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楊威:俄內亂失盟友 中共騎牆透隱憂

作者:
俄羅斯的內亂表明,一個政權遠沒有人們想像的那麼穩固,軍隊、警察、國家機器都可能瞬間停擺、不聽使喚,還可能隨時倒戈。中共政權試圖苟延殘喘,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眼看要應驗在中共自己身上,這是中國曆朝歷代早已演繹過的規律。變局後的中國,應該才有機會向世界展現一個真正負責任的大國形象。

2023年3月21日,普京(右)在歡迎習近平的宴會上致辭

俄羅斯華格納軍隊忽然挺進莫斯科,又迅速撤兵,引發國際高度關注。中國大陸民眾不斷熱議,但中共黨媒卻一度沉默。俄羅斯出現內亂,急於尋求中共的支持,但中共採取了騎牆態度,與克里姆林宮的准盟友關係現出了原形。各國紛紛發聲之際,中共領導人未敢「指點江山」,導致中國在國際上再次失去了應有的大國風範。

中共黨媒遲來的表態報導

6月26日,新華社報導,《俄媒稱華格納組織創始人普里戈任刑事案件尚未結案》。這算是中共黨媒在華格納兵變後的一種表態報導;不過文章僅稱,「俄羅斯多家媒體26日披露,針對俄私營軍事實體華格納組織創始人普里戈任的刑事案件尚未結案」。

新華社終於得到授權,可以對事件發聲,但明顯有所保留。新華社實際轉載了俄羅斯媒體的說法,並未報導克里姆林宮的官方信息。文章還稱,「部分媒體和社交網站早些時候稱,俄檢察部門已撤銷對普里戈任的刑事訴訟。」

新華社不得不打破沉默,但報導的卻是未經證實的傳聞,也沒有透露中共官方對此事件的態度。這表明,中共領導人繼續採取騎牆姿態,完全沒有體現出與克里姆林宮之間的「政治互信」。

6月25日晚21:40,中共外交部網站貼出一則聲明,《外交部發言人就華格納集團事件答記者問》。聲明稱,「據報導,普里戈任與華格納集團所有武裝人員已全部從俄南部軍區司令部撤離。華格納組織創始人普里戈任接受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有關停止該組織在俄境內行動並採取進一步措施緩和緊張局勢的建議,俄總統普京已經保證普里戈任能夠前往白俄羅斯並將撤銷其刑事立案。中方對此有何評論?」「答:這是俄羅斯的內政。作為友好鄰邦和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中方支持俄羅斯維護國家穩定,實現發展繁榮。」

中共外交部並未直接力挺普京。習近平和普京已經交往了10年,每年至少見一次面或打電話,互稱「老朋友」,但當危機來臨時,准盟友的關係一點也不牢靠。

中共領導人不敢輕易表態,表明中共情報機構未能掌握俄羅斯政壇的準確動向,中共當局或許擔心再次犯下當初俄烏戰爭爆發時的錯誤。2022年2月底,俄軍向烏克蘭基輔推進時,中共黨媒連篇累牘地替俄羅斯吹噓,似乎俄軍能很快拿下基輔、征服烏克蘭。

然而,中共很快發現俄軍無法達成目標,卻損失慘重。當時主管對俄外交的中共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被貶到了廣電總局任副局長,很可能被當作了替罪羊。

這一次華格納軍隊忽然兵變,中共選擇了騎牆。俄羅斯副外長緊急到訪北京,中共仍然不明確表態。

2023年6月24日晚,華格納集團成員準備從南部軍區總部撤離,返回基地

俄羅斯副外長尋求中共支持遭冷遇?

6月25日,俄羅斯副外長魯登科到訪北京,應該向中共通報俄羅斯內亂後的局勢,並尋求中共的公開支持。莫斯科難以得到西方、北約各國的支持,這些國家應該正等著俄羅斯的政權更迭。克里姆林宮只能主要尋求周邊國家的支持,當然最想得到中共的支持。

少見的是,中共外長秦剛首先會見了俄羅斯副外長魯登科,但中共外交部的聲明只有一句話,稱「就中俄關係及共同關心的國際和地區問題交換意見。」

俄羅斯副外長訪華,中共外交部應由副部長對等接待、會見。若中共想表示重視,秦剛也可以會見,但應在副部長級會談之後,而不是之前。秦剛提前出面,很可能是中共高層授意,想第一時間聽到俄羅斯內亂處置的信息;但中共高層沒有允許秦剛表態。

中共外交部副部長馬朝旭排在秦剛之後,與俄羅斯副外長魯登科會談。中共外交部的聲明也比較短,仍然在稱「中俄政治互信不斷加深」。聲明提到雙方就烏克蘭危機等問題交換意見,但繼續迴避了俄羅斯內亂。

俄羅斯外交部的聲明將兩次會面合二為一,稱「中方表示支持俄羅斯聯邦領導人就6月24日事件為穩定國家局勢所做的努力。」

中共外交部不想表態,俄羅斯外交部卻代替中共表態;雙方的「政治互信」露底了。

習近平和普京是否及時通話?

6月26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有記者求證:華格納僱傭兵集團試圖兵變引發危機後,俄羅斯副外長魯登科隨即於周末訪華。我們注意到,中俄就訪問發布的消息稿有一處區別,中方未提及6月24日發生的事件,而俄方則提及此事。會談中,雙方是否談及此事?如果有的話,中方如何評估相關事態?

發言人毛寧迴避了提問,僅稱雙方就「中俄關係及共同關心的國際和地區問題交換意見」;並稱「中方已經發布了消息,你可以查閱。」

中共不想公開表態。有記者繼續追問:周末華格納集團事件發生後,習近平主席是否同普京總統通話?如果有通話,具體討論了什麼?

毛寧僅稱,「華格納集團事件是俄羅斯的內政」;「至於你提到的具體通話,我沒有可以提供的消息。」

又有記者問:中方是否擔心華格納集團事件削弱普京總統?是否擔心普京總統被削弱導致中方被削弱?

毛寧繼續稱:「有關事件是俄羅斯的內政」;「中方支持俄羅斯維護國家穩定」。

毛寧不敢提到普京,也沒有直接說中共支持普京政權「維護國家穩定」。

克里姆林宮的網站上沒有關於普京和習近平通話的信息,也顯得不尋常。若兩人真是「老朋友」,應該第一時間通話;普京應通報情況,習近平應表示支持,但似乎並未發生。

克里姆林宮發出了普京與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總統、土耳其總統通電話的信息,之後又發出了與卡達首腦和伊朗總統通話的信息。普京與中共領導人的真實關係一覽無餘,俄羅斯關鍵時刻失去了中共這個准盟友。

普京本人至今沒有露面,僅通過視頻在一個論壇上致辭。中共對此應該有切身體會,此前中共領導人有過多次隱身十餘天的經歷,恐怕更能感受到此時莫斯科政權可能不穩。這也令中共領導人更不敢公開表態。

2023年6月25日,莫斯科克里姆林宮旁邊的扎里亞季耶公園的保全人員和遊客

中共領導人在「大國競爭」中現形

6月23日,華格納首領普里戈津忽然宣布所屬軍隊離開烏克蘭,返回俄羅斯境內,隨後占領了俄羅斯南部的軍事設施,並向莫斯科挺進,一度接近莫斯科約200公里。克里姆林宮稱之為「叛亂」。

克里姆林宮立即下令阻擊,甚至挖斷了通往莫斯科的公路;但俄軍派出的直升機多次被華格納軍隊擊落,據稱損失了十幾名飛行員。俄羅斯眼看要爆發一場內戰,忽然又傳出白俄羅斯總統斡旋成功,華格納軍隊停止了軍事行動、掉頭返回。據傳,華格納首領普里戈津接受流亡白俄羅斯。

事件發生後,西方各國之間迅速溝通、發表聲明,各國也與烏克蘭溝通,表示繼續支持烏克蘭反攻。美國和北約國家表示不會介入俄羅斯內亂,但也不支持克里姆林宮,白宮還明確不接受莫斯科的敘事。

相比之下,中共遲遲不肯表態,與中國的大國地位極不相稱。中共領導人很難有機會與美國和西方各國首腦溝通,凸顯了另類的角色。國際上大事件突發時,各國如何應對,最能體現一個國家的真正實力,中共在「大國競爭」中再一次現出了原形。

俄羅斯是中國的近鄰,也是中共屢次拉攏、對抗美國和北約的准盟友。中國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但在此次危機的處理上,聲稱代表中國和中國人民的中共政權表現極差,甚至可能還沒有真正搞清楚狀況。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稱,「我們已經看到了真正的裂痕出現。(有人)再次直接挑戰普京的權威,(普里戈津)非常公開提出這場戰爭、俄羅斯的侵略是在虛假藉口下進行的」;「我不認為我們已經看到了最後一幕。」

拜登稱中共領導人是「獨裁者」後,中共反應激烈,試圖再次挑動反美情緒,但又擔心更多老百姓知道真相。俄羅斯內亂轉移了這一焦點,中共領導人大概可以就坡下驢、到此為止;然而,中共對俄羅斯內亂的反應遲鈍,凸顯了危機處理能力的欠缺,實際已經導致了中共在國際事務上屢屢失誤、不斷被孤立。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會發生在哪裡?

3月份,習近平訪問莫斯科,對普京說,要共同推動「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共仍妄圖成為世界霸主,希望看到西方和全世界各國按照中共的思路發生變化,演變為「東昇西降」。

中共試圖拉俄羅斯當幫手,實際是把俄羅斯當槍使,在俄烏戰爭中利用俄羅斯進一步消耗北約的實力。然而,事與願違,俄羅斯在烏克蘭似乎變得難以招架。中共害怕俄羅斯戰敗,最終引火燒身,不敢公開大規模援助俄羅斯武器,只能私下裡或通過第三國提供部分物資,但無法左右戰局。如今,俄羅斯內部出了亂子,「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正在從中共身邊開始。

中共最怕中國也出現華格納首領普里戈津式的人物。中共領導人10年來一直在嚴防中共內部的一個個異己,這些人都被整的夠嗆,輕則身敗名裂,成為階下囚;重則丟掉了小命。中共二十大後,中共領導人對安全的擔憂與日俱增,俄羅斯內亂應觸動了中共領導人最敏感的神經。

蘇聯時代,赫魯雪夫上台後,否定了史達林。這令毛驚恐萬分,以往的戰友們紛紛遭殃,劉少奇林彪等都被當作赫魯雪夫式的人物,最終慘死。俄羅斯今天的內亂,對中共領導人同樣具有示範作用。中共內部的又一場血腥清洗恐怕已經在醞釀。

俄羅斯的內亂表明,一個政權遠沒有人們想像的那麼穩固,軍隊、警察、國家機器都可能瞬間停擺、不聽使喚,還可能隨時倒戈。中共政權試圖苟延殘喘,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眼看要應驗在中共自己身上,這是中國曆朝歷代早已演繹過的規律。變局後的中國,應該才有機會向世界展現一個真正負責任的大國形象。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627/1919758.html