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國際娛樂 > 正文

劇中掌上明珠,劇外'有毒'爹媽!詹妮佛安妮斯頓劇外人生讓人心疼

在《老友記》裡,她是父親的掌上明珠,在溺愛中長大。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父親在她10歲時婚內出軌,不辭而別。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媽媽也跟她接近反目。

直到母親去世後,她才跟父親真正重歸於好...

她是詹妮弗·安妮斯頓,是老友記里的瑞秋....

最近,她的父親,資深演員約翰·安妮斯頓去世,享年89歲。

她在IG上深情悼念。

在兩人的童年合照下面,她寫道:「親愛的爸爸……你是我認識最善良的人。」

動人文字,無比溫馨...

然而現實中,安妮斯頓和父母關係,卻沒有劇中那麼好。

她的父母在她10歲的時離婚,父親甚至不告而別,消失在自己的生命中很長一段時間。

為此,長大之後的安妮斯頓甚至要看心理醫生,解決父親「拋棄」自己造成的傷痛。兩人的確也曾多年不來往。

而她和母親的關係,比和父親之間的關係還要更糟糕。兩人後來曾經15年沒有聯繫,母親還曾經未和女兒溝通,出版一本自傳大爆料,導致兩人決裂

直到母親去世,也許是因為感嘆人生無常,安妮斯頓才真正和父親關係熟絡起來,才有了這番深情告別。

如今,安妮斯頓是好萊塢口碑最好的人之一,她雖然同樣在婚姻中受過背叛,卻大膽放手,對前任大度祝福

她對朋友雪中送炭,兩肋插刀,也是出了名的。最近,飾演錢德勒的馬修·佩里在新書中提到,當自己遭遇酗酒問題的時候,好朋友安妮斯頓是第一個關懷自己的。粉絲驚呼:果然是瑞瑞!

安妮斯頓擺脫了家庭的影響,最終能做到和自己的過去和解、對傷害自己的人和解,成為更好的自己。

她是怎麼做到的呢?也許她的故事,和對於我們有一些啟示…

中年逆襲,他曾是女兒心中的偶像

詹妮弗·安妮斯頓的父親,是約翰·安妮斯頓。

他也是個演員,還是當年的肥皂劇之王,而老約翰的這一生,堪稱移民在美國奮鬥成功的範本

老約翰出生在希臘,10歲的時候隨著父親移民到美國。為了融入美國,他們一家把姓氏從拗口的Papasifakis改為了Aniston。

說起來,老約翰曾經從軍,退役後才開始在一些電視劇里跑龍套,那時候他已經是大齡青年了。結婚、有了女兒安妮斯頓之後,老約翰還一度失業,連經紀人都要放棄他。

他不得不一家一戶上門推銷商品。

老約翰一度打算認命,舉家搬回希臘住了一年。

就在那裡,他接到了經紀人的電話:《我們的日子》打算邀請他出演一個希臘裔毒梟的角色。

就此,老約翰的人生迎來轉機,他就這樣一路出演這部劇。從1970年一路演到2022最近播出的最新一季。他一直演了3700多集。

在演藝生涯中,他還在《星際迷航》、《白宮群英》和《吉爾莫女孩》這些作品中客串。

去年,老約翰拿下日間艾美獎終身成就獎。

從推銷員到突然一下子家喻戶曉,難怪小時候的安妮斯頓對父親非常崇拜。

她後來曾談到,小時候覺得父親身材高大,對待朋友幽默風趣,自己之所以想要當演員,也是受到父親的影響。

她還回憶起自己10歲前的日子,表示那是她童年最快樂的時光,一切仿佛帶著玫瑰色的柔光濾鏡。

「我記得每次我的父母在一起,他們總是那麼開心快樂。」早前雖然家庭生活不富裕,但三口之家很知足,家裡充滿著歌聲與歡笑。

隨著父親演員生涯迎來轉機,他們一起搬到紐約曼哈頓,一切看上去都步入正軌。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父母的婚姻卻亮起紅燈。

為了挽留父親,她不惜扮演「小丑」取悅他

全家人搬到紐約之後,安妮斯頓開始隱隱感覺到父母之間關係開始有些不對勁。

父親剛剛在演藝圈重新起步,所以常常不在家。即便他在家,和母親之間也是話不投機半句多。

「我告訴自己,也許我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讓父母重新開心起來」,和很多父母出現爭吵的孩子一樣,安妮斯頓將一切歸咎於自己,因此她總是做一些搞笑的事情吸引父母注意力,哪怕徒勞無功。

在安妮斯頓10歲生日前幾天,她從朋友家的派對回來,發現父親不在家,他所有的東西都不在了。父親就這樣離開了,沒有解釋,沒有留下任何口信。

「我記得我坐在那兒,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不知道為什麼他就這樣走了。」

之後幾天她感覺人生處於黑暗之中。

後來,過了好幾個月,安妮斯頓才從母親口中得知,老約翰婚內出軌同劇的女演員。

自此兩母女相依為命,母親後來也沒有改嫁。

父親重新出現在她人生當中已經是一年之後,期間沒有電話,沒有寫信。儘管沒有真的被拋棄,但日後安妮斯頓在採訪中多次提到一個詞,「被拋棄感」,顯然她無法釋懷

她形容這是她人生最糟糕的一段日子。

作為老派的大男子主義者,老約翰不知道如何就這件事和女兒溝通,沒有去了解孩子的脆弱心理。

後來,和很多離婚家庭的孩子一樣,父親還是會在周末接她出去。然而,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安妮斯頓都沒有從這種被「拋棄」的感覺中走出來。

她曾經表示,「為了讓父親不再次拋下」她,她想盡辦法「取悅」父親,無論做什麼事情。

當然,除了缺乏父親角色之外,她甚至莫名的成了父母吵架的導火線,這或許也是很多離婚家庭孩子不得不面對的。

這也難怪,安妮斯頓後來將自己的家庭形容為「不穩定」和「有害的」。

當然,那些日子裡,她和父親之間有溫情的時刻。

比如,安妮斯頓會想起父親第一次帶她去片場。那是她13歲的時候,她形容就是坐到化妝間都感到很興奮。導演還讓她客串了一個角色,雖然只是一個路邊的小孩。

這次「觸電」經歷讓她內心燃起小火苗:也許她可以成為演員。後來,安妮斯頓上了一所曼哈頓的高中,這所中學以音樂和表演藝術為特色,她也在那裡接受了基本的戲劇訓練。

就這樣,有一天,安妮斯頓將自己希望演戲的想法告訴父親,顯然她覺得演員出身的父親會支持她。

沒想到,父親卻激烈反對她。「我的父親甚至『哀求』我不要入行。他說;『我不想你一遍遍心碎。被拒絕的感覺是很殘酷的。我求求你以後不要當演員。去當律師多好!」

這段經歷仿佛就是《老友記》第一集重的一幕。

「爸爸,就好像一輩子有人告訴我,『你是一隻鞋。』萬一我不想成為一隻鞋呢?」

但安妮斯頓顯然沒有聽從父親的建議。「這是我人生最大的一次耍叛逆」,安妮斯頓偏要證明自己能成,而且不需要父親的資源或關係介紹。

當安妮斯頓開始在一些情景劇中客串角色的時候,她的父母還是不看好她,告訴她「停止吧,你賺不了多少錢的。」

直到安妮斯頓接到《老友記》的機會,後來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

在安妮斯頓入行沒多久的時候,兩人曾一起接受《人物》周刊訪問,這個時候父親面對鏡頭稱讚女兒很有天賦。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英國那些事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121/1832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