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藝術世界 > 正文

【絕美】古代《消夏圖》中的避暑秘訣!

酷夏來了,去哪裡避暑消夏?在沒有空調沒有電扇的古代,古人有古人避暑休閑的方式,他們或坦胸露乳搖扇生風;或躲避鄉間暫做山野村夫;或泛舟湖上採蓮弄荷;或懸帆出海尋覓清涼,或隻身出大漠看長河落日……

總之,他們給現代人做了一些探索和嘗試,且活得清涼滋潤。不妨學學他們?

天氣熱,不想動彈,

那就躺著啊!

最好是找個樹蔭,

大樹底下好乘涼嘛!

宋佚名《槐蔭消夏圖》

 

 

在盛夏的綠槐濃陰下,一高士坦胸赤足而卧,閉目養神,怡然自得,榻側置雪景寒林圖屏風,條案上羅列香爐、蠟台及書卷什物。此圖人物、床榻、條案、文房清玩刻畫入微,極富藝術表現力。

約三兩好友,

在林間茅屋中席地而坐,

喝茶消暑,再愜意不過!

宋佚名《草堂消夏圖》

 

 

楊柳樹下,賞荷談天,

微風拂來,好生涼爽!

宋蘇漢臣《荷塘消夏圖》

 

 

該畫作畫風工麗,筆墨柔潤,兩位仕女憑欄相望,塘中荷葉田田,岸邊煙樹迷離,清幽靜謐,景色宜人,表現出湖邊柳岸幽居的情趣。

「接天蓮葉無窮碧,

映日荷花別樣紅。」

夏日傍晚,泛舟湖上,採蓮賞荷,

清涼的湖水豈能不降暑三分?

佚名《採蓮消夏圖》

 

 

尋一片幽靜的竹林,

聽風吹過竹葉刷刷的聲音,

霎時間,涼爽由表及裡,

從心而發!

《竹梧消夏圖》

 

 

「楊柳岸曉風殘月」,

柳樹下,一碗酒,一手卷,

大口喝酒,快意賞玩,妙哉!

佚名《柳蔭高士圖》

 

 

南宋《柳蔭高士圖》,畫中樹下一翁,席以豹皮,前置一手卷,一盞酒,老翁袒胸赤足,頭戴葛巾,身著裲襠(古代的一種背心),雙目凝神下視,實已醺醺然微醉矣。從畫中服飾及坐具、酒具上看,顯然是畫晉人,後人據此推測為陶淵明。

大戶人家,庭院中植物甚多,

遮陽清心,又有侍女侍奉在側,

烹茶搖扇,主人樂得清涼自在!

元劉貫道《消夏圖》

《消夏圖》畫的是一個種植著芭蕉、梧桐和竹子的庭園,其左邊橫置一榻,一人解衣露出胸、肩,赤足卧於榻上納涼。榻之側有一方桌,桌子與榻相接處斜置一樂器。榻的後邊有一大屏風,屏風中畫一老者坐於榻上,一小童侍立於側,另有兩人在對面的桌旁似在煮茶。屏風之中又畫一山水屏風。這種畫中有畫的「重屏」樣式,是五代以來畫家喜歡採用的表現手法,大大增強了畫面的觀賞性和趣味性。該畫的右方有兩名女子持長柄扇、攜包裹款款而來,儀態嫻靜文雅。

倪瓚的畫如同他的人一樣有「潔癖」,

畫面淡寂舒朗,天邊大雁飛過,

近處樹下涼亭內,

兩人許是把酒言歡,

或是談天說地,愜意!

元倪瓚《涼亭消夏圖》

 

 

女子消暑,

半卧於榻上,一柄扇在手,

賞窗外蓮葉何田田,

魚鴨戲水間!

明尤求《荷亭消夏圖》

 

 

這兩幅圖場景倒極其相似,

只不過第二幅更見畫中風感,

想必地是極涼爽的所在。

明宋旭《美人消夏圖》

 

 

仇英的青綠山水,

讓人一眼看過去就覺得涼爽,

青綠又是冷色調,

作為消夏圖來講,再合適不過了。

明仇英《涼亭消夏圖》

 

 

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涼。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文徵明的《納涼圖》

頗有高士隱逸山間的味道。

明文徵明《納涼圖》

 

 

做一山野隱士,

閑時趟趟河水,

就地而作,望山川樹木,

聽泉間流水,心靜自然涼。

清石濤《江村消夏圖》

 

 

此幅《江村消夏圖》畫面前部有雜樹數株,間出以山石,一隱士高人坐卧其上,仰眺瞻望,似為作者本人高懷之寫照。山後又有漁村茅屋數間,淡墨勾勒,隱約山水之間。這一切正如作品上的石濤題詩:「水郭江村首夏涼,綠蔭深處舊茅堂,新茶嫩筍消閑日,更愛荼靡落雪香。」

驪山的地勢成就了它的陰涼,

畫中山勢而直聳雲霄的亭台樓宇,

想必人都在裡面避暑了。

清袁江《驪山避暑圖》

 

 

秋亭建造精巧,工藝脫俗,

周圍樹木環抱,

綠蔭婆娑,環境幽雅,

是盛夏乘涼的好地方。

清王雲《秋亭納涼圖》

 

 

既是濃陰,樹木蔥鬱,

避免陽光直射,自然涼快,

畫中不見人,

想必都在屋中避暑去了。

清龔賢《濃蔭消夏圖》

 

 

畫中山溪逶迤,漣漪陣起。

兩岸桐竹,

青綠相間,煙橫霧斷,

不能不令人心曠神怡。

清王翚《桐蔭消夏圖》

 

 

這幅《桐蔭消夏圖》是王翚傳世品中最為精彩的力作之一。畫中的山石主要以墨筆畫成。點畫離披,郁茂沉古,筆法松秀,墨色滋潤,乾凈明潔。畫面的遠山,布置得非常貼妥自然,設色亦極其見功力。他把青綠重色設得渾厚而典雅,是王翚山水中的一幅成功之作。

寥寥幾筆,

清涼之感躍於紙上。

清高其佩《溪山消夏圖》

 

 

就蓮塘而坐,

賞荷品蓮子,

妾女在旁,人生樂事。

清金廷標《蓮塘納涼圖》

 

 

《蓮塘納涼圖》寫唐杜甫五律《陪諸貴公子丈八溝攜妓納涼晚際遇雨》二首之一的詩意。原詩句有「竹深留客處,荷凈納涼時。公子調冰水,佳人雪藕絲」兩聯句,圖中景物與詩意相結合。此畫筆墨工細,人物動態幽閑自在,衣褶用濃墨勾勒,略似折蘆描法,起伏轉折,迴腸盪氣,筆勢流暢。其布景簡潔,設色雅淡,山石似用小斧劈皴,鋒棱多姿,墨色富有層次,別具一格。

芭蕉葉大,最宜乘涼,

樹下擺上長案,

撿兩本愛讀之書,

膝下承歡,天倫之樂。

清鄧文舉《焦蔭納涼圖》

 

 

美人消夏,

天雖熱,但也需注意儀錶,

衣襟半露不露,更有韻味。

清郎世寧《香妃消夏圖》

 

 

院中樹蔭下,華裝香妃依靠在太湖石上乘涼,邊上有一籃水果。整幅畫面細緻精到,人物眉宇間十分傳神,郎世寧結合中西繪畫之長處,運用自如。畫面上有吳昌碩、陸恢、寂園叟、仇繼恆、潘飛聲、鄭孝胥等著名畫家、鑒藏家的長跋,密集精緻數百字,有詩有詞,還有歷史情節,多是發自肺腑的詠嘆!

責任編輯: 宋雲   來源:知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藝術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