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前FBI局長:「少數領導人」正將FBI政治化

美國共和黨人聲稱,多年的調查顯示,美國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已政治化,參與了黨派權力鬥爭。

圖:2020年12月03日,在華盛頓特區國會山德克森參議院辦公大樓,前聯邦調查局助理局長凱文·布羅克(Kevin Brock)在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就「交叉火力颶風」調查作證。

8月8日針對前總統川普川普)的家FBI的突襲,使全美國人民更加關注許多共和黨人多年來一直提出的警告——司法部(DOJ)及其執法部門聯邦調查局(FBI)已政治化。

早在這次突襲發生之前,愛荷華州共和黨聯邦參議員查爾斯·格拉斯利(Charles Grassley)就一直要求對這個機構,被稱作「執法部門政治化」的問題作出答覆。

格拉斯利對《大紀元時報》(The Epoch Times)表示:「不幸的是,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對聯邦調查局(FBI)失去了信心,因為它對具政治敏感性的調查的處理方式並未保持一致,缺乏對國會合法的監督調查的合作,而且它從沒有讓自己部門的人對其不當行為負責。」

7月下旬,格拉斯利向司法部長梅里克·加蘭(Merrick Garland)和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多福·雷(Christopher Wray)發出了一封措辭尖銳的信。信中說,如果參議員從聯邦調查局舉報人那裡得到的指控屬實,「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已經制度化地從根上腐敗了」。

但並非所有人都對此表示同意。聯邦調查局前情報助理局長凱文·布羅克(Kevin Brock)在接受《大紀元時報》的獨家採訪時表示,格拉斯利的聲明並不「符合事實」,「在美國人民心中播下聯邦調查局腐敗的種子是危險的」。

FBI最高層的黨派立場

雖然布羅克說,格拉斯利關於聯邦調查局的說法走得太遠了,但他也強烈批評了他所說的「FBI領導層少數人」的行為。他說,這些人正在將聯邦調查局政治化並損害其形象。

針對突襲前川普在海湖莊園的住所事件,布羅克對《大紀元時報》記者表示:「使用武裝人員執行侵犯性的搜查令,與相對較低罪行的指控並不相稱——這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如此,更何況是對於前總統和可能的未來總統。大多數美國人都認識到了這種非同尋常的搜查的實質是什麼:暫時控制司法部的一個政黨,在試圖消滅另一個政黨的對手。」

當被問及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如何會變得政治化時,布羅克說:「當司法正義被民主黨掌控時,它就會尋求在右翼尋找犯罪行為。而共和黨人則沒有興趣進行報復。」

在周四(8月11日)的新聞發布會上,司法部長加蘭證實,是他自己批准的對搜查令的申請。他還進一步指出,司法部已向佛羅里達州南部地區提出動議,要求解禁並公布這個已被執行的搜查令。加蘭還補充說,該部門並非是隨意地做出申請搜查令的決定的。

涉及民主黨人的類似案件

對川普的家突襲並搜查機密文件的行動成為了一個明顯的例子,揭示了一些人所認為的、也被格拉斯利和布羅克所指出的一個問題——民主黨在司法部具有很大的影響力。對川普住所的突襲讓一些人想起了一個類似的案例。

2015年,前國務卿和總統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因在其保存在家中的未經授權的電子郵件伺服器上隱瞞機密信息,而受到了聯邦調查局的調查。在那次調查中,柯林頓刪除了已收到傳票並需在傳喚時提交的電子郵件等文件。

負責調查柯林頓的聯邦調查局從沒有對柯林頓進行任何突擊檢查,並允許柯林頓和她的律師,就柯林頓將向該局移交哪些證據進行協商,並規定了柯林頓接受問話的條件。

就在這項針對柯林頓的、被稱為「年中考試」的調查結束之前,當時的司法部長、由歐巴馬提名的洛雷塔·林奇(Lorretta Lynch),在前總統比爾·柯林頓與她秘密會面的消息被曝光後宣布,她已任命一名「職業檢察官」來決定,希拉蕊·柯林頓是否會被指控犯罪。」

《大紀元時報》了解到,被指定作出這一決定的職業檢察官,是時任反間諜局副局長的理察·斯科特(Richard Scott)。他此前曾是「威廉士和康納利律師事務所」(Williams and Connelly)的律師,而在針對柯林頓的調查中,代表希拉蕊·柯林頓的正是這家公司。

2018年,前聯邦調查局律師麗莎·佩奇(Lisa Page)在向眾議院司法委員會(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作證時表示,聯邦調查局傾向於,將柯林頓在其私人電子郵件伺服器上處理機密信息的作法,判定為「嚴重疏忽」。

佩奇在2018年7月告訴委員會說:「另外,你知道,我們與司法部就提出『嚴重疏忽』的指控進行了多次對話。」佩奇還接著作證說,是理察·斯科特作出了不對柯林頓作犯罪指控的決定的。

斯科特於2018年離開司法部,《大紀元時報》無法聯繫到他並尋求評論。

大約就在司法部決定不起訴柯林頓的同時,一個現在已經臭名昭著的名為「交叉火力颶風」的調查,正在針對當時的總統候選人川普展開。

雖然該調查的立案前提已經被揭穿為謊言,但俄羅斯總統普京喜歡川普而不是柯林頓的說法,仍經常被民主黨人和一些所謂的主流新聞媒體當作「事實」提及。

前聯邦調查局助理局長布羅克表示,他也不同意對川普「通俄門」的指控。他列舉了歐巴馬在執政八年和柯林頓在擔任國務卿四年期間的、對普京的綏靖行為。

布羅克說:「如果普京喜歡川普而不是柯林頓,那麼他比任何人想像的都要白痴。」他提到了歐巴馬政府為安撫普京和俄羅斯而做的一系列事情。

這份清單中包括了柯林頓與俄羅斯的「重啟」;從戰略盟友波蘭和捷克共和國撤出飛彈防禦系統;2010年,在聯邦調查局審訊俄羅斯間諜潛伏小組之前,向莫斯科歸還了10名俄羅斯間諜;以及在俄羅斯2014年入侵克里米亞之後採取和解態度……。

布羅克說:「面對所發生的這一切,說普京會去選擇川普,這已經超出了想像的範圍。」

呼籲在聯邦調查局進行改革

格拉斯利說,在有關川普的虛假信息繼續被宣揚的同時,聯邦調查局的高級官員卻不惜將在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筆記型電腦上發現的犯罪金融信息證據,劃歸為「外國虛假信息」。

格拉斯利在7月寫給司法部長和聯邦調查局局長的信中說:「向我的辦公室提供的信息顯示了,對聯邦調查局接收和如何處理與亨特·拜登有關的負面信息,以及聯邦調查局將獲得的證據錯誤地描述為『虛假信息』的做法的擔憂。」

格拉斯利告訴《大紀元時報》:「聯邦調查局肩負著重要的使命,但他們需要保持信譽並獲得公眾的信任,只有這樣才能夠成功地執行這一使命。」

批評者說,聯邦調查局在川普莊園的突襲行動,進一步破壞了其公信力。

格拉斯利說:「為了被認真對待,聯邦調查局需要採取措施贏回這種信任,但我沒有看到該局有多少興趣將此作為優先事項來執行。」

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沒有回覆關於本報導的電話置訊。

英文大紀元記者Scott Wheeler報導/高杉編譯)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814/17894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