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黨媒連發5文挺清零 專家:反彈大 中共死撐

11月17日,黨媒再度刊發署名仲音的文章稱,抗疫鬥爭「要算眼前帳,更要算長遠帳」。然而,在中共清零政策下,次生災害頻發,民不聊生。(視頻截圖)

黨媒(17日)再度刊發署名仲音的文章稱,抗疫鬥爭「要算眼前帳,更要算長遠帳」。

分析認為,該文是給清零政策定性,即:習近平算的是長遠帳,是正確的、不容置疑的。然而,中共在算政治帳,本該由防疫專家表態,卻成了中共各級官員的政治表態,結果就是越民怨沸騰升官越快。

黨媒稱抗疫鬥爭要算長遠帳給清零定性

黨媒《人民日報》(17日)再度刊發署名仲音的文章《算大帳看優勢》。文章聲稱,抗疫鬥爭「要算眼前帳,更要算長遠帳」,「堅持動態清零絕不是發展的阻力,而是發展的助力」。

文章還稱,「動態清零是成本最低的抗疫策略」,如果算總帳,中國的防疫措施是「最經濟的、效果最好的」,且實現動態清零「我們有足夠的優勢」。

文章最後強調,堅定不移落實「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總策略,堅定不移貫徹「動態清零」總方針,堅決落實「疫情要防住、經濟要穩住、發展要安全」的要求。

時事評論員惠虎宇今天(17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該文在給動態清零政策做定性:習近平算長遠帳,是高瞻遠矚,所以政策是正確的、不容置疑的,中國人是最幸福的,要繼續堅持動態清零。

他說,「當局說的防疫要算總帳,算大帳,其實就是算政治帳。上面說繼續動態清零,下面就要高唱讚歌,動態清零就是好,就是為人民負責。」

從12日起,《人民日報》曾連續四天刊發署名仲音文章:《堅決打贏常態化疫情防控攻堅戰》、《堅定不移堅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堅定不移落實「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總策略》、《堅定不移貫徹「動態清零」總方針》。

惠虎宇說,這5篇文章總體思路就是現在還不能放鬆。

領導既要防「一封了之」也要反「一放了之」

此外,優化防疫20條引發爭議後,中共國家衛健委發言人米鋒今天說,既要持續整治層層加碼,防止「一封了之」,也要反對不負責任的態度,防止「一放了之」,堅定落實「動態清零」。

惠虎宇認為,當局這個表態是害怕下面的人真的「一放了之」不管了,那習近平的地位就會受到很大衝擊。

YouTube時事評論員文昭在節目中表示,中共「既要……又要」的口號式語言由來已久,是自上而下推卸責任的政治話術,它把互相矛盾的目標都說到,領導算無遺策,有問題全是執行不到位。

防疫成政治表態 越是民怨沸騰升官越快

大陸網絡作家王先生(化名)今天對大紀元表示,防疫本來由專家來制定決策,在中國卻成為政治表態。習近平要動態清零,下面的人為了表忠心,一會兒這樣說、一會那樣說,防疫越搞越瘋狂。抗疫要算長遠帳,應該是在死撐。

他說,「這個官僚體系下面的人,表現得更積極、更兇狠才能夠得到組織的賞識。像李強在上海封城搞得民怨沸騰、民不聊生,但他就能進政治局常委。越是導致民怨沸騰的人越容易升得快,他只對中南海最高掌權者做政治表態,完全不顧防疫的需要。」

王先生痛斥,明知道全世界都放開了,北京還在胡搞,把這個國家搞得不像樣子。防疫占很大的醫療資源,導致正常的病人都沒法看病,就是那個行政命令干預導致的。

他說,「今天傳出來的視頻中又看到有殺人了,排隊做核酸檢測一名女士,根本不認識兇犯,但那個男的拿了一把刀,直接把這個女士的脖子抹了。另外,廣州有很多醫護人員抱怨,甚至有人哭訴,說他們已經受不了啦,再下去就要崩潰了。」

王先生提到的廣州醫護哭訴視頻,網上也有流傳。有網友發推文說,「這樣的防疫是保護誰?誰得益?誰快來了?」

推文中的視頻內容顯示,奧密克戎感染人數爆棚後,醫護人員承受不住,集體哭訴。

一位醫護人員哭訴,「在這樣熬下去,我們醫務人員真的撐不住了……心理已經承受不住了,我們一直在崩潰邊緣……我們看到一棟樓全陽,然後還叫出來做核酸。」

另一位醫護人員說,「現在我們龍潭醫院的醫護人員,全都是哭著在幹活,現在已經確實成片成片的感染,沒有一個人來管我們。所有的街道也沒有一個人說負責,投訴也沒有用……」

事實上,奧密克戎雖然傳播快,但毒性弱。台灣前衛生署副書長李龍騰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這個病毒演變到現在,已經比流行性感冒病毒還要弱。中共當局也知道不用怕。

清零重擊GDP 中共會逐漸開放?

李龍騰表示,疫情三年全世界受害,中國受害更大,人民的生活受到很大影響,GDP真的不像他們說的那麼好。「他們(北京當局)內部都知道,再怎麼掩蓋事實都沒有用,很多廠商都不會留在中國了。」

他說,「他們(北京當局)也知道這樣做不對(清零),為了讓這個臉能夠掛得住,不能說是學外國、學台灣,他們會採取自己的步驟,不過方法其實跟世界各國都是一樣的。然後他們會說:『我們就是用這種方法,成功地把疫情給控制住了。』」

他還說,「習近平位子穩了,看著全世界都已經開放了,不可能繼續封鎖自己。他在準備下台階,慢慢開放,並說服民眾相信政府是為了人民,幾個月後真的會接著開放。」

不過,惠虎宇則認為中共調整防疫政策的台階隨時可以找到。它想放鬆的時候,可以說現在病毒高峰已經過去了,防疫已經取得很大成就,或者疫苗計劃更成熟了等等。如果它不想放鬆,就說現在形勢依然嚴峻,不能麻痹大意等等。

當局放鬆管制將是個緩慢的過程。放鬆程度取決於政治穩定的需要,如果政治穩定,就可以放鬆一點,如果不穩定,就繼續收緊防疫政策。這個度掌握在習近平手中。

清理致次生災害頻發 隔離不再免費?

在中共清零政策下,次生災害頻發。網傳視頻顯示,疫情封控,重慶居民樓發生火災,消防車進不去,已有兩人被燒死。

網上還有視頻顯示,疑似新疆方艙醫院,人群密集,甚至有民眾自娛自樂跳舞,調劑單調的生活,其他被隔離的人在旁邊圍觀。拍攝視頻的人痛批,這不是防疫。

此外,清零成本巨大,並重創中國經濟

網傳廣州方艙集中隔離已經開始收費,早餐10元,午餐與晚餐各20元,住宿100元,每天餐費、住宿合計150元,單人月費用約5,000元,如果一家兩三口人隔離,月費用一萬多元。

(網絡截圖)

王先生表示,這個國家看不到任何前途、看不到任何光明,就像大白天走路需要打電筒。社會就越來越邪乎,越來越亂。未來很有可能發生大規模餓死人的現象、說錯一句話要掉腦袋的恐怖場景。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118/18312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