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專欄作家:疫苗強制政府不反省 還會重演

無論什麼醫療,即使被專家說得再天花亂墜,心智正常的個人,都有權拒絕,任何人都不得被強制或強迫打疫苗,然而,加拿大政府強制措施有過之而無不及:不打疫苗者,面臨丟工作,不能外出旅遊,找不到工作,沒法正常上學,不能外食,不能正常社交,不一而足。不打疫苗的人,似乎成了社會賤民,被岐視,如果是其他少數群體遭受如此待遇,國際大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早就會譴責了。

2021年11月14日,加拿大安省居民進行抗議強制疫苗令遊行。(Lars Hagberg/加通社)

誰都明白,強制和選擇,完全是兩回事。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在渥太華大學4月下旬舉行的一個學生互動環節中,稱沒人被強迫打疫苗,並說他的職責是確保加拿大人安全。

傷害加屈辱雙重傷害

首先說說疫苗強制。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比醫療,無論是做手術還是吃藥,更關乎個人的意志和決定了。醫療這種事,通常是理由正當,結果良好,人們才同意個人身體被「侵犯」。但無論最後醫療效果如何好,當事人都必須有完全知情權,這是文明民主社會的根本。

無論什麼醫療,即使被專家說得再天花亂墜,心智正常的個人,都有權拒絕,任何人都不得被強制或強迫打疫苗,然而,加拿大政府強制措施有過之而無不及:不打疫苗者,面臨丟工作,不能外出旅遊,找不到工作,沒法正常上學,不能外食,不能正常社交,不一而足。

不打疫苗的人,似乎成了社會賤民,被岐視,如果是其他少數群體遭受如此待遇,國際大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早就會譴責了。

即便被如此強迫,仍有數以百萬計的加拿大人選擇不打疫苗,原因各異,有宗教信仰原因,有自身健康考量。無論什麼理由不打疫苗不是關鍵,關鍵是人們對疫苗疑慮重重,即使遭受所有這些不公也選擇不打。

政府強制打疫苗的唯一理由,無非就是為防止疫情傳播,為更多人健康著想,還說得過去。但後來明擺著疫苗根本沒法防止病毒傳播,政府不僅不就此住手,還變本加厲。人們被政府告知,旅遊、聚會、聚餐和工作不是權利,而是政府恩賜的一種優待,只要政府有了為公共利益的藉口,這種特權會被隨時取消。

許多人在這種威逼下無路可退,才被迫打針,否則沒法付帳單,沒錢付房租。這還不算,提出自身擔憂,又被政府無視,傷害之外又添一層屈辱。

公民信任被擊碎

在疫情應對問題上,政府做得太過分,擊碎了公民對政府的信任。政府對疫情的錯誤處理與強制措施,造成了嚴重後果:即使是現有行之有效的疫苗,人們也不再信任,紛紛選擇不再讓孩子打疫苗。

如此一來,在人們印象中早就絕跡的兒童麻疹和百日咳疫情恐會再次捲土重來。特魯多在渥大學生互動環節中,在回顧防疫強制時,沒有謙卑,沒有反省。

一場疫情,讓特魯多的確學到了教訓,但都是反面教訓。加拿大「自由車隊」抗議,規模之大,加拿大幾代人從未見過。加拿大人素來溫和,一旦被逼站起來反抗,政府就完全不知所措。

歷史已經鑄就,就該從中汲取教訓。如果不知道其中原因,歷史註定還會重演。◇

作者簡介:

科里·摩根(Cory Morgan)是加拿大卡爾加里的專欄作家。

原文Cory Morgan: COVID Vaccination Was Coerced, and No Amount of Spin Will Change That刊載於英文大紀元

本文僅表達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519/19037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