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突破監控天網用這招 他們無法知道你在牆外的帳號

—監控天網下關了手機信號也沒用?中共警察用手機數據查找抗議參與者

一些抗議者選擇使用「備用機」。《紐約時報》的報導說,一名去過抗議現場的女士使用了一部其號碼此前沒有與健康碼關聯過的手機,後來沒有收到過警方問話。 「你物理攜帶的手機信息越少越好。他們知道你在牆內實名的帳號,但他們無法知道你在牆外的帳號。如果你的身份跟牆外的帳號產生了關聯,那就相當危險了。」劉力朋說。

北京警方11月27日堵截不滿新冠封控措施而上街抗議的民眾

華盛頓—

中國多個城市居民反抗新冠防疫清零措施的抗議活動,藉由社交媒體傳播到世界各地,但現代科技的使用也讓他們成為警察打擊的目標。

中共監控天網用手機數據抓人

紐約時報》星期五報導,中國監控科技體系此前主要用於監控異議人士、少數民族群體和民工,大多數中國人以為只要遵紀守法,沒有想到自己會成為監控打擊的對象。但此輪抗議風潮讓中國一線城市的中產階級居民第一次感受到警察國度的威力。

中國各地的警察對抗議者進行「登門拜訪」,許多民眾在前往抗議現場的路上在街頭被攔下。多家媒體報導說,警察檢查路人手機里是否裝有「非法」應用程式,要求刪除示威照片。

據德國之聲報導,中國律師反應,廣州多名抗議者在被警察問話並提交了身份證號碼之後,他們用於加密通訊的Telegram(電報)應用程式帳號都收到了非法登錄請求;一些去了抗議地點、沒有與警方發生直接交涉的抗議者在第二天也受到了警察的傳訊。

新美國安全中心技術與國家安全項目助理研究員薩姆·豪威爾(Sam Howell)(照片來源: CNAS)

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技術與國家安全項目助理研究員薩姆·豪威爾(Sam Howell)對美國之音說:「很明顯,中國共產黨將這些抗議活動視為一種破壞社會秩序的違法犯罪行為,他們似乎動用了一切可用的監控工具來鎮壓這些抗議活動。」

《紐約時報》報導說,警方運用人臉識別、手機信息和線人舉報查出參加抗議、或只是前往抗議地點的民眾身份和居住地址,警告他們不要再次參加集會活動。

報導說,警方使用一種手機信號追蹤盒,這種頗具隱蔽性的設備可以模擬手機信號塔,連接到附近的手機並獲取手機信息。

中國各地的防疫措施讓「行程碼」實際上成為出入許多公共場所和使用交通工具的必備通行證,沒有手機寸步難行,健康碼與個人行程的關聯信息也成為了警察監控的重要武器。

2020年2月上線的行程碼正式名稱為「通信大數據行程卡」,政府通過與中國三大電信營運商合作,利用手機用戶所處的基站數據,可以監測到用戶近14天的行程位置。

德國之聲援引多倫多大學新聞實驗室項目研究員徐洛文的話說,中國警方應該有能力查出個人在特定時間、特定地點的手機信息。

徐洛文對德國之聲說:「一個很簡單的方法是去找電信公司,問他們哪個電話號碼在什麼時間連接到了哪個手機信號塔。」

關閉手機信號也非萬全之策

在海外社交媒體上,許多網民分享如何應對和躲避電子監控的手段,但分析人士警告,這些做法各有風險,並非天衣無縫。

有網友曾建議使用手機飛行模式、關閉手機的定位功能,但《紐約時報》的報導說,一些關閉了手機GPS和手機人臉識別功能的抗議者也沒能逃脫警方的監控。

「即使你開飛行模式,但你的手機在掃信號基站的話,就能記錄下來……留下你的設備信息。」中國數字時代網站編輯劉力朋對美國之音說。

分析人士說,使用與個人信息關聯程度較低的手機,可能「僥倖」躲過警方的追蹤;另外,手機上的個人信息不能與境外網站相關聯,以防在警方攔查手機時被「順藤摸瓜」。

一些抗議者選擇使用「備用機」。《紐約時報》的報導說,一名去過抗議現場的女士使用了一部其號碼此前沒有與健康碼關聯過的手機,後來沒有收到過警方問話。

「你物理攜帶的手機信息越少越好。他們知道你在牆內實名的帳號,但他們無法知道你在牆外的帳號。如果你的身份跟牆外的帳號產生了關聯,那就相當危險了。」劉力朋說。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203/18374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