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王友群:江澤民親信黃菊給上海留下巨大禍患

作者:

黃菊家族貪腐關係網示意圖。(駱亞/大紀元

江澤民從任上海市長、市委書記到任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提拔重用了一批「上海幫」要員,黃菊是其重要親信之一。

1985年,江澤民調任上海市長時,黃菊任上海市委常委兼市委秘書長。1986年10月,在黃菊分管宣傳遇到麻煩時,江將他調任上海常務副市長,從此,黃菊成為江手下得力幹將,一路官運亨通。

1989年,江澤民在「六四」屠殺後成為中共黨魁。1991年提拔黃菊任上海市長;1994年提拔黃菊任上海市委書記,並在同年的十四屆四中全會上,增補黃菊為中共政治局委員。

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上,江提拔黃菊為中共政治局常委,次年任國務院副總理。2007年6月2日,黃菊因犯胰腺癌病亡。

黃菊任上海常務副市長、市長、市委書記達17年之久,期間,至少涉六大案。這六大案每一個都給上海留下巨大禍患。

第一,涉40億元人民幣的重大合同欺詐案。

「東八塊」曾被譽為「上海最後一塊黃金地」。2002年5月28日,上海市政府將靜安區東北部17.64萬平方米的「舊區」土地分割為八塊,以「免土地出讓金的舊區改造模式」,與上海首富周正毅簽訂了八個出讓合同。

「東八塊」上有1萬2千戶居民。周正毅承諾按滬建城68號文件《關於鼓勵動遷居民回搬,推進新一輪舊區改造試行辦法》,改善東八塊原居民的居住條件,以零地價取得「東八塊」,免掉40億元人民幣的土地出讓金。之後,暴力強拆事件不斷,被拆遷居民無一戶搬回原地,全被趕到50公里以外的郊區去了。

周正毅因違背承諾被拆遷戶告上法庭。

此案出了三個結果:(1)原告(拆遷戶)敗訴;(2)原告律師鄭恩寵被判刑3年;(3)被告周正毅被以原告沒有控告的罪名判刑3年。

這三個結果完全出乎原告、原告律師、被告的意料之外,讓有正常思維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議。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呢?

簽署「東八塊」八個合同的,一方是上海市靜安區政府,另一方是香港佳運投資公司。

據《誰引爆周正毅案——沈婷鄭恩寵挑戰上海幫紀實》一書的作者沈婷調查,周正毅自稱法人代表的這家公司,根本沒在香港註冊過,合同上註明的公司地址「香港金鐘夏馨道十六號遠東金融中心一八零一室」,沒有這家公司。也就是說,與靜安區政府簽訂合同的,竟是一家子虛烏有的假公司。

合同簽署的第二天,上海市委機關報《解放日報》等各大報刊、電台、電視台、網站都對這一消息作了報導。這表明,這起重大合同欺詐案,是得到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黃菊,上海市委副書記、市長陳良宇支持的。

據沈婷講:「黃菊時任上海市委書記,是他下令把地給周正毅的。陳良宇的弟弟陳良軍是東八塊拆遷的副總經理,上有陳良宇、黃菊,中有靜安區區長,下有陳良軍在督辦。」當時的靜安區區長姜亞新曾經是黃菊的秘書。

也就是說,時任上海市第一把手黃菊,是這起重大合同欺詐案的總導演,時任上海市第二把手陳良宇是副導演,黃菊原秘書姜亞新、陳良宇弟弟陳良軍是執行導演,周正毅是主演。

黃菊、陳良宇為何如此熱衷於此呢?

這背後肯定有巨大的經濟利益。更重要的原因是:保護江澤民家族的利益,進而為自己獲得進一步升官發財的資本。

據鄭恩寵講:他看過可靠的舉報材料,以周正毅名義騙下的「東八塊」,有兩塊分別歸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恆和次子江綿康。

2003年香港《開放》雜誌報導稱,周正毅被抓前,有一個太子跟周正毅最後見面,叫他逃跑,這個通風報信的人就是江綿恆。

由黃菊支持的這起重大合同欺詐案所形成的「東八塊」模式,除了帶來嚴重的腐敗問題外,更成為上海大拆大建過程中官民對立、貧富分化、社會問題層出不窮的重要源頭。

第二,涉挪用320億元人民幣上海社保基金案。

2006年,上海社保基金案曾經轟動一時,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給黃菊當了13年秘書的王維工等數十名貪官和商界要員涉案。

陳良宇是黃菊的老部下,王維工是黃菊最信任的大秘。陳良宇被判刑18年,王維工被判死緩。黃菊原來手下的一批官員和商人被判刑。黃菊沒有責任?絕對不可能。

2008年3月30日,鄭恩寵撰文指出:上海社會保險金、企業年金、小城鎮保險金等8個社會保障和保險金,從上個世紀90年代初就開始被黃菊等挪用,特別是黃菊在1994年任上海一號人物之後,上海各類社會保障金就被挪用過320億左右,占總金額60%以上,其中三分之二去搞房地產。而1994年時,陳良宇在上海排名第五恐怕都排不上。

2011年8月30日,維基解密公布了美國駐上海總領事館2006年12月14日發往華盛頓的一份密電,披露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江綿康,前國務院副總理黃菊的女兒黃凡等數名中共最高層領導人的子女捲入上海社保基金案,但為了「維護黨的團結」,中共只會追究陳良宇的兒子。

這些社保基金主要被挪用去炒房地產,成為與黃菊等上海高層關係密切的一批房地產商大發橫財的重要源頭,也成為上海強拆事件頻繁發生、訪民隊伍不斷擴大、房價虛高、官員低價買好房、普通民眾買不起房的重要源頭。

第三,涉偷逃9000億元人民幣土地出讓金案。

2006年9月,鄭恩寵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我出獄之後,往中央寫了20多封的檢舉揭發信。該是陳良宇的問題,就揭發陳良宇的問題,該是黃菊的問題,就揭發黃菊的問題,該是韓正的問題,就揭發韓正的問題。他們共同的問題,我是要集體揭發。」

「我現在能透露的是我寫給中央20多封信的一些內容:東八塊的模式——免土地出讓金的模式,如果東八塊算一塊,上海從2001年到2002年,批了301塊地塊,總共免了2000億人民幣的土地出讓金。」

「1997年開始,上海搞了600塊臨時綠地,就是如果你搞上海市的綠化,三年以內,你做點犧牲,種點草樹,三年後這個土地就可以轉讓。半年後,他們把居民趕走後,但沒有種一顆樹,一顆草,他們蓋起了高樓大廈,老百姓還以為他們搞了綠化了。他們報給中央的是我們沒有建房,我們建綠地,中央來查,這塊綠地,那塊綠地,有的是綠地。但是600多塊綠地,他們又逃了3000億到4000億土地出讓金。」

「土地估價我自學了三年,我去考過試。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報給中央是上海財政偷逃了9000億人民幣的土地出讓金。」

第四,涉黃菊家族「悶聲發大財」案。

1994年5月,黃菊的太太余慧文成立上海慈善基金會。時任上海市政協主席陳鐵迪掛命理事長,余慧文任副理事長。余慧文把上海市主要領導的太太們拉進來,該基金會又有「官太太俱樂部」之稱。

當時,想在上海發大財的商人都通過向基金會捐款,與余慧文建立關係。上海社保基金案的關鍵人物張榮坤就是一個典型例子。2002年5月,張榮坤因捐款次數多、數額大,成為基金會名譽副理事長。通過與黃菊太太、黃菊秘書的關係,張榮坤拿下了上海市政府掌控的諸多大項目,並從上海社保局獲得大量資金支持。

比如,黃菊提拔重用的上海社保局局長祝均一,為張榮坤的公司提供26.5億元的社保基金貸款。

鄭恩寵說,閩行區馬橋鄉的國際網球大師賽工程,不僅有餘慧文,還有她的姐妹也卷進了這1.3萬畝地的工程。

余慧文還在上海建工集團、徐匯區城開房地產集團以顧問名義領取工資、津貼、諮詢費,鄭恩寵稱,鐵證如山。

余慧文的姐姐余雅文有兩個房地產公司——瑞文房地產公司、中文房產公司,在「炒地皮」過程中發了大財,上海體制內部分官員向鄭恩寵提供了大量證據,他將這些證據都上交給中央有關領導。

黃菊弟弟黃昔(黃德錫),2001年7月起任上海浦東發展集團副總裁,參與炒房地產。

作為上海市的第一把手,黃菊一人升官,全家發財,帶動上海市各級官員家屬子女都跟著一起「悶聲發大財」,腐敗從上而下蔓延。

第五,涉江澤民家族「悶聲發大財」案。

上面談到江綿恆、江綿康涉「東八塊」案、社保基金案,皆因黃菊等的庇護而沒有被查處。

1994年,江綿恆成為上海聯合投資公司法人代表。黃菊等「上海幫」高官為他「悶聲發大財」一路開綠燈。上聯投投資了數十家企業,如中國網通、上海汽車工業集團總公司、上海機場集團公司、宏力半導體、上海微創軟體公司、香港鳳凰衛視、上海過江隧道、上海地鐵等。

上海商界人士稱,江綿恆的董事頭銜多得數不清,有位商人坐上海航空公司的班機,無意中發現雜誌上刊登的上航董事會舉行會議的照片,其中一人即是江綿恆。

江澤民的小兒子江綿康,在黃菊等的關照下,曾任上海市城鄉建設和交通委員會正局級巡視員,上海城市發展信息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城市經濟學會會長,《上海城市發展》雜誌社社長,上海城市地理信息系統發展公司董事長,上海城鄉建設和交通發展研究院院長等。

鄭恩寵曾講,上海這麼大的城市,每年搞幾千個工程,挖這麼多的地鐵,它的市政建設、交通各方面都涉及大的工程,江綿康搞這些研究,那是相當了不得的事情。江綿康還有依附於城鄉建設和交通委的公司等,實際掌控了上海市政府這個最肥機構的實權。

江綿康還被指涉西門子賄賂醜聞。據美國哥倫比亞特區地方法院公布的訴訟書,2002年至2007年,西門子交通支付了約2,200萬美元,給設在香港的商業諮詢公司和相關機構,並通過這些機構對中共官員行賄,得到了總額超過10億美元的7個地鐵列車和信號設備項目。

當時有報導稱,江澤民的兒子江綿康涉此案。

黃菊庇護江澤民家族「悶聲發大財」的效應是,全上海、全中國的官員子女都以江綿恆、江綿康為榜樣,權錢交易像決堤的洪水,禍及全上海、全中國。

第六,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製造了大量冤假錯案。

1999年至2002年,作為中共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黃菊是上海迫害法輪功的第一責任人。

1999年,上海法輪功學員、上海貝爾通訊公司工程師趙鈞,和他的妻子,上海市徐匯區中心醫院化驗科醫生徐美琪,他的女兒、復旦大學應屆畢業生趙協貞,被上海警方秘密抓捕,至今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2002年,黃菊在上海市第八屆黨代會上作報告,談到「今後五年奮鬥目標和主要任務」時,特別談到,要「深入開展對法輪功的鬥爭」。

2003年,黃菊升任分管金融、財政、稅務的副總理,在鎮壓法輪功最嚴重的年份,黃菊協助江澤民調用國庫大量資金,用於建迫害法輪功的洗腦班、勞教所、監獄等,獎勵迫害法輪功的各級官員。

黃菊是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迫害法輪功「血債幫」的重要成員之一。

結語

江澤民很可能是把黃菊當接班人來培養的。他提拔黃菊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很可能是想讓他接替溫家寶擔任下一屆國務院總理的。

但是,江澤民的如意算盤打得再好,也沒有用。黃菊副總理的第一個任期沒有做滿就病亡了。

此正所謂「人算不如天算」,「人不治天必治」。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19/17504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