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手機倫敦被搶 3周現蹤深圳華強北…網:世界手機的盡頭

一名正在英國倫敦就讀碩士的中國留學生小星(化名),日前在學校公寓門口被「飛車黨」搶走了iPhone手機,沒想到三個禮拜後,他卻通過手機的「尋找」功能意外看到被搶的iPhone出現在深圳華強北。小星不禁感慨,「疫情好像沒有影響(洗贓物)這個產業鏈的運作」,他調侃,正好印證課堂上所學「地下經濟抵抗風險的韌性反而是最高的」。

華強北大賣場前的人潮。(取材自第一財經)

一名正在英國倫敦就讀碩士的中國留學生小星(化名),日前在學校公寓門口被「飛車黨」搶走了iPhone手機,沒想到三個禮拜後,他卻通過手機的「尋找」功能意外看到被搶的iPhone出現在深圳華強北。小星不禁感慨,「疫情好像沒有影響(洗贓物)這個產業鏈的運作」,他調侃,正好印證課堂上所學「地下經濟抵抗風險的韌性反而是最高的」。

香港01報導,小星在倫敦亞非學院就讀碩士,疫情關係,今年1月初才到英國進行實體課。4月22日晚上,他從外面買東西回到公寓,站在公寓門口掏鑰匙時,遭遇了「飛車黨」搶劫。反應過來時,手機已不見了。

小星說,「可能搶的動作發生得太快,我有點太震驚,來了幾個月還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情」。他立即報警,並申請了保險理賠。倫敦警方調查後稱,因證據不足,暫未能進一步調查,亦未能鎖定疑犯。

事後,小星立即遠程將該手機設置為「被盜模式」,並將手機內的數據消除,但沒有將該設備從蘋果帳戶內移除。5月13日,小星用新手機的「尋找」功能找自己的iPad時,意外發現被搶走的手機重新上線,定位在深圳華強北的一處辦公大樓。

小星曾看過類似報導,「確實聽過大部分手機被搶、被盜都會去到華強北,好像說華強北有研發什麼技術可以繞過蘋果的安全機制,但也有說法是它可能會被拆成零件來賣」。

小星說,「我是4月22日被盜,5月13日就到華強北上線了,中間完成了出關、海運、入口的過程,速度蠻快的」。相較之下,有時候從淘寶買東西,走海運來英國,速度還蠻慢的,通常要半個多月以上,甚至一個月。小星猜測,手機有可能是繞過了中國疫情下物流產業鏈的機制。

日前有自媒體報導,一名在美國南加州大學留學的中國研究生,今年2月被搶走iPhone手機。根據「尋找」程序追蹤被搶的手機,發現其途徑香港、澳門、珠海等地,4月11日抵達了華強北,令他吐槽,疫情下來想要回國非常難,但「手機居然比我先回國了」。

網民笑稱,「手機的盡頭是華強北,全世界被偷的手機最後都流向了那裡」。華強北是位於廣東深圳的電子產品商業地帶,有「中國電子第一街」之稱。

深圳華強北行人徒步區人潮洶湧。(新華社數據照片)

華強北逐漸發展成「中國電子第一街」。(取材自澎湃新聞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世界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20/1750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