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杜政:槍桿子始終是習的「心腹大患」(圖)

作者:

9月8日,中共軍委主席習近平單獨為北部戰區新任司令王強一人舉辦晉升上將儀式。這種單一晉升模式,本來也有多次前例,但年僅61歲的前任北部戰區司令李橋銘去向不明,引發捲入路線之爭、涉「兵變」之類傳言四起。這類傳言目前當然很難取信,但面臨下月的中共二十大軍委換屆,對習近平而言,這些消息還是有些負面。

習近平掌軍難放心?

李橋銘雖然是習近平軍改期間被提升的將領,但畢竟在郭伯雄徐才厚掌軍時期就官居陸軍第四十一集團軍參謀長,並晉升少將。2013年任陸軍第四十一集團軍軍長和2016年開始擔任北部戰區副司令員兼北部戰區陸軍司令員,則是在已自殺死亡的上將張陽的人事操盤之下。

8月17日,習近平在北戴河會議結束後立即北上遼寧,在北部戰區的機關駐地瀋陽接見部分軍官,可能和這次北部戰區司令換人有關係。李橋銘本身是十九屆中央委員,手握北方軍權,按說也是進入軍委的人選,他的去職是福是禍,目前尚難判定。

筆者之前分析過,大概在中共十九大以來,習近平軍中打虎變得低調,與中共十八大後當局共查處了近兩百名副軍級以上軍官截然不同。在上將房峰輝2018年初落馬之後,當局對問題將官的處理,可見的都只是免去人大代表、降級,並且都不是正式通報,而是間接由人大官宣,包括2019年處理的戰略支援部隊原副司令員兼參謀長饒開勛中將、西部戰區陸軍原副司令員徐向華少將、江蘇省軍區原政委孟中康少將和海南省軍區原政委葉青少將。最遲是2021年4月29日,海軍原副參謀長宋學被免去人大代表職務。

這並不意味著中共軍隊不腐敗,也不意味著將領都忠於習近平。只是意味著習近平改變策略,以官帽和福利公開拉攏為主,暗地裡繼續整肅個別反對者,收小打擊面。

對中共政治可以說較有發言權的前中共黨校教授蔡霞,9月6日在美國期刊《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發文表示,儘管習近平多年來一直有步驟地提拔自己的人來充實將軍群體,但從軍隊將領的言論看,在對習近平個人忠誠和對黨的中央軍委這個機構忠誠之間,他們搖擺不定。在軍隊將領中仍然存在著反習者。

蔡霞舉例說,去年底因批評習的新疆政策,上將劉亞洲和他同是將軍的弟弟同時「失聯」。習近平通過拘留劉亞洲兄弟倆,向太子黨及軍隊高層發出了警告。

劉亞洲是中共元老、前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有關他失聯的消息去年傳了一段時間,官方並未做回應。這也使中共軍中人心的實況更令人懷疑。

習近平對軍隊不放心還有一個表現,就是最近幾輪晉升上將,均是在晉升的同時,新職務曝光。而且還出現短時間內密集變動的情形。

最明顯的是西部戰區司令一年內接連換了3個。2020年12月,前西部戰區司令趙宗岐退休,張旭東接任,但只幹了6個月;2021年6月,張旭東被徐起零替換;徐起零隻幹了2個月,2021年8月就被汪海江替換。2021年10月21日,官方證實張旭東因病死亡,年58歲。而徐起零隨後也傳出患癌,回京後任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

中共時時高調聲稱備戰之際,頻頻調換將領,一方面說明習對將領不放心,另一方面也是軍方人事考核出了大問題,至少有將軍瞞病的情況。

六大軍種和五大戰區主官盤點

從2012年底掌軍以來,習近平已提升了68名上將,比其前兩任黨魁都多。我們來盤點下,經過習近平最近這兩年的布局後,現在中共六大軍種(含武警),以及五大戰區的主官情況。

海軍:

現任海軍司令董軍,山東人,1963年生,2017年任南部戰區副司令員;2021年3月,任海軍副司令員;2021年8月,升任海軍司令員,並晉升上將。

海軍政委袁華智,湖北人,1961年生,2022年1月上任,並晉升上將。

陸軍:

現任陸軍司令劉振立,河北人,1964年生,2015年從第三十八集團軍軍長,先轉任武警部隊參謀長,再擔任陸軍參謀長;2021年6月,升任陸軍司令,晉升上將。

陸軍政委秦樹桐,江蘇人,1963年生,2022年1月升任此事,同時晉升上將。

空軍:

空軍現任司令常丁求,湖南人,1967年生,2017年任軍委副參謀長;2021年8月接任空軍司令員,晉升上將。

8月26日,中共軍方消息顯示郭普校接替於忠福任空軍政委,郭普校此前擔任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政委,陝西人,1964年生,2020年12月晉升上將。

火箭軍:

現任火箭軍司令李玉超,河南人,1962年生,2022年1月升任,並晉升上將;火箭軍政委徐忠波,山東人,1960年生,2020年7月上任,並晉升上將。

戰略支援部隊:

戰略支援部隊司令巨干生,陝西人,1962年生,2021年6月上任,7月升上將;政委李偉,河南人,1960年生,2020年12月上任,並晉升上將。

武警部隊:

武警部隊司令王春寧,山東人,1963年生,2020年12月上任,晉升上將。武警部隊政委張紅兵,湖北人,1966年生,2022年1月升任,並晉升上將。

北部戰區:

新任北部戰區司令王強,四川人,1963年生,2022年9月履新(原任西部戰區副司令員),升上將。北部戰區政委是劉青松,山東人,1963年生,海軍上將,2022年1月調任此職,同時晉升上將。

中部戰區:

中部戰區司令吳亞男,河北人,1962年生;政委徐德清,四川人,1963年生。吳亞男和徐德清均於2022年1月履新並晉升上將。

南部戰區:

南部戰區司令王秀斌,江蘇人,1964年生,2021年6月再升任南部戰區司令,晉升上將。南部戰區政委王建武,河南人,1958年生,2018年從軍委政治工作部副主任升至南部戰區政委,2019年晉升上將,是十九屆中央委員。

東部戰區:

2021年8月從東部戰區副司令升任中部戰區司令,並晉升上將的林向陽,2022年1月重返東部戰區任司令員。林向陽是福建人,1964年生。東部戰區政委何平,四川人,1957年生,2019年12月晉升上將軍銜,是十九屆中央委員。

西部戰區:

西部戰區司令汪海江,四川人,1963年生,2021年8月上任,9月晉升上將。西部戰區政委李鳳彪,河北人,1959年生,2019年從戰略支援部隊司令,轉任西部戰區政委,晉升上將,是十九屆中央委員。

六大軍種、五大戰區的軍事主官均是1960年代生人,其晉升現職和上將軍銜都是2020年之後獲得。中共二十大新軍委,如果有新人進入,這些將領中或有人選。

中共將握緊「槍桿子」以及叫囂打仗,作為轉移危機焦點的救命稻草,軍中的真實問題,可能統統被隱瞞。(資料照片)

二十大新軍委誰上誰下

現任中共中央軍委成員有7人,除了預計連任的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兩名副主席許其亮張又俠均生於1950年,二十大他們隨習留任的可能性基本沒有。

由於習看來沒有安排接班人,也不太可能有像胡錦濤和習近平一樣的文官當軍委副主席的情況。

現任軍委副主席張又俠參加過兩次中越戰爭,與習近平同是紅二代,兩人也同是陝西人。張又俠被外界視為習近平的軍中鐵桿。而中共十九大時軍委委員人數減少至4人,顯示習真正信任的軍方將領並不多。到中共二十大,這種窘況好不了多少。

現任軍委委員魏鳳和,1954年生,任國防部長;軍委委員李作成,1953年生,現任聯參部參謀長;軍委成員苗華,是海軍上將,1955年生,政治工作部主任;另外,上將張升民,1958年生,現任中紀委副書記、軍紀委書記。

在軍委中只充當禮儀角色為主的國防部長魏鳳和,以及分管紀律的張升民,如果留任,也只能繼續會軍委委員。

張又俠和李作成都參加過越戰,是所謂的「越戰派」。而苗華早年在駐守福建的31軍當政治部主任,與在福建任職的習近平交好,是所謂「台海派」的代表。

近期有觀點認為,配合中共所謂「統一台灣」口號,中共二十大之後,對台灣一帶地理更熟悉的「台海派」將取代「越戰派」在軍中占主導。但「台海派」均未經過實戰,筆者認為,所謂的越戰派,仍有個別人在,或許還會同時留存。若結合這一點,加上習近平的信任度,以及年齡、資歷等因素,有望接任軍委副主席的或有以下幾人:

現任軍委委員苗華有望升副主席,作為「台海派」實權人物,苗華雖然經歷陸軍和海軍,卻主要是做政工工作,懂搞關係,可能會強化習的意識形態控軍,但不利於軍事行動。

習近平也可能打破「七上八下」潛規則,讓有實戰經驗的李作成當軍委副主席,「越戰派」留存可以穩定軍心。李作成到二十大時是68歲,而張又俠和許其亮在2017年當軍委副主席,是67歲。

若李作成退休的話,另一名「越戰派」,58歲的陸軍司令員劉振立,是升任軍委副主席的人選之一,他也參加過中越戰爭。並且還是目前各戰區和軍種的軍事主官中少有的十九屆中央委員。

「台海派」也有人選,原東部戰區司令何衛東,他生於福建,出身原31軍,與習近平淵源也頗深。何衛東2022年1月調入中央軍委,但具體職務不明。但何衛東現在連中央候補委員都不是,若進軍委,就屬於破格提拔了。

同樣屬於台海派的現任東部戰區林向陽最近也成為熱門人選,習近平在福建期間,他也是第31集團軍的幹部。不過林向陽資歷也尚淺,只可能當軍委委員,當副主席未必。

現在各軍種和戰區中,也有幾名現任中央委員,但主要是政工幹部為主,如西部戰區政委李鳳彪、東部戰區政委何平、南部戰區政委王建武。屬於軍事主官的除了只有陸軍司令員劉振立和剛卸任北部戰區司令的李橋銘。還有南部戰區司令王秀斌、火箭軍司令李玉超和政委徐忠波,以及武警司令王春寧是中央候補委員。

新軍委還在軍委機關有兩個特別人選,是現任裝備發展部部長兼載人航天總指揮李尚福,2018年9月,因中共軍方違反美國禁令,華盛頓宣布對中共軍事委員會裝備發展部,及其部長李尚福實施制裁。但第二年8月,李尚福就從中將晉升為上將。接下來李尚福也最有可能因此再被重用以宣示對抗美國。1958年生的李尚福現在是十九屆中央委員。

另一人是習的軍中大秘鍾紹軍,他生於1968年10月,浙江衢州開化人,現任中央軍委辦公廳主任兼中央軍委主席辦公室主任、中央軍委改革和編制辦公室主任、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軍方選舉委員會委員,堪稱是習近平在軍方的「幕僚長」。鍾紹軍目前只是中將,連中央候補委員還不是,但是按照習用人風格,為了在軍中起到更強的監軍作用,會不會破格提升他進入軍委,還需要觀察。

以上,還只是未考慮中共政權危機瞬間即變之下的分析罷了。中共將握緊「槍桿子」以及叫囂打仗,作為轉移危機焦點的救命稻草,軍中的真實問題,可能統統被隱瞞,只有在大戰開啟的關鍵時刻才會曝光。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914/18027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