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長平:從罵「境外勢力」到主動求救:「半年不黑你們」

作者:
和香港反送中運動中發生的情況極為類似:政府僱傭了身份不明人士襲擊抗議民眾。因此,有人諷刺支持香港警察鎮壓民主運動的大陸網民語氣說:「我支持河南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受了委屈不是鬧事的理由,支持河南警察執法」。不知道有多少河南村鎮銀行儲戶能夠聽懂這種諷刺,但是他們中的很多人以及他們的支持者做了另外一件似乎更為諷刺的事情——去「向境外勢力遞刀子「。

7月10日,大量儲戶聚集在河南省鄭州市人民銀行門口,舉著標語、拉著橫幅、高呼口號進行維權抗議

如果我們不了解上世紀納粹德國和軍國主義日本的國民輿情,或者不知道當下朝鮮和俄羅斯民眾對於「外國勢力」的憎恨,可能會對中國網民的價值觀扭曲感到不可思議。美國駐華大使館官方微博幾乎每一條信息下面的留言裡,都充滿了誇張的嘲笑和辱罵。

陰謀論者可以演繹說,美國駐華大使館的「忍辱負重」也是一種別有用心,因為他們靜靜地等待時機,讓中國民眾上門求救,自打耳光,主動「遞刀子」,刺向自己的政府。

最近他們等到了一次機會,目睹了來自河南村鎮銀行儲戶的哀求。

「你們他媽不是最喜歡這種東西嗎,快救一下啊」

自今年4月起,河南、安徽等若干村鎮銀行先後以系統維護為由,關閉線上取款通道,引起大規模焦慮、騷動、擠兌和抗議活動。

近年來,這些村鎮銀行提供比四大銀行更高的利率,打著「存款產品」的旗號借著網際網路平台面向全國吸儲。據報導,河南省「四家村行在各大網際網路平台的存續網際網路存款規模上百億,涉及客戶近百萬人」。

7月10日,來自全國各地的儲戶聚集在河南省鄭州市人民銀行門口,舉著標語、拉著橫幅、高呼口號進行維權抗議。

香港反送中運動中發生的情況極為類似:政府僱傭了身份不明人士襲擊抗議民眾。因此,有人諷刺支持香港警察鎮壓民主運動的大陸網民語氣說:「我支持河南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受了委屈不是鬧事的理由,支持河南警察執法」。

不知道有多少河南村鎮銀行儲戶能夠聽懂這種諷刺,但是他們中的很多人以及他們的支持者做了另外一件似乎更為諷刺的事情——去「向境外勢力遞刀子「。

這些民眾首先向國內媒體求救,但是沒有回應;隨後,他們在國內的社交媒體微博、視頻號、朋友圈等平台上發布抗爭信息,但是很快遭到刪除。微博已將「#河南人民銀行門前數千儲戶被打」、「#河南省鄭州市人民銀行打人」、「#河南人民銀行門口數千名儲戶被白衣人毆打」、「#河南鄭州人民銀行」、「#鄭州710事件」等多個話題屏蔽。

接下來,大量網民湧入美國駐華大使館官方微博下留言,希望美國政府及媒體關注河南村鎮銀行儲戶維權事件,幫助那些身陷絕境而無法發聲的人們。

很多留言屬於正常的求救信息,比如「快派記者前往河南銀行門口採訪吧,救救我們」,「麻煩關注一下河南事件,謝謝!」

另外一些留言顯示,留言者顯然屬於曾經批評甚至辱罵美國政府和媒體的人,比如「你們他媽不是最喜歡這種東西嗎,快救一下啊」,「河南鄭州,真幫忙了半年不黑你們」。

人們注意到,抗議民眾中有人舉著英文標語,這顯然就是做給「境外反華媒體」的記者看的。在中國的群體抗議活動中,這是比較少見的行為。

外媒報導沒有解決問題,新聞自由是否仍然重要?

不用說,這些留言者在推特等海外社交媒體上遭到了很多人的諷刺。還有人聯想到去年河南水災的時候,前往報導的外媒記者受到民眾的圍攻和驅趕。

民眾的「愚昧無知」是專制體制結構的一部分,這並非是中國人的民族特質。更不用說,圍攻和驅趕記者的「群眾」中,有多少是襲擊抗議民眾的「黑衣人」、「白衣人」等不明人士,沒有人知道。我們可以知道的是,從辱罵「境外勢力」到主動求救,其間需要跨越的溝壑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大。

事實上,若干家外媒都報導了河南村鎮銀行儲戶抗議事件。但是在中國統治者越來越「制度自信」的今天,這些報導對於事件的解決恐怕並沒有立竿見影的作用。不知道求救者是否仍然會認為新聞自由至關重要?

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想到,在若干年前,當外媒報導對中國政府還頗具壓力的時候,香港社會也總是在為內地民眾的疾苦發聲,而且也往往能助推事件的公正解決?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719/1777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