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分析:中共三年清零令中國負出沉重代價

2022年11月29日,為實施北京的COVID-19限制措施,大白和保全人員守衛著住宅區的入口。

從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發後,中共採取封城、大規模檢測以及嚴控邊境的「清零」防疫政策,企圖遏制病毒的傳播,這也導致了民生事故頻生,中國經濟遭到重挫,民眾不滿日益強烈。

11月24日的新疆烏魯木齊一場致命大火引發全國性的反封控抗爭。三年來「清零」封控所衍生的次生災害已讓中國民眾忍無可忍,最終在中國各地出現規模不等的抗議活動,就連在海外的中國人也紛紛聲援和支持大陸民眾的抗爭。

中共實行三年的疫情「清零政策」,導致中國負出沉重代價。

「清零」讓中國經濟遭到重創

三年來,為了遏制疫情,中共採取封鎖、隔離和大規模檢測,數千萬的中國人被關在家中,學校關閉,商業活動停滯,一座座城市陷入靜默。

由於實行嚴厲的封鎖政策,中國經濟受到打擊。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在中共病毒爆發1個月之後,2020年1—2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同比下降20.5%;全國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同比下降24.5%;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下降13.5%;出口下降15.9%;進口下降2.4%;全國居民消費價格同比上漲5.3%。

中國各地物流貨運降溫。今年4月上海、吉林兩大封控省市整車貨運指數同比下降80%,各地「硬核式」封路,不少省市貨運物流下降30%,全國層面政策貨運物流指數下降20%。不僅如此,上海港口吞吐量下降30%,各地停工停產,用電量和電廠發電耗煤量快速萎縮。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教授宋錚等人分析發現,如果封城兩周,造成的經濟損失,為該城市當月GDP的32%左右。如果對北京或上海這樣的特大城市實施封城兩周,對當月全中國GDP的影響大致在2個百分點左右。如果中國十分之一的城市被迫封城兩周,當月中國GDP可能損失3.1%。

事實上,中國今年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長0.4%,比一季度下降4.4個百分點,經季節調整,二季度比一季度收縮了2.6%。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長3.9%。

今年幾個月來,「清零」防疫還造成青年失業率達到創紀錄的20%,企業利潤下滑。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計中國經濟今年僅增長3.2%,低於今年全球平均水平,這是罕見的。而中共為今年制定的增長目標是5.5%。

「清零」導致外資撤離

清零政策還導致外資撤離中國。

今年6月,中國美國商會的調查顯示,44%的受訪者表示,由於COVID的限制,他們減少或推遲了對中國的投資。十分之一的人表示,如果限制再持續一年,將促使他們將業務遷出中國。中國歐盟商會當月發布的另一項調查顯示,由於封鎖,近四分之一的公司考慮將當前或計劃中的投資轉移到其它國家。

一家設在蘇黎世的投資公司表示,許多歐洲退休金及慈善金管理基金紛紛要求在投資組合里退掉對中國的投資。花旗集團的亞洲研究團隊最近在倫敦的調研中發現,客戶對中國的興趣低得驚人,而是主要集中在韓國和印度市場。

清零政策也使中國在國際上的影響力下降,尤其是作為融資中心的香港。

今年9月23日,英國Z/Yen集團與中國(深圳)綜合發展研究院公布最新一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數,香港由第3位跌至第4位。

此外在9月21日,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總幹事威利‧沃爾什(Willie Walsh)表示,中共嚴厲的清零政策已經摧毀香港作為全球航空樞紐的地位,並且很難恢復。

「清零」封控導致民怨沸騰

11月24日晚,新疆烏魯木齊市吉祥苑社區一座高層住宅樓失火,造成至少10人死亡。人們發現,該樓一些出口和門戶被鐵絲拴住。當地已經封控一百多天。

烏魯木齊大火點燃了中國人心中的怒火——蘭州三歲男孩一氧化碳中毒,由於嚴厲的清零政策限制導致無法及時送醫而死亡;貴州一輛將幾十人運往集中隔離設施的大巴車發生翻車事故,導致至少27人死亡——這些悲慘的記憶湧上人們的心頭。

全國各地爆發抗議。在西南部大都市成都,數百人在河邊的購物區示威。人們為烏魯木齊死難者默哀一分鐘。隨著人數的增加,悼念演變成政治活動。人們呼喊:「反對獨裁!」「我們不想要終身統治者。我們不要皇帝!」

在南部城市廣州,數百人聚集在海珠區的一個公共廣場上。人們呼喊:「我們不要封鎖,我們要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藝術自由、遷徙自由、人身自由。還我自由!」

面對全國的抗議,中共官媒新華社11月28日稱,「堅定不移貫徹動態清零,是打敗新冠疫情的致勝法寶,絕不能輕易動搖。」

這引發外界猜測當局仍會保持目前的政策。

「清零」封控重挫投資者信心

11月28日,全球股市大跌。華爾街基準標準普爾500指數收盤下跌1.5%,而以科技股為主的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下跌1.6%。在香港,恒生中國企業指數下跌1.6%,中國上海和深圳上市股票的滬深300指數下跌1%。

美國知名的經紀和金融服務公司斯通克斯(StoneX)的分析師法瓦德‧拉扎扎達(Fawad Razaqzada)在一份報告中表示,投資者「擔心中國經濟的流動性下降,擔心會出現更多與COVID相關的封鎖」。

中共似乎已經為經濟寒冬做好了準備。今年以來,供銷社在中國各地迅速崛起。湖北省已恢復重建基層供銷社1373個,基層社社員達到45.2萬人。除了湖北,重慶、寧夏等地也在積極恢復基層供銷社。供銷社是中國經濟匱乏時期的產物。

中共清零也將重創全球經濟。

歐洲獨立智庫布魯蓋爾(Bruegel)高級研究員兼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艾西亞‧加西亞‧埃雷羅(Alicia Garcia Herrero)撰文說,中國的清零政策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可能比俄烏戰爭更大,因為中國經濟規模是俄羅斯的10倍。中國製造業的長期中斷將對全球經濟造成重大衝擊,因為中國出口了世界三分之一的中間產品。

中共清零也將助長美國通貨膨脹。布魯金斯學會專注於美中經濟關係的高級研究員大衛‧多爾(David Dollar)告訴美國廣播公司:「中國清零政策的主要影響是中斷了一些供應鏈。我們仍然從中國進口很多東西,供應鏈中的那些問題意味著商品缺乏,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通脹壓力。」

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羅伯特‧巴羅(Robert Barro)在11月29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領導人的所作所為對中國的經濟增長、人民的自由以及世界和平都帶來極其負面的影響。

時事評論員王赫撰文說,中共極端的防疫政策讓中國民眾陷入苦難之中。中國經濟遭到嚴重打擊,民眾日常生活被強行破壞,社會抗爭此起彼伏,天怒人怨,人心思變。北京當局頑固堅持「動態清零」的最終結果,只會讓中共在末路上奔跑得更快。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201/1836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