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西方派發「定心丸」 烏俄「貓鼠遊戲」角色互換

俄羅斯烏克蘭發動的戰爭進入第五個月之際,形勢正在發生巨變。烏克蘭從最初「砧板上的肉」,逐漸扭轉被動局勢,贏得戰略主動,改寫了這場戰爭的軌跡和趨勢。

剛剛過去的6月下旬,西方的領導核心和主要組織召集會議,研究如何進一步應對俄烏戰爭,給予烏克蘭更大的支持和援助,同時對俄施予更多制裁、限制和孤立措施,幫助基輔贏得莫斯科。

西方國家年度系列會議發出的最為重要的信號是,它們已經排除干擾和困難,決心加強團結,協調一致地介入俄烏戰爭局勢,為基輔與莫斯科的戰爭「持久化」提供底線和最後保證,為澤連斯基當局派發了「定心丸」——它們將會堅持到底幫助烏克蘭。

西方的支持和援助儘管尚未對俄烏戰爭產生全面和徹底的影響,但隨著一項項措施的落實,正逐漸對克里姆林宮造成痛苦,重創俄羅斯經濟,持續削弱其戰爭能力和潛力,表現在戰場上就是,西方新增的重型武器開始到位,導致俄方無法繼續占有其較早占據的「蛇島」,為了避免全軍覆沒,普京當局命令駐島部隊撤離。

這反映了西方大團結的積極效應正在顯現,西方聯盟擴大和升級對烏財政、軍事、人道和外交援助,當前已經在局部改變了烏俄之間的力量對比,烏方的反攻產生效果,迫使俄方主動撤軍。

當然,同其一貫的作法一樣——譬如其從基輔地區的撤軍就是在落實「伊斯坦堡談判共識」的名義下進行,此次蛇島撤軍,俄國防部強調了俄羅斯的「善意」。無論如何,克里姆林宮都無法面對失敗或接近失敗的現實,必須採取一套富有技巧性的話語來予以修飾。

對於俄羅斯在戰場、外交和經濟各領域日益陷入窘境,美國領導下的西方抗俄聯盟顯然樂見,並乘勝而上,通過剛剛過去的六月下旬舉行的會議,鞏固既有成果,探討進一步援助基輔、擊敗俄國、終結戰爭並妥善善後的方法。

在會議結束差不多同時,克里姆林宮作出決定,撤出其在蛇島的軍隊,避免全軍覆沒的厄運,以便在接下來的戰爭和政治博弈中不至於一敗塗地,強烈表明烏克蘭所獲得的新的外部承諾所產生的重要影響。

事實上,當克里姆林宮指示主管戰爭的機構宣布「完成」特別軍事行動「第一階段」任務,並將其行動轉向第二階段「解放頓巴斯」的時候,俄烏在這場戰爭中的地位就開始發生變化:

俄方從開戰之前和之初的信心滿滿、毫不讓步、堅持進攻並拒絕和談,開始呼應基輔的要求,舉行了火線談判,但俄方在談判中仍然強勢,試圖使基輔全盤接受其條件——等於無需戰爭就達成戰爭所能達成的結果。

在此情況下,澤連斯基當局仍在一段時間裡把談判解決問題當作正面戰場之外的另一重要解決問題的途徑,最主要的原因是,俄方尚未在戰場上展現出明顯失敗的前景。

隨著俄軍在「第二階段」特別軍事行動中還是沒有按照其預期的那樣實現目標,反而使戰爭陷入戰略相持,形成持久戰格局,從此刻起,烏克蘭和俄羅斯的戰爭地位開始發生微妙變化,一個主要表現就是澤連斯基當局終止並無限期擱置了和平談判,根據新的形勢提出談判條件,不以領土換和平成為其新的談判核心要件,大幅改變了其在戰爭之前和之初的立場。

與俄烏戰場上的形勢幾乎同步,西方的支持和援助從戰術級別逐漸升級到戰略級別,從部分國家積極變成西方整體大團結,從超級大國為主供應基輔援助到西方大國紛紛加強了自身在俄烏戰爭中的分量,這更加強了基輔的地位,增加了其談判優勢。幫助基輔打贏俄羅斯由此成為西方集體新的目標,而澤連斯基當局和普京當局在戰爭中的地位開始發生質變。

核心是從烏方主張和談解決問題到俄方不斷調整戰爭目標以尋求體面終結戰爭,和平談判的訴求方從烏克蘭變成俄羅斯,不管克里姆林宮的公開聲明是什麼,其在俄烏戰爭中要求和平談判本身以及其對烏克蘭和摩爾多瓦加入歐盟、對芬蘭瑞典加入北約從強勢反對到予以默許,都在在說明雙方地位產生了質變。

歐洲剛剛舉行的新的系列國際會議無疑將進一步增強澤連斯基當局堅持目前立場的信心,烏俄在戰爭中的「貓鼠遊戲」的角色實際已發生重大變化:

莫斯科內心渴求在體面實現部分戰爭目標的前提下達成一份最不壞的協議,並在保全克里姆林宮顏面的基礎上終結戰爭,但基輔並不這麼想,它在千方百計避免為克里姆林宮提供任何「下台階」的機會和渠道——特別是談判,公開反對現階段的談判,堅持主張必須戰場上解決問題。這是烏方對俄羅斯在戰爭中處於戰略劣勢的一種正常「反饋」。

與此同時,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不止一次強調,談判是戰爭終結的必要方式,結束戰爭最後還是要走談判這條路。這是對克里姆林宮的某種暗示:不要想投機取巧,做不戰而勝的美夢,要麼你在戰場上贏,要麼必須按照基輔的談判清單終結戰爭。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亞歐視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703/17706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