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震驚了美國人!字節跳動在美國輸出中國式996

TikTok上似乎有無窮無盡的消遣打趣、盡情舞動以及善意的惡作劇,它也因此自稱是網際網路上最快樂的地方。

TikTok上似乎有無窮無盡的消遣打趣、盡情舞動以及善意的惡作劇,它也因此自稱是網際網路上最快樂的地方。

但據TikTok美國辦公室的員工說,推動TikTok成功的,是嚴苛的管理風格和高要求的內部文化,完全背離平台愉悅鼓舞的公眾形象。

這些員工中有許多都曾供職於其他大型科技公司,他們說,TikTok一味強調效率和保密,其程度之甚,在業內並不多見。

隨著TikTok繼續保持高增長,上述情況日益助推著TikTok美國辦公室的緊張氣氛。TikTok是總部位於北京的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ByteDance Ltd.)的子公司。

據市場研究公司Sensor Tower,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六年前創立的TikTok已在所有類型應用程式中創下了下載量最高的紀錄。

截至2020年年中,TikTok美國業務部約有1500名員工,該公司去年表示,希望將這一數字增加至10,000人。他們的工作內容主要圍繞將在中國開發的產品轉化為面向美國受眾的產品,同時開拓商機可觀的美國廣告市場。

01

從工作文化融合的角度來看,TikTok正在進行最大膽的嘗試,它需要連接全球兩大科技強國。

TikTok美國業務的總部設在洛杉磯,這裡的一些員工抱怨稱,他們常常睡眠不足,而且周末頻繁加班,必須與地球另一端的同事開會,就導致這種情況更加嚴重了。

有幾個該公司的美國前員工說,他們在TikTok工作期間,平均每周要開85個小時的會,而且還要擠出額外的時間來完成自己的工作。

震驚了美國人!字節跳動在美國輸出中國式996

(英文原文截圖)

另一人說,他在提供了醫學實驗室檢查結果、證明自己的身體狀況危及生命後,才說服老闆不再讓他連續熬夜工作。

一些前員工提到,他們經歷了嚴重的體重波動、壓力或是情緒低谷,以至於到了得尋求治療的地步。

一名前員工說,巨大的壓力讓她不敢缺席TikTok一場緊接著一場的會議,她甚至不敢中途走開去換衛生棉條,以至於血浸濕了褲子。

TikTok的一些做法是借鑑於亞馬遜(Amazon.com Inc.),後者同樣因高要求的工作文化著稱。TikTok的高管時常告訴員工要「永遠創業」,這來自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Jeff Bezos)鼓勵創新、避免自滿的名言「每天都是第一天」(Always Day 1)。

除此之外,TikTok辦公室的牆上還醒目地貼著其他標語,例如「坦誠清晰」,而員工對這些理念的執行情況如何,會成為公司對他們的評判標準之一。

TikTok表示,公司致力於「建立並培養一個強大的團隊,使其能夠支持公司不斷成長的全球社群」,為實現這一目標,它已對自身做法及工作文化進行了一些調整。

TikTok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補充說,「我們鼓勵透明和反饋的文化,並致力於打造一個公平的平台和企業,讓我們的社群和員工都能茁壯成長。」

震驚了美國人!字節跳動在美國輸出中國式996

TikTok的美國辦公室主要位於洛杉磯。

對TikTok這樣快速發展的科技企業來說,長時間的工作和緊迫的截止日期不算什麼新鮮事,而外企員工睡眠周期被打亂的情況也並不少見。但一些在TikTok和其他科技企業都幹過的人說,TikTok美國員工體現出的壓力之大到了罕見的程度。

一些前員工曾在YouTube、Medium等社交媒體網站上講述他們在TikTok美國辦公室的經歷。

有些人說,身處緊張氛圍會讓他們感到興奮。其他許多人則提到了種種挑戰,包括理解內部文件的意思,那些文件以中文撰寫再用軟體翻譯成英文,其中的細微含義難以在譯文中呈現。

「我已經數不清TikTok的工作經歷讓我在多少方面得到了鍛鍊,無論是產品策略、執行還是不同文化間的細微差別,我從TikTok學到的東西之多,超過了我最初的想像。」

TikTok前高級產品經理Melody Chu在Medium的一篇貼文里說,其工作職責是幫助創作者將內容變現。儘管如此,自稱曾在Facebook、Roblox和Nextdoor都工作過的Chu還是在去年11月離開了TikTok。

她說,很多次晚飯時間她得跟中國同事通電話,沒法陪丈夫,這種情況之頻繁,以致於夫妻倆去找過婚姻諮詢師。

她寫道,她的體重急劇下降,睡眠也出現了問題。所有她想做的事,包括陪伴父母以及關注自身心理健康,統統讓位給了TikTok。

她寫道,「早知去TikTok會讓我失去這麼多,(2020年6月時)我肯定不會接受這份工作。」但她也說,現在回想起來,她也不後悔去TikTok,因為通過這段經歷,她向自己證明了她已具備成功所需的品質。Chu沒有回覆記者的採訪請求。

前TikTok員工帕貝爾·馬丁內斯說,他被告知不要將某些數據同較低級別的員工分享。「我得到的信號是:『我們不信任你們。』」他說。

02

許多TikTok員工之所以能忍受長時間的工作以及工作和生活間缺乏界限的情況,是因為如果其母公司上市,他們有可能拿到一筆數量可觀的錢。「你想登上那艘火箭船。」今年2月之前擔任TikTok廣告銷售全球客戶總監的帕貝爾·馬丁內斯(Pabel Martinez)說。

馬丁內斯說,儘管自己的項目按進度推進,他仍被要求整個周末加班,他拒絕這樣,對此,一名主管回應說:「我們這裡不是這樣做事的。」他隨後離開了TikTok。

大約一年前,由於中國監管機構敦促字節跳動關注數據安全問題,該公司暫時擱置了上市計劃。

據一位熟悉TikTok經營情況的人士說,該公司2021年的收入約為40億美元,今年的營收有望達到120億美元。

相比之下,現更名為Meta Platforms Inc.的Facebook在成立十年後,營收才達到120億美元。

據前員工說,TikTok常常會安排多個團隊完成同一個項目,讓它們相互競爭,看誰最先完成。

這一策略本意是為了推動員工儘快完成工作,但一些前員工指出,這讓人們唯恐落後於其他同事,而當有的團隊始終無法看到曙光時,員工心裡容易產生挫敗感。

去年,常駐新加坡的周受資接替臨時執行長瓦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出任TikTok執行長,後者目前擔任TikTok首席營運長,工作地點位於洛杉磯。

美國員工說,這一舉動進一步鞏固了TikTok在東方的權力基礎。美國人凱文·梅耶爾(Kevin Mayer)曾於2020年初擔任TikTok執行長,但大約三個月後離職,當時川普政府正試圖迫使將TikTok出售給一家美國公司。

TikTok既沒有向員工提供組織結構圖,也不允許員工自己製作和分享組織結構圖。

對於那些想阻止競爭對手挖人的中國企業來說,這是他們的常見做法。一些前員工說,他們曾被告知組織結構圖沒有必要,因為在TikTok的扁平式架構中,任何人之間都可以相互聯繫。

如此一來,員工可能感到困惑,他們不知道該聯繫其他團隊中的哪些人,或者給他們發信息的又是哪些人。據一些前員工說,紐約辦公室人力資源和財務團隊的成員幾個月來一直不知道在加州,還有另一群人也從事同樣的職能。

TikTok新加坡前員工Jamie Lim Yin Yin說,當她收到同事的電子郵件時,她只有去領英(LinkedIn)上查找一番,才知道他們屬於哪個團隊。

「這樣說好了,在我的瀏覽器上,領英的標籤頁總是開著的。」她在一段YouTube視頻中說,視頻講述了她為何會在去年12月、入職僅四個月後就離開了TikTok。

一位TikTok發言人說,員工有途徑查看彼此的檔案。

曾任TikTok廣告銷售客戶總監的馬丁內斯說,TikTok的展示文件里時常會出現數字被模糊處理或是被略掉的情況,他的主管曾指示他不要將某些數據同較低級別的員工分享。

「我得到的信號是:『我們不信任你們。』」他說,TikTok的保密程度與他供職過的其他科技公司有著很大不同。

TikTok前員工Chloe Shih在一段視頻中說,「當我該去睡覺的時候卻發現公司大部分人都沒睡,這讓我晚上十分焦慮。」

03

儘管TikTok吸引了大批一心想來此工作的求職者,但與此同時,它也在努力解決離職率較高的問題。

曾在加州山景城(Mountain View)工作的TikTok前工程團隊主管Lucas Ou-Yang在一系列Twitter主題貼中寫道,由於要跟上中國同事的節奏,還要根據他們的日程表來安排工作,在這種壓力下,曾與他共事的所有10位產品經理全都在入職大約一年後辭職了。

去年11月,工程部的一個部門主辦了一場全體會議來討論美國員工的離職潮問題,此後,公司高管批准了一項新政策:如果不是所有與會者都說中文,可以嘗試用英語開會。

儘管TikTok提供有翻譯選項,但一些前員工說,當會議語言不是他們所能理解的語言時,他們覺得錯過了許多細節。

去年,中國政府告訴各用人單位,一些中國科技公司實行的「996」工作安排(即早9點到晚9點上班,一周工作六天)是不合法的。

字節跳動表示,它會採取「1075」模式:即早10點到晚7點上班,一周工作五天。但許多員工表示,他們預計長時間工作的情況仍會持續。

一些TikTok美國前員工談到,為了參加與北京主管舉行的網絡會議,他們常常從周日下午就要開始上班,因為那時在中國已是周一上午。

「我真的覺得,晚上工作到那麼晚讓我出現了睡眠紊亂。」曾在加州工作的前員工Chloe Shih在一段YouTube視頻里說,「當我該去睡覺的時候卻發現公司的大部分人都沒睡,這讓我晚上十分焦慮。」

一些前員工說,有關工作和生活平衡的問題在幾乎每一次全體會議上都會被提及。

2021年年中,一些美國主管開始鼓勵員工下班後將內部通訊工具上的通知設置為靜音模式,以此減少他們不得不在深夜處理的請求數量。

有人還建議員工在日程表上為自己留出休息時間。但一些前員工說,公司高層不會在意日程表上的計劃,他們還是會在那些時間安排會議。

「儘管會議時常會跨越不同時區,這一點在跨國公司很常見,但我們會繼續著眼於通過不同方式為員工提供支持和靈活性。」上述TikTok發言人說。

她還說,TikTok鼓勵員工安排個人休假時間、留出不開會的時段,並且不鼓勵在休息時間發送工作信息。

風投公司Basis Set Ventures創始人兼管理合伙人蘭雪棹說,中國科技行業競爭的激烈程度比美國更極端。

「顯然沒有人想干到凌晨2點,」但如果員工不幹這麼久,他們就沒法生存,她說,「這是人們試圖了解中國的文化時會遺漏的一個背景。」

以往,TikTok會經常將許多新招的美國員工派往北京待一周,讓他們近距離感受中國的工作文化,學習字節跳動的工作方式。後來新冠疫情爆發,這些差旅也隨之暫停。

除TikTok外,字節跳動旗下還有許多應用程式及服務,包括相當於中國版TikTok的抖音。

04

許多科技初創公司會向新員工發放限制性股票單位(RSU),以此吸引他們接受較低的薪酬,因為公司今後一旦上市,他們就有機會獲得一筆不菲的收入。

直到2020年夏天,TikTok才開始向大部分美國員工發放RSU,這也是員工薪酬及獎金方案的內容之一。然而當它這樣做時,卻沒有將獎勵計劃覆蓋至大部分美國在職員工,因此造成了一些人所說的困惑與失望。

TikTok開始允許一些員工將獎金轉化為RSU,並且RSU可即刻授予。但一些前員工說,只有在連續兩次績效評估中拿到高分的員工,才能享受這一福利。

他們說,這些評估的考核標準之一是看員工是否遵循了辦公室牆上的標語,也就是「字節范」(Byte Styles)。

但許多員工感覺,諸如「追求極致」、「務實敢為」這類說法太過模糊,主管們完全有可能僅憑個人喜好來獎勵員工。其他人則說,由於擔心違背「開放謙遜」這條「字節范」,員工們不敢暢所欲言。

據前員工說,開會時,TikTok美國主管會略過員工提出的有關RSU的問題。

據知情人士說,在2021年4月的一場員工大會上,已在TikTok品牌對外合作部工作兩年多的迪倫·榮克(Dylan Juhnke)詢問美國人力資源負責人,公司高層為何連續50周都在迴避有關薪酬的問題。

他說,如果TikTok不打算回應此類問題,它應該直接說出來,而不是採取迴避態度。

一份電子郵件副本顯示,不久後,公司高層通過郵件斥責了榮克那天在員工大會上的行為。據一位知情人士說,人力資源部還啟動了一項調查,並就TikTok是否能解僱榮克一事進行過討論。幾個月後,榮克辭職了。

TikTok沒有就有關員工具體經歷的說法發表評論,包括榮克這件事。

TikTok自稱是「快樂、有趣、多元化及驚喜體驗」的大本營。在榮克離職時發布的一份內部備忘錄中,他說,「TikTok對待員工的方式與TikTok平台代表的東西截然相反。」

擴展閱讀:

字節跳動中國高管出口狼性文化到英國 引發離職潮被替換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10/1760135.html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飛總聊IT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10/1760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