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雙減不見效 焦慮家長轉向黑市輔導

 

習近平的「雙減政策」推出兩年,不但沒有見效,反而助長了黑市輔導行業。圖為2020年7月7日,北京的考生參加高考。

中國父母對子女學業的焦慮,助長了一個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家教和補習班產業。

習近平在兩年前推出「雙減政策」,打擊補習行業,但並未見效。中國的高考制度仍沒變,學生仍面臨巨大的升學壓力。家長們已經轉向黑市,讓孩子們繼續參加補習。

中國的營利性課外輔導行業曾經由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主導,雇用了數十萬人,估值高達數百億美元,但現在已經變成一個黑市,經紀人和輔導老師私下與家長聯絡。

黑市輔導十分紅火

儘管面臨多次的關門、罰款和持續的政府打壓,但補習仲介人伊萊恩(Elaine)的生意仍十分紅火。她的聯絡簿上滿是渴望為孩子提供最好機會的老師和家長的名單。

來自深圳的伊萊恩告訴《金融時報》說,在政府首次打壓補習服務行業兩年後,她的業務「增長得非常快」。

伊萊恩要求避免使用中文名字。「我們已經被舉報好幾次了。當局接到舉報,但處罰很輕。」

「越來越多的家長意識到課外培訓和輔導仍然存在,如果他們不利用這種服務,自己的孩子就會落後。」伊萊恩補充道。

位於北京的市場情報諮詢公司問創(Venture Education)的聯合創辦人朱利安‧費舍爾(Julian Fisher)告訴《金融時報》:「對於中產階級來說,他們已經找到了解決方案,非常本地化的解決方案,外部人都看不到。」

今年政府已經發布了多份通知表明,將「繼續執行」雙減政策,但在大城市,人們幾乎感覺不到政府試圖禁止的補習服務難以獲得。

「最近,我有一種感覺,一切又回到了以前的樣子。」上海一名高中生的家長說,「但這些(補習)機構受到法規的限制,所以它們已經不再活躍了。」

這名家長表示,政府「以公平的名義」打擊補習,但隨著地下市場的蓬勃發展,政府「逐漸對此視而不見」。

如今,輔導服務通常通過微信上的群組進行協調,而輔導老師通常直接在家中或在一些指定地點給學生上課。

上海的一名英語老師說:「需求實在是太瘋狂了。」他補充說,他每小時輔導的收入約為400元人民幣(合56美元)。

杭州一家輔導機構的老闆表示,老師有時會租用不同的輔導場地以避免被發現。在線課程也很受歡迎。

在深圳,當局偶爾的檢查並沒有令伊萊恩感到緊張。她說,這些檢查人員也有孩子。

「他們到我們這裡檢查後,有時會在稍後回來,試圖(為自己的孩子)找到一個輔導老師。」

「雙減政策」早就被批治標不治本

中共2021年7月份推出旨在減輕學生負擔的「雙減」政策,限制家庭作業和課外輔導。當時就有批評人士稱,這一政策治標不治本。

廣州媽媽馮女士(Ginny Feng)在中共推出「雙減政策」後不久告訴《日經新聞》,雙減政策是不現實的。除非高考制度本身發生變化,否則她看不到會帶來任何變化。

「內卷已經成為父母的一種需要。有多少家長真的願意袖手旁觀?我認為政府的政策無法根除這種現象,只能讓它變得更加謹慎,或者迫使其轉變為不同的運作方式。」馮女士說,「有需求就有供應,就有市場。滿足家長的需求是最容易的賺錢方式;(政府)政策不能阻止這個市場。」

馮認為,不管怎樣,父母總能找到辦法讓孩子去補習。

在大陸,中共有缺陷的高考制度在全國範圍內形成了競爭失控的局面。殘酷的現實讓家長沒有多少選擇,只能讓孩子從小開始補習,以便在激烈的競爭下不會被落下。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624/19186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