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環球旅遊 > 正文

炎夏薦讀:中國避暑第一城,不愧是它

現在的旅行趨勢動向,都跟著宜居溫度的地方走了。7月扎堆在新疆,8月又輪到雲南了。

繼「大半個中國的人都來雲南旅遊了」「深夜昆明高鐵站人山人海」之後,「大理遭報複式旅遊」的話題又登上了社交平台熱搜。

據飛友科技發布的《飛友民航周報》數據,自暑運以來,昆明機場旅客吞吐量保持首位。據統計,8月昆明長水機場單日旅客吞吐量已突破12萬人次。

隨著暑期旅遊熱度的攀升,在昆明,租車市場都引來預訂的高峰,熱門車型出現一車難求的情況,租車價格幾乎都翻了一倍。

這個夏天,雲南遊「熱瘋了」。

上海交通大學發布《2022中國候鳥式養老夏季棲息地適宜度指數》昆明憑藉硬實力成為「最佳避暑省會城市」。

剛好8月又趕上野生菌百花齊放的季節,誰能忍得住嘴。外地遊客上午逛逛鮮花市場,體驗論斤稱幾捆鮮花的快樂,下午再逛逛木水花野生菌市場,眼花繚亂得讓人挑不過來,晚上吹著夏夜晚風還有點涼,還得翻出毛毯,穿個長袖,昆明仿佛重新定義了什麼是「夏天」。

半個中國的人都來了昆明避暑。

這就是昆明的涼夏日常,並不是他們在凡爾賽,而是四季如春的「春城」名號真不是蓋的。昆明人太懂生活了。

在這裡你總會覺得上天到底是有多偏愛,才會將悠久的歷史文明和瑰麗的民族風情注入昆明,構成了它如此「舒服」的精神內核。

昆明重新定義什麼是「夏天」。

一昆明為什麼那麼舒服?

一到昆明,下飛機你可能就看到機場上的外地人紛紛翻出行李箱裡的外套,「冬暖夏涼四時春」的春城,第一面就給人如沐春風的舒適感。

昆明人最引以為傲的,當然是當地的氣候。地處北緯25°的昆明,緯度不算高,又因為它地處雲貴高原中部,海拔1974米,氣溫相對有所降低,三面環山,屬於低緯度高原山地季風氣候。

再加上它南瀕雲南最大、全國第六大的淡水湖泊——滇池。毫不誇張地說,滇池滋養了昆明的空氣、呼吸和昆明人骨子裡的溫柔。

滇池給了昆明人骨子裡的溫柔。/視覺中國

滇池白天能藉助西南風把湖面涼爽的空氣吹向昆明市區,晚上又能跟昆明市區的冷空氣交換,將湖水中儲藏的熱量散發出來,某種程度上說,滇池成了昆明市區的溫度和濕度的「天然調節器」。

無論從地理位置,還是自然風光來說,昆明的確可以稱得上方方面面都受到造物主的恩賜。城市東、西、北三面由金馬山、碧雞山、長蟲山環繞,與城內五華山、圓通山遙相呼應。

縱貫城區的盤龍江、金汁河、寶象河、馬料河、大觀河、白沙河向南注入滇池,便形成了典型的「三山一湖,青山半入城,六脈皆通海」的山水城市風貌。

昆明山水城市風貌。

詩人于堅對於故鄉昆明從不吝筆墨,他說昆明的雨水和陽光恰到好處,「多一分嫌熱,少一分嫌冷,僅僅適宜於生命」。一到夏天,太陽出來一陣,雨又下過一陣,天氣涼爽爽的,風吹柳搖,「滿世界像是開著天然的大空調」。

許多文人談到家鄉昆明,字裡行間都溢滿濃厚的情感。在沈從文看來,昆明擁有「溫和陽光與清爽空氣」,昆明的雲也是不大相同的,「似乎是用西藏高山的冰雪,和南海常年的熱浪兩種原料經過一種神奇的手續完成的。色調出奇的單純。」

汪曾祺筆下昆明的雨,是「明亮的、豐滿的、使人動情的」;林徽因更直白了,感嘆「昆明永遠那麼美,不論是晴天還是雨天」。

昆明的美毋庸置疑。

當你置身昆明,或許才會明白為什麼這麼多人愛它。因為它實在太舒服了,舒服到連上天都覺得奢侈,總是毫無吝嗇、不厭其煩地向你展示和分享它的陽光、藍天、白雲、鮮花、翠柳和涼夏。

它的夏天黃昏特別漫長,本地人下午在市中心的翠湖公園躺著藤椅、泡上一壺茶,就能坐上一個下午。偶爾可以看到三兩個人在下象棋,多的話就在搓麻將。

昆明翠湖公園一景。

外地人大多會被這裡菜市場和花市吸引,昆明的菜市場一年四季都鮮活水靈,尤其菌子一上市,天天去逛都不覺得厭煩,每次都能找到新鮮玩意兒。

浪漫的昆明又怎麼少得了各種各樣的花市,尤其情人節前,滇池邊上的斗南花卉市場便迎來最繁忙的時段,據說這裡平均每天都有300多萬枝鮮花,在3-4小時內被全部拍走。

畢竟在春夏季,昆明的花價真的跟青菜批發價有得一拼,買10塊錢的花就手都攬不下來。

昆明斗南花市讓人大開眼界。/攝by道喵嘰

二昆明不僅僅是春城

當我們對昆明的了解如果止步於「春城」,那未免有點可惜。

這座古城蘊藏的2400多年來滇中文化歷史和過往雖然已成浮雲,但你依舊能在每一方寸感受它給這片土地帶來的人文情調。某種意義上說,正是因為古滇國瑰麗多元的過往,才造就了昆明的浪漫和生活的厚度。

要理解昆明古城,首先「昆明」這兩個字足以鮮明概括。據考證,「昆明」一詞始見於《史記·西南夷列傳》,它最初是作為古代民族的族稱而被載入史冊當中。後來滇池周圍的「滇人」建立了古滇國,由此創造了獨具特色的「古滇文化」。

昆明歷史上的古滇文化是不得不提的姓名。/圖蟲創意

古滇文化當然是雲南民族文化史上的第一大高峰,它是一種以「耕田有邑聚」的定居農業為基礎、以青銅文化為代表的高度發達的古代地方民族文化。

而昆明又不僅僅停留在古滇文化,西漢時期滇池北岸一帶漢族移民負載而來,又留下了不少漢文化的寶貴遺存,今彝、白兩族的先民唐宋「烏蠻」和「白蠻」也先後融入此地,到了元代,雲南昆明又逐漸呈現漢唐以來空前的多民族雜居、多元文化並存的恢弘局面。

昆明文化集合了中原文化和邊疆文化的融合。/圖蟲創意

如今昆明的歷史厚度,既形成了中原文化與邊疆區域文化的融合,又有漢文化與少數民族文化、中西文化交融的個性。它已然古代西南邊陲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和現代多民族邊疆省份的省會城市。

如果想深度了解老昆明,很多人會選擇到昆明五華區老街,你能看到像四合院、青磚牆那樣的明清傳統街巷,翠湖西北面的文化巷已經建起了以西餐廳為主的休閒風情街。

落日餘暉下的昆明老街。/圖蟲創意

滇池茶馬花街也值得一逛,這條街通過仿照民國時期的歷史建築風格,形成了一條新的觀光路線。

西山區滇越鐵路邊上則有一代建築都以法式建築風格為主、在傳統的昆明老街中糅合了中西文化的特色,滿街的梧桐樹飄落映襯,昆明的人文情調讓人忍不住駐足停留。

要想更深感受老昆明的「從前慢」,離開市區到官渡古鎮走走。任憑外界風雨變化,多少繁華猶如浮雲,這座古鎮都保持著它特有的矜持。

昆明官渡古鎮,滇文化發祥地。/圖蟲創意

古鎮街邊的老茶館裡,老人在喝茶逗鳥,說到興致來了,拿起桌上的煙杆抽上了兩口旱菸。

如果幸運的,還能聽到飄揚在公園長廊里的昆明特色戲曲花燈,那些手拿著二胡、琵琶的老人,用地道的昆明方言哼唱。滇戲是越來越少了,但上了年紀的老爺爺老太太,還依舊會騎著自行車輾轉十幾公里到這裡守著。

三為什麼說昆明人最懂生活?

如果你是一個熱愛生活的人,一定會喜歡昆明這座城市,因為這裡的人實在太懂生活了。

從根基上看,地理位置的偏遠、氣候的不冷不熱、造物主肆無忌憚的偏愛,如此優越的生活條件,已經讓昆明人養成了閒散的性格。

再加上歷史上大量外來移民與多元的本土文化嫁接,昆明這座城包容性非常強,外來人很容易融入此地,本地人對於外來事物接納也很快,且天生溫和逍遙,不爭不搶。

最懂生活的昆明人。/圖蟲創意

詩人于堅在寫昆明的書里也說過這樣的意思,他說西藏就是一個神性的地方,精神生活總是第一位的,而昆明則是海拔介於沿海地區和西藏之間的一個所在,既不像沿海地區那般物質實用、積極進取,又適合人棲居過平常日子。

就像昆明人的口味,你說不出來到底有什麼特點,不麻不辣不甜不酸,好像剛好處在酸鹼值pH7上,什麼都有,但什麼都不算搶眼出色。

昆明街頭的小鍋米線味難忘。/圖蟲創意

但真正會品昆明之味的人,知道昆明不只有過橋米線和汽鍋雞,還有山毛野菜、野生菌子,還有各種鮮花入饌的特色菜,只有真正懂得昆明之味的人,才會知道它的內核在於鮮和淡,也就是生活本真的味道。

曾經有雜誌稱昆明是「體驗之都」,對於有經驗的老饕來說,「滇南第一菜」的汽鍋雞最獨特的就是那清澈得近乎透明的湯汁,最能品出雞之本味。

昆明匯聚了山川、河湖各類鮮活水靈的食材,確實稱得上兼收並蓄,又清新脫俗,讓人體驗生命最原始、最直接的味覺之旅。

拿最常見的米線來說,都說它是雲南人的第一快餐,如果有一天,發現雲南市場沒了米線出售,那雲南人可能就要發瘋了。

昆明的米線包羅萬象,千變萬化

米線的核心在於平民化,上通顯貴,下至平民,都能雅俗共賞,而且米線千變萬化,雜糅各民族的精髓,可以融合咸辣,又能突出酸甜,它可以算是雲南菜的一個縮影,既可以豐富又能簡單入家常。

昆明人一年四季都在享用著大地的恩賜,山珍野味四時不斷,春天一來,他們要喝新鮮綠茶,還有當地普洱茶;夏天要吃菌;中秋要嘗寶珠梨;冬天吃黑山羊火鍋。

這個季節到昆明菜市場,沒看到一堆叫不出名的菌是不可能的/圖蟲創意

從老昆明人的諺語中,你也能感受到當地人的生活哲學——

「出頭的椽子先爛,近火的木柴先燒」說的就是凡事要取中庸之道,不要太顯擺,悶聲發大財;「三十年河東轉河西,莫笑窮人穿破衣」是昆明人自我安慰順應規律就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有福之人不用忙,無福之人跑斷腸」這句體現的就是昆明人知足常樂的情性。

昆明就是為一個日常生活而存在的城市,當然最懂生活了。這也難怪生於昆明的于堅說,就算這個世紀的流行風氣是「生活在別處」,大都紛紛以在外面奮鬥為榮,而只有他說:「我是昆明人,我在那裡住了一輩子。」

昆明人的生活氛圍太吸引人了。

他曾經用幾個「然」來概括昆明人的習性:「順其自然,自然而然,天然、安然、怡然、悠然、淡然、渾然、闃然、釋然、飄然、幡然……」

這或許也是最能誘惑當今外地人前往的精神內核,在精神內耗如此嚴重的當下,昆明人總能用地道的生活之「然」,來感染你跟他們一起享受生活的本然。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新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815/17897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