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國際娛樂 > 正文

劇中掌上明珠,劇外'有毒'爹媽!詹妮佛安妮斯頓劇外人生讓人心疼

在一旁的安妮斯頓表面波瀾不驚,她內心在想什麼呢?除了終於向父親證明自己之外,會不會覺得父親「勢利眼」呢——畢竟,當初他對自己不看好,更沒有稱讚過她的「天賦」。

不過,其實老約翰當初反對女兒演戲,更有可能是因為他在這行跌跌撞撞,作為移民二代,他希望女兒未來安穩一點。但有些話沒有說出口,久而久之就成了兩人之間又一個心結。

因此,到了上世紀90年代,安妮斯頓事業因為《老友記》而如日中天的時候,她不得不去看心理醫生,解決和父親之間的心結。

而這段心結,不僅僅是父親造成的,也是安妮斯頓的母親帶來的。

父親留下的爛攤子,成為母女相互傷害的修羅場

父親離開之後,很長時間安妮斯頓都和母親南希相依為命。

安妮斯頓表示,小時候自己的母親溫柔但一直是大家長的角色。

不過,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兩人相處沒有問題。

但顯然,丈夫的離開對母親影響很大。她母親年輕時是漂亮的模特,在很多電影和電視劇有過客串,發展潛力恐怕要超過丈夫。但由於是一個很傳統的人,她結婚之後就放棄了演戲。

後來在母親南希出版的自傳《從母女到老友》中,她承認自己犧牲奉獻的潛台詞是希望丈夫有成就。我們前面提到,在接拍《我們的日子》之前,老約翰失業,讓她「不得不」出來重操舊業,做模特賺錢。

當年不比現在,對於傳統優渥的中產家庭,家庭主婦復出顯然是有心理障礙,證明自己「選錯了男人」。就這樣,一些有害的情緒就這樣積累下來。

到了老約翰事業終於有起色,本來南希心中的好日子就要來了,結果這對夫妻可以共患難,無法共富貴,丈夫的出軌對她打擊不小。

但好強的她在女兒面前卻不願意透露脆弱一面,甚至過了好幾個月才敢跟女兒說出離婚事實。對她來說,承認離婚,等於承認失敗。

就這樣,女兒成了她的希望,她對女兒期待很高,也非常挑剔。顯然,和前夫之間的不良情緒影響到了她和女兒的相處。

安妮斯頓形容,母親經常批評她的長相,因為母親自己是模特,對身材和打扮有很高要求。在女兒心中,母親比她要漂亮多了,身材又好,身邊總是很多愛慕者。

在母親的百般挑剔之下,很長一段時間安妮斯頓都缺乏自信。「我只是一個希望得到母親疼愛的小女孩但她總是糾我的小辮子,一些一點都不重要的細節」。

「她不輕易原諒人,她和其他人鬧矛盾永遠不主動解開,埋藏在心裡」,安妮斯頓還表示。隨著年紀增長,母親的脾氣還越來越暴躁。

在18歲的時候,安妮斯頓已經迫不及待離開家裡,覺得那不是一個給她任何開心回憶的地方。

而根據母親的說法,在那段安妮斯頓接受心理治療的過程中,她把父親造成的傷害「全部歸咎」到她頭上。但在安妮斯頓看來,畢竟她和母親朝夕相處,是母親有害情緒傾斜的對象,她只是陳述事實罷了。

到了1999年,兩人已經到了多年不說話的地步。

或許是要為自己的辯護,或許真的是喪失所有溝通管道,那一年南希決定出版一本自己的自傳,把對女兒的心裡話和盤托出。

她談到離婚後,作為單親母親的不容易,以及不應該把一切問題怪罪到她頭上,畢竟老約翰才是那個缺位的父親,而她已經傾盡所有照料女兒。

然而,將家裡的事情公諸於世,又沒有和安妮斯頓商量,安妮斯頓感到了背叛,公開表示母親這麼做是錯誤的,頭腦不清醒。

因此,在2000年安妮斯頓和布拉德·皮特結婚的時候,安妮斯頓沒有邀請母親。

多年後,安妮斯頓其實表達過後悔。「你能想像自己的母親沒有出現在自己的婚禮上嗎?」但她又表示,在那幾年,她無法忍受和母親共處一室,她是不得已而選擇和母親切割,否則自己隨時要崩潰。

就這樣,安妮斯頓和母親的關係在自己30歲的時候進入冰點。

然而之後有意思的是,母女二人的關係因婚禮進入最低點,卻因離婚出現轉機。2005年安妮斯頓和第一任丈夫皮特的離婚,成為兩人多年之後首次開始溝通的契機。

2006年的時候,安妮斯頓承認,「大門是打開著的,我們慢慢嘗試和解」。

後來兩人冰封的關係已經大大鬆動,然而,這一切來得太晚。2016年,母親去世,安妮斯頓也失去了和母親徹底修復關係的機會。

失去母親後,她終於和父親重歸於好

也許是因為失去母親,安妮斯頓近幾年和父親的互動越來越頻繁。也許,她內心還是對和母親沒有徹底重修舊好感到遺憾,希望自己不要缺席老父親的生活。

幾年前,當老約翰在好萊塢星光大道留下自己的專屬星星的時候,安妮斯頓陪在他身旁。

在安妮斯頓有一次參加艾倫秀的時候,父親突然出現,讓她非常驚喜。

2019年,安妮斯頓發了一條Instagram,表示自己和父親一起共度聖誕節,還展示了一張小時候和父親在一起共度聖誕節的照片。在照片中,我們看到小安妮斯頓依偎在父親身旁,不肯撒手。這張照片喚起了安妮斯頓對童年的美好回憶嗎?

2019年,在老約翰接受日間艾美獎終身成就獎的頒獎典禮中,儘管由於疫情關係,老約翰和女兒安妮斯頓都沒有出席,但女兒錄製一段影片致敬自己的父親,讓人驚喜。

安妮斯頓還打趣道:「這位日間電視的標杆,這位受人尊敬的演員,恰好是我的父親。」神色之間充滿對父親的驕傲之情,我們仿佛看到了那個小時候跟在爸爸屁股後面在片場轉悠的小女孩。

2020年的時候,有報導指出安妮斯頓每天都會和父親打電話,顯然疫情讓她對生死有了更深的感悟。

身邊人向媒體表示:「詹妮弗早就原諒父親,但這些年來他們的關係高低起伏,不過自從疫情爆發,她希望和約翰之間的關係儘量好起來。而約翰對於女兒遞出橄欖枝感到非常興奮。」

安妮斯頓也很關切父親的健康。疫情初期,《我們的日子》劇組堅持實景拍攝,但安妮斯頓反對80多歲的老父親冒險,她動用自己的關係,讓劇組在父親的家完成父親戲份的拍攝。

就這樣,在50多歲的時候,安妮斯頓完成了和原生家庭和解的過程。

在父親的最後時刻給了對方足夠多的關愛,也讓自己不再被往事所纏繞。

碰巧的是,就在父親去世不久前,她接受另一個採訪的時候談到過這個話題,可以概括她從和父母之間的關係中得到的人生感悟:

我和父親和好了,我是個成年人。我不能一輩子怪自己的父母。我原諒了我的母親,我原諒了我的父親。我原諒了我的家庭。這很重要,總是懷有怨恨是有害的……我選擇不再被黑暗的念頭占據,而是找到感恩的點,感謝他們給我的一切。」

這次和父親的告別沒有遺憾,她已經成功和自己和解。祝福永遠的甜心在知天命之年可以繼續活出自己的人生,為我們帶來更多好的作品。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英國那些事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121/1832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