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林培瑞:中共的「思想工作」到了香港(圖)

作者:

原文於2022年7月20日發表在華盛頓郵報:「How jailed Hong Kong protesters are subjected to thought work」。本中譯文由作者林培瑞先生(Perry Link)親自翻譯,並授權《議報》發布。

林培瑞先生是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系榮休教授,漢學家。

以上圖片為:2019年6月,抗議者在街頭遊行反對香港的引渡法案。

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體制繼續接管香港,香港的地方官員有時似乎過於渴望取悅他們在北京的主人。香港懲教署的一位官員最近帶著明顯的自豪,解釋了懲教署如何使用洗腦技術,這些技術在內地早已成通用標準。

在過去的三十年裡,中國共產黨在」維穩」上花費了巨額資金。「維穩」項目指的不僅是警察和監獄的資金,而且還包括資助一大批全國」政治思想工作人員」,其使命是要扼殺任何挑戰政權想法的草根現象。一個人說了一句「不正確」的話,立即被邀請去「喝茶」:你真的想那麼說嗎?不那麼說你生活不會好一點了嗎?你不是希望你的小女兒能進社區那所好小學嗎?等等。

大陸反對派人士習慣於這種「被喝茶」,常常善於跟「思政」玩兒語言遊戲。但遊戲規則得慢慢學;政府並不公布,倒是香港懲教署在廣庭大眾下發表。

在一份2023財政年度的預算文件中(https://www.legco.gov.hk/yr2022/english/fc/fc/w_q/sb-e.pdf),懲教署描述了監獄當局如何處理」被拘留者」(Persons in Custody縮寫為 PICs).這些人不是著名的持不同政見者,而是普通抗議者,大部分很年輕,因為各種小「罪」而被抓。

據懲教署的報告說,截至2021年底,香港監獄關押了1,787名年齡在18至30歲之間的PICs,另外還有近200名18歲以下的PICs。他們都已經開始接受中共標準的洗腦方法,包括:

我們貼到你身上一個消極但又不清楚的標籤.在2019年香港的大規模街頭示威中,一些年輕的抗議者開始穿著黑色服裝;這導致懲教署開創了」黑衣暴力」一詞。在中共的歷史上,「黑色」有悠久的地位。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政治上最鄙視的人被歸入」黑五類」。1989年,天安門廣場親民主示威的活動人士貼上」黑手」的標籤,著如此類。但究竟「黑」的特徵是什麼呢?你不必問。只要你明白「黑就是錯」就夠了。你「黑」你就被動。

如果你反對我,你一定屬於「極少數」。在懲教署的文件中,PICs都是」激進」的,」反社會」的,」極端」的。儘管他們上街是跟全城市的人口的30%以上的幾百萬人一起上的,在警察的言辭中,他們處於邊緣。1989年春天,在北京同樣大規模的示威遊行中,中共媒體堅定地認為」極少數」造成了所有的麻煩。

政權占據道德中心。「極端分子」的問題始終是:你會不會選擇回歸主流?這樣做是「正確」的。正如」黑」和」錯」兩個詞沒有具體的經驗內容,」對」也沒有。懲教署希望年青港人走」對」的道路,定下」對」的目標,但「對」是什麼意思?政府知道。你跟著就行。

你的家庭在主流里,並不跟你你在一起。從某種意義上說,這種說法有時是真實的。家,即使在私下同情他們的家人,常常不敢公開說。中國大陸的反對派人士也常常發現,最先上來批評他們的人是自家人,因為一個衝動的大嘴巴可能會危及整個家庭。在香港,懲教署推出「家庭計劃」,目的是幫助PICs下定決心,依靠家庭支援,脫胎換骨。

你必須認清歷史。不管是在中國的政治傳統里,還是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傳統里,當今統治者的合法性取決於近代歷史,而歷史的「正確」版本是由當朝權威確定的。因此,懲教署提供」虛擬實境歷史學習活動」。這是因為」民族認同感」有助於」建立積極的價值觀」,把迷路了的PICs引導回」正確的軌道上。」

你的政府隨時願意幫忙。我們知道你們PICs有」特殊的康復需求」。懲教署的案件管理人員」在必要時調整康複方案」以考慮到不斷變化的」心理和情緒干擾、控制衝動的困難等」。特別節目包括一個信息素養小組,教導囚犯」判斷網絡信息的真實性」;和一個「禪宗攝影工作坊」,幫助PICs從不同的角度思考他們的問題。

政府照顧跟著你出獄。一個」落地項目」會來接你。使命是要幫你」去激進化,培養多視角思維,培養同理心技能並重建家庭關係。」接下來是警方贊助的」與青年同行計劃」,幫助PICs」重新建立正確的價值觀,以減少再次犯罪的可能」。」Change Lab」是一個心理服務中心,旨在建立」心理應變能力」,幫助」抵禦誘惑。」

在中國大陸,眾所周知,對於表示感謝心理幫助的人,懲罰會減少。懲教署表示:」在香港,去激進化康復計劃亦得到參加者的積極和贊助的評論。」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810/17875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