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抗暴!上海成立自治委員會 向全國推廣【阿波羅網報導】

5月22日,推特帳號「上海自救自治委員會」發布《上海自救自治委員會宣言》,號召上海市民:「上海人民拉起手來,全城自救,民間自治!全國人民拉起手來,決定自己的命運,捍衛自身權利,爭取自治,抵抗暴政!」

圖片來源:推特

阿波羅網記者李雨菡報導/5月22日,推特帳號「上海自救自治委員會」發布《上海自救自治委員會宣言》,號召上海市民:「上海人民拉起手來,全城自救,民間自治!全國人民拉起手來,決定自己的命運,捍衛自身權利,爭取自治,抵抗暴政!」

全文如下:

各位親愛的上海居民:

我們是你身邊的鄰居,街坊,甚至就是你的某位親友,是和你同呼吸、共命運的一群人。就在你身邊湧現了諸如不畏權貴、堅持理性的醫學專家張文宏醫生、以《速停運動式防疫經困解難發救濟!》和《告全體公職人員書》為民請命的季孝龍先生、撰寫《關於進一步提高全國防疫工作科學性的建議》上書全國人大的劉小兵教授、提出《對上海新冠防疫兩措施的法律意見》致函上海市政府的童之偉教授、發布《致大上海官民書》的盧明明教授等。這些人士的公義之舉說出了上海人的心裡話,喚醒了上海人的公民意識,越來越多的上海人開始反省、覺醒、行動,挺身而出,不甘為奴,奮起抗暴!當權者畏懼他們,封鎖他們的社交工具,威脅他們的人身安全,剝奪他們的各項自由。不過,上海人,沒有被嚇住,只要看一看就明白,那些越來越多敲鍋抗議的上海人,實際上是在用這種溫和、甚至卑微的方式,表達他們內心深處的苦楚和不滿,一個聲音正在他們鬱積已久的內心深處轟鳴:起來!不甘為奴的上海人!

但是,就是這樣一群可愛的上海人,卻被官方惡意構陷為「境外敵對勢力」!

那麼,請問,究竟誰才是真正的境外敵對勢力?誰在肆意打擊壓榨人民群眾?是那些尸位素餐的官老爺們,他們是黨的幹部、絕大部分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他們拒絕公示財產,拿著海外護照、綠卡,非法轉移人民的血汗錢,海外花天酒地,國內魚肉鄉里,全然不顧人民死活。我們就是要推翻這些「境外敵對勢力」對我們的壓迫!他們享受西方資本主義文明成果,卻逼迫我們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行專制,施暴政,他們視人民如非菜,如草芥。我們要起來!要反抗!要清算他們歷史罪行!

眾所周知,上海自開埠以來,雖屢經離亂,但是, 即便是在日軍占領時期也從未被封過城。而這次持續近兩個月的封城,斷絕城市供給,壟斷救助物資大搞「動態清零」。這是某股反動獨裁勢力自導自演的一出馴服民眾的大戲!這是他們施展淫威的強硬手段!這是對基本人權的肆意踐踏!這是在摧毀這個偉大城市的文明成果!這是對這個城市良善族群的種族滅絕!這是不折不扣的反人類罪行!這是徹頭徹尾的對人民的戰爭!

我們被剝奪生計,銀行存款被基層政府精心組織的高價食品消耗殆盡,還要忍飢挨餓!我們被蒙面警察或者來路不明的人趕入所謂的方艙醫院,新時代的集中營!我們被逼骨肉分離,有家難回!我們被逼上交鑰匙,那些來路不明的人還以所謂的上門「消殺」為名,行大搞破壞、搶劫私有財產之實這就是赤裸裸的強盜行徑,但是卻被當局堂而皇之地冠以」為人民服務」的美名。請問各位,誰願意接受這種服務?

口口聲聲說是疫情,你們只要看一看,想一想,你們還會相信這真的是疫情嗎?你們還相信所謂的「疫情」之後,我們能重回歲月靜好嗎?斷不可能!君不見,當前那些正在不斷瞎折騰你們的人就是50年前興風作浪的文革餘孽!

如果你不希望你和家人,尤其是子孫們重新經歷十年文革中的場景:
●每日誦讀紅寶書(領袖語錄),領袖像前早請示、晚匯報;
●參與批鬥或被批鬥,永無寧日;
●骨肉相殘,夫妻反目,父子陌路;
●被剝奪私有財產和個人尊嚴,淪為集體主義者的奴隸。

如果你不想生活在另一個「北韓」,如果你想出國又遭遇「非必要不離境」,如果你接打國際電話遭受限制(美其名日防止電信詐騙),請加入我們,組織起來進行自救、抗爭,把我們被騙取的權利重新奪回來,重建社會秩序,把上海這座城市的命運牢牢地握在自己手裡!

上海居民們!你可能世居上海,或者為上海的繁榮昌盛奮鬥了多年,在上海有一個棲身之所、一個溫馨的家庭;你本是這個城市和這個國家的公民,享有上天賦予你的、不可剝奪的權利,這些權利包括生命權、自由權、遷徙權、追求幸福的權利和免於恐懼的權利等等;你也應擁有參與政治、參與決定所在城市或國家共同體命運的權利;這些權利都被那些偽善的暴政者以美好的、空洞的所謂主義或者理想為幌子剝奪了!你淪為居民,實質是奴隸!淪為待宰的羔羊,予取予奪!

請加人我們,自發組織起來,奪回本應屬於我們的公民身份,讓我們一起決定這個城市乃至我們國家的未來,決定我們自己乃至我們子孫的未來!

1.突破網絡封鎖,識破獨裁謊言,真理照亮靈魂;
1.1.你應懂得:獨裁者用網際網路封鎖把你擋在真理門外,就可以用謊言給你洗腦,灌輸仇恨思想,令你滿足動物莊園似的生活方式;
1.2.找到身邊具備基本計算機知識的親友,教你如何突破網際網路封鎖,翻牆看世界,找回歷史真相;
1.3.使用谷歌、微軟等非國產郵箱給我們寫信,提供個人履歷、所住地區(含街道、小區信息);
1.4.我們將提供進一步突破網絡封鎖的工具和內部交流平台。
2.成立鄰里自救小組,時刻守望相助;
2.1.通過你所在小區的業主群、團購群找到敢言的、富有同情心和正義感的鄰居,成為微信好友;
2.2.要找到至少8名好友,構建你的微信或電報群,以自救、互助;
2.3.彼此熟悉各自第家庭成員,以確保一家有難;(被強行隔離,因發牢騷或抗議被警方傳喚或拘提等,被破門「消殺」,被封閉在家,被高價團購......),八方支援,關鍵時刻構築人牆,拍照取證,記錄那些無良公職人員的罪行,以便日後追究其法律責任,必要時挺身而出抵抗非法行政、執法和不明身份的人對私權(人身和私產)的侵犯;
2.4.建立緊急聯繫人信息,簽署空白律師委託書,(百度模版),簽字、蓋手印。
3.搭建「蜂巢」,縱向集結;
3.1.「一個好漢八個幫」,面對強大專政機器碾壓,增強抗打擊能力,學習「蜂巢結構」何以堅固的原理,每個自救或守望群的成員,應在本小區內另行縱深發展至少8個敢言的、富有同情心和正義感的鄰居(原成員相互協助)建設下一級群;
3.2.推動所在小區鏈狀、縱深拓展,上下級群組通過召集人單線聯繫,以規避被舉報、打壓風險;
3.3.當本小區自救群縱深拓展至三級以上,便能孤立那些長期以來協助政府維穩、以謠傳謠的個別不講人性的黨員,爭取有良知的黨員,抵抗居委會損害本小區居民的舉措,形成本小區的初步自治組織;
3.4.若本小區有多個縱深發展的「蜂巢」,便需橫向集結,共商共議,構建本小區的蜂窩(多個蜂巢,去中心化)結構,重選業主委員會,或按《城市居委會組織法》選舉產生本小區自己的居委會,使居委會回歸自治性質、去行政化。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上海欲得自救自治,有志者須先從構建自己所在小區(解封後以所在工作場館或所在行業為範圍)的自救或守望群開始,直至形成所在小區、工作場館、所處行業的蜂窩結構。


上海自救自治委員會 上
電報頻道:
@SHZIJIUZIZHI 推特號:@shzijiuzizhi
臉書小組:www.facebook.com/groups/ 1916698751854981/ 電子郵箱:weiyuanhui@protonmail.com

網友「霍某人」2021年9月4日,在微信發過關於「自治」的倡議,隨後帳號被封一段時間。內容是:「民間必須自行建立起平等、尊重、信任」他認為:「自治,一種被忽略和低估的權利與能力,人們必須以自治的方式建立起平等、尊重、信任、寬容、契約精神等觀念和共識,才能減少和規避人與人、人與社會和政府間相處的成本。要形成一套絕大多數人都願意共同遵守並自覺維護的價值體系,只有這樣才能建立一個團結、健康、良性、正常的社會。自治是現代公民的必備素質,也是走向文明的基礎。 可以說只有學會了自治才能自救,才能形成有組織的力量抵禦暴政和權力帶來的侵害。 公民的自治能力越強越成熟,國家也會更文明,離專製毒裁也就越遠。」

圖片來源:推特

逃離上海的人潮。

有上海居民欲借水路逃離魔都上海。

5月22日,網友「齊奧塞斯庫」拍攝的上海外灘,空無一人。

責任編輯: 李雨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23/17520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