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北京防疫管控區 退伍軍人之子苦等120急救45分鐘 不幸身亡【阿波羅網報導】

網名為「明武」的網友5月26日發布於微信上的帖子:《順義區120疫情中拖延急救 32歲青年管控區苦等54分鐘死亡》「明武」稱自己是一名退伍軍人,發貼的目的是為自己冤死的兒子討回公道。

網名為「明武」的網友5月26日發布於微信上的帖子:《順義區120疫情中拖延急救 32歲青年管控區苦等54分鐘死亡》「明武」稱自己是一名退伍軍人,發貼的目的是為自己冤死的兒子討回公道。

原貼文如下:

我叫宋*武,北京市懷柔區人,是一名農民,也是一名退伍軍人,為給不幸去世的兒子討回公道,特向北京市政府舉報、向社會各界反映北京順義區醫院(順義區急救中心)在疫情防控期間,嚴重玩忽職守,拖延急救,害死我32歲的兒子。

宋*新是我的獨子,32歲,租住在北京市順義區南彩鎮後俸伯村平安街93號青年公寓,2022年5月11日凌晨因突感胸悶、胸痛,難以緩解,於3:38給120打電話求救,120接電後,先是告知我兒子其居住地屬於順義區劃定的疫情管控區需向村委會報告,又於3:44來電告知我兒子救護車在南彩鎮(距後俸伯村約3公里),急救人員正在穿防護服準備出發,且正在聯繫接收醫院。我兒子強忍疼痛,等候至4:03(距求救後25分鐘),120又來電告知順義區醫院因疫情防控原因無法接收患者,正在聯繫區婦幼醫院。此時,我兒子身體更加難受,為了及時迎接救護車,主動在幾分鐘後由女友陪伴下到樓下等候。兩個年輕人在凌晨的大街上又苦等15分鐘,一直沒有等到救護車,此時,我兒子病情突然加劇,於凌晨4:21(距求救後43分鐘)摔倒在地失去意識。其女友一邊對我兒子進行人工心肺復甦,一邊再次緊急撥打120工作人員電話求救,但直到10分鐘後,120救護車才於凌晨4:32到達現場,距我兒子首次向120求救已經過去54分鐘。據我兒子女友回憶,120工作人員將我兒子搬上救護車後,沒有對我兒子持續進行心肺復甦,也沒使用除顫儀進行搶救,急救人員還在車上告訴她,順義區醫院能否接收患者仍不確定。凌晨5:00左右,救護車到達5公里外的順義區醫院,醫院沒有急救人員立刻對接救護車、轉運患者,救護車上工作人員又與地面人員進行數分鐘溝通後才將我兒子送入急診室,此時,我兒子早已沒有呼吸、心跳。順義區醫院急診室對我兒子進行了兩個多小時搶救,完全沒有效果,於清晨7:30左右宣布我兒子死亡。

倒地後監控視頻截圖

順義區急救中心是順義區醫院內設機構,承擔120急救任務。從順義區醫院到我兒子駐地只有5公里多,按凌晨4、5點鐘路況,從醫院出車到達我兒子駐地只需10分鐘左右,如從120告知的南彩鎮出車,到達我兒子駐地只需6、7分鐘。如果順義區急救中心在接到我兒子首次求救後,能第一時間按北京市院前急救相關規定及時(4分鐘內)派出急救人員,我兒子將有足夠充分的時間安全到達順義區醫院,但令人氣憤的是,順義區急救中心以沒有協調好接收醫院為名遲遲沒有派出人員對我兒子進行急救,也未在電話中指導我兒子進行科學自救,而順義區醫院先是因為我兒子來自疫情管控區拒絕接收,後又沒有提前做好搶救準備,與救護車及時對接,最終延誤了我兒子原本十分充裕的急救時間,使他不幸殞命。

我兒子生前身體健康,從未得過大病,按北京目前的醫療急救水平,他這樣的患者只要安全到達醫院完全不會出現生命危險。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和北京市政府明確要求:在疫情防控期間,醫療機構要嚴格落實首診負責制和急危重症搶救制度,不能以任何理由推諉、拒絕和延誤診療,要確保需要緊急救治的患者都能夠得到及時的醫療服務,但我兒子就是因為順義區急救中心、順義區醫院玩忽職守,不履行法定義務,不落實政府要求,喪失了年輕的生命!順義區醫院(急救中心)的做法不僅害死了我兒子,給一個只有獨子的農民家庭帶來不可挽回的損失,也給抗疫工作造成嚴重不良影響、抹了黑!

為此,我強烈請求市政府:一是立即調查公布事實真相,對責任單位、責任人的違法違規行為進行嚴肅追責問責;二是督促相關單位立刻整改,真正落實政府要求,做好疫情防控期間的醫療救治工作,不要再給老百姓帶來傷害;三是督促責任單位、責任人正式向我賠禮道歉,並承擔全部責任,對我進行民事賠償。同時,我也懇請社會各界人士關注此事件進展,幫助、支持我維護正當權益,討回公道!

以上陳述均有人證、物證佐證,我願對所有陳述的真實性負責任,我願隨時配合政府和社會各界人士調查事實真相。

舉報人電話:13716158097

責任編輯: 李雨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27/1753908.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