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項棟樑:很遺憾,你們想要的新冠特效藥可能永遠都不會出現

作者:

一個小時前,聽說國產新冠口服藥阿茲夫定可以在藥店買到了!

一個小時後,聽說阿茲夫定又被緊急下架了……

很多讀者不明白,同樣是國家批准用於治療新冠的口服藥,憑什麼連花清瘟就賣斷貨,而阿茲夫定卻連上架的機會都不給呢?

連花清瘟和阿茲夫定的區別

要回答上面的問題,還得從藥物作用機理和藥物療效評價這些方面展開,那就很複雜了。作為非專業人士,大家可以簡單粗暴地這麼理解:

連花清瘟,對新冠的治療效果是「不能說的秘密」,所以人家很聰明,柿子專挑軟的捏,說明書寫得清清楚楚,只適用於新冠的輕型、普通型病例,翻譯下就是不吃藥也會自己好的那些類型。

至於最需要吃藥的新冠重症患者,連花清瘟一概不碰。

不過,如果你沒那麼糾結療效的話,連花清瘟還是很有優勢的,勝就勝在它也沒什麼嚴重的不良反應。

連花清瘟里沒有什麼猛藥,而且是口服中成藥,不是那些高危的中成藥注射液,所以吃了也不會出什麼大事。當然,腹瀉啊、皮疹啊這些相對輕微的不良反應還是可能發生的。

群眾需要安慰,那就給大家安慰。這就是連花清瘟賣斷貨的根本原因。

阿茲夫定,對新冠的治療效果經歷過國內外三期臨床試驗(不算很完善)證明的。但是怎麼說呢,它有用,可以一定程度降低新冠重症率和死亡率,但是又不算「特別有用」。藥到病除立馬康復的神奇效果就別想了,連縮短病程的效果也並不能百分百保證。

更重要的是,阿茲夫定的不良反應相當不容忽視……且不說50%以上的頭暈發生率,它還有10%-30%的肝腎功能受損發生率,還有遺傳毒性和生殖毒性。

所以,如果你是一位新冠高危患者,比如85歲高血壓糖尿病的老人,那你考慮吃個阿茲夫定來保命是很合理的選擇。畢竟相比保命來說,肝腎功能受損不算什麼大事,你的年齡也不用操心生孩子的問題了。

可如果你像我一樣,三十來歲壯小伙兒,還沒生孩子,就算感染了新冠大概率也只是發燒兩天,那我肯定把這阿茲夫定「特效藥」有多遠扔多遠。

特效藥可能永遠不會來

疫情三年來,所有人都期盼著有一種能夠治療新冠的特效藥出現,能夠徹底終結這場大流行。但是很可惜,全球藥物開發最厲害的美國、瑞士、德國這些國家沒有辦到這件事,擁有「博大精深」中藥和發表最多博士論文的中國也沒辦到這件事。

我知道,很多國家都批准了新冠口服藥上市,美國有Paxlovid,中國有阿茲夫定,還有三款中成藥。但是,有哪一款達到了大家對新冠特效藥的期望,又有哪一款能挑起終結新冠疫情的大梁呢?

其實,這真不能怪全世界的科學家無能,而是新冠病毒這個敵人真的太狡猾,要開發出針對新冠病毒的特效藥太難太難了。

第一重難關在於新冠病毒不是病菌。

我們都知道,如果你傷口感染化膿了,吃點抗生素很快會好,哪怕你染上了肺結核,只要堅持吃藥也有極高的治癒率。抗生素的誕生讓很多古代的「絕症」變成了現代人毫無敬畏之心的普通疾病。

這其中最主要的當然是科學家的功勞,但有一個原因也不容忽視:

這些相對好治的疾病的病原體都是病菌,本身有著完整的細胞結構。

病菌感染人體後侵入的是器官、是組織,都是血液和淋巴系統能夠到達的地方,當然也是藥物成分能夠到達的地方。有效的藥物成分隨著循環系統被投送到病菌的大本營,那剿滅病原體基本就是時間問題了。

然而新冠的病原體是病毒,它本身沒有細胞結構,不能獨立生存。感染人體後,病毒會侵入到人體的細胞內部,利用細胞里的營養和能量來大量複製,再釋放出去感染更多細胞。

這就是最麻煩的地方,新冠病毒的主力軍大部分時間都藏在人體細胞內部。要想徹底消滅新冠病毒,藥物成分光被吸收進血液還不夠,還得能夠突破細胞膜進入到細胞內部,然後才有機會發揮作用。

可是細胞膜之所以存在,就是為了保護細胞內部的穩定,不讓外界的物質隨便進入細胞裡面。很顯然,人類發明的藥物成分大概率也在「外界物質」這個黑名單里。

藥物成分要想突破細胞膜,要麼本身份子非常小,像酒精那樣可以「鑽進去」,要麼分子結構特殊,能夠被細胞膜誤認,從而「騙進去」。新冠病毒侵染細胞就是用的「騙進去」這個策略。

總而言之,藥物成分本身要有效,還得能進入細胞內部,這難度就非常大。

第二重難關在於副作用難以避免。

現在假設我們開發出了一種能夠進入細胞內部的藥物成分,那它怎麼發揮作用呢?最常見的思路是干擾病毒在細胞內部的複製過程。

病毒進入細胞之後,它會先把自己裂開,分解成蛋白質與核酸。你如果自己組裝過家具就很好理解:

病毒的核酸序列就好比組裝家具的說明書、操作示意圖,有了圖紙,它就利用人體細胞內現成的生產線,開足馬力生產把零部件組裝成完整的病毒。新冠病毒在細胞內幾個小時內就能擴增成千上萬倍,24小時就能感染大量健康細胞讓人體產生不舒服的症狀。

抗病毒藥物要做的就是破壞這條生產線,或者悄悄用一個錯誤的部件替換掉病毒複製過程中關鍵的工序,從而達到阻止病毒快速複製的目的。剩下的殘兵敗將我們人體的免疫系統就能收拾得了。

但是!理論上想得很美,實際上卻極其困難。

病毒是利用人體細胞的生產線來複製自己,如果藥物把生產線完全破壞了,那這個健康的細胞也完了,算是跟病毒玉石俱焚,一個兩個細胞也就罷了,當病毒感染整個肺、整個上呼吸道時,這代價我們就承受不起了。

如果是干擾病毒複製過程,偷偷替換零部件,那還稍微好一點。但是別忘了,人體細胞自身也要複製啊!

當藥物分子干擾病毒複製過程時,也有可能會干擾到人體細胞的複製,導致人體DNA複製發生錯誤。這就成為了非常棘手的麻煩。

如果某個器官的細胞在藥物作用下複製錯誤,有可能發生癌變,這叫藥物的致癌性;如果是生殖細胞在藥物干擾下複製錯誤,那就可能導致胎兒畸形或者先天性疾病,這是藥物的生殖毒性和遺傳毒性。

要想開發出精準打擊病毒複製,又不傷害人體健康細胞的藥物,真的太難太難。這也是B肝病毒和愛滋病病毒發現那麼多年了,至今還沒有開發出根治藥物的原因之一。

新冠病毒發現至今還不滿3年,要開發出療效好、副作用低的特效藥,談何容易?

再加上病毒一直在變異過程中,可能好不容易開發出一款好用的藥物,流行的毒株早就不是當年那一款了……

所以悲觀地說,符合公眾期待的「藥到病除、百發百中、毫無隱患」的新冠特效口服藥,可能永遠都不會到來。

不過還是要給大家一點希望:

醫學上理解的特效藥和老百姓理解的並不一樣。一種藥物如果有50%以上的有效率,如果能把原本7天的病程縮短為3天,如果只有少部分人出現噁心、腹瀉之類的副作用,那已經可以算是非常優秀的特效藥了。

這種,我們還是可以期待的。

PS.基本常識公眾號被強制休假,還有一個月回歸,勿念。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建設性意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123/1833290.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