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確保連任 習近平近期應對反習勢力的四大舉措

—王友群:習近平近期應對反習勢力的四大舉措

作者:
現在,距離中共二十大召開的時間越來越近。在反習勢力發起一輪又一輪「倒習」輿論戰的同時,習近期接連推出四大舉措,確保自己在二十大上「三連任」。

2022年3月10日,習近平在全國政協會議閉幕式上。

現在,距離中共二十大召開的時間越來越近。在反習勢力發起一輪又一輪「倒習」輿論戰的同時,習近期接連推出四大舉措,確保自己在二十大上「三連任」。

第一,由習的親信王小洪全面接掌公安部。

6月24日,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35次會議閉幕,並公布一批人事任免名單。其中包括免去趙克志的公安部長職務,任命王小洪為公安部長。

去年11月19日,王小洪接替趙克志,出任公安部黨委書記。根據中共歷來強調黨對公安工作絕對領導的慣例,公安部黨委書記事實上是公安部的第一把手。如今,王小洪正式被任命為公安部長,名正言順成為公安部第一把手。

根據以往公安部長兼任國務委員的慣例,在明年十四屆人大一次會議上,王小洪將被任命為國務委員,正式成為副國級高官,成為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之一。

王小洪之前,1999年至2022年,共有五任公安部長——賈春旺、周永康孟建柱郭聲琨、趙克志。其中,賈、周、孟、郭,都是江澤民曾慶紅提拔重用的,都屬於江派人馬。趙克志既不屬於江派,也不屬於習派,只是公安部大權由江派轉移到習派手中的一個過渡人物。

習當政十年,一直在清洗公安部。至今已有八位公安部部級官員被查,分別是:原公安部長周永康,原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孟宏偉、楊煥寧、孫力軍傅政華、劉彥平,原公安部黨委委員、政治部主任夏崇源。由江澤民、曾慶紅提拔重用的公安部其他副部級以上官員,除退休的外,全部調離公安部。也就是說,習已將公安部副部級以上官員全部更換完畢。

王小洪正式被任命為公安部長,意味著習近平親信已全面接掌公安部。王小洪是習在福建工作時的舊部,從福建省到河南省到北京市到公安部,一路都是習提拔重用的。王因此被認為是習最重要的親信之一。

王小洪還兼任公安部特勤局黨委書記、局長。

公安部特勤局的警衛對象,包括「四副兩高一委」,即國家副主席、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全國政協副主席、最高法院院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國家監察委主任。

也就是說,上述副國級高官都處在王小洪手下人馬的警衛之下。「警衛」也意味「監控」。

另據中央政法委官網「中國長安網」中「領導·機構」更新的最新信息,王小洪已被任命為中央政法委副書記。

中共政法機關,又被稱為「刀把子」,包括公、檢、法、司等。在這些政法機關中,歷來公安機關是地位最重要的。王小洪全面接掌公安部,意味習對「刀把子」的掌控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第二,給官員家屬、子女上「緊箍咒」。

6月19日,新華社發布中央辦公廳制定的《領導幹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管理規定》(以下簡稱《規定》)。

《規定》要求,領導幹部不如實報告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情況,配偶、子女及其配偶違反禁業規定經商辦企業和以委託代持、隱名投資等形式虛假退出,以及利用職權為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提供便利、謀取私利等行為,依規依紀依法進行嚴肅處理,對管理不力造成嚴重後果或不良影響的責任單位和責任人員進行嚴肅問責。

在江澤民當政或當「太上皇」時期,江澤民縱容其子江綿恆一邊升官,一邊經商辦企業,帶動中共整個官場的官員家屬、子女經商辦企業。

這些人利用父輩或祖輩的權勢,占據了中國最賺錢的行業和職業,有的出任國外最賺錢行業的高級職位,通過權權、權錢、權色交易,形成了一批權貴家族,如江澤民家族、曾慶紅家族等。

習反腐打虎十年,已查辦570名副省部級及以上高官,以及其他中管幹部。連帶地,一些高官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或被查,或受牽連。

比如,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判無期徒刑。周的配偶賈曉曄,被判刑9年,處罰金100萬元;周的兒子周濱被判刑18年,處罰金3.5億元;周的侄子周鋒,被判刑12年,處罰金5900萬。

原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被判無期徒刑。薄的配偶谷開來,被判死緩。薄的兒子薄瓜瓜滯留國外。原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被判無期徒刑。令的二哥令政策被判刑12年半;令的弟弟令完成出走美國。鄧小平的前外甥女婿吳小暉被判刑18年。

中共二十大前,海內外「倒習」輿論戰,可能是某些中共權貴家族在幕後操控的。

不過,這些權貴家族都有一個致命傷,就是腐敗。除已被查辦的外,另有一些沒被查辦的,其腐敗證據可能已掌握在習手上。

中共二十大前,習發布此規定,就是給反習權貴家族發警告:亂折騰,沒有好果子吃。

第三,給離退休老幹部上「「緊箍咒」

5月15日,新華社刊發中央辦公廳《關於加強新時代離退休幹部黨的建設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同時刊發了中組部負責人就《意見》答記者問。

《意見》談到的「離退休幹部黨員」範圍很廣。但在筆者看來,應該主要是指中央辦公廳老幹部局管理的離退休老幹部,包括曾擔任過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副主席、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最高法院院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等正國級或副國級高官。

中組部負責人在說明《意見》內容時談到:「在嚴明紀律規矩方面,提出離退休幹部黨員,特別是擔任過領導職務的幹部黨員,要嚴守有關紀律規矩,不得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不得傳播政治性的負面言論,不得參與非法社會組織活動,不得利用原職權或職務影響為自己和他人謀取利益。」

這「四個不得」是這個《意見》的關鍵,簡言之就是,離退休老幹部,在中共二十大前,不得反習。其中,「第四個不得」是警告。

因為中共的腐敗已到了無官不貪的地步,中共離退休高官大搞腐敗的大有人在。;這些人只要不反習,習一般不會動他們;一旦反習,習可能拿他們的腐敗問題開刀,這樣,他們不僅有牢獄之災,既得利益也可能嚴重受損。

第四,「中南海頭號大案」將開審,習加緊掌控「錢袋子」。

6月9日,《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說,明天集團創辦人肖建華自2017年從香港被帶走後,最快將於6月在上海面臨刑事指控的審判。

2017年2月,中南海消息人士向大紀元透露,肖建華案是「中南海頭號大案」。

為什麼?

因為肖建華是迄今為止中國最大的「金融巨鱷」。肖建華控制的明天集團,經過短短十幾年地「超常規」發展,覆蓋了中國金融業的全部牌照,其控股、參股的金融機構資產規模高達3萬億元。

出身於山東農家的肖建華,之所以能在中共最賺錢的金融領域坐第一把交椅,關鍵在於他是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江澤民利益集團」在金融市場上「空手套白狼」的白手套。

據海外媒體報導,肖建華案至少涉及七名中共政治局常委,包括江澤民、曾慶紅、賈慶林劉雲山、張德江、張高麗、李嵐清等。僅在包商銀行一家,肖建華就以「空手套白狼」的方式,套走1560億元人民幣。

肖建華被指涉2015年旨在把習趕下台的「金融政變」——操控A股暴漲到到暴跌,對中共政局造成巨大衝擊。

2015年至2022年,習一直在致力將中共金融業操控在自己手上。

除了抓捕一批金融高官和金融大鱷外,習對金融業採取了許多監管措施,包括接管明天集團旗下九家金融機構,宣布包商銀行破產,拆解肖建華的金融帝國,叫停螞蟻集團在滬、港同步上市,對阿里巴巴開出史上最大罰單等。

5月15日,《求是》雜誌發表習近平2021年12月8日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講話的一部分。其中,在談到「資本監管」時,習說:「各類資本都不能橫衝直撞。要防止有些資本野蠻生長。要反壟斷、反暴利、反天價、反惡意炒作、反不正當競爭。」

「五反」的要害是:在金融領域,反資本與權力勾連、危及習權力的反習勢力。

6月17日上午,習主持召開中共政治局會議,審議《關於十九屆中央第八輪巡視金融單位整改進展情況的報告》。

6月17日下午,習主持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時強調,反腐敗是一場輸不起也決不能輸的重大政治鬥爭,必須全面打贏反腐敗鬥爭攻堅戰、持久戰。

6月24日,中紀委網站在半小時內接連通報三名金融界高官落馬,涉央行和證監會。他們是:中共印鈔造幣總公司黨委總經理賀林、中共人民銀行科技司原司長王永紅和上交所原會計監管部總監林勇峰。與以往不同的是,在通報三人接受調查的同時,當局還開除了三人的黨籍和公職。

以上涉及金融領域的連環措施,都是習在二十大前收緊「錢袋子」,旨在把長期掌控在江、曾手上的金融大權掌控到自己手上。

結語

習與反習勢力的鬥爭,是中共「鬥爭哲學」和「鬥爭歷史」的必然產物。

當前,中共內部對習不滿的人很多,主要是利益衝突。習反腐打虎,危及很多人的利益;單純從理念上反對習個人集權的人並不多。

他們討厭習,是想保住自己撈到的利益,不是討厭共產黨制度。

但他們只敢在背後發牢騷,私下傳遞不滿習的言論,在海外散布關於習的各種謠言,卻不敢公開反習,因為他們都有腐敗的案底,害怕被習整肅。

如今,「槍桿子」、「刀把子」都掌控在習手上,他們要在二十大前或二十大上把習趕下台,難度很大。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首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26/17674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