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鍾原:中共國企被巡視 新一輪清洗開啟?

作者:

2023年3月12日,李希(左)從習近平身後進入中共人大會場。

3月27日,中共紀委書記李希主持了2023年第一輪巡視動員會,稱要更好發揮「政治巡視」的「利劍」作用。此次巡視包括30家中管企業,還有5家中管金融企業巡視「回頭看」。中共新任領導班子正式就位後,新一輪清洗似乎對準了大型國有企業。

軍工企業首當其衝

李希在動員會上稱,要準確把握習近平關於巡視工作的「新部署新要求」;「深化政治巡視」,發揮「利劍」作用;「堅持黨對國有企業全面領導」。

從中共二十大兩會,中共黨政機構的高層官員差不多完成了大調整,習陣營的親信和網羅的一些投靠者全面上位。習陣營估計對國有大型企業的官員們還不放心,兩會後立即著手摺騰,新一輪人事洗牌不可避免,就看誰可能倒楣、被拋出來殺雞儆猴了。

此番巡視排在前面的企業包括:中國核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中國航天科工集團有限公司、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中國船舶集團有限公司、中國兵器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中國兵器裝備集團有限公司、中國電子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中國航空發動機集團有限公司。

這9家軍工企業,與軍隊直接相關。9家之後是中國融通資產管理集團有限公司,2019年成立,管理中共軍隊移交的所有經營性資產、物業和農場等。這些企業十年來不斷調整,按理已經換上了習陣營的人,軍工體系內的一些人還被快速提拔到黨政機構。剛剛升任國務院副總理的張國清,就曾任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公司總經理、黨委書記。然而,中共兩會後的第一輪「政治巡視」,軍工企業被放在了最前面。

中共十八大後開始反腐運動,黨政官員密集落馬,一些國企官員也遭殃。中共十九大之前,大量軍官清洗應該放在了首位,軍工企業似乎並未大動。中共十九大之後,反腐勢頭大減,軍工企業卻開始被波及,至少3名副部級官員落馬。

孫波,原中國船舶重工集團黨組副書記、總經理,2018年6月16日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判處有期徒刑12年。

胡問鳴,原中國船舶重工集團有限公司黨組書記、董事長,2020年5月12日被開除黨籍、取消待遇、移送司法機關。

尹家緒,原中國兵器工業集團有限公司黨組書記、董事長,2021年4月4日被開除黨籍、取消待遇、移送司法機關。

軍工企業貪腐十分嚴重,官員們幾乎個個能查出問題,這三人被拋出,應該不只是貪腐問題,更可能是政治問題,他們恐怕都算原來江、曾派的人馬,據稱還牽涉到間諜案,但難以證實。

此輪「政治巡視」後或許還有人事調整,確保這些企業的官員們都是習近平的忠實擁護者。這些企業生產的各類武器,可以用來對外發動戰爭,也可能用來發動政變。

中共龐大軍費的大約三分之一,都流向這些企業,還有大量不能公開的隱形軍費。軍工企業的貪腐不會停止,但要確保習陣營的人占有利益,絕不能留給可能反習的人或潛在的「兩面人」。

中共首艘航母建造總指揮、原中國船舶重工集團董事長胡問鳴2020年5月12月被開除黨籍、移送司法機關起訴。(合成圖片)

石化企業被深度清洗

中共國有石化企業的規模,僅次於軍工企業,此次巡視包括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有限公司、中國石油化工集團有限公司、中國海洋石油集團有限公司、國家石油天然氣管網集團有限公司、中國中化控股有限責任公司。

這些企業曾是江、曾派人物周永康的地盤,早早就被整肅,至少有3名副部級官員落馬。

廖永遠,原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總經理,2015年3月16日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判處有期徒刑15年。

王天普,原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黨組成員、總經理,2015年4月27日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判處有期徒刑15年6個月。

蔡希有,原中國中化集團公司黨組成員、總經理,2016年2月6日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判處有期徒刑12年。

石化企業官員應該提前被清洗,但行業內部的人員不免藕斷絲連。習陣營不可能把所有人都免職,只能試圖找一些曾被排擠的人提拔,或從外部調入官員,此次「政治巡視」估計是深度清洗的前奏。

電力企業地盤的爭奪

此次「政治巡視」,電力企業包括國家電網有限公司、中國南方電網有限責任公司、中國華能集團有限公司、中國大唐集團有限公司、中國華電集團有限公司、國家電力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中國長江三峽集團有限公司、國家能源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電力企業被認為是前中共總理李鵬家族的地盤。江澤民剛上台時缺乏根基,也不得不巴結李鵬,不顧反對而上馬三峽工程,應該與李鵬家族分享了龐大的利益。

2014年5月,三峽集團總公司董事長曹廣晶、總經理陳飛被免職,據稱牽涉李鵬家族。李鵬家族應該很快臣服。李鵬之女李小琳被稱為「電力一姐」,曾不斷有負面傳聞,但最終在大唐集團副總經理任上安全退休。中共兩會後,李鵬長子李小鵬續任交通運輸部部長。

中共十九大後,電力企業至少兩名副部級官員落馬。

李慶奎,原中國南方電網有限責任公司原黨組書記、董事長,2019年10月22日被處分,留黨察看兩年,退休待遇參照總部部門副職。

雲公民,原中國華電原黨組副書記、總經理,2019年10月24日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習陣營對電力企業的清洗不會停止,將全面捕手這一巨大的紅色利益。

通信企業將被牢牢掌控

此輪「政治巡視」還包括中國電信集團有限公司、中國聯合網絡通信集團有限公司、中國行動通信集團有限公司、中國衛星網絡集團有限公司、中國電子資訊產業集團有限公司。

通信行業是新興行業,也是中共權貴眼中的一塊大肥肉,江澤民長子江綿恆曾控制網通公司。

2015年12月27日,原中國電信黨組書記、董事長常小兵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判處有期徒刑6年。常小兵被稱為江綿恆的馬仔,曾主事中國聯通11年,2015年8月調任中國電信董事長後很快落馬。

2022年2月18日,中國聯合網絡通信集團有限公司原黨組副書記、總經理李國華落馬,後被開除黨籍、取消待遇、移送司法機關。

江澤民已死,習陣營不會再允許江、曾集團控制電信行業。中共剛組建了國家數據局,所有的數據和利益,都會被牢牢掌控在習陣營手上。

2020年8月11日,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審判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長、黨委書記賴小民

中共嚴控金融企業抓錢

此輪「政治巡視」的金融企業,包括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國家開發銀行、中國農業發展銀行、中國光大集團股份公司、中國人民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被列為「回頭看」名單。

中共剛剛成立了金融委員會,把金融領導權從國務院直接拿走。中國經濟前景黯淡,財政赤字、債務高漲,中共急需握緊錢袋子,2022年金融企業就屢屢被折騰,2023年只會更甚。

原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賴小民,2021年1月5日被判處死刑。中共稱其受賄17.88億元、貪污罪2513萬元,並犯有重婚罪。據傳,賴小民參與了孫力軍政治團伙,陰謀暗殺習近平。賴小民還被認為夥同江、曾派的白手套肖建華、吳小暉,故意製造了2015年的中國股災。

中共內鬥首先要掌握人事權、軍權,然後就是爭奪財權,金融系統落馬的官員也最多,副部級官員至少包括以下7人。

張雲,原中國農業銀行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行長,2016年1月29日被行政撤職、留黨察看二年,按部門副職以下安排工作。

姚中民,原國家開發銀行原監事長,2016年6月6日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判處有期徒刑14年。

王銀成,原中國人民保險集團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總裁,2017年2月23日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判處有期徒刑11年。

胡懷邦,原國家開發銀行黨委書記、董事長,2019年7月31日被開除黨籍,判處無期徒刑。

蔡鄂生,原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2021年7月30日被開除黨籍、取消待遇、移送司法機關。

王濱,原中國人壽保險集團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2022年1月8日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移送司法機關。

范一飛,原中國人民銀行黨委委員、副行長,2022年11月5日被審查。

這些官員落馬,應該主要是清除江、曾派的馬仔,也涉及習陣營內部,包括對王岐山發出警告。李希在動員會上稱,金融單位的巡視整改,要與金融改革的部署結合,解決金融領域存在的突出問題。

高層藉經濟問題查政治問題

2月23日,新華社曾刊登了李希在中紀委會議上的報告,稱紀委的頭號任務是強化對「一把手」和領導班子的「政治監督」;清除「兩面人」、結黨營私的「小團伙」、陽奉陰違的「偽忠誠」。

報告強調要嚴查的重點問題,是「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的腐敗」;稱要「堅決防止領導幹部成為利益集團和權勢團體的代言人、代理人,堅決防止政商勾連、資本向政治領域滲透等破壞政治生態和經濟發展環境」。

報告還稱:突出重點領域,深化整治金融、國有企業、政法等權力集中、資金密集、資源富集領域和糧食購銷等行業的腐敗,堅決糾治政商「旋轉門」、「逃逸式辭職」問題。

習陣營繼續清理江、曾派殘餘勢力,中共兩會後的第一輪「政治巡視」對象就是軍工、石化、電力、通信等28家大型國企,外加中糧集團、中國儲備糧管理集團,並對5家金融企業「回頭看」;最後還有國家體育總局。

中共的一系列反腐,曾引發老百姓的熱議,實際是中共內部的權力鬥爭。這些被中共壟斷的行業攫取了中國社會的巨額財富,涉及的利益龐大,如今成為新老權貴的必爭之地。

只要中共存在,肥豬理論的現實版就會不斷上演,老百姓永遠遭受欺壓。中共內外虛弱之際,還在為爭權奪利而瘋狂折騰,中國人應該徹底醒悟,不應再消極承受中共變本加厲的壓榨,而需要主動有所作為了。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329/1882883.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