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專訪許成鋼:俄軍在俄烏戰爭中敗績的歷史和制度原因

作者:

俄羅斯烏克蘭發動的侵略戰爭仍在激烈進行中。作為與俄合作無上限的盟友,中國跟俄羅斯的宣傳戰的協調之密切,引起國際輿論的注意和質疑。迄今為止,北京與莫斯科當局一道嚴禁反戰言論,並將俄烏戰爭所涉及的歷史問題列為禁忌話題。這一舉措使許多中國人對相關問題感到迷惑。英國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客座教授許成鋼博士接受美國之音採訪,就這樣的話題分享了他的研究心得。

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員許成鋼(照片提供:許成鋼)

普京明說這世界原本並不存在烏克蘭

金哲問: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的大規模侵略戰爭,截至目前,俄羅斯當局所宣揚的俄羅斯打入烏克蘭有理的這種言說或姿態,究竟有什麼政治制度的原因或者歷史使然?或者,政治制度跟歷史就是一回事兒嗎?

許成鋼答:在發動這個侵略戰爭的時候,普京的最主要的理由是說這世界原本並不存在一個獨立的國家叫烏克蘭。他說,烏克蘭根本和俄羅斯是一回事。歷史上烏克蘭從來就是沙俄帝國的一部分;所以烏克蘭不可以是一個獨立的國家。這是他發動戰爭的最主要的理由。至於講到什麼北約威脅等等,那都是枝節的事情,就是小的藉口。他的真正的、最大的理由是這個。

實際上,是烏克蘭的歷史在先,俄國的歷史在後。我們叫做俄羅斯的地方,其實它的歷史作為一個文化也好,作為一個政治上面有結構的統治也好,都是產生於基輔,也就是今天的烏克蘭。烏克蘭的首都是基輔比莫斯科要早200年。東正教也是先到基輔,然後才傳到更遠的地方去。莫斯科當年是更遠的地方。

烏克蘭追求自己作為一個獨立的民族,作為一個獨立的國家,這個有100多年的歷史了。早在這個19世紀末,歐洲有了民族主義,民族國家的概念。所以在19世紀末的時候,在沙俄制度下,烏克蘭人民的有了民族意識,希望自己是獨立於沙俄帝國的一個獨立國家。所以早在19世紀末,烏克蘭就已經已經有了這個追求獨立的運動。第一次烏克蘭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是在1917年的2月。1917年的2月革命在俄國正式結束了沙俄帝制,開始了俄羅斯共和制,有了民選的議會。

在那種情況下,烏克蘭的獨立就得到了承認。後來,烏克蘭怎麼又變成了蘇聯的一部分呢?那是用打仗打下來的。這個烏克蘭變成了蘇聯的一個部分實際上是通過暴力、通過戰爭強制給他們的。這個事情在1940年代的時候又都重新發生過。在蘇聯解體的時候,烏克蘭成了一個獨立的國家。從這個意義上講,烏克蘭成為一個民族國家,這是他們長期努力的,有很悠久的歷史。

試圖用暴力強迫其他民族服從及其問題

主動去發動侵略戰爭,試圖用暴力壓迫其它的民族接受它的統治,這都是專制制度的所作所為。在民主制度下,這種事情是不會發生。原因是什麼呢?

原因其實相當簡單,因為民主制度裡邊有個非常基本的原則,就是選民有權利選擇自己要什麼。那麼,你一旦信奉這個民主制度的原則,你自動地就會有一個所謂民族自決的原則。在二戰之後,民主制度人們就要徹底的執行。

於是,殖民地國家要求我自己用全民公決的方式決定我們自己的命運。那麼你既然是民主制度,別人要用投票的方式決定他們從你這裡獨立,那你就必須接受。如果你不接受,使用暴力去打仗,你就已經違反了民主制度的基本原則。這就是為什麼大英帝國、法蘭西帝國在二戰以後都解體了,不再是帝國了。

俄羅斯可以發動戰爭去壓制烏克蘭,不允許烏克蘭成為一個民族國家,就是因為它不是民主國家。雖然它的憲法規定它是民主制度,但實際上它不是。所以,普京是夢想恢復過去的沙俄帝國的光榮,要恢復沙俄帝國,在這次俄國入侵烏克蘭的戰爭發生時,烏克蘭得到了全世界民主國家的普遍的全力支持,原因非常簡單,這就是,失去了烏克蘭,所有國家都有危險,也就是過去沙俄統治的、如今變成了獨立的國家,它們都有危險。所以,它們堅決要頂住,不能讓這個沙俄帝國再現。

當年蘇聯陣營國家發展不同原因何在

問:我們知道從1980年代末以來,包括蘇聯在內的東歐共產黨制度、共產黨極權體制紛紛倒台。自那時以來,這前蘇聯陣營的國家發生了不同的變化,有這像波羅的海三國那樣比較平穩地向民主制度過渡的,也有像匈牙利那樣的出現強人政權,還有像俄羅斯長的出現強人和強權。為什麼這東歐蘇聯共產黨的集權陣營會發生這種不同的變化,呈現這種不同的景象?

答:這個是一個非常好、非常重要的問題。

我多年來正在做的一個工作,正在寫的一個一本書,討論的就是這一類的問題。我這書的題目就叫做《制度基因》。所謂制度基因是什麼意思呢?我指的是,任何一個國家的制度的演變都不可能是憑空來的,不可能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不可能是簡單地哪裡來了一個意識形態,它跟著就變了。它一定和它在歷史上曾經有過的制度是緊密相關。所謂的制度基因指的是後來的制度變化會很深地受到歷史上曾經有過的那個制度給它的影響。

回到剛才這個具體問題,談波羅的海三國是怎麼情況。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19/17505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