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謝田:中國會參與瓜分和掠奪俄羅斯嗎?

作者:
從沙俄時代開始,到蘇聯乃至今天的俄羅斯,俄國的擴張和侵略,中共的拱手相讓、賣國求榮,讓中國損失了數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俄羅斯即便軍事實力強大,但它當然知道經濟實力的落後會導致軍事優勢的削減,從而導致強弱易位,對領土的心結必然越來越強。俄國的遠東地區,只有七百萬的人口,龐大的國土,虛弱的國力,面對來自東方的「黃禍」,俄羅斯註定如芒在背,所以才有蘇斯達爾采夫(Andrei Susdalzew)所說的、「中國參與瓜分俄羅斯」之憂。

2022年5月3日,烏克蘭東部工業重鎮呂西昌斯克(Lysychansk)被炮擊後濃煙滾滾。同日新華社的宣傳大轉彎,忽然報導「烏方稱將為收復全部領土而戰」

俄烏戰爭以來,華語世界普遍的認為,中共是支持俄羅斯、反對烏克蘭的。也因此,任何中國大陸人士或者海外華人,如果不積極表示支持烏克蘭、不明確反對俄羅斯,那就是跟中共站在一起,就是支持俄國侵略的,也就是邪惡的,或者道德上有缺陷的。許多激動和激進的人們,也往往簡單地用是否譴責俄羅斯,是否對烏克蘭熱情擁抱,來簡單地畫線、貼標籤、拉黑、封殺、謾罵,樹立無形的、莫名其妙的「敵人。」這樣情緒激動的做法,實在是毫無必要。實際上,中共可能被視為是俄羅斯的盟友,但俄羅斯可能並不領情,並不把中共視為盟友,也不認為他們可以依賴和相信中共。世人和世界對俄羅斯、烏克蘭、和俄烏戰爭的看法,可能會慢慢的出現轉折。讓我們靜下心來,寧靜的觀看這場人間的大戲。

《德國之聲中文網》最近的一個報導說,俄羅斯媒體「真理在線」援引俄羅斯一名政治學者的報導,稱俄羅斯其實一個盟友都沒有,中共國也不是俄羅斯的盟友。在俄羅斯的官方電視台上,也出現了類似的、罕見的聲音。在俄羅斯政治學者安德烈•蘇斯達爾采夫(Andrei Susdalzew)看來,中國並不是俄羅斯的「盟友」。蘇斯達爾采夫向該網站表示:「中國在非常謹慎地支持我們,它不反對我們,但也沒有幫助我們。如果我們贏了,中國將站在我們這邊,但是如果我們輸了,尤其是輸得很慘的時候,中國估計也將參與瓜分掠奪俄羅斯。」蘇斯達爾采夫得出的結論是:「事實證明,我們應該再次相信我們並沒有盟友。」

「中國參與瓜分、掠奪戰敗的俄羅斯」,這是一個巨大的誘惑,一個可以一雪百年之恥,可以奪回海參崴、江東六十四屯、拿回中共黨魁江澤民拱手送給俄國的大片土地的天賜良機,肯定會讓許多人怦然心動。但估計中共方面對俄羅斯學術界人士這個罕見的、坦率而驚人的表述,會大吃一驚,會心中咄咄不安,會擔心苦心經營、花費無數、用天然氣和石油美元培植的這種關係,這個中共大國外交最後的一根稻草,有破裂或者夭折的可能。

另外一位俄羅斯軍事分析家、退役上校米哈爾•霍達仁諾克(Mikhail Khodarenok),在俄羅斯國家電視台俄羅斯-1(Rossiya1)的談話性節目《60分鐘》裡,也幾乎是直接的點名中國。他表示:「我們完全處於政治孤立之中,雖然我們不願承認,但實際上全世界都在反對我們,我們必須擺脫這種局面。」霍達仁諾克其實是指出,俄羅斯必須認識到,中共的承諾是不可信的,中共在政治上也不是俄羅斯的盟友!

誠然,從俄羅斯的角度看,在俄烏戰爭中,中共對俄羅斯的支持,的確是半心半意、差強人意的。面對歐美的金融制裁,中共的國有銀行加入歐美銀行的行列,參與了制裁。這相當於是在金融上對俄羅斯背後插刀!中共的苦衷,是它不敢脫離SWIFT和美元歐元體系,因為中國經濟對歐美市場和投資的依賴,要遠遠大於俄羅斯的依賴。但對俄羅斯來說,它們在最急需的金融領域,中共完全沒有絲毫的助益。反倒是普京果斷出手,三板斧砍向美聯儲和西方債權人、和歐洲能源客戶,自己解決了這個問題。相信中共在看到普京瘋狂的金融反制裁措施之後,只有暗自心驚、自嘆不如的份兒。

在俄羅斯亟需的常規武器方面,中共也沒有敢於觸怒美國,拒絕向俄羅斯提供自家的俄式重武器。尤其是,當德國把自家武庫中的前東德的蘇式武器拿出來,東歐國家也傾囊相助、提供武器給烏克蘭時,中共卻一毛不拔、縮手縮腳,這必然招致俄羅斯的不滿。俄羅斯侵略烏克蘭時中共不能拔刀相助,中共侵犯台灣的時候,也註定不能指望俄羅斯的傾囊相助。中俄關係在俄烏戰爭的陰影中,已經出現了裂紋。

俄羅斯政治學者和學術界對中共的觀點,顯示出俄國精英階層對俄中關係的不滿,對中共的不信任,和俄羅斯被迫走向與西方為敵的現狀的不滿。

中俄之間的關係,有聯合和結盟的願望,也有分庭抗禮、互別苗頭的伏筆。俄中兩國沒有共同的價值觀念。前蘇聯解體後,俄羅斯拋棄了共產主義,已經轉化成了寡頭資本的威權主義國家。而中共依然死守僵化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堅持共產黨的一黨獨裁,雙方的政治制度和社會基礎,完全沒有可比性和兼容性。長久交往和緊密接觸之後,因為社會制度、財產制度、法制制度的不同,必定產生齷齪和隔離。中共自恃遠超俄國的經濟實力,不甘寄人籬下;俄國自恃超強的資源和軍事實力,也不願意對中共俯首聽命。兩國面和心不和,關係脆弱,互相猜忌,久之必定心生齷齪,最後不歡而散。

中俄之間,也缺乏深度結盟的地緣政治和國家治理方面的互信。中國經濟與俄羅斯經濟的差距加大,俄羅斯一定不可避免的對中國的領土野心產生防備心理。從沙俄時代開始,到蘇聯乃至今天的俄羅斯,俄國的擴張和侵略,中共的拱手相讓、賣國求榮,讓中國損失了數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俄羅斯即便軍事實力強大,但它當然知道經濟實力的落後會導致軍事優勢的削減,從而導致強弱易位,對領土的心結必然越來越強。俄國的遠東地區,只有七百萬的人口,龐大的國土,虛弱的國力,面對來自東方的「黃禍」,俄羅斯註定如芒在背,所以才有蘇斯達爾采夫(Andrei Susdalzew)所說的、「中國參與瓜分俄羅斯」之憂。

中俄結盟的潛在目的,是為了抗衡美國。雖然美國左派政府目前沒有對中共的危險有非常清醒的認識,但中共的咄咄逼人、戰狼作風、乃至最後按耐不住、放棄韜光養晦的狂妄,最終會讓美國朝野、左右、上下聯合一致,共同對敵。如果今年的中期選舉共和黨能夠重掌國會,乃至2024年川普或其他共和黨候選人入主白宮,美國對華政策會出現迅速的轉變。美國會最終意識到,從美國和自由世界的最佳利益的角度看,美國實在是不需要與俄羅斯為敵,而應該積極的打破中俄聯盟,聯手俄羅斯,南北和東西夾擊,共同擊毀中國共產黨的統治。

中國和前蘇聯在1950年韓戰開始前,曾經簽訂過軍事同盟條約。但在1960年代,中蘇關係惡化之後,兩國的同盟條約變的名存實亡。俄羅斯和中國在2019年6月,宣布建立「新時期的戰略夥伴關係」。從那時以來,雙方定期舉行聯合軍演,還在戰略領域,包括核威懾領域合作過,但雙方迄今為止沒有正式的軍事結盟。

2020年10月,在美國與俄羅斯和中國的關係進一步惡化之際,俄羅斯總統普京曾經暗示說,俄中有「結成軍事同盟的可能,但目前無此必要。」從今天俄羅斯常規武器在烏克蘭的戰地表現,和中共的常規武器更落後於俄羅斯的現實來看,即便俄中結盟,兩國的常規軍事實力也完全不可能「壓倒美國」,也不足以與北約抗衡。英國《太陽報》形容的這種「邪惡軸心」的聯盟,註定會徒有虛名、外強中乾。

但是,美國選擇的北約東擴,打擊、削弱俄羅斯的國策,目前看來,只消耗掉了俄羅斯的常規武器,對俄羅斯經濟和貨幣的影響,並沒有那麼顯著。俄羅斯的石油和天然氣出口,都來到新高;盧布已經恢復到戰前的水平,甚至有所升值;歐洲政府紛紛就範,開始用盧布購買俄國能源;而俄國政府的財政,更是出現前所未有的黑字,使得政府在滿足支出的情況下,有機會增加其財政儲備。對俄國制裁的結果,是讓俄羅斯更加牢固的依賴於中國,依賴於中共,依賴於從中國輾轉得到的西方的先進技術。這一切,會讓中共更加有恃無恐,甚至從俄羅斯的迫不及待中獲得額外的益處。美國等到需要解決中共的問題時,會發現中共藉俄烏戰爭獲得喘息的機會,會變成讓美國更難對付的戰略對手。

川普總統時期,隨著川普政府對中共的本質有了清醒的認識,貿易戰和技術封鎖紛紛實施,美俄關係也出現緩和的跡象。川普和普京之間開始建立互信的關係,美國聯俄對抗中共(聯俄抗共)的局面開始成型。但這一旨在結束全球共產主義勢力、解體中共的聯合行動,因為美國左派編撰的、莫須有的「親俄門」的阻撓,受到了干擾和破壞。這個「聯俄抗共」的卓越計劃,也因美國大選中的舞弊和左派政府的上台,被徹底的忽略和擱置。

更有甚者,左派政府積極打擊俄羅斯,通過俄烏戰爭支持烏克蘭,試圖在軍事和經濟上削弱俄羅斯,導致俄羅斯與中共越走越近。中共也藉機拉攏俄羅斯,用經濟利益和轉讓從西方獲得的技術作為誘餌。俄羅斯錯過了聯合美國、滅除中共的天賜良機,也被美國左派政府徹底推向了中共的懷抱。

與此同時,中俄同床異夢、各自心懷鬼胎,會使得俄羅斯人更多的認同蘇斯達爾采夫和霍達仁諾克的觀點,開始疏遠中共。而中共方面呢,可能會滋生參與和瓜分俄羅斯的夢想,但更會首先失去俄羅斯的信任,正式進入沒有朋友、沒有盟友、四面楚歌的悲慘局面。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市場學教授暨約翰奧林棕櫚講席教授)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20/17510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