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6.12三周年/ 全英15城港人「如水再聚」毋忘抗爭

作者:
12日,全英國至少15個城市、4000名港人在倫敦國會廣場前「如水再聚」都在同一日舉辦集會等活動,紀念、回望香港抗爭血淚史。「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在英國國會大樓前飄揚。流亡英國的前香港立法會議員羅冠聰發言時表示,港人在英國得以重聚,但都懷著一顆想要回家的心。

Previous

全英國至少15個城市都在同一日舉辦集會等活動,在中部城市諾定咸(Nottingham),遊行主辦方「Nottingham Stands with Hong Kong」在遊行結束後向市議會遞交請願信,促請市政府儘快斷絕和中國寧波市的姊妹城市關係。

在最多香港移民的英國,4000名港人周日(12日)在倫敦國會廣場前「如水再聚」,回望香港抗爭血淚史。(呂熙攝)

在最多香港移民的英國,4000名港人周日(12日)在倫敦國會廣場前「如水再聚」,回望香港抗爭血淚史。(呂熙攝)

在最多香港移民的英國,4000名港人周日(12日)在倫敦國會廣場前「如水再聚」,回望香港抗爭血淚史。(呂熙攝)

在最多香港移民的英國,4000名港人周日(12日)在倫敦國會廣場前「如水再聚」,回望香港抗爭血淚史。(呂熙攝)

6.12三周年,「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在英國國會大樓前飄揚。(呂熙攝)

在最多香港移民的英國,4000名港人周日(12日)在倫敦國會廣場前「如水再聚」,回望香港抗爭血淚史。(呂熙攝)

一年多前舉家移民英國的陳先生,這一天一家四口穿上全身黑衣、拿著寫有「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字句的標語參與集會。11歲的女兒Kimmy表示,她在學校裡頭,也會努力向當地同學講述香港故事。(呂熙攝)

在英國已幾十年的陳婆婆,手持自製標語參與集會,上面寫有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1974年在聯合國所說的一句話。她說香港人的要求很簡單,就是要拿回被應許的東西。(呂熙攝)

當地人Nicky特意帶著自家制、寫著「HK」字樣的曲奇餅到集會現場,分發給集會人士。她說自己從未到過香港,但對香港人的傷痛身同感受,甚至在肩膀上紋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紋身。(呂熙攝)

當地人Nicky特意帶著自家制、寫著「HK」字樣的曲奇餅到集會現場,分發給集會人士。她說自己從未到過香港,但對香港人的傷痛身同感受,甚至在肩膀上紋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紋身。(呂熙攝)

流亡英國的前香港立法會議員羅冠聰發言時表示,港人在英國得以重聚,但都懷著一顆想要回家的心。不同港人組織縱有不同路徑,但都能在「無大台」的情況下互相補位。(呂熙攝)

正在英國尋求政治庇護的香港抗爭者Karson,回想起三年前的6月12日,人群的呼喊、催淚彈的氣味,仍然深印在他的腦海。(呂熙攝)

全英國至少15個城市都在同一日舉辦集會等活動,在中部城市諾定咸(Nottingham),遊行主辦方「Nottingham Stands with Hong Kong」在遊行結束後向市議會遞交請願信,促請市政府儘快斷絕和中國寧波市的姊妹城市關係。

全英國至少15個城市都在同一日舉辦集會等活動,在中部城市諾定咸(Nottingham),遊行主辦方「Nottingham Stands with Hong Kong」在遊行結束後向市議會遞交請願信,促請市政府儘快斷絕和中國寧波市的姊妹城市關係。(「Nottingham Stands with Hong Kong」提供)

在最多香港移民的英國,4000名港人周日(12日)在倫敦國會廣場前「如水再聚」,回望香港抗爭血淚史。(呂熙攝)

在最多香港移民的英國,4000名港人周日(12日)在倫敦國會廣場前「如水再聚」,回望香港抗爭血淚史。(呂熙攝)

在最多香港移民的英國,4000名港人周日(12日)在倫敦國會廣場前「如水再聚」,回望香港抗爭血淚史。(呂熙攝)

在最多香港移民的英國,4000名港人周日(12日)在倫敦國會廣場前「如水再聚」,回望香港抗爭血淚史。(呂熙攝)

6.12三周年,「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在英國國會大樓前飄揚。(呂熙攝)

在最多香港移民的英國,4000名港人周日(12日)在倫敦國會廣場前「如水再聚」,回望香港抗爭血淚史。(呂熙攝)

一年多前舉家移民英國的陳先生,這一天一家四口穿上全身黑衣、拿著寫有「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字句的標語參與集會。11歲的女兒Kimmy表示,她在學校裡頭,也會努力向當地同學講述香港故事。(呂熙攝)

在英國已幾十年的陳婆婆,手持自製標語參與集會,上面寫有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1974年在聯合國所說的一句話。她說香港人的要求很簡單,就是要拿回被應許的東西。(呂熙攝)

當地人Nicky特意帶著自家制、寫著「HK」字樣的曲奇餅到集會現場,分發給集會人士。她說自己從未到過香港,但對香港人的傷痛身同感受,甚至在肩膀上紋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紋身。(呂熙攝)

當地人Nicky特意帶著自家制、寫著「HK」字樣的曲奇餅到集會現場,分發給集會人士。她說自己從未到過香港,但對香港人的傷痛身同感受,甚至在肩膀上紋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紋身。(呂熙攝)

流亡英國的前香港立法會議員羅冠聰發言時表示,港人在英國得以重聚,但都懷著一顆想要回家的心。不同港人組織縱有不同路徑,但都能在「無大台」的情況下互相補位。(呂熙攝)

正在英國尋求政治庇護的香港抗爭者Karson,回想起三年前的6月12日,人群的呼喊、催淚彈的氣味,仍然深印在他的腦海。(呂熙攝)

全英國至少15個城市都在同一日舉辦集會等活動,在中部城市諾定咸(Nottingham),遊行主辦方「Nottingham Stands with Hong Kong」在遊行結束後向市議會遞交請願信,促請市政府儘快斷絕和中國寧波市的姊妹城市關係。(「Nottingham Stands with Hong Kong」提供)

全英國至少15個城市都在同一日舉辦集會等活動,在中部城市諾定咸(Nottingham),遊行主辦方「Nottingham Stands with Hong Kong」在遊行結束後向市議會遞交請願信,促請市政府儘快斷絕和中國寧波市的姊妹城市關係。(「Nottingham Stands with Hong Kong」提供)

2019年6月12日,在百萬香港人大遊行後,港府仍執意硬推激起全城怒火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大批示威者當日包圍香港立法會,阻止議員通過修例,標誌著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開端。三年過去,隨著北京在港強推《國安法》,香港已無法再紀念這個歷史性的一天,然而流散四海的港人仍在這一天「如水再聚」,告訴世人香港人未有忘記這場盛載血與淚的抗爭。

「反送中運動被捕的人數,總共是10277人。被檢控的人數,是2800多人。」在最多香港移民的英國,4000名港人周日(12日)在倫敦國會廣場前「如水再聚」,回望香港抗爭血淚史。大會讀出被捕、被檢控、被囚禁、被定罪的政治犯人數。在無數港人心中,他們不單是冷冰冰的數字,更是他們心頭的牽掛。

三年前的6月12日,大批香港示威者包圍香港立法會,阻止議員通過引來市民強烈反彈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香港警察出動催淚彈、橡膠子彈武力鎮壓,港府更即日把示威定性為暴動。而6.12這一天,也成為港人永誌不忘的一天。三年過去,隨著北京在港強推《國安法》,大批示威者和民主派人士被捕、被囚禁,數十萬港人離開家園、流散四海。

尋求政治庇護香港抗爭者:6.12情境歷歷在目

第一位在集會中發言的,是正在英國尋求政治庇護的香港抗爭者Karson。他表示李旺陽的遭遇,是用生命告訴世人,中國的法律並不可信,因此他明白一旦《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通過,香港就再沒有安全可言,所以決意反抗。回想起三年前的6月12日,人群的呼喊、催淚彈的氣味,仍然深印在他的腦海。

Karson說:到了現場,我只聞到刺眼和刺鼻的催淚彈味,市民被催淚彈團團圍著,沒有缺口疏散。我記得警方當時說是要驅散人群,卻在一個獲得不反對通知書的地方發射催淚彈,圍著市民射,不讓他們走。在這麼密集的地方這樣做,只會造成人踩人。

他表示,在英國尋求政治庇護的過程艱難辛苦,但幸而得到在英港人組織的幫助,呼籲面對同樣困境的港人不要灰心,很多在英港人組織都願意向他們伸出援手。

正在英國尋求政治庇護的香港抗爭者Karson,回想起三年前的6月12日,人群的呼喊、催淚彈的氣味,仍然深印在他的腦海。(呂熙攝)

11歲香港移民二代:在學校也要打國際線

一年多前舉家移民英國的陳先生,這一天一家四口穿上全身黑衣、拿著寫有「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字句的標語參與集會。他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以往在香港,但凡有遊行集會,一家人都會坐在一起召開家庭會議,討論是否應該參與。到了英國後,他們亦繼續承傳這個傳統,在前一夜召開家庭會議,一家人都認同,即使到了英國,仍要繼續為香港發聲。

陳先生說:想告訴香港獄中的手足,我們沒有忘記你們,沒有放棄你們,我們仍很擔心你們、關心你們。希望你們平安、健康。

陳太太欣慰很多香港人仍然堅持,她也希望完成未竟的抗爭。

陳太太說:我覺得我自己要保持溫度,才可以讓自己不要忘記這件事,因為這件事還沒有完成,我很想繼續完成下去。

他們11歲的女兒Kimmy表示,他們想讓仍然身在獄中、甚至已犧牲生命的手足知道,即使他們到了英國,他們亦不會放棄。而她在學校裡頭,也會努力向當地同學講述香港故事。

Kimmy說:我會跟他們說我們香港人的故事,由雨傘革命說到現在,試著打國際戰線,多點人知道的話,希望可以光復香港。

一年多前舉家移民英國的陳先生,這一天一家四口穿上全身黑衣、拿著寫有「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字句的標語參與集會。11歲的女兒Kimmy表示,她在學校裡頭,也會努力向當地同學講述香港故事。(呂熙攝)

在英香港老移民為香港年輕人痛心

在英國已幾十年的陳婆婆,手持自製標語參與集會,上面寫有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1974年在聯合國所說的一句─「如果中國變成一個社會主義的帝國主義,到處欺負其它人的話,那麼所有地方的人,都有責任和中國人民一起,揭露共產黨、推翻共產黨。」

陳婆婆說:我覺得守信用、系唔系講大話,是很重要的。你一系就唔好應承人,你應承咗人之後講大話系講唔過去,特別這是國際上的事,正如你看這牌上寫的東西,我們只是想拿回我們應得的東西,就是這麼簡單。我覺得別人欺負你,你要是不滿意的話,就要發聲。

她說自己當年很窮,只能漂洋過海打工,但現在的香港年輕人受過良好教育、有思想,卻被北京趕盡殺絕,有些年輕人喪失生命,有些被迫流亡,對此感到痛心。

在英國已幾十年的陳婆婆,手持自製標語參與集會,上面寫有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1974年在聯合國所說的一句話。她說香港人的要求很簡單,就是要拿回被應許的東西。(呂熙攝)

當地人為被迫離家的港人心碎

當地人Nicky特意帶著自家制、寫著「HK」字樣的曲奇餅到集會現場,分發給集會人士。她說自己從未到過香港,但當她從電視新聞目睹香港發生的一切,深深震撼她的心靈,因此她盡一切努力為香港發聲。當她看到大批香港抗爭者被迫流亡海外,也主動向他們送上關懷。

Nicky說:很多離家的人感到孤獨,這使我心碎。為何他們要被迫離開?他們被迫到另一個國家生活,而這並不是他們自己選擇的。

即使不是香港人,她仍對香港人的傷痛身同感受,甚至在肩膀上紋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紋身。她說自己每天都會想有何可以為香港做,無論是開車到處播放《願榮光歸香港》,還是不斷講述香港發生的一切,她都會盡力而為。

當地人Nicky特意帶著自家制、寫著「HK」字樣的曲奇餅到集會現場,分發給集會人士。她說自己從未到過香港,但對香港人的傷痛身同感受,甚至在肩膀上紋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紋身。(呂熙攝)

羅冠聰:港人組織路徑不一卻一呼百應

集會期間,多個在英港人組織輪流上台,介紹他們的理念及工作。流亡英國的前香港立法會議員羅冠聰發言時表示,港人在英國得以重聚,但都懷著一顆想要回家的心。不同港人組織縱有不同路徑,但都能在「無大台」的情況下互相補位。

羅冠聰說:有人想要武裝革命、光復香港、香港獨立,我們也聽了如何用文化改變一個社會,其實這正正就是香港人的社群。我們有著不同路徑去達到一個目標,但我們都分享同一個價值。我們是多元的,我們不是只有一把聲音,我們也不是只有一個方式去表達我們想要的東西。而這種多元可以互補,可以在社區中共存。大家互不從屬、互不統率,但可以在需要大家的時候一呼百應。

流亡英國的前香港立法會議員羅冠聰發言時表示,港人在英國得以重聚,但都懷著一顆想要回家的心。不同港人組織縱有不同路徑,但都能在「無大台」的情況下互相補位。(呂熙攝)

全英國至少15個城市都在同一日舉辦集會等活動,在中部城市諾定咸(Nottingham),遊行主辦方「Nottingham Stands with Hong Kong」在遊行結束後向市議會遞交請願信,促請市政府儘快斷絕和中國寧波市的姊妹城市關係。而在曼徹斯特(Manchester),集會期間一名身穿紅衣的中國男子在人群中播放中國國歌,被當地警方帶走。

責任編輯: 劉詩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13/17617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