國年輕世代絕望與悲憤的時代強音。而對照1989年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們喊出的救國有責,到2022年「最後一代」的吶喊,中國人民反抗方式的改變,說明了什麼?

白色,是新的紅色,這是現在的新中國。

網上瘋傳一段影片裡的大白看不清臉孔,但防護服上貼著「警察」兩字仿佛給了他無窮勇氣般,要非法強行轉移核酸陰性的密接居民,說著抄家般的舊思想狠話,但密接者的回應可絕了。

防疫人員:進行處罰了以後,是要影響你的三代的。

民眾:不好意思,這是我們最後一代,謝謝。

一句「最後一代」的冷靜回應,在網上掀起巨浪般的反響。

有人說,「要有多絕望,多悲愴,才會脫口而出這一句話」。本台無法獨立核實事發地點與時間,但最早是11日開始在網上流傳。

還有網民說這是時代強音,更是時代悲劇。在遼寧的一位中國年輕人也看到並轉發了這段視頻,但國內網上很快就影片「清零」了,連搜索「最後一代」一詞,新浪微博也已屏蔽。

這位年輕人接受本台訪問時人正在酒店隔離,因為他就是抵抗強制轉移失敗的無助人民之一,即使核酸為陰性,他仍被迫和自己的寵物貓分開十四天。

「這些有了權力之後的人什麼瘋狂的事都做得出來,而且你根本都阻止不了,做什麼都沒有用,打也打不過,就把你拖過來了,沒有什麼辦法。」陳先生告訴記者,他早就想清楚,自己這一代只會有他和他的貓,因為還在中國境內,出於人身安全考量,他不願具名受訪。

絕望與無力中國人想「做個人」都難

他還是很擔心他的貓會遭遇上海封城般的虐殺,儘管小區的工作人員一再向他保證絕對善待他視如生命的貓,但一切要等十四天後才知道答案,他很難過自己連貓能不能保護好都是未知數,而中國式防疫與治理模式好不好,中國人民理應最有發言權,陳先生的感受是身不由己的巨大無助感。

「不管你做什麼都有很強大的無力感,什麼都掌控不了,有時候你只是想做一個人而已,都很難很難,就是很絕望就是。」陳先生無奈地說。

只是想要有尊嚴的活著,當個人,像陳先生、還有視頻中的男子一樣發出反抗的聲音,最終不是抵抗多日仍被強行拉走隔離,就是遭全網封禁。

網上有人整理中國的時代變遷如下:

1966年:革命無罪,造反有理

1989年:Because this is my duty(因為這是我的責任)

2022年:這是我們最後一代,謝謝

美國聖湯瑪斯國際研究與當代語言學系系主任葉耀元就告訴本台,這反映當前的中國民怨又到達一個高點,對政府防疫的霹靂手段很反感。但這個壓力鍋會不會爆炸,時間點在何時?卻很難說,關鍵在於中共的監控能力拜科技之賜,而變得更強大和有效率。

「從1989年到2022年,中共控制人民的工具已經是不可同日而語了,他現在極力的監控,就是害怕(像1989年那時的)集體行為與抗爭的出現,1989年時他其實沒有那樣的能耐去監控人民。」葉耀元告訴記者。

人民的絕望與反抗會持續到什麼時候,沒有人說得准。但可以確定的是,中共官方這樣的防疫手段,民眾的各種軟、硬反抗,早已是民不聊「生」,生活的生,也是生孩子的「生」。

最後一代環境不好不願生

人民說出「最後一代」這句話,表達的是不生孩子了,這在長期關注中國人口與生育政策的美國威斯康星大學研究員易富賢看來,中國這種防疫方式,生育率必定要下跌。

「政府該做的是創造更好的生活環境與條件,讓人民願意生,政府有這個義務與責任的。」易富賢告訴本台。

中共官方現在的防疫做法,和易富賢的提醒顯然是不一樣的。

「動態清零」下,潤學是一派,有能力用腳投票的走了;「最後一代」則像是振聾發聵般的警告,這一代中國人以身體力行「不合作」或「躺平」來反抗,儘管被網管刪光,但「最後一代」在「新時代」里的決絕,早已反映在人口數據上。

在「最後一代」的吶喊前,上海官方公布2020年的全市生育率早已跌破1,是0.73,這是一個真實的新時代。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13/17479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