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趕盡殺絕!她從中南海勤政殿回家後自裁【阿波羅網報導】

作者:
當時,鄧質方第二次被約談,卓琳在中南海勤政殿的總書記辦公室見到江澤民,劈頭一句「你們把我兒子弄到哪裡去了?」報導稱,江澤民只好陪著笑臉,請卓琳回去轉告鄧小平:「鄧質方不會有什麼麻煩」。第二天,江澤民和中共中央諸常委便接到了鄧辦的緊急通知:卓琳因服用過量安眠藥,正在301醫院急救。

圖:1997年6月30日下午,鄧小平的夫人卓琳參加中共政府代表團抵達香港,出席香港政權交接儀式。

阿波羅網方尋報導/近日,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在美國期刊刊登長文,文中說:「鄧小平的繼任者江澤民進一步深化政治改革。江澤民將他的顧問團隊制度化,使其更像是一個行政辦公室。他向常委員全體成員徵求意見,以其多數票作出決定,並廣泛分發演講稿徵求意見。江澤民還通過提高候選人與入選席位的比例,使中央委員會的選舉更具競爭性,乃至連太子黨,包括鄧小平的一個兒子,也會輸掉選舉。」

阿波羅網首席評論員王篤然表示,鄧小平的兒子會輸掉,是很正常的。因為江澤民是非常恨鄧小平的。鄧小平在世身體好的時候,就是江澤民戰戰兢兢侍奉的婆婆,江澤民還因為不改革,差點被鄧小平趕下台。

1997年2月,鄧小平一命歸西。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今鍾」披露,當年北京黨員內部傳達江澤民的講話,「今年有兩件大喜事」:一件是鄧小平去世,一件是香港回歸。可見江澤民內心的狂喜已無法按捺。與會者聽到講話都非常詫異,但也無人敢問。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揭秘,在鄧小平告別儀式上,為了掩飾自己的內心世界,江澤民讀悼詞時還是儘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悲切。為增強效果,江澤民特意擠出了眼淚。但了解內情的人都知道江真實的心態是怎麼回事。那張江澤民抹眼淚的圖片,到現在還時不時地被人拿出來當笑料。

王篤然指出,蔡霞表示江澤民進一步深化了政治改革。海外的獨立學者基本認為,中共的改革,只有經濟改革,沒有政治改革,也就談不到進一步深化了。獨立學者普遍認為,從中共的政治體制轉型到多黨競爭的選舉,政治改革,不是中共內部程序和形式的變化。

王篤然說,放棄共產黨的統治,走向多黨競爭的民主制度,才是實際意義上的政治改革,不是中共內部程序的改變。

王篤然從中科院高層內部得到的消息,江澤民讓江綿恆做中科院的副院長,但是大家都不選他。江綿恆就落選了,江澤民就放話說,第一次選不上就選第二次,第二次選不上就選第三次,直到選上為止。大家沒辦法,知道江澤民是鐵了心搞過場。只好再搞一次選舉,就第二次選舉把江綿恆選上了。

王篤然評論,這件事充分彰顯了江澤民是如何提拔幹部的。江澤民貪腐治國治黨治軍,買官賣官。中共內部雖然一直很腐敗,但是腐敗到江澤民時期,就更加一發不可收拾。就是因為江澤民做為第一把手,起到了帶頭作用。軍方就更加不得了,走私,分軍費,搞假軍演,沒有不敢做的事,只有你想不到。

王篤然指出,江澤民的這種所謂政治改革,實質是一場政治做秀。所以,鄧小平的兒子才會被選下去;江澤民的兒子經過多次所謂選舉,就當上了副院長。這兩個選舉對比鮮明,充分說明了江澤民政治秀的表現,根本就不是什麼政治改革。

自由亞洲電台早前發表文章披露,江澤民對鄧家下狠手,逼迫鄧小平家族退出政治圈。

在鄧小平去世前兩年,江澤民為了威脅鄧小平家族退出政治圈,曾一度欲抓捕鄧小平的小兒子鄧質方,那時多年身患帕金森綜合症的鄧小平身體已經很糟。

文章描述,當時,鄧質方第二次被約談,卓琳在中南海勤政殿的總書記辦公室見到江澤民,劈頭一句「你們把我兒子弄到哪裡去了?」

報導稱,江澤民只好陪著笑臉,請卓琳回去轉告鄧小平:「鄧質方不會有什麼麻煩」。第二天,江澤民和中共中央諸常委便接到了鄧辦的緊急通知:卓琳因服用過量安眠藥,正在301醫院急救。

從此以後,鄧質方不再現身商場。鄧小平家族幾乎全部被趕出政治圈。

自由亞洲電台還引述當時北京的一位「太子黨」成員曾向透露說,大概這一部署從一九九四年下半年開始,曾慶紅根據江澤民的指示,秘密對掌握著重要政治、經濟實權的幹部子女進行分類排隊。

有一大批分別任職於黨政軍界的「太子黨」成員或被迅速提升或委以重任。比如賀龍的兒子由少將晉升中將;習仲勛的兒子習近平由市委書記升為省委副書記;萬里的兒子由北京市調進國務院;行政級別由正局升為副部;彭真原在廣州工作的一個兒子也被調進北京擔任副部級職務。類似的例子還能舉出很多。

但如此劃分陣營之後,又出現了新的問題,即許多高級幹部家庭中,特別是那些政治元老家庭中,子女們都不約而同地進行了「分工」,比如陳雲家長子從政、次子經商;薄熙來、萬里、楊尚昆、李(先念)、習仲勛等家族裡也基本如此。這樣以來,他曾慶紅在「太子黨」階層中拉攏一批、警告和打擊一批的設想幾乎沒有可能實現。怎麼能夠想像,上述元老家族中立志從政的子女,會同正在瘋狂經商的兄弟姐妹們「劃清階級陣線」?

而且,這種家族內部的「分工」,恰好說明他們中間的立志從政者,並非曾慶紅所希望的那樣:願意與共產黨政權「同生死,共命運」,而是個個都為自己家族安排好了「進可攻,退可守」的未來計劃。每個家族裡出現一至數個子女大舉經商,瘋狂撈錢,說到底是為了應付共產黨一旦垮台的「不時之需」。而家族裡同時還要有人在黨政軍界謀取職位,目的則是共產黨政權如果還能繼續堅持,那麼自然可以利用自己的重要職位,隨時保護自己家族裡的經商成員。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阿波羅網方尋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914/18028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