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做好新娘的跟班、保鏢 我兼職做伴娘日入兩千

每個在格子間裡的打工人,都會常常幻想著"要是有一天可以做有趣又好玩的工作就好了",《平行人生》將鏡頭聚焦於不普通的小眾職業,揭開小眾職業面紗。

用愛發電究竟是怎樣的體驗?這些過著平行人生的不普通人類有著怎樣的喜怒哀樂?

"本人出租當伴娘,顏值中等,不會搶新娘風頭,也不會給新娘丟臉,性格細心、負責、配合度高,在婚禮的當天貼心做好新娘的閨蜜、秘書、保姆、跟班、保鏢……"

在一些平台上輸入"職業伴娘",就可以搜索到許多類似的信息。

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聘請"職業伴娘"參與自己的婚禮。

95後的匹諾曹(以下為小曹),是一名舞蹈演員,也是一名兼職的"職業伴娘"。

她陪著一個又一個女孩出嫁,明明是陌生人,卻以極為親近的姿態,見證她們華服盛妝下的喜悅、眼淚,陪伴她們走過最重要的一件人生大事。

職業伴娘的職業素養

在成為職業伴娘之前,小曹沒有當過一次伴娘。

也不是沒有機會,在老家山東濰坊,有一次親戚家詢問她是否能做伴娘,但因為生肖屬虎,在當地的習俗中"屬相偏凶",因此不了了之。

第一次做伴娘則是兩年前,在煙臺一家演藝公司做舞蹈演員的匹諾曹,突然收到公司領隊姐姐的邀請,問她願不願意做伴娘。

她本以為是熟人的婚禮,領隊姐姐進一步解釋說是工作,做伴娘可以收到來自新人的酬勞。

小曹有些好奇,就答應了,沒想到一次下來,她覺得很有意思,從此開啟了自己的"職業伴娘生涯"。

山東的婚禮流程繁瑣且緊湊,公司領隊會提前1個月與僱主對接婚禮的時間、地點、婚禮流程、是否需要預訂酒店房間等等細節。

婚禮當天,伴娘們凌晨5點左右就要到新娘家開始忙碌:

在新娘妝造時,伴娘們也要換上伴娘服,自己化妝,隨後準備接親時堵門、藏鞋的小遊戲。

一般小曹會自己搞定妝造

等新郎在伴郎們的協助下通過了"考驗",也找到了新娘的婚鞋後,一行人還要掐著6:38的吉時出發回到男方家。

隨婚車到男方家,新娘認親改口後,跟妝的化妝師會為新娘換下接親的中式禮服,並做第二套妝造。

此時,小曹會根據化妝師和新娘的需求,上前幫一些小忙——遞東西,提裙擺,用提前準備好的吸管餵新娘喝水,避免破壞唇妝等等,這是職業伴娘們都知道的基礎操作。

隨後,新人和伴娘、伴郎們就要一起拍外景。拍攝外景時,職業伴娘需要繼續扮演好新娘的貼身跟班,遞水、拎裙擺、整理頭飾……隨時處理一些現場的小狀況。

婚禮儀式前伴娘為新娘整理裙擺

在一次婚禮中,伴娘里有個小姑娘,是新娘家的親戚,小姑娘還是容易把情緒寫在臉上的年紀。

正是夏日,外景拍攝地是草地,小姑娘大約是怕曬又怕草地上的蚊蟲,時不時就"脫離隊伍"躲陰涼,擺 pose時也舒展不開。

早有準備的小曹,不僅從隨身的小包里取出了驅蚊水讓大家使用,休息時給新娘遞上小風扇降溫,還要說起逗趣的話,化解因小姑娘不配合而造成的冷場。

小曹說道:"在婚禮現場,做伴娘眼睛裡得有活。"

當地的婚宴會在賓客陸續入席、儀式正式開始前播放接親的 VCR,當日錄製、現場剪輯、現場播放,接親時新郎"闖關"、外景拍攝都是 VCR的重點。

為了呈現一段質量上乘的 VCR,攝影師要找好拍攝的角度、及時拍下精彩的畫面,攝影師有時就成了隱形的"場控"。

此時,熟知婚禮流程的職業伴娘就成了攝影師的臨時搭檔,引導現場的年輕人們在接親、拍攝等環節營造出喜慶又大方,熱鬧又不出格的氛圍感——這也是職業伴娘與非職業伴娘最大的價值區別。

有些新娘自己會提前做好"堵門攻略",併購買好相應的道具,但有的新娘需要依賴伴娘團出謀劃策,利用手頭現成的東西準備關卡。

小曹習慣將"愛的問答"小遊戲放在第一個或最後一個,也會提前用紙巾收集好現場所有女士的口紅印,讓新郎辨認,如果道具不多,"神奇的飲料"也是"為難"新郎團的一大利器。

胡椒粉、牛奶、糖水、可樂……伴娘們用這些調製出好幾杯飲料,新郎和伴郎們只有將這些稀奇古怪的飲料全部喝完才算闖關成功。

"但給新郎的一定是正常的飲料,單純的糖水就可以了。"製造出氛圍感,但始終把握其中的"度",是小曹認為從事職業伴娘最重要的能力之一。

"我覺得做這一行,可能還是要有一點社牛的屬性在身上。"

小曹自認為是一個天生的社牛,不怕生人,也喜歡和人打交道,因此在一個幾乎都是陌生人的婚禮現場,如果她想,她總能快速地全身心投入。

被婚禮需要,也被婚禮治癒

不做職業伴娘的時候,小曹曾以婚禮開場舞演員的身份參加過很多婚禮。

回憶起來,小曹印象深刻的只有一場婚禮——身為鋼琴老師的新郎在舞台上演奏,身為舞蹈老師的新娘與伴娘隨音樂翩然入場,唯美而浪漫。

而其他那些匆匆路過的婚禮,在她看來和商演活動並沒有什麼不同。

可當以伴娘的身份和新人、新人的父母、親友一起經歷婚禮,小曹會覺得——自己也是這場婚禮的一分子。

小曹曾遇見過一位新娘,新娘一家人都極為友善,沒有因為她是"僱傭而來"的,或頤指氣使,或在臉上寫滿提防。

在閒談中,小曹得知新娘還有一位年長8歲的姐姐——新娘與小曹的姐姐同齡,而新娘姐妹的年齡差又與自己姐妹一樣,在這樣的巧合里,她不由得產生了情感上的投射。

小曹來自一個單親家庭,和姐姐的感情一直很好。看著新娘姐妹倆的親昵,就想到了自己的姐姐,小曹在內心裡就將那位姑娘當成自己的姐姐,在隨後的工作里,小曹忙前忙後,不僅絲毫沒感覺到疲憊,只覺得時間飛快,眨眼就完成了儀式。

婚宴結束時,小曹心裡甚至有一些不舍。

新娘的姐姐為伴娘小曹拍的定妝照

作為離新娘最近的人之一,伴娘多數時候共情歡樂,有時也會替人遺憾。

"一場婚禮,沒有得到父母的祝福就不完整。"小曹和很多人一樣篤信著這一點。

但有一位新娘,接親、外景拍攝都還算順利,直到酒店婚宴上,司儀請"席主"上台向賓客敬酒,上台的卻只有新郎的父母。

"新娘的父母沒有到場,或許是新娘家離酒店太遠了吧,但確實有些遺憾。"

其實做伴娘對於小曹最大的意義,是顛覆她曾經認為婚姻一無是處的認知。

小曹這些年見過太多不完整的家庭,總是害怕會在幸福的那一刻受到傷害,雖然她有了男友,卻向對方坦白自己是個不婚主義者。

但從兩年前無意開啟了這份"副業"後,陪著近10位姑娘出嫁後,在每一場婚禮的台前幕後,她慢慢察覺到那些真實的期待、祝福,以及新人之間涌動的愛意。

小曹發現,原來那些女生心懷喜悅走進的婚姻,並非那麼不堪。

一方面,她被新娘需要,但另一方面,她也被一場場婚禮治癒,不再如年少時對婚姻充滿了片面的恐懼。

從9月開始,就是婚慶旺季,尤其是剛過去的國慶假期,她的行程幾乎都被排滿。

在這項副業中,小曹不是沒有產生過放棄的念頭,"一般是在凌晨4點早起時",她打趣道。但在婚禮的歡聲笑語中,她又發自內心為新娘感到開心。

職業伴娘究竟有多賺?

在一些社交平台,伴娘有時候被打造成女生最值得發展的"十大副業"。近年來隨著婚慶市場上對職業伴娘伴郎的需求增加,市面上逐漸出現了專門的租賃平台。

促使人們選擇職業伴娘的原因有很多:

因為晚婚,身邊未婚的姐妹寥寥無幾;

因為答應做伴娘的好友,突發狀況無法到來;

因為湊不齊和伴郎人數相同的伴娘;

有些人則出於不想欠下人情,乾脆用錢解決的心態……

舉辦婚禮往往要調動眾多城市的親友,近幾年因為疫情增加了更多的變數。

圖源 Pexels

有媒體報導,某個伴娘伴郎服務機構上線後,第一個月註冊做伴娘伴郎的只有幾千人,但此後就形成了指數級的增量增長,很快就達到了5萬左右的註冊會員。

吸引年輕人嘗試這份新興職業的噱頭有很多:免費住高級酒店、免費吃席、打扮得美美的參加夢幻婚禮……

其中最吸引人的莫過於它帶來的收入,短短一天,佣金和紅包加起來少則三五百,多則數千元。

但"日入2000"絕非行業常態。在閒魚、小紅書等平台,伴娘伴郎們掛出的金額,大多為300或500元,並備註參加婚宴產生的交通費、住宿費、妝造服裝由新人承擔。

不少人還會特意強調,婚禮中作為伴娘收取的來自長輩的紅包,都會原封不動歸還。

至於堵門中搶到的紅包,有經驗的職業伴娘也會和新娘提前溝通,明確歸屬。

這一職業還處於發展初期,市面上既有全職,也有兼職的周末伴娘,存在著入行門檻低,沒有統一的服務標準和職業規範等問題,亟待進一步完善。

而職業伴娘提供的服務也有所不同,像小曹這樣僅出席婚禮當天的是大多數,也有一些伴娘會陪著新娘一起試婚紗、布置婚房。

出租伴娘們在社交平台上發布的帖子大同小異,但也為職業伴娘塑造了一個模糊的形象:

中人之姿,可接受素顏,不搶新娘的風頭;

性格開朗大方,不怕生人,擅於察言觀色,能提供細心的服務;

演技派,能配合新娘需求假扮成同學、同事或閨蜜……

小曹對此有自己的看法:"大部分的新娘在化妝師精心的描畫後,都能展現出獨特的美貌,根本不需要伴娘故意素顏去『襯托』,而且很多新娘真的很自信,並不會特意對伴娘的相貌提出這樣的要求。"

她所服務過的新娘子,也都沒有為她特意安排一個"身份",在婚禮現場,不主動提起自己"被僱傭"的身份,也並不避諱被發現,她只需要自然而然地融入其中。

契約伴娘的身份,就足夠她大方地見證新娘步入人生新階段。

每一次做伴娘,在陪新娘穿上嫁衣,化上妝容,一起商量著"為難"新郎團,一起言笑晏晏拍出美美的婚紗照……小曹總覺得,參與了這些,仿佛就像和新娘在短短几個小時裡,真的成了"朋友"。

當一場婚禮的儀式正式結束,她準備離開婚宴時,她都會發一條告別的消息,並再一次表達對新娘的祝福。

可從此後,新娘與職業伴娘就成為彼此通訊錄里不再聯繫的好友,就此相忘於江湖。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新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010/1814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