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拜登 「追殺」川普 瞄準MAGA

自從川普第一次參加大選以來,美國政壇幾乎已經出現了所有拉美國家政治中可能出現的所有離奇現象,包括已經由司法部調查確認的希拉蕊等民主黨捏造的所謂「通俄門」,拜登曲線,特別是拜登兒子亨利拜登硬碟事件中表現出來的FBI黨派化,等等。 但是,政治追殺一位前總統,這是從未有過的事情。現在,我們已經很清楚了,1月6日委員會、FBI突襲海湖莊園還有拜登在費城的演講,這是一個完整的體系和計劃。

拜登總統在費城的演講中交替指出美國面臨的極端主義威脅和他的政府成功推進其議程的關鍵要素。

寡頭的統治

9月1日晚上,美國總統拜登在費城獨立廳進行了主題演講。

這一演講在多日以前,就由白宮做出預報,提請大家關注和重視,聲稱這一演講內容將圍繞「美國的精神」。

果然,和我預計的一樣,這是一篇純粹意識形態的政治演講。

不得不承認,這篇演講稿文筆優美,非常有感染力,鼓舞人心。只是,它有一個缺點,那就是它至少晚出現了35年。

如果,在里根總統第二個任期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有這樣一篇演講,那麼,將很有可能憑藉其中人性的光芒和似是而非的大道理擊敗當時的副總統、總統候選人老布希

很可惜。

現在的美國,已經早已不是當年的美國了。

現在的世界,也早已不再是當年的世界了。

俄羅斯總統普京曾經說,那些資本大鱷,就像一頭頭恐龍,當它們還幼小時就要扼殺它們。一旦它們長大了,就來不及了。

普京使用了他在克格勃受訓時學習到的知識,清理掉了隨著蘇聯解體幾乎一夜之間成長起來的俄羅斯寡頭們。

如果沒有這場俄烏戰爭,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很可能沒有機會通過法治手段來徹底剷除掉烏克蘭寡頭的社會基礎。現在,我們已經看到,在烏克蘭,寡頭是一個比強盜還要貶義的詞語。

只是,很可惜。

寡頭們在美國、在歐洲已經成長起來,並如同普京所說的俄羅斯寡頭們,遮天蔽日。

在這裡,需要簡要解釋一下什麼是寡頭。

當我喜歡的共和黨人、川普政府時期國務卿蓬佩奧隨著川普失去權力而失業後,一個共和黨長期資助的智庫高薪雇用了他。

那麼,這個智庫是一個盈利機構嗎?當然不是。它需要並且依賴社會捐贈。那麼,資金主要來源會是一個個努力還房貸車貸的中產階級嗎?當然不是。

是那些大資本們。

這些大資本為什麼要長期供養這些智庫呢?還有,這些智庫為什麼會聘請蓬佩奧而不是其他學者呢?

這個問題,就像為什麼歐巴馬能夠從一個房貸還沒還完的青年才俊迅速擁有超大豪宅和過億身家呢?

當然,你會說,和柯林頓夫婦一樣,靠到處演講和寫書掙來的。

那麼,又是什麼機構願意為一場1-2個小時缺乏新意的演講支付數十萬乃至數百萬美金呢?又是什麼出版機構願意為一本書預付數千萬美元稿費呢?

這些當然都是合法的。

必須合法。

但是,也只是合法而已。

今天,一位讀者問我,一個國際大資本明知道紐約時報會繼續虧損,仍然收購了紐約時報,道法術如何在這個案例中體現。

我告訴他,道在這裡是商業倫理,法是商業模式,術是商業路徑。從術的角度,這家國際大資本明顯是虧損的,不符合市場經濟規律。這個術反映出它後面的法和更底層的道,這說明其中一定有不符合市場經濟的商業盈利模式,而這顯然是違背商業倫理的,因此,是不道德的。

由於新經濟和金融業的發達,帶來的是社會資源的兩級分化。當中產階級社會為主體的資本主義美國一步步變形為M形社會時,對於大資本而言,無論天災還是人禍,無論經濟危機或疫情災難,它們都會贏。災難越大,它們贏得越多。

隨著金融資本和以IT業為代表的科技資本迅速龐大(有興趣的人可以了解李嘉誠或者其他任何一個尚存的財團資產在過去三十年的成長速度),大學等教育機構、媒體等傳播機構資產相對於這些大資本而言,變得微不足道,最後,在大資本面前,不再擁有贏利的必要性,徹底成為大資本的玩具。

隨著網絡自媒體的興起,免費閱讀成為主流,歐美傳統媒體變得越來越缺乏可持續贏利模式,但是,它們仍然擁有新聞採編的專業優勢。於是,在西方國家,新聞媒體變成了工業革命時期的沒落貴族,有地位、受尊敬,但是沒有生活來源,最後生活不能自立。

在當年,這些沒落貴族通過聯姻、認子等方式將貴族頭銜高價轉讓給那些有錢但不受尊敬的暴發戶們。現在,大資本以援交方式,包養了這些曾經輝煌而且獨立的媒體。

於是,無論美國,還是西方國家,獨立媒體已死。

扎克伯格公開對媒體說,在大選前美國聯邦調查局要求臉書必須審查拜登兒子醜聞信息時,他說,推特審查得更加厲害。前兩天,推特承認,在白宮壓力下,它們刪除了一個近似福奇博士的帳戶。雖然,這種帳戶並不違反推特規則,推特上遍地都是。

大資本就這樣,一步步控制了科技公司、網際網路媒體、傳統媒體、大學和智庫以及眾多教育、研究機構。

當它們旗下的媒體、大學、研究機構、民調機構、智庫等不再市場化運作時,這些機構作為成本中心,也就徹底成為大資本的附屬,服務於大資本的主業,為那些利潤中心效犬馬之勞。

這就是過去30餘年來,美國的政治歷史。大資本一點點滲透、最後操控了社會教育和輿論,創造了它們想要的政治正確。

它們也因此一飛沖天,不再只是純粹的企業。

美國和西方國家,也因此實現了在大資本統籌下的經濟、教育、科技、新聞、政治的高度融合。

寡頭,也因此成為政客身後真正的主人。

政客們代表寡頭參選,在寡頭的幫助和操控下當選,服務於寡頭的戰略和利益,以民主、自由等所有宏大詞彙的名義。

第二次美國內戰

在2020年美國大選陷入僵局時,我曾經說過,無論最後誰擔任總統,美國在大選後至少兩年都不會消停。美國第二次內戰隨時可能爆發。

本來,一度我以為這次內戰不會爆發了。

因為,無論美國司法部還是眾議員民主黨團在很長時間,都並沒有如佩洛西等人宣稱的那樣,對川普採取激烈的手段。

畢竟,當川普在任時,無論如何批評他,千方百計彈劾他,都存在一定程度政治倫理合理性。但是,對於一位已經徹底失去權力的前總統,進行政治追殺,對國家和社會並無利益,只會製造更大程度社會對立和分裂,並且製造出不好的政治範式。

本來,自從川普第一次參加大選以來,美國政壇幾乎已經出現了所有拉美國家政治中可能出現的所有離奇現象,包括已經由司法部調查確認的希拉蕊等民主黨捏造的所謂「通俄門」,拜登曲線,特別是拜登兒子亨利拜登硬碟事件中表現出來的FBI黨派化,等等。

但是,政治追殺一位前總統,這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不過,一位前總統竟然繼續成為國家政治領袖並且計劃重新競選總統,這也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這兩件事情之間的關聯,正是民主黨要在其掌控的眾議院內成立所謂1月6日委員會的目的。

稍有法治常識的人,都應該明白,1月6日委員會根本不是審判機構,它就是一個純粹的政治機構,無論是其組成結構、工作流程,都不符合西方任何最基本的法治標準要求。委員會內充斥了眾多依據法治標準將不得不迴避的川普敵人。

現在,我們已經很清楚了,1月6日委員會、FBI突襲海湖莊園還有拜登在費城的演講,這是一個完整的體系和計劃。

川普在共和黨中期選舉候選人黨內提名中,所背書的一百多人,絕大部分都贏得黨內初選勝利,超過70%的共和黨人仍然認為川普是其領袖,和民主黨人一起支持彈劾川普的10名共和黨國會議員,迄今已經有8人被共和黨選民拋棄,包括1月6日委員會出力最大的副主席切尼。

民主黨和拜登在拉斯穆森民調中長期低迷。必須說明的是,拉斯穆森這些年來一直堅持努力中立原則,其歷來民調結果都最為客觀。

幾乎所有人都認定,民主黨會在中期選舉中失利,即便最高法的墮胎判決會刺激更多年輕人出來投票支持民主黨,但這個議題在中期選舉中進不了前三。

包括民主黨在內,也心知肚明,中期選舉,基本輸定了。所以,他們才會急著要求身體健康的布雷耶大法官退休,在中期選舉前安排傑克遜接替。

但是,拜登和民主黨同樣很清楚,一旦中期選舉失利,他們將會面臨共和黨掌控眾議院的彈劾,一個見樣學樣仿照1月6日委員會的專門委員會,將會調查2020年大選舞弊以及其他事件。

所以,為了繼續執政,拜登必須奮力一搏。

1月6日委員會持續數月對川普和共和黨高層進行了「叛亂」調查和指控,民主黨陣營的大媒體和網際網路媒體鋪天蓋地做了詳細跟進報導,動搖了一部分中間選民對共和黨的信心,同時最大程度損害了川普的形象。

隨後,我們看到了FBI對川普住所歷史前所未有的突襲。

關於所謂川普帶走涉密文件可能導致國家利益受損的指控甚囂塵上,進一步營造了川普不靠譜不規矩的形象。

但是,如我回答讀者時所說,現在法院還沒有判決,或許川普違反了相應法律,但是,選擇性執法不是法治。

美國司法部最應該優先處理已經調查屬實的希拉蕊電郵案、民主黨監控川普競選活動以及捏造通俄門涉嫌的政變案、亨利拜登硬碟門、佩洛西「女版巴菲特股神」之謎。

如果各位有疑慮,你們可以搜索相關案件,這都是民主黨媒體都不得不羞澀承認的事實,都比川普所涉案件更加危害美國利益。

當然,歐巴馬已經離任很久,他的「光輝事跡」就不說了。

所以,我一直說,兩黨之間死勁撕逼沒事,但是必須在法治範圍內。

但是,遺憾的是,美國的法治在2020年開始,甚至在那之前,就已經撤掉了遮羞布,已經開始黨派化了。等到了今年,司法系統就完全黨派化了。這從民主黨急於讓布雷耶退休可見一斑。

國會或州議會多數黨對法官人選的單方面決定權,這已經導致法官的徹底黨派化。

美國現在還是不是法治國家,我不知道。

對於拜登而言,中期選舉已經不遠了。

他在等待時機,以發動最重磅一擊。

只是,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他認為,現在就是最佳時機了。

因為,民主黨委託進行的民調顯示,選民對拜登和民主黨支持率在上升,雖然仍然落後於共和黨。

於是,他精心準備,發表了這次純粹的政治演講。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尹寓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907/17996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